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89章 夺宝行动(六)

第489章 夺宝行动(六)

    第489章夺宝行动(六)

    再次接近黎先生时,贺青的注意力集中在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团浓烈宝光上,当然,那团宝光是黎先生随身携带的那颗“金鸡钻石”上,钻石大有来头,关乎中国那段屈辱的抗战时期,贺青自然极为关注。

    “贺老弟,能把你这位大忙人请来真是太荣幸了啊!”请贺青和林海涛坐下来,并奉上热茶后,黎先生笑盈盈地说道,表现得格外热情,客气。

    贺青摇头微笑道:“黎先生,你太客气了,其实这只是小事,没什么的。”

    黎先生忙道:“对于你来说是小事,可在我看来却是很大的一件事了。贺老弟,真是太佩服你了,你眼光那么好,什么样的古董都能看准,而不像我们这些不入行的人,眼拙啊,很多东西都看不好。我非常相信你的眼力,所以今天特地把你请来,想请你帮忙掌掌眼,看几件东西。呵呵,不过不着急,我们先吃点东西吧。两位老弟,来者是贵宾,你们想吃什么尽管点就是了,今天我做东,好好请你们一顿。”

    贺青却摇头道:“我们来这之前吃了一点东西,所以还不是很饿。黎先生,我们还是看东西吧,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只要是知道的,我一并告诉你。”

    想进一步接近黎先生,取得他的信任,那自然得与他套近乎了,而贺青心里清楚,对方急着请他鉴定一批古董,帮了黎先生这个忙,自然而然就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贺老弟,你真是个明快人,我特别欣赏这样的年轻人!”听贺青那么一说,黎先生哈哈一笑,高高兴兴地说道,“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啊!”

    “能交上黎先生您这样的大人物。也是我莫大的荣幸!”贺青郑重地说道,他等的就是黎先生那番话了,听对方那么一说,他就知道了,对方已经彻底放松了警惕。对他一点防范之心也没有了。

    “哪里?是我的荣幸才是!”黎先生脸上满是笑容。当即他激动地举起斟满红酒的杯来,先敬了贺青一杯。

    两人干了一杯酒之后就说到“正事”上了,只听贺青问道:“黎先生。还不知道你手上收到了一批怎样的宝贝呢?”

    “东西看着不错,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宝贝了。”黎先生说道,“是一批瓷器,清代的官窑瓷,是从一位老朋友手上匀到的。”

    “是清朝的官窑瓷器啊?”贺青显出一抹惊讶的深色,说道,“那非常了不起啊!清代官窑,无论是粉彩瓷,还是珐琅彩。那都是国之珍宝,价值连城的,这从历年粉彩瓷和珐琅彩瓷的国际拍卖天价成交记录上就能略窥一斑了。”

    他说的是事实,清朝的粉彩瓷和珐琅彩瓷独树一帜,弥足珍贵。

    这之前贺青手上也搞到了几件,他都舍不得出手。毕竟那些瓷器非常稀少,想收藏的时候,价格再高都未必能收到合心意的。

    “贺老弟,你过奖了啊。”黎先生摇头笑道,“现在还不知道那几件瓷器情况到底怎么样呢?我们不入行。太眼拙了,所以吃不准,不过好在今天有幸把你这位高人给请来了,等下就可以确定了。”

    贺青说道:“我尽力而为。黎先生,那那批瓷器在哪里?方不方便现在拿出来给我们看一下,好开开眼。”

    尽管东西是眼前这位“深藏不露”的日本人的,但贺青和林海涛两人心里多少有点好奇的,很想确定一下,看黎先生手上那批瓷器到底是不是清朝的官窑瓷。

    黎先生回答道:“瓷器现在在我房间里。我马上叫人把东西从客房里搬下来吧。”

    “不用了,我的意思是说不要那么麻烦。”贺青摇了摇头道,“瓷器在客房里,那我们就直接去房间看吧,只是不知道那样对于你来说方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黎先生连忙摇头回答道,“那样我求之不得呢,只是怕你们不方便,劳烦你们!既然你们方便去我住的客房一趟,那就再好不过了啊。”

    “嗯,那就好。”贺青欣慰道。

    他是刻意那么说的,因为去了黎先生所住的房间,那就距离对方更近一步了,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了解黎先生越多,对于他们此次的“夺宝行动”就越有利。

    “贺老弟,那两位请吧。”稍后,黎先生热情洋溢地请贺青和林海涛去他房间。

    很快,贺青他们就在黎先生的热切带领下来到了楼上的一间客房。

    这应该是这家五星级饭店最豪华的客房了,里面装饰极其奢侈华丽,算得是传说中的“总统套房”。

    走进房间的那一瞬间,贺青打起精神,他在仔细观察四下里的情景,看房里有没有宝光,以及其浓厚情况。

    “咦,奇了!”随即,贺青不由暗自一惊,因为他很奇怪地发现,房间里面虽然笼罩着一团混沌状红光,但光显得比较淡,不怎么显眼。

    由此贺青基本上能做出判断了,黎先生房间里虽然收藏有古董,但那些东西不过尔尔,不像是什么大宝贝,至少没有天价珐琅彩瓷器那样的珍宝级古瓷。

    “他收藏的只是一批赝品吧?”贺青暗想道。

    得知这个情况后,他既失望,又感到有点欢喜,心情比较矛盾。

    让他失望的是,他看不到好东西了,欣喜的在于好东西并不属于黎先生,身边这个虚伪的日本人。

    此刻房间里除了黎先生和贺青他们,还有几个人在,那几个人贺青他们都认识,正是昨天下午在古玩街上和黎先生一起的那几名男子。

    当时,他们仗势欺人,一个个嚣张得很,在贺青面前也是颐指气使的,可这下再度见到贺青的时候却都显得恭恭敬敬了,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毕竟贺青是黎先生请来的贵宾,是高深莫测的鉴定师,他们怎还敢无礼相待。

    “贺老弟,两位先请坐,东西准备好了,马上拿出来请两位掌眼。”走进来,黎先生十分客气地请贺青两人入座,并叫人上茶款待。

    “嗯,不急。”贺青点点头道。

    坐下来陪贺青寒暄了一阵之后,黎先生叫人把东西从卧房里一一搬了出来,摆在茶几上供贺青和林海涛欣赏和鉴定。

    一见到那批瓷器,林海涛眼睛就亮了,忍不住暗暗赞叹道:“真漂亮!”

    贺青自然也看出来了,黎先生拿出来请他鉴定的那几件瓷器都是“重器”,看上去每一件都是那么地鲜艳夺目,端庄大雅。

    “贺老弟,我跟你说的那几件瓷器都在这里了。”黎先生指着那堆瓷器眉飞色舞地说道,“感觉怎么样?一共八件,四件粉彩瓷,四件珐琅彩瓷,每一件都是大件。不瞒你说,为了尽快拿下这批宝瓷,我可是花了不少钱啊,每一件都是重金拿下来的!”

    贺青站起身来,绕着那批瓷器转了一个圈,从各个方位细致入微地察看了一遍。

    看完之后,他在黎先生身边停住脚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贺老弟,怎么样?看好了没有?”黎先生急切地问道。

    “嗯,不错!”贺青沉声回答道,“难得见到这么上眼的清代瓷器。黎先生,这八件瓷器都非常漂亮啊!”

    听贺青郑重其辞地那么一说,黎先生一阵惊喜,大声笑问道:“真的?!贺老弟,你真觉得不错?!”

    贺青用力点头道:“嗯,不错!难得一见!”

    他再次表示称赞。

    黎先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无比欢喜地说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贺老弟,太感谢你了!”

    “呵呵,别客气,我实话实说而已。”贺青呵呵一笑道,那笑容意味深长,黎先生却什么也没看出来。

    “黎先生,你看,就先说这只粉彩大瓶吧。”贺青忽然指着其中一件瓷器,说道,“做工多精良,从釉色到纹饰都简直毫无挑剔,但……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说着他摇头晃脑起来,眉头也微微皱了一下,神色间显然有了股失望之情。

    “不对劲?!怎么了?!”黎先生一惊而起,脸色乍然大变,十分诧异的样子。

    “嗯,不大对劲啊。”贺青重重点头道,“黎先生,这批东西有猫腻儿。”

    “有什么猫腻?!”黎先生颤声问道,“贺老弟,你可别吓我啊!你刚刚不是说这批东西很漂亮,难得一见么?!”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是的,我是这么说了,这批瓷器确实做得精美绝伦,但做得太漂亮的瓷器也并不能说明它就是古代某个时期的瓷器。现在行里有很师傅手艺那可精得很,做出来的东西惟妙惟肖,让你真假难辨!黎先生,很遗憾地告诉你,这批瓷器不是清代官窑瓷,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一批高仿。”

    “高仿?!这全是仿品?!”闻言,黎先生浑身一震,随即双腿发软,一个趔趄之下,没差点仰天摔倒。

    (谢谢老朋友毒你万遍和幻丶虚婼的打赏,太感谢你们了,一如既往地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