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79章 无价“金鸡钻石”(九)

第479章 无价“金鸡钻石”(九)

    第479章无价“金鸡钻石”(九)

    “青哥,那真是一件赏器?”

    走远之后,林海涛忍不住问道。

    贺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轻轻点头道:“嗯,是一件‘赏器’。”

    林海涛低低地呼口气道:“这么说,这只青花大碗是一件重器了。历代官窑精品瓷器可是都很值钱的,每一件动辄上百万,过千万,乃至上亿的都不在少数,你刚才才花三十万就从那老板手上买来了,岂不是大大地赚了?!”

    贺青摇头道:“这个东西不好说,要看东西是谁看好了,如果是一个穷人,那他所能出的价钱可能很低很低,如果是一个普通人,那价钱就一般了,而一旦被有钱人看中了,那你说多少都是有可能成交的。古玩就是这样,它不像我们日常生活中所要用到的物品,没有既定的价钱,可高可低,不好判定啊。这种‘赏器’市面上成交率比较低,所以有可能连三十万都值不了,但还有可能卖个百万的天价都不在话下。一切看它的‘机缘’了。”

    “是啊。”贺青那番话说得有点深奥,林海涛似懂非懂,但他还是点头表示赞同。

    “青哥,你看,那伙人好像在后面跟着我们!”

    突然,只听跟随在后面的苏宁沉声招呼道。

    “谁呢?”贺青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

    苏宁说道:“就是刚刚闹事的那伙人!”

    贺青应道:“嗯,我看到了。没事。跟着就跟着吧,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还怕他们跟踪不成?”

    “还是小心点好。刚才你替那摊主说话,那家伙气得不行,怕他们事后跟你过不去。”尽管贺青浑然没把那伙人跟踪一事放在心上,但林海涛还是有了提防之心,生怕那伙来头不善的人对贺青不利。

    贺青依然若无其事地说道:“不用管他们,我们走吧。”

    说罢,他掉回头来,不慌不忙地继续往前走去。

    林海涛和苏宁紧随左右。

    一会儿后。那伙人真的追了上来。并拦住了贺青他们的去路。

    “这位兄弟,请留步!”一男子声音叫道。

    “有什么事么?”贺青站住脚步,淡淡地问道。

    叫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与他争得脸红脖子粗的那个年轻男子。

    林海涛他们一开始就很厌恶的那个人!

    那男子咧开嘴。笑盈盈地说道:“不好意思。刚才实在是冒犯你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原来兄弟你眼力那么好,非常佩服!”

    前后态度居然来了个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几分钟之前他还对贺青不屑一顾。转眼之后他就称兄道弟,表现得十分客气了。

    “不敢当!”贺青连忙摇手道,“请问,有没有什么事情?要不然请借过,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

    那男子忙摇头笑道:“兄弟,请别急着走。我们有事相请,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

    贺青一脸不耐烦地说道:“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们没有很多的时间。”

    那男子指了指悄然站在一旁的一中年男子介绍道:“这位是黎先生,他想和你聊聊,聊几句就可以了。”

    “哦?”贺青打量了那中年男子一眼。

    只见那男子五十岁左右的样子,西装革履,装扮甚是体面,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事业有成的人士。

    贺青也自然看得出来,眼前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富商气息的中年男子是那年轻男子一伙人中的领头人,举足轻重。

    “想说什么就说吧。”面对那中年男子,贺青也不先打声招呼,而是直截了当地说道。

    虽然他表面上十分冷淡,但心里面却是波涛汹涌的一片,但此刻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转着什么念头。

    那叫黎先生的中年男子冲着贺青微微一笑,说道:“这位年轻人,你真的好眼力啊,佩服得很!”

    “你抬举了。”贺青摇头道。

    “他是个日本人?!”随即,他暗想。

    因为听那人说话的声音“抑扬顿挫”的,操着一口并不流利的普通话,明显是外国人,只有外国人才那么说汉语吧。

    虽然还不能肯定眼前这位成功人士就是日本人,但通过刚才他们的举动,让人很容易想到,带头的是个日本人。

    “没有,是你自己太谦虚了。”黎先生很谦逊地摇摇头道,“你的眼光,我们自叹不如啊!不瞒你说,我一直很喜欢收藏古玩,不但中国的,全世界各国的古董文物我都会选择性地收藏一些,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下来,我也算学到一点鉴定知识了,但比起你的来,真的只能说是皮毛功夫了,有人说你是收藏界的鉴定天才,这话说得一点都不为过啊!”

    他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顿,大有拍马屁之意,贺青却似乎并不领情,只是淡淡地说道:“黎先生,有话就请先说清楚吧,我们得马上走了,没时间奉陪了。”

    黎先生碰了一鼻子的灰,神色有些尴尬地说道:“我没有其他的事,只是有个请求。”

    “什么?”贺青问道。

    黎先生回答道:“那只‘婴戏图’青花大碗本来是我们看好的,但最后看走眼了,没有拿下来,现在才知道错过了一件好东西,要不是你指点,那我们永远不知道那是一件‘赏器’,是明代的官窑精品瓷器。你刚才花了三十万从那位老板手上收了下来,不知道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把那只碗让给我,我愿意出三十一万,让你一下子赚一万,如何?”

    他摆出一副非常大方的样子,可听明白他的意思后,贺青和林海涛他们不禁讪笑,心想这个黎先生真会做生意,三十万买来的东西,东西还热乎着,他竟然才出三十一万。

    或许他觉得一万块钱的利润对于贺青他们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足以诱惑住他们,孰知贺青的胃口比他想象的可要大得多。

    “黎先生,你是在开玩笑吧?”贺青苦笑道,“我看你是不懂行情吧?这可是官窑精品,是御赐的玩赏品,你以为三四十万就能拿下来?”

    “那你要多少?”听贺青那么一反问,黎先生脸色一沉,压低声音说道,“可你明明才出了三十万啊!我给你的价已经是多的了。”

    贺青说道:“古董的价格是此一时彼一时,刚才是三十万,现在可就不是三十万了。既然你在这一行混了这么久,那应该知道什么叫做‘捡漏’什么叫做‘打眼’了吧?”

    “我知道。”黎先生愣愣地说道,“那你说吧,你要多少钱。你请给个价。我是真的喜欢那件瓷器才愿意和你谈,出一个高价的。”

    贺青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意思,这件东西我还没考虑出手,就算要出手,那也绝不可能是这么点价钱。”

    “那你最低多少钱卖?五十万?”黎先生追问道。

    贺青明言不止三四十万,他就开了五十万的价钱,刚才他想打发叫花子,这下终于知点趣了,把价钱抬到了五十万,比起原价多了二十万,对于一般人来说算是赚不少了,但贺青可不是一般人,他的想法不是黎先生等人能捉摸到的。

    “算了,现在没法和你谈。”贺青仍然不假思索地摇了摇头,断然拒绝。

    “五十万你嫌少,那六十万吧,最多八十万!”黎先生急忙改口,将价钱节节提高。

    然而,贺青仍不为所动,摇头道:“不好意思,黎先生,失陪了。”

    言毕,他不由分说地迈步就走。

    林海涛和苏宁两人紧紧地跟上来。

    “青哥,那人愿意出八十万,你都不卖?!这东西真有这么好么?!”林海涛追上来问道。

    贺青说道:“如果是其他人,那没得说,可以考虑,但谁叫他是个日本人,按原则我从来不和日本人做生意的,要做那也得赚个够!”

    “他是日本人?!”林海涛和苏宁一起惊异起来。

    贺青郑重地点头道:“对,他是日本人,就是刚才那个神秘的黎先生。海涛,我们打个赌怎样?”

    “打什么赌?”林海涛问他。

    贺青说道:“我赌黎先生他们还会来问我。他们是不会放弃的,因为他们觉得我这件瓷器很有赚头,是一件大宝贝。”

    “难道不是一件大宝贝么?”林海涛被他这话弄糊涂了。

    “呵呵,后面你就知道了。”贺青笑呵呵地说道,语带玄机,让人很难捉摸。

    林海涛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微微闪烁道:“青哥,你是想和那伙日本人玩玩?”

    贺青说道:“他们太嚣张了,想挫挫他们的锐气。海涛,我刚才那是放长线钓大鱼。那个姓黎的日本人来头肯定不小,我很好奇,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嗯,我明白了!”林海涛用力点头道。

    他隐约明白了贺青的真实想法,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个更大的想法正在贺青心中酝酿着。

    果不其然,贺青和林海涛话音刚落,后面就有人快步追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