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86章 夺宝行动(三)

第486章 夺宝行动(三)

    第486章夺宝行动(三)

    “小贺,这是什么宝石?!好漂亮!”

    当贺青将布包打开,向苏家人展示自己随手拿出来的那件宝贝时,苏父等人眼睛顿时不由得瞪大了,无不聚精会神地看着。

    赫然展现在那里的是一颗小小的宝石,那宝石虽小,但晶莹剔透,璀璨夺目。

    苏老爷子似乎一眼看出了什么,忍不住惊呼起来,大声称赞。

    贺青点了点头,郑重其辞地回答道:“苏爷爷,不瞒您说,这颗宝石是一颗翡翠,但你们如果对翡翠还算了解的话,那应该不难看出来,这颗翡翠翠绿欲滴,十分通透,是上好的翡翠料子做成的!”

    “这个我也能看出一点来,这翡翠是冰种还是玻璃种的?”苏父搭话道。

    前后才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但他的语气以及看贺青的眼神全然变了,眼中没有了半点轻视之意,有的是刮目相看的意味。

    因为自从贺青信心满满地拿出那颗神秘“绿宝石”的那一刻起,他心中那股感觉就越来越强烈了:眼前这个穿着朴素、出身贫寒、貌不惊人的年轻人深藏不露,远没有他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贺青微微一笑,捏起那颗翡翠说道:“冰种和玻璃种区别还是挺大的,冰种虽然也是高质量的翡翠,但它还是带有点杂质的,看上去多少会有点混沌不清的感觉,通透度差了点。但玻璃种的就大不相同了,它一般没有丝毫杂质,从里到外,纯净无瑕!你们仔细看下,我这颗翡翠珠子,是不是没有明显的杂质?”

    “对,一点杂质都没有!”苏家大伯用力点点头表示赞同,“纯净得像颗玻璃球,透明度非常高!小贺啊,这可是一颗玻璃种翡翠啊。一定很值钱吧?!”

    贺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摇头道:“一般般吧。”

    苏老爷子大声笑道:“小贺太谦虚了,满绿的玻璃种翡翠绝对价值不菲,这颗珠子虽然不是很大,分量有点不足。但是细巧精美。做工极佳。关键底子很好,很有收藏价值啊!”

    “是的,这么漂亮的翡翠珠难得一见!”苏父也忍不住点头赞叹道。

    贺青又道:“不知道你们看出来了没有?这颗翡翠珠子它还不是那么简单。从上面包裹着的一层淡淡的包浆看得出来,它是一颗上了一定年头的老珠子,也就是一件老古董,它出现的年代嘛,估计得追溯到三国时期!”

    “是三国时期的老翡翠珠?!”

    此话一出,苏老爷子等人均是大惊。

    这是他们万万也想不到的事情,岂料贺青随便拿出来的那颗翡翠珠是一件大有来头的老古董!

    “对,是一颗很老的翡翠了。”贺青郑重地点头回答道。

    苏父惊疑道:“可是……那时候翡翠还没有发现,没有开采出来吧?怎么就有翡翠的制品了?”

    贺青呵呵一笑,说道:“这个事情很难说的,谁也说不准,翡翠虽然不像和田玉等其他玉石,在我们中国古代没有那么出名,似乎发现和运用得也很晚,到明清时期才逐渐出现,但这并不能否定三国乃至更前的时代就没翡翠制品问世。”

    “小贺说得很有道理,这种事情是没有定论的,毕竟谁也无法回到那时候去验证这个东西。”苏老爷子很认同贺青的话。

    苏大伯却道:“小贺,我有个疑问,就是你是怎么收到这颗珠子的?你又是怎么证明它是三国时期的东西?”

    贺青微笑道:“这个嘛,我能保密吗?因为我答应了那卖家,不向外人透露它的来历的,至于为什么认定它是三国时期的老翡翠珠,这个我们自有证据,不过现在不好拿出来证明给你们看,你们知道是这么一回事就可以了。”

    那颗上等的老翡翠珠是他阴差阳错得来的,东西出自古墓,还跟曹操有关系。

    对于它的来龙去脉,他当然不会向包括苏家人在内的任何人透露了。

    如果他现在说明它的真实来历,苏家人要么不相信,要么会震惊。

    “小贺说的话可信度自然很高了,不用多想的。”苏老爷子插话道。

    他对贺青的情况比较了解,知道他在古玩行很有权威,他所说的话语分量很重,不容人置疑。

    “嗯,这个我们也没必要弄清。”苏父忙点头应道,那颗老翡翠珠的来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翡翠本身的质量,而那翡翠的底子和颜色是摆在那里的,毫无疑问。

    顿了顿,他又好奇地问了一句:“小贺,那你收来的时候这颗珠子花了多少钱?价格应该很高吧?据我所知,满绿的玻璃种几乎是有价无市,都和顶级钻石一样了,都是按克论价的。”

    贺青说道:“那当然了,想要在市面上买到和这颗翡翠珠子质量同等的翡翠材料,估计很难很难,更何况这是一颗老翡翠珠,具有古董的价值。实不相瞒,这颗翡翠珠我收来的时候花了好几百万,但现在它完全可以说是一家无价之宝了,因为谁也找不出第二颗这样的珠子了吧?”

    “几百万收来的?!”

    听他那么一说,苏父他们几乎惊呆了,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们虽然不是什么穷人,家里都很富足,也是见过世面的过来人,但是他们哪里想得到,原本在他们看来没有工作、前途渺茫的一个穷光蛋,竟然一出手就是几百万,只是用来收藏一件小小的古董。

    这是难以置信的事情!

    “嗯,六百万。”贺青随口回答道。

    虽说那东西是他免费得来的,一分钱也没花,但估价绝对不会低于六百万。

    “六百万很不低了。”苏父轻轻倒抽口凉气道,“那你现在卖的话,大概值多少钱了?”

    贺青说道:“我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应该不会低于三千万吧,如果真有人过问,少于三千万我是绝对不会考虑的。”

    三千万还忽略了它上面凝聚的历史研究价值,如果按珍贵文物走,那真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国宝了!

    “三千万?!”苏父和苏大伯等人面面相觑,眼神中都不由流露出诧异之色,贺青的三千万估价令人将信将疑。

    但贺青也没必要得到他们的认可,他说出自己的真实估价就可以了。

    好半晌,苏父他们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小贺,你真是太谦虚了,你手里头收藏了这么好的东西,还说自己啥都没收藏。”苏大伯笑盈盈地说道,“你肯定没有说实话,隐瞒了很多,你是不是还收藏了其他很多不错的宝贝?”

    贺青点点头,淡淡地说道:“嗯,还收藏了一些。各个朝代的瓷器都有收藏吧?只不过手上那件汝窑瓷器不是很完整,需要好好修复一下。”

    “各个朝代的瓷器?!都是官窑精品?!”苏父惊奇道,他对瓷器收藏比较感兴趣,也小有研究,这下突然听贺青说起自己收藏的丰硕成果,他又是惊诧,又是激动。

    “嗯,大部分是官窑,有些是淘来的,有些是朋友送的,还有自己花大钱收购的。”贺青回答道,说起这事时,他脸不红心不跳的,非常淡定,好像那是稀松平常的事一样。

    “大都是官窑!”

    苏父他们愕然相顾,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无论是哪个朝代的瓷器,但凡官窑精品都价值不菲吧,动辄百万、千万的天价,上一亿的都不在少数。

    就算贺青手中收藏的那些官窑瓷器都是价值相对比较低的,那也是个天文数字了,总数加起来怎么着也超过一亿了吧。

    要不是听贺青介绍自己的情况,那苏父他们怎么想得到,坐在他们身边那个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青年居然是一名亿万富翁,而且可能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富有,至于他的前途更是难以估量了。

    “小贺,可想而知你的眼光一定很好了啊!”苏父大声称赞道。

    贺青说道:“你过奖了,一直在学习中。”

    苏老爷子说道:“小贺就是太谦虚了,他的事迹你们肯定还没听说过,他可以说是这一行的天才鉴定师了!在江州和京城那边他名声很大的,很有权威!”

    “哦,是吗?!”苏父他们惊讶地看着苏老爷子。

    “是的。”苏老爷子郑重其事地点头说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但事实如此。”

    接着他将所知道的贺青的光辉事迹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至此苏父他们才恍然大悟,认清了贺青的真实身份。

    知道贺青的事情后,苏父等人彻底刮目相看了,谁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随后他们就鉴定有关的事情向贺青请问起来,贺青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非常有耐心地讲解。

    直到苏宁和她母亲他们走进包厢来,当她们走进来看到眼前一幕情形的时候无不瞠目结舌,惊讶不已。

    因为苏父他们正和贺青在那里有说有笑的,他们还不时地举杯敬贺青的酒,表现大为反常。

    (谢谢老朋友峰霞爱无间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