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82章 无价“金鸡钻石”(十二)

第482章 无价“金鸡钻石”(十二)

    第482章无价“金鸡钻石”(十二)

    “贺老弟,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交易完后,黎先生恭敬地说道。

    “什么事情?”贺青随口问道,“黎先生,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不要那么客气。”

    好像他已经把黎先生一伙人当成了熟人,而黎先生是他的朋友,关系亲密。

    黎先生欢声笑道:“对于你来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了,就是想问一下,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去我房子坐坐,有点事情想请教。不是其他的事,就是关于古玩鉴定的,不瞒你说,除了我带在身上的那颗钻石,我还带来了一些宝贝,大多数都是中国古代的艺术品,其中有几件古董由于我眼力有限,没有把握,而你是个非常有权威的专家,以你的鉴定能力肯定吃得准了,所以你能不能帮我掌掌眼,看看那几件东西?”

    贺青想也没想就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意思,黎先生,我现在没有时间,不能陪你去欣赏你那些宝贝了。”

    “贺老弟,请你帮我这个忙吧,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只要你给我看好了,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听贺青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自己的请求,黎先生眉头不由微微一皱,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

    贺青却仍然不假思索地摇头回答道:“很抱歉,我真的没有时间,因为我手头上正有要事急需处理,已经安排好了的。不能耽搁。”

    “这样啊?”黎先生点点头道,“那好吧,那我今天就不打扰你了,不过回头你有时间的话还是帮我看看吧,我会感激不尽的!”

    贺青点头答应道:“可以,以后有时间再说。”

    “那就谢谢了!”黎先生高兴道。

    接着黎先生再客套一番,之后贺青向他道了别。并带着林海涛和苏宁离开了银行。

    “青哥,那是一件仿品啊,你怎么也收下来了?!”

    走远之后,林海涛不解地问道。

    不光他觉得很奇怪,一直静静跟在旁边的苏宁也有点想不明白。既然那件宣德青花瓷认定是仿品,那还有必要买下来么,更不值得花十万元收购了吧。

    苏宁跟贺青相处还不是很久,她可能不大清楚贺青的脾胃,但林海涛自贺青加入这一行开始就几乎和他形影不离了,所以他对他再了解不过了。知道收藏“朱仿”等高仿瓷器不是他的爱好,以前每当见到朱仿的时候他都非常鄙视的,气愤得只想当场把东西砸烂。这样好毁掉,免得害了别人。

    谁知道这次他对待朱仿的态度大变,不但没有表现出多强烈的抵触情绪,反而视若宝贝似的。最后竟然花高价买了下来,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是从一个令人厌恶的日本人手上收购过来的,让对方赚了一笔,虽然差价不是很大,但这绝不是贺青他的风格。因为林海涛知道,他可是一向很痛恨日本人的,不和日本人做生意,也不给他们鉴定东西,岂料这次他和伪装的黎先生合作得非常愉快,就在不久前他还对对方一伙人的行为极度不屑的。

    “呵呵,海涛,你不懂。”贺青笑吟吟地摇了摇头,言语间意味深长。

    “怎么说?”林海涛一下子打起了精神,他自然听得出来,贺青那是话中有话,事情可能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贺青低声道:“上车之后再说吧。”

    “嗯,不急。”林海涛应道。

    随后他们三人快步走到了停车的地方,并走上车,很快把车开走了。

    “青哥,那件瓷器是不是不是高仿,是真品宣德瓷?”

    车上,林海涛通过对讲机询问贺青,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贺青依然只是呵呵一笑,不答反问道:“海涛,你是不是觉得黎先生一伙人很过分?该不该惩治一下他们?”

    “嗯,特别过分!”林海涛语气坚定地回答道,“那个黎先生简直不是人,是一只老狐狸,那么有钱,还骗一个摆摊的农民!看得出来,他非常吝啬,简直是守财奴葛朗台!刚才我就想狠狠地挫一下他们的傲气了!青哥,你为什么突然那么问?”

    贺青回答道:“你也那么觉得就是了。现在我可以跟你们说实话了,其实那件宣德青花瓷不是仿品,更不是朱仿,而是真品,是真正的宣德官窑瓷器。”

    “真品宣德官窑瓷?!这……这怎么可能?!”林海涛大惊道。

    贺青郑重地说道:“是的,是真品宣德青花,至少我是认为的。那件瓷器那个摊主很看好的,因为他收来的时候花了不少钱,但估计他们都没看准吧,只是以为东西是一件旧仿,做得精美而已,跟真正的宣德青花瓷还有很大一段距离,所以估价并不高,可以说是低得离谱,才十万他们就愿意卖了。”

    “那确实!”林海涛答话道,“明代官窑青花,又是代表作宣德青花瓷,价值不菲啊,别说上千万过亿,几百万还是值得的吧?那摊主运气真是好啊,一下子收来了两件大宝贝,那件‘赏器’更是珍品!只是青哥,那东西可是御赐的官窑精品,你怎么才卖两三百万呢?这说来还是便宜了那个日本人啊!”

    “不对!”贺青哈哈一笑。

    “怎么又不对了?”林海涛惊疑道,“难道你还有什么事没跟我们说?”

    贺青说道:“海涛,难道你真以为有那种瓷器啊?御赐的东西怎么可能不带任何款识呢?其他官窑或许没有款,有些是出了问题来不及做,有些是做特殊用的,但御赐的东西若非极其特殊的情况,肯定是带款的,我说的是明清时期的官窑瓷器,宋代以及其以前朝代的瓷器,那另当别论了,因为那时候的瓷器不带款很正常,那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不足为奇。”

    “哦,我明白了!”林海涛恍然大悟,大声说道,“青哥,你那是在忽悠人啊!”

    “没有想过要忽悠大家,只是当时实在是看不过去了,随口说了一个故事而已,主要是讲个黎先生那伙人听的,没想到他们当真了,非得要把那件瓷器买走,呵呵,那可不是我求他们买的,是他们自己来求的,既然那么喜欢,那就拿走吧,我可没有什么意见。”贺青如实道。

    林海涛赞叹道:“青哥,你太厉害了,把我们所有人都忽悠住了啊,我还真以为有那种赏器呢,原来是你杜撰的!你当时只是想气气黎先生一伙人,可代价是不是也忒大了一点?你可是真金白银地拿出了三十万来买那件瓷器的啊,要是后面黎先生不来找你,那岂不是浪费了?难不成你料定黎先生回头找你求购那件东西的?”

    贺青说道:“演戏就要演到底嘛。虽然我不能料定那一点,但我有设想过的,知道他后面会联系我,即使他不主动联系我,我也会想办法找他的,然后将那东西在他手上走掉,让他当那个冤大头,要不然难解心头之气啊。”

    “原来你还酝酿了一个对付他们的计划!”林海涛兴奋道,“太爽了,大快人心啊!你一下子赚了他上千万!黎先生那么小气的一个人,要是他知道自己卖掉的是真品,而收到的是赝品,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得吐血?!”

    贺青笑道:“估计会吐血的。”

    苏宁突然搭话道:“青哥,你很牛,把那伙骗子骗得晕头转向,拿走了他们手上的宝贝,赚了他们的钱,这很好,可等他们知道这个事后会不会来找你麻烦?”

    贺青说道:“他们会不会来找我我不知道,但我不怕他们来找。这是古玩行,东西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打眼了只能怪自己眼力不济,怪不得别人!”

    “那倒也是了。”听贺青那么解说,胸有成竹的样子,苏宁方才松了一口气,没再为他担心什么了。

    没过多久,他们把车开回到了酒店。

    一回到酒店,林海涛就建议贺青回江州,现在整到了黎先生,赚尽了便宜,是该离开了,免得对方找上门闹事,这样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贺青却摇头拒绝,说道:“海涛,别急,现在我们不回去了。”

    “不回去了?”林海涛一脸惊诧地看着他,先前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如果不是苏宁临时有事找他,那他现在早就回到江州了吧。

    贺青点头道:“对,暂时不回去了。”

    “为什么?”林海涛问他。

    贺青回答道:“有件事我们得想办法完成。”

    “什么事?”林海涛追问,他满头雾水,不知道贺青究竟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贺青一五一十地说道:“海涛,难道你忘记了吗?黎先生手上有一颗钻石,就是那颗亚洲最大的金色钻石。你可能还不知道,那颗钻石非常不简单,大有来头的,是我们国家的一家国宝,但可惜抗战时期落到了日本人的手中,从此以后下落不明,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在它出现了,而且就在我们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