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90章 夺宝行动(七)

第490章 夺宝行动(七)

    第490章夺宝行动(七)

    当贺青大转折性地说出真相来时,黎先生震惊了,脸色霎时惨白,毫无人色。

    “黎先生,你没事吧?”见黎先生浑身颤抖,摇摇欲坠,贺青抢先一步伸出手去搀扶,幸好他出手及时,要不然黎先生可能会一跤跌倒。

    此刻黎先生胸口剧烈起伏着,面如金纸,难看之极。

    “黎先生,快吃药!”这时,黎先生一名助手冲了过来,在贺青的帮助下搀扶着黎先生坐下,并喂他吃了一颗药。

    尽管没有问明黎先生的病情,但通过观察气色,其实贺青早就看出来了,黎先生是个病人,有心脏病。

    吃下药后,气喘吁吁的黎先生呼吸渐渐平复下来,脸色也稍有好转。

    见状,贺青和林海涛下意识地互相看了一眼,心下里都不由一阵“幸灾乐祸”。

    谁都看得出来,黎先生虽然很富有,但为人极其吝啬,是个十足的守财奴,这下突然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有如晴天霹雳,让他极为震惊和生气了。

    “黎先生,你好些了吧?”等到黎先生面色恢复过来之后,贺青问道,表面上甚为关切的样子。

    黎先生轻轻地点了点头,一时之间却没有说什么。

    贺青一本正经地叹了口气,摇头晃脑地说道:“都怪我啊,我不应该把真实情况告诉你的,差点惊着你了。不过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黎先生连忙摇头,开口说道,声音低微:“贺老弟,这不能怪你啊,是我请你来做鉴定的,我要的就是实话。可……你没有看错吧?我收来的这批清代官窑瓷器全部是赝品?!没有一件是真品?!”

    贺青一脸严肃地注视着黎先生,郑重地点点头,回答道:“是啊。事实就是这样的。我又何必把真的说成假的呢?当然了。这个东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许是我眼拙,看走眼了,但依我看情况就是这样的,毫无疑问!”

    “为什么?”听贺青那么一解释,黎先生脸色又逐渐变得难看起来,随即他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来。走上几步,指着那批外表精美绝伦的瓷器说道。“贺老弟,既然你说这些瓷器全都是赝品,那请你告诉我,这么漂亮,毫无瑕疵的瓷器毛病到底出在哪里?!”

    他语气十分激动,虽然他很相信贺青的眼力,但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自己花高价收来的一批官窑瓷,竟然全军覆没,全是仿品。

    如果是其他一般的专家做出这样的鉴定。那黎先生肯定会禁不住勃然大怒,与之争辩,因为这在他看来完全是没道理的事,但现在给他做鉴定的不是普通的鉴定师,而是一位在古玩行极富权威的年轻天才鉴宝专家。因此他除了震惊,最多是将信将疑了。

    如果对方拿不出足以让人信服的证据,那这个判断就是没根据的,不信也罢。

    贺青苦笑着摇摇头,神情有些无奈地说道:“黎先生,在你这样的大收藏家面前我可不敢班门弄斧。不过没有十足的证据我不会说那样的话。黎先生,问你个问题。”

    “什么?”黎先生皱眉道,“你问吧。”

    贺青问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朱仿’的事?”

    “‘朱仿’?!你说这是‘朱仿’?!”贺青话音刚落,黎先生就惊了起来,神色顿时惶恐不安,很明显他是知道朱仿的事的。

    “恐怕是的。”贺青点头应道。

    “怎么可能?!”黎先生连连摇头道,“我这可是人家祖上传下来的,是传家之宝,不可能是朱仿吧?!”

    闻言,贺青呵呵一笑,说道:“黎先生,古玩这一行,会说故事的人多了,随便一件东西,都可能被吹成是传家之宝,更何况是做得这么漂亮的瓷器呢?之所以它这么精美,毫无挑剔,就是因为它极有可能是朱仿。黎先生,你应该知道,朱仿是高仿中最有名的一支,能以假乱真,让人真假莫辨。”

    “嗯,我知道。”黎先生愣愣地点了点头,说道,“可你是从哪里看出来它就是‘朱仿’的?!”

    贺青回答道:“这个我自有证据。”

    “在哪里?!”黎先生急急地问道。

    贺青不慌不忙地说道:“别急,你听我慢慢说。”

    “嗯,你说吧。”黎先生耐着性子道。

    贺青指着其中一件粉彩大瓶,一五一十地解说起来:“你看这个粉彩瓶,它多完美,无论是器型,还是釉色,乃至纹饰,都是那么地精美,没有一点瑕疵!但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同样的大瓶,我说的是真品粉彩大瓶,两者仔细比较的话还是有一定区别的,说实话,真品做得没有这么完美,这也是鉴别朱仿的一个技巧。”

    “没见过,没什么研究。”黎先生摇头道,“但这批瓷器我请过很多专家做了鉴定的,他们应该对这样的真品粉彩大瓶有深刻的研究吧?”

    贺青微微一笑,摇头道:“那可未必啊,说不定他们研究的也只是高仿,粉彩瓶的模样只存在于富于幻想的脑子里。黎先生,如果你没见过真正的粉彩大瓶,我可以拿出来给你好好一下,到时候你就可以比较比较了。”

    “你有粉彩大瓶?!”黎先生惊讶道。

    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林海涛突然大声笑了一下,说道:“黎先生,那是当然了,我兄弟他可是行内最有名的收藏家之一,他收藏的宝贝不计其数,别说是区区一件粉彩瓷了,就是各个朝代的精品瓷器,他几乎都有收藏,看什么都没问题!”

    贺青忙摇了摇手,谦虚道:“海涛,你夸张了,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古玩爱好者而已。”

    “没有。”林海涛郑重地摇头道,“我说的是实话。”

    他说的确实是事实,现如今的贺青是个名副其实的大收藏家,手中珍品无数,粉彩瓷他确实也是有的,要不然他不会说那样的“大话”了。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黎先生尴尬一笑道,“贺老弟可是这一行的大拿,手中收藏有这样的粉彩大瓶正常不过了,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欣赏一下,开开眼界。可是贺老弟,你说我这批瓷器是赝品,难道除了那个原因,就没有其他的原因了么?”

    他还是充满疑惑,如果贺青能拿出来的证据不过如此而已,那怎让人信服。

    黎先生当然希望贺青拿不出确凿的证据来,这样他就还有希望,要不然就让人绝望了。

    “有,当然有了!”岂料贺青很快用力点头道。

    “什么证据?”黎先生颤声问道,一脸紧张。

    贺青说道:“我们还是来看这件粉彩瓷吧。首先,我只看到你这里只有一件这样的瓷器,没有看到另外一只。这叫粉彩大瓶,全名应该是‘清龙凤纹粉彩大瓶’,本来是一对的,你这个是龙纹的,还有一个是带凤纹的。像这样成套的瓷器,一般是一齐出现的,如果拿到的不是一对,那就得好好斟酌了。”

    “原来如此,受教了!”黎先生恍然大悟道,“那还有呢?”

    “还有就是。”贺青说道,“你拿个放大镜来,要放大倍数大一些的。”

    “嗯,知道了。”黎先生点头答应道,随即吩咐助手取放大镜。

    不一会儿,就有人取来了一枚精致的高倍放大镜,然后由黎先生好生递给贺青。

    贺青接过,随后端起放大镜,在瓷器上翻来覆去地察看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找到了!”

    没过多久,贺青一声惊呼。

    “找到什么了?!”黎先生惊诧道,赶忙伸长脖子细看。

    贺青将放大镜递还给黎先生,说道:“黎先生,你自己看吧。注意看这个地方,就是龙纹眼睛部位。”

    “那有什么?”黎先生问道。

    贺青说道:“你看了就知道了。”

    黎先生拿着放大镜的手微微发抖,顺着贺青所指的方向慢慢凑近去察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透过放大镜的镜片,隐隐约约看见龙眼处显现出两个梅花小篆型的字,曰“朱仿”。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表示什么了,黎先生眼里再不济也不是傻瓜,他哪会看不出来。

    “哎呀~~”

    看清楚并确定后,黎先生猛地一拍脑门,惨呼一声。

    “贺老弟,你真是神仙啊!”随即他回过头来看着贺青,一脸不可思议之状,要不是今天亲眼所见,那他绝不会相信,世上还有眼光这么好的年轻人,看一眼瓷器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贺青摇头道:“黎先生,你过奖了,我只是碰巧看出来了而已。”

    黎先生放下放大镜,颓然一屁股坐下,唉声叹气地说道:“这次真是亏大了,上千万的东西,转眼间全部告吹!”

    贺青安慰道:“黎先生,不要太难过了,在古玩行混就是这样的,有打眼的时候也就有捡漏的时候。”

    黎先生摇头道:“想要捡漏,可没那么简单啊,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么好的眼力,也不是所有人能学到这个水平。”

    贺青再安慰了一阵,好半晌,黎先生才晃过神来,心情稍微好点了。

    “黎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

    稍后,贺青倏忽端正神色道,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与黎先生商量。

    (谢谢老朋友幻丶虚婼打赏1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