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83章 无价“金鸡钻石”(十三)

第483章 无价“金鸡钻石”(十三)

    第483章无价“金鸡钻石”(十三)

    “那真是一颗钻石?!”林海涛惊奇道。

    之前当发现黎先生手上那颗金色的硕大钻石的时候,他心里充满怀疑之情,不敢相信世界上有那么大一颗钻石,而且是金黄色的,与常见的钻石大相径庭。

    “当然了!”贺青用力点头道,“确实是一颗钻石,黎先生他们并没有说假话。”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海涛疑惑道,“青哥,你是怎么知道黎先生手上有巨大钻石的?”

    他一开始就觉得很奇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贺青认识的黎先生,好像还对对方很了解似的,要不然怎么知道对方手里有颗奇特的钻石。

    “听说的而已。”贺青淡然道,免得林海涛多问,他连忙岔开话题,说道:“海涛,黎先生深藏不露啊,他易名改姓,是在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

    “那他真实的身份是什么?不就是一个日本人么?”林海涛反问道。

    贺青说道:“他是日本人这是不用说的,但他不是一般的日本国民,而是侵华日军的后裔,他父亲和祖父两代是日本鬼子,不知残害了多少中国人!”

    说到这里时,他呼吸渐渐加剧,脸色也涨红了,神情明显有些激动。

    “他祖上是鬼子?!”林海涛惊诧道,“青哥,你那么了解他啊?”

    贺青说道:“不是我对他有多了解,而是很容易看出来。”

    “怎么看出来的?”林海涛问他。

    贺青回答道:“从那颗钻石上看得出来。刚才他把那颗钻石拿出来给我们看的时候不是明确说了吗?他说那东西是他祖上传下来的。是他们家族的传家之宝。前面我已经说了,他手上那颗钻石曾是我们国家的国宝,价值连城,但可惜的是,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日本人掠夺过去了,从此下落不明,现在终于现世了。”

    “真是国宝?!你那么确定?”林海涛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是听贺青说起,那他万万想不到,那颗奇大无比的金色钻石竟是本国的一大国宝。

    “确定无疑!”贺青郑重地点头道。“你可能不大清楚。那颗钻石既是金黄色的,又形似一只小鸡的轮廓,所以被叫做‘金鸡钻石’。”

    “确实!”林海涛忙点头赞同道,当时在观赏那颗钻石的时候。他也有那种感觉。觉得那钻石状似小鸡。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金鸡钻石”,不知过去有这种巨宝。

    “青哥,‘金鸡钻石’到底是怎么来的?背后有什么故事?”林海涛随即又问道。

    贺青一五一十地说道:“据说‘金鸡钻石’最初发现是在一九三七年秋天。当地一贫农,名叫罗佃邦,他在菜园翻地时,无意中捡到一颗钻石,重达标两次钱,合281.25克拉。该钻石大如核桃,黄色透明,耀眼夺目,象一只刚出壳的小鸡,又出产在‘金鸡岭’上,所以叫做‘金鸡钻石’。

    “罗佃邦得到这颗钻石后,以为自己发了横财,结果消息传到乡长朱希品那儿。姓朱的后来经过威逼利诱,把钻石骗到手里。不久之后,事情被本地张姓的一个警察局长知道。张局长经过恐吓,又把钻石抢走了。事后,张局长通知罗佃邦到警察局拉八百斤小麦了事.罗佃邦找张局长说理未果,反被打出门外。回家后,罗佃邦悲愤而死。一九三八年春,临、郯等地被日寇侵占,这颗钻石又被临沂伪道伊公署顾问川本定雄从张局长手中抢去。

    “据传,川本定雄得到钻石后,在日寇侵华上层头目中引起了一场争夺金鸡钻石的事件,明争暗斗,互相残杀,死了很多人。抗战胜利后,钻石的去向不明……”

    这个故事是他从书上看到的,至于“金鸡钻石”的真实来历他却是通过眼睛异能窥看到的,他现在比谁都要清楚那颗巨大钻石的来龙去脉。

    史册上所记载的故事与他所看到的情况差不多,但史料上只有“金鸡钻石”的发现部分,后面它的去向没有丝毫记载,因为东西发现后没多久就下落不明了。

    “它的来历居然这么曲折!”林海涛感叹道,“这么说,黎先生的祖上就是川本定雄了,他本姓川本对不对?”

    贺青轻轻点头道:“嗯,应该是的。他祖父是个日寇。事情隔了这么多年,恐怕很多人已经淡忘关于那件国宝的悲屈历史了。我听人说起过,黎先生继承那颗钻石后,他很高调,到处做宣传,说那颗钻石是亚洲最大的一颗‘黄钻’,不过他从来没说过东西的真实来历,只是说的谎话,欺骗大众,说钻石是在日本一地方发掘的。”

    这些事情当然也不是他听人说起的,而是他从钻石“宝光”凝聚的影像记录中“亲眼”看到的,比道听途说的可要真实多了。

    “他真不要脸!”林海涛气呼呼地说道,“从我们中国人手中抢来的东西竟然厚颜无耻地说是在他们自己国家发现的!青哥,这个事要不要上报?”

    “上报?”贺青苦笑道,“向谁报?公安局还是文物部门?”

    林海涛说道:“都可以啊,我们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流失的国宝在那么可恶的日本人手中!”

    贺青说道:“只怕没那么容易啊。虽然东西是抗战时期被日寇掠走的赃物,但那颗钻石很特殊,它当时既不是国家所有,也没有明确的权威记录,如果川本一口咬定东西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一颗,我们也是没有十足的证据来证明的。”

    “那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那家伙拿着‘金鸡钻石’到处得色了?!”林海涛皱起眉头道。

    “当然不是了!”贺青沉声道,“所以我们要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林海涛精神一振,他知道贺青是个智多星,对方肯定有办法让川本将那颗钻石归还中国的。

    贺青说道:“就是把那颗钻石拿回来,拿回我们应得的东西。海涛,你现在知道了吧,我为什么骗得黎先生他们那么惨?川本祖上害死了很多人,那么点惩罚对于他家族来说还很小很小,现在还要做的就是把那颗钻石拿出来,至少这样才能放过他们!”

    “嗯,必需拿回来!”林海涛说道,“可东西在他手上,他们保管得很严,怎么要回来?难不成出钱购买?”

    贺青摇头说道:“购买可行不通,就算他愿意卖,我们也未必买得起,那可是无价之宝,是没有价值能衡量的,他完全可以坐地起价,出多少钱都不为过。”

    “那要怎么做?”林海涛顿时犯难了,不知道除了报案和收购,贺青还有什么办法。

    只听贺青回答道:“一分钱也不出地拿回来。”

    “难道……偷?抢?还是骗?”林海涛压低声音道。

    他似乎领会到了贺青话中的意思,那东西免费从黎先生手里拿来,那除了偷、抢、骗,还能有什么招数。

    贺青说道:“现在还不确定,不急。海涛,肯定有办法的。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有两件,一是保持与黎先生他们的联系,二是打听一些情况,看黎先生这次到中国来到底有什么目的,他接下来的行程又是怎么安排的,我们一定要做到滴水不漏。”

    “嗯,得这样做。”林海涛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青哥,一切都听你的。”

    一想到贺青要想办法从黎先生手上将那颗国宝般存在的金鸡钻石要回来,他就忍不住热血沸腾了,恨不得立马行动,将东西拿回来,但他心知肚明,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现在时机还远远未成熟,得看贺青的进一步安排。

    “青哥——”

    贺青和林海涛正在一旁窃窃私语地商谈“金鸡钻石”一事,等在一边的苏宁突然走了上来,大声打招呼道。

    “嗯。苏宁,有什么事?”贺青反应过来问道。

    苏宁说道:“现在时间不早了,你答应我的事不会忘记了吧?”

    “不会忘记,既然答应了你,那一定要陪你去参加。”贺青摇头应道。

    上午苏宁间接地送了他一件珍贵的瓷器,她没有其他的要求,只希望对方晚上陪她去参加一个普通的聚会。

    贺青当时是答应了的,参加聚会本来就没什么,现在他又决定在京南这边多呆几天了,所以闲着也是闲着,去去也无妨。

    “那就好了。”苏宁欣喜道,“那等下我们就走吧,现在五点多了,七点钟我们得赶到聚会的地方。”

    “嗯,没问题。”贺青不假思索地答应道。

    稍后再和林海涛聊了一会儿之后,贺青他们就道了别,开车赶往参加聚会的地方。

    车上,贺青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当一眼瞥见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那一刻,他心中一阵莫名地惊喜。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手里拥有金鸡钻石的黎先生。

    他等的就是这个电话,和对方接近了才方便打听有关事情,并设法夺取那颗价值连城的钻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