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85章 夺宝行动(二)

第485章 夺宝行动(二)

    第485章夺宝行动(二)

    贺青豁然间明白了,苏宁邀请他参加的不是一般的聚会,而是他们的家庭聚会,意外参加别人家的家族聚会这倒罢了,让贺青更吃惊的是,苏宁带他来见她家人另有目的,是特意把他介绍给她家人,完全相当于第一次把自己的男朋友带回家了,尽管这是在外面的俱乐部,但与去苏家无异。

    当深深地意识到这一点时,除了惊诧,贺青更多的是无奈,现在苏宁的“计谋”已经得逞,他想中途退出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此刻他表面上依然保持着镇定自若的神色,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叔叔,我和苏宁认识还没多久。”贺青回答苏父的问话,他说的是实话,他与苏宁确实才认识不到几天,在上次跟随林海涛经过京南之前,两人素昧平生,一面都没见过。

    虽说如此,但两人经过这场惊心动魄的“西游经历”,彼此之间距离迅速拉近了,建立了十分深厚的感情,但这种感情在贺青看来,仅仅是异性朋友之间的情谊而已,没有半点不纯的关系,他也从来没对苏宁有过丝毫杂念。

    “也有一段时间了吧?”苏宁突然搭话道。

    “大概半个月左右吧。”贺青回答道。

    “才半个月?!”

    听到贺青那回答,苏家父母面面相觑,苏家其他人脸上也露出诧异之色,有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两人就确定男女朋友关系,现在还把对方带回到家里来见父母亲。这发展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吧,令人不敢相信。

    苏宁心思何等敏锐,通过察言观色她自然看得出来,父母亲等人心里充满质疑。

    见状。她连忙开口解释,理直气壮地说道:“半个月时间已不短了,没听说过一见钟情的么?真正地喜欢一个人了,那是分分秒秒钟的事情!”

    她直言不讳,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她喜欢贺青。今天带贺青来就是给他一个“惊喜”,带他见自己长辈,好把这事给定下来。

    听她那么直说,贺青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似乎很尴尬。

    苏宁喜欢他的事他早就知道了,但他早已经向对方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说两人只能做朋友,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岂料苏宁不管这一切,我行我素。变着法子把他带来见她父母亲人。

    只是贺青没有感受到惊喜,有的只是“惊吓”,让他措手不及。

    “一见钟情的事情靠谱么?那只有在电影里才有的事情。”苏母微微瞪了苏宁一眼道,她明显有点生气了,可能觉得苏宁的想法不可思议。

    苏宁一本正经地说道:“艺术高于生活,但却是来源于生活的。不能否认有那个事情吧?”

    苏母被她那话气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回驳。

    “小贺,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在哪家公司上班?”这一边,苏父又问了起来,问起了贺青工作方面的问题。

    “我?”听苏父那么一问,贺青不由得愣了一下,看样子在这之前苏老爷子并没有把他的情况跟苏父他们说清楚,要不然他们应该不会这么问了。

    “我没有,现在做的是自由职业,可能以后也一直是这样的了。”顿了顿,贺青淡然回答道。

    他如实相告。没有丝毫隐瞒。

    他眼下确实没有工作,不是在固定的哪家公司做事,他只是开古玩店和出门掏东西,偶尔帮林海涛所在的“鉴宝斋”做点事,但没有一份工作能让他这样乐在其中。

    “自由职业?!”此话一出。不但苏父,除了苏宁和苏老爷子,在场的其他所有人都是一脸惊异地注视着贺青,有不少人眼中已经悄然流露出鄙夷之色了。

    实际上,当见到贺青第一眼的时候,苏家有些人看他的眼神就明显有点瞧不起的意思,因为他穿着打扮太一般了,完全不符合苏家女婿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

    “小贺,你大学毕业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工作都没稳定下来呢?”苏父追问道,他脸色渐阴,语气也冷淡下去了,“听宁宁说,你喜欢收藏古董,最近到处在收古董,有这个爱好很不错,我本人也比较喜欢,但有个成语叫做‘玩物丧志’,要学会适可而止才好啊。”

    “苏叔叔,你说得太对了,玩物确实可能丧志。”贺青郑重地点了点头,一脸谦逊地回答道。

    “爸,不是……青哥他……”

    “宁宁,你先别插嘴,听你爸把话说完!”

    苏宁开口待要替贺青解释什么,苏母却立时打断了她的话。

    “所以你应该找一份工作,而且心中要有一个比较远大的计划,这样人生才可能稳定和圆满。”苏父循循善诱地说道,他以过来人的长辈身份敦敦告诫贺青。

    贺青听了连连点头,只说他的话说得有道理。

    “你爸妈是做什么的?老家就是江州的吗?”随即,苏母问了两句。

    贺青掉过头去,微笑着看着苏母,摇头说道:“不是,我们老家是湖、南那边的,我爸妈都只是普通的工人,他们没有多高的文化,也不懂经商之道,但他们现在在江州生活,我把我一家人都接过来了。”

    “哦,是那样啊?”苏母十分冷淡地回话道。

    “宁宁,你跟我出来一下。”说完之后,他霍然站起了身来,并叫了苏宁一声。

    苏宁脸色颇为不情愿,但母亲吩咐了,她也不好违拗,当下只好向贺青道了一声别,并跟着母亲和小姨他们走出了包厢。

    “宁宁。你在搞什么鬼啊?!”

    从包厢走出来之后,苏母猛地一把抓住苏宁的手,沉声喝问道:“怎么把那样一个人带过来见我们?之前你把他说得那么好,我们还以为他是多好的一个人。可结果呢,人长得一般般,要学识没学识,要家境没家境,而且不思进取,现在连工作都没有。这样的男孩子,我们怎么可能让你和他来往?!怎么放心把你交给她?!

    “女儿啊,我们知道你现在不喜欢小宝,想要逃避两方父母的催促,但是你也不至于拉那么一个人回来做挡箭牌啊!告诉妈,你是不是故意找个人回来敷衍我们的?贺青是你随便找来的一个人吧?”

    “不是啊,怎么可能?!我们真的是认识很久了,我也真的喜欢他!”苏宁啼笑皆非地回答道,她没想到母亲会那么说,竟然认为贺青是她带回来搪塞大家的。真是浪费她给大家制造惊喜的大好心情。

    “你不要演戏了。”苏母坚决地说道,“你演戏也要拖个像样的人来配合你吧?”

    “就是,比起萧家公子来,那个贺青真的是差得太远了!”站在一旁的小姨用力点头赞同道。

    其余跟出来给苏母做说客的人也竞相随声附和,一个个对萧家公子大家称赞,而对贺青极力贬低。其实也不是他们刻意贬低贺青了,亲眼所见的事实告诉他们,贺青和苏宁门不当户不对,两人一点都不配。

    “你们都看扁贺青了,你们才刚刚见到他,根本不知道他有多优秀!”苏宁大声为贺青“平反”道。

    可不管她怎么辩解,苏母等人都不会相信她了。

    “小贺,听说你喜欢收藏古董,眼力也不错,那你都收藏了些什么样的古董?”

    与此同时。包厢里面,苏家一与苏父年龄相仿的中年男子问贺青道。

    贺青笑吟吟地摇头道:“过奖了,初入这一行,还只是一个新手而已,也没收藏什么好东西。都只是一些普通的小物件罢了。”

    他这话说得过度谦虚了,眼力且不说,单论他的收藏成果,截至目前,估计没有几个人能与他比拼,手里头价值千万的重器一时间难以计数。

    此刻一直静静地坐在一旁的苏老爷子笑而不语,苏家其他人对贺青不了解,看轻了他,他还能不清楚他的情况么。

    不过他并没有刻意替贺青辩解什么,因为他知道贺青是个做事极为低调的人,他不想把自己隐藏的本事抖露出来,让大家看到。

    “呵呵,毕竟你年纪还小,以后可以多多学习嘛。”那男子笑盈盈地说道,那笑容颇有股意味。

    “说得是,要多多学习。”贺青忙点头应道。

    那人又道:“不过建议你还是不要沉迷这一行为好,还是先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做下去,其余时间再来玩玩还可以,当做业余爱好嘛。”

    “大伯,你这话我有点不赞同啊。”贺青脸色一正,突然非常严肃地说道。

    “怎么?我说得不对么?”那男子惊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建议你找份稳定的工作,这样才有本钱去搞收藏啊?要不然很悬的,毕竟古玩那一行水太深了,打眼是常有的事,就算你眼光还不错,看到一两件好东西,那也需要足够的钱去收购的啊。”

    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对于像我这个情况的人来说,专业搞收藏未必就是不正经的职业啊,俗话说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自由职业也有自由职业的好处,这些东西本没有好坏之分,就个人的喜好了。我虽然没有收到什么好东西,但偶尔也捡到一两件比较好的宝贝。”

    “比较好的宝贝?”

    听他这么一说,那男子和苏父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神色有异,霎时间他们好像有点看不清贺青这个人了,觉得他顿时变得高深了许多,胸有成竹似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初涉古玩行的新手。

    “小贺,那你这次带宁宁去新、疆那边有没有淘到什么好东西?”苏父随口问了一声。

    贺青淡然回答道:“还好吧。”

    “淘到了什么?”苏父又说道,“方便的话,拿出来给大家看一下吧。”

    他和苏老爷子他们一样,对收藏也是有一定兴趣的,这下听贺青说得那么有自信,顿时来了股莫名的兴趣,只想一探究竟了,看贺青手里头到底有没有收藏到什么好东西,通过这一点能加深对他的了解,好为女儿把关。

    贺青沉吟片刻道:“正好,我身上带来了几件东西,拿出来,请你们几位前辈掌掌眼吧。”

    说着他首先小心翼翼地从怀里逃出来了一个小小的布包,等那小布包打开之后,苏父等人眼前豁然一亮,均是一脸惊奇。

    (谢谢老朋友幻丶虚婼

    和毒你万遍的打赏支持,拜求订阅等各种形式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