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77章 无价 “金鸡钻石”(七)

第477章 无价 “金鸡钻石”(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听涛轩 看最快更新

    第477章无价“金鸡钻石”(七)

    “是你们自己当时没说清楚,这完全是讹诈!”仔细听完那伙人的电话录音之后,那摊主大急道,他开始紧张了,现在对方手上有了证据,只怕更难说清楚了。

    “谁讹诈谁了?”那年轻男子冷冷地说道,“是你没听清楚还是装聋啊?可我们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你当时明确答应了的,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好说的?”

    听两人争论到这里,周围观众原本几乎一边倒的评论渐渐倒了过来,很多人不再站在那摊主那边,没有给他说好话了,甚至有些人对着他指指点点地恶评了起来,有怀疑他的话的,也有说他傻的。

    古玩行就是这样,风云诡谲,尔虞我诈,各种骗人手段充斥其中,被人骗了只能自认倒霉了,说出来也只会让人笑话。

    “怎么会是这样的?!”此刻林海涛也有点迷惑了,不知道该站在谁哪一边了,本来他很气愤的,那年轻男子的行为令他不齿,可后面那男子竟然拿出了证据,一下子让人无法可说,因为按照他说的,那情况完全说得过去,买家手上没有足够的人民币,于是和摊主谈好,用等值的其他币种交易,这并不违反古玩行的规矩,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就行了。

    “青哥,这没什么好看的了,我们走吧。”无奈之下,林海涛招呼贺青道。

    贺青却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急。还等一下吧。我去和他们聊聊。”

    “和他们聊?聊什么?”林海涛诧异道。

    贺青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没有什么。当下他向前走上几步,走到那摊主面前,大大咧咧地问道:“老乡,问一下,你刚才卖给他们的是一件什么样的瓷器呢?”

    一开始他都不知道那摊主和那伙人为的什么争吵,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那摊主卖给了那伙人一件瓷器,但瓷器应该被那伙人装好了,看不到是什么样子的。

    好奇之下。贺青利用眼睛异能搜寻了一下,很快他就确定了,那是一件青花瓷,是一个大碗。

    这下贺青走过老询问那件瓷器的情况,实则是明知故问,但他也只有这么发问了,总不至于开门见山地说道此事。

    “是一只青花碗。明代的青花碗。”那摊主哭丧着一张脸道,“那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件瓷器,非常漂亮,我花了很多钱收来的,现在被他们骗走了……”

    说着他扫了那男子一眼,欲言又止。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贺青自然能体会他此时的心情,真可谓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了。

    “青花碗?咦,你这摊子上面不是还有一件青花瓷吗?也是青花碗啊,这可是我见过的最精美最有价值的明代青花大碗了!难得,实在是太难得了!”突然。贺青一声惊呼,直指着摊上的一件青花瓷说道。就好像看到了什么大宝贝一样。

    他这一声惊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尤其是林海涛和苏宁。

    “青哥,什么青花瓷?!有那么好么?!”林海涛立马凑了过来,急急地问道。

    苏宁也走到贺青身边,拉起他的衣角问道:“青哥,真有那么值钱的宝贝?!”

    “是啊,是一件好东西!老板,恭喜了,你摊子上这件青花瓷真的非常了不起!”贺青再次赞叹道。

    “小伙子,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那摊主苦笑道,他自己收来的东西他还不知道么,那件瓷器别说是件珍宝了,连最普通的青花瓷都说不上,因为他压根儿没花一分钱收来的,是别人免费搭送给他的。

    贺青和林海涛他们在讨论那件瓷器的时候,旁边其他人,包括那几个买家,也都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定睛看向贺青所指的那只青花碗。

    当看清楚那只碗时,有不少人很快从惊诧中晃过了神来,对贺青的言论深表怀疑了。

    他们怀疑贺青的说法,倒并不是因为他们眼里惊人,一眼就能判断出那件瓷器的真假优劣,而是他们不相信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年轻男子,觉得就他那么个黄毛小子,又能看出什么来。

    “哈哈~~”

    就在这时,那名刚才用日元砸人的年轻男子哈哈一笑,大声说道:“说笑吧?!那件瓷器连款识都没有,能好到哪里去?!明显只是一件很新的仿品,连古董都算不上!”

    很明显他刚刚已经认真地看过那件瓷器了,是他挑剩下的。

    “呵呵。”贺青淡然一笑,没有搭理他,只是对那摊主说道:“老板,我能不能仔细看下那件瓷器?”

    “当然可以了,你请看!”那摊主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此刻他表现得很激动,尽管他和其他人一样,并不看好那件瓷器,但自己的东西能得到别人如此肯定,他多少有点兴奋。

    “谢谢。”贺青彬彬有礼地点了一下头,然后蹲下身去,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将那只大碗捧起来,并翻来覆去地察看。

    “没问题!是那件宝贝!青花瓷中的精绝之作啊!”过后,贺青摇头晃脑,赞不绝口。

    “青哥,可这只大碗真的没有落下款识啊!”不知什么时候林海涛也蹲下了身来,他也跟着贺青看清楚了那件瓷器的情况,东西确实做得很精巧,也透着几分古韵气息,既然是贺青看好的,那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可有一个事实却让他犯疑,那就是瓷器的款识问题,那男子说得没错,上面没留有款识,没有款识的瓷器,这怎么好鉴定,又怎么让人信服。

    “海涛,给你普及一个常识,不是所有的古瓷都带款识的,元青花和汝窑瓷器不就很少带款识么?有些不带款识的精品瓷器往往是稀世之珍,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碗就是这么回事!”贺青解释道,他说话的声音有意无意地提高了几个分贝,好像是故意说给某些人听。

    听贺青一本正经地那么一番解说,围观群众一阵议论,有些人开始有点相信他那话了,包括那摊主。

    “小伙子,那这件瓷器到底有什么来头?”摊主问道,眼神充满好奇。

    “哈哈,真是可笑!”贺青还没来得及回答什么,那年轻男子就大声冷笑了起来,语气满是鄙夷之情。

    “有什么好笑的?”贺青拿着那只碗,慢慢地站了起来,然后转身看着那男子,神色平静。

    “你的说法滑天下之大稽啊!”那男子不以为意地说道,“你拿的这只碗明显是一件新仿品,连款识都没仿出来,只能说是仿品中的拙劣之作了,分文不值,白送给我我都不会要!”

    听他这么一说,和他一伙的那几个人,还有人群中的一些人哄然作笑,他们认可他那个说法,对于贺青的说法不屑一顾,感觉他太儿戏了。

    在古玩街地摊上还有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这话说出去谁相信,更何况只是一件没有半点款识的普通瓷器。

    “可人家现在不可能送给你了。”贺青不急不忙地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们刚才花十万日元从这位老乡手上便宜买走的也是一只青花大碗吧?”

    “是啊。”那男子淡淡地回答道。

    贺青随口问道:“能不能拿出来给大家欣赏一下?”

    “为什么要拿出来给你们看?”那男子冷哼一声道。

    贺青摇头笑道:“说说罢了,不看也罢。不管怎么样,你们买走的那件瓷器远远比不上这件。如果你们那件十万元人民币的话,那这件可能是百倍,千倍,万倍的价钱!”

    “千万倍?!”闻言,周围一片哗然。

    十万的百倍就是一千万了,更不用说是一万倍了,尤其说是一万倍的价钱,那不如说是价值连城的巨宝了,乃至无价之宝。

    “笑死人了!”那年轻男子干干一笑道,“简直是痴人说梦!你说这只青花碗很值钱,那就先说个理由出来,不然只会当你在说梦话!”

    他要贺青说出个所以然来,这并不是他好奇,想一探究竟,而是想刁难对方,让对方在大家面前难堪。

    因为他料定贺青说不出什么理由来的,那些话只是他凭空捏造的,他还想替那摊主说话,给他挽回点信心和面子。

    岂知贺青指着那只青花大碗,郑重其辞地说道:“我们还是先从这只青花碗的纹饰说起吧——‘婴戏图’,对于这‘婴戏图’,估计懂青花瓷的基本上都有所了解,知道它的来由。‘婴戏图’纹始创于宣德年间,兴盛于成化,嘉靖登基以后,求子心切,下令御窑厂烧制了一批‘婴戏图’纹官窑瓷,含有子孙满堂,富贵吉祥的寓意。宫里用的,肯定都带款儿,那没得说。可这对是赏赐大臣的,所以没落款儿。你看这器型,端庄大气,胎质细密,弹之有金玉之声,釉色丰腴肥润,纹饰的笔意流畅,不落俗套,民窑能烧出这种上等货色?

    “你们再看这底足,也是挂了釉的,宫里的家具都是紫檀黄花梨的,要是露着胎,桌面还不都给刮花了,这也是区分官窑民窑的小窍门儿,只有皇家御用的器物才这么细致入微。所以不难判断,这是一件赏赐品,是赏器。精美绝伦,价值不菲啊!”

    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口气说将过来,站在一旁的人众无不挺傻了,一个个瞪大了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