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80章 无价“金鸡钻石”(十)

第480章 无价“金鸡钻石”(十)

    第480章无价“金鸡钻石”(十)

    “兄弟,请等一等!”那年轻男子在后面大声叫道,很快他追了上来,走到贺青身前。

    “还有什么事吗?”贺青问道,态度仍然是那么冷淡。

    那男子赔着笑脸道:“刚才我们还没有说完,黎先生说了,那件瓷器的价钱还可以商量的,你说八十万不行,那你开个价,只要价钱合适就行了。黎先生是真的很有诚意和你谈这笔生意的。”

    贺青稍有犹豫,说道:“好吧,既然你们这么有诚意,那可以谈谈,至于价钱,还是你们自己开。”

    “你愿意谈就好了!真是太谢谢你了!”听贺青那么一说,知道他态度改变了,那男子又惊又喜,连忙感谢道。

    随即他又道:“开价的事不急,如果你方便的话,那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吧。你请放心,黎先生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贺青轻轻点头道:“可以。去哪里?”

    “就去那个茶馆吧。”那男子指了指斜对面的一家茶馆。

    贺青没说什么,点头表示答应。

    见对方没有问题,那男子当即热情地邀请贺青他们去茶馆喝茶。

    不一会儿,贺青和林海涛三人便跟着那男子走进了这家古色古香的茶楼,黎先生一干人自然也跟了过来。

    贺青坐下来后,黎先生立马走了上来,热情洋溢地打招呼。

    “小老弟。还没请教尊姓大名。”坐下来后,黎先生笑盈盈地问起贺青有关事情。

    贺青说道:“免贵姓贺。单名一个青字。”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他没必要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反正黎先生他们已经见过他了,想要查到他的姓名也不是什么难事。

    “原来是贺老弟啊,幸会幸会。”黎先生客客气气地说道,“刚才真是太佩服你了,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的竟然有那么好的眼力,那件‘赏器’被你淘到了。之前我们在那个地摊上看的时候。那只青花大碗也是有留意过的,但终究是看走眼了,后面只淘到另外一件瓷器。就是这一件,不知道这件情况如何,还请你掌掌眼了。”

    说着他从那年轻男子手上接过一件瓷器,那也是一只青花大碗,看上去十分精美。

    当目光捕捉到那只碗的时候。那一瞬间,贺青眼睛微微闪光,似乎有什么发现。

    别人无法看到,但他却能清晰地看见一团红光,虽然没有他一开始在黎先生身上看到的那一团“宝光”浓烈,但也比较强烈了。说明散发灵光的古董很有可能是件来历不凡的珍宝。

    “贺老弟,我们花十万元从那地摊上淘到的就是这件青花瓷。”黎先生小心翼翼地将那只青花碗挪到贺青手边,请他鉴赏。

    “真是个狡猾的骗子!”贺青暗自咒骂道。

    此刻他心中莫名地气愤,因为他不用仔细看也看得出来了,眼前这只青花碗绝不可能是十万日元能买到的。

    他们是从那个老实巴交的农家汉子手中骗来的。手段非常低级,令人所不齿。

    表面上贺青却镇定自若。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

    “贺老弟,怎么样?这是不是也是一件‘赏器’?”黎先生问道,“听那老板说,这只碗和你看好的那件‘赏器’是从同一个地方淘来的,釉色和器形也一样,既然你那只是‘赏器’,那这只也应该是御赐的宝贝了吧?至少他们有点关系,对不对?”

    他连声询问,两眼直放光,迫不及待地想要确定某个答案。

    贺青没有立马回答,而是聚精会神地看着那件瓷器,左右打量了一番。

    末了,只听他说道:“黎先生,你这件不是‘赏器’。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是宣德时期的青花瓷……”

    “是宣德官窑?!”贺青那话还没说完,黎先生就忍不住追问起来,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很是得意的样子。

    宣德官窑是怎样一个概念,那可是明代的青花瓷精品之作,是代表中的代表,每一件都价值不菲,更不用说是保存得如此完整的一件青花大碗了。

    贺青淡淡一笑,摇头道:“我没有那么说,我的意思是说,这件青花瓷带款的,带的是宣德年款识。但这并不代表它就是一件官窑,相反,它是一件民窑,而且只是近现代的防官窑瓷器,据我初步估计的话,最晚到民国时期吧,还有可能是建国以后的,毕竟瓷器的做旧技术是越来越高了,防不胜防,出了不少高仿瓷器,这一件就是其中一件高仿的,不过做得确实挺不错的,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什么?!是新仿瓷器?!这……这怎么可能?!”听完贺青那番解释之后,黎先生那伙人尽皆愕然,一个个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看看贺青,又看看那件精美得几乎毫无挑剔的青花瓷,这个结果让他们难以置信。

    “贺老弟,你没有看错吧?”黎先生诧异道,“你看这款,这青花,这纹饰,还有上面的包浆,都那么完美,怎么可能是一件仿品?”

    贺青淡然笑道:“就是因为它做得太完美了,才是一件仿品。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朱仿’?”

    “‘朱仿’?!”闻言,黎先生脸色大变,很是惊恐似的。

    “对,是‘朱仿’!”贺青郑重地点头道。

    “你认得出‘朱仿’?”黎先生将信将疑地注视着贺青。

    “朱仿”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只是这一行没有几个人鉴别得出来,他哪敢相信,眼前这个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会有那等超凡脱俗的眼力。

    贺青笑而不语。

    “那当然了。”正在这时,坐在一旁的林海涛替贺青答话道,“青哥可是鉴定‘朱仿’的专家,是这行最权威的,不信你可以打听打听,随便问个京城方面的权威人士,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大名吧。”

    “我相信,当然相信了!只是想不明白,这为什么是一件‘朱仿’。贺老弟,还请你指点指点了。”黎先生忙不迭地点头道。

    贺青摇摇头道:“指点不敢当。要说破绽,这件瓷器做得还真天衣无缝,从技术层面很难看出它是一件仿品,不过也是了,这本来就是‘朱仿’的一大特点,做得精美绝伦,惟妙惟肖。但从神韵方面来说,这个东西还差了点,具体差在哪里,这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很难跟你们解释清楚。”

    “是这样啊?”黎先生和那年轻男子面面相觑,两人眼神中均透出一股异样的光芒,对于贺青那话明显半信半疑。

    “对,就是这样的。”贺青用力点头道,“你拿去请更专业的鉴定师傅再看看就知道了。”

    “好吧,先不管它了。”黎先生一脸失望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贺青搁在旁边桌子上的那只青花大碗说道,“贺老弟,我们还是来谈谈你这件瓷器的事吧。”

    “怎么谈?”贺青反问。

    黎先生说道:“不瞒你说,我确实挺喜欢这个青花碗的。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把它让给我,至于价钱,一切好商量,不会让你吃亏的。”

    贺青应道:“既然我答应和你们谈了,那就愿意和你好好谈一下。黎先生,话不多说,你给个价就是了,你愿意出的最高价是多少?”

    “一百五十万。”黎先生想了想道。

    听到他这个出价时,林海涛心中一跳,这个情况着实把他惊道了,原本只有三十万的东西,转眼之间竟然达到一百五十万的高价了,贺青又大大地赚了一笔。

    “一百五十万?”贺青神色却很淡定,说道,“黎先生,你可能不大清楚御赐瓷器的收藏价值,像这种不带款的官窑可谓凤毛麟角,在市面上找不到几件的,而物以稀为贵,由此可知它的价值有多高了。刚才我说了,你那只是近现代的仿品,是仿宣德官窑的,而这一件却是真正的宣德官窑精品,只不过它不带款,是特殊的‘赏器’。宣德官窑的市场价值含量有多高,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放到怎么卖都不可能只卖出一百五十万的价钱吧?”

    “那你是觉得这个价格低了?”黎先生皱起眉头道。

    说来说去,还是价钱低了,不能让他满意。

    贺青毫不含糊地说道:“价钱太低了点,我随便卖都不可能只卖这么点钱。”

    “那你要多少?两百万?”黎先生问道。

    “呵呵。”贺青呵呵一笑,他没有说话,表明他连两百万都不接受。

    “那你到底要多高的价钱?”黎先生似乎有点不耐烦了,焦急道,“贺老弟,你自己说个价吧,多少钱你才愿意卖给我?”

    贺青沉吟了片刻,稍后开口说道:“黎先生,如果你真心实意要的话,那就三百万拿走吧,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黎先生眉头皱得很紧。

    贺青说道:“听闻黎先生手上有一件大宝贝,我很好奇,你能不能拿出来给我欣赏一下?欣赏一下,开开眼界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