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74章 无价“金鸡钻石”(四)

第474章 无价“金鸡钻石”(四)

    第474章无价“金鸡钻石”(四)

    “青哥,海涛,你们来了?!”

    见到贺青的时候,苏宁惊喜不已,连忙跑上前来迎接.

    贺青从片刻的沉思中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嗯,刚到。苏宁,你说的那件宝贝在哪里呢?”

    他直言相询,毫不拐弯抹角,说起来他不大想来古玩街的,因为他们正准备赶回江州。

    “就在这里。”苏宁笑吟吟地说道,“还在刘老板手上,你眼光那么好,看了就知道了。”

    “嗯,既然来了,那就看一下吧。”贺青点头道。

    尽管他来的时候有点无精打采的感觉,毕竟苏宁突如其来的消息有点扫他的兴,但就在刚才踏入这家古玩店的那一瞬间,他暗中打起了几分精神,因为他捕捉到了一团十分浓烈的“宝光”,由此可知,这店里面确实存在大宝贝,就算跟苏宁鼎力介绍的那件没任何关系,那也可以好好欣赏一下了,开开眼界也是不错的,也就不虚此行了。

    “刘老板。”接到贺青他们之后,苏宁招呼正在一旁收拾东西的店掌柜,一个身材高大面向憨厚的中年男子。

    “苏小姐,还有什么事吗?”刘老板掉过头来问道。

    苏宁说道:“刚才我看过的那件瓷器还能不能拿出来给看看?他们是我朋友,如果他们觉得不错,那东西我们就要了,价格方面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当然可以了!”刘老板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着,随即,他有意无意地打量了贺青两眼,眼神有股异样的光芒,他似乎看出了什么。

    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很快转身走进了一间内室,并很快从中拿出了一个精美古雅的红木箱子。

    “两位老弟,刚刚苏小姐看的就是这件瓷器,一件青花瓷。”把箱子小心翼翼地放到八仙桌上后,刘老板笑盈盈地说道,“你们请掌眼,如果觉得还不错,那我就按照之前和苏小姐谈好的让给你们了。”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箱盖,在这个过程之中,贺青的视线自始至终定格在箱子上,他目光似乎想穿透箱子,看到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种近乎狂热的眼神,是那么地迫不及待。

    此刻,谁也不知道,贺青镇定的外表之下,心中却是波涛汹涌的一片。

    因为他现在能断定了,那团强烈的红光正是从苏宁所说的那件宝贝上散发出来的,笼罩在木箱之上。

    “好漂亮的一件青花瓷!”

    箱盖打开后,贺青和林海涛眼前一亮。

    摆在箱中的赫然是一件青花瓷,是一个造型比较大的瓶子,看瓶子的式样,明显是一个梅瓶。

    “青哥,怎么样?这个瓶子很漂亮吧?”稍后,只听苏宁在贺青耳边低声问道,那语气颇显自豪。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他当下没有说什么,而是聚精会神地注视着那只梅瓶。

    “明宣德青花瓶!”

    不一会儿,贺青心里就有数了。

    尽管他还不是什么瓷器鉴定大师,但他曰积月累的,积累了不少鉴定瓷器的知识,进步神速,以他的经验判断,眼前那只精美的青花梅瓶出自明朝宣德年间的青花瓷,是一件官窑精品,极为难得的。

    他觉得很奇怪,这么一家小小的古玩店里,竟然有这么好的瓷器出售,更巧的是,恰恰被苏宁碰到了。

    但事实如此,那确实是一件价值不菲的精美瓷器,现在就看店家要价多少了。

    “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宣德青花瓷,动辄几百万,乃至天价的高价吧?!”贺青暗自感叹道。

    “刘老板,这个东西怎么卖?”

    看得差不多之后,贺青抬起头来问道,他想试探一下。

    刘老板端正神色,郑重其辞地说道:“这位老弟,价钱我已经和苏小姐谈好了。这件青花瓷三十万,至少三十万,一分也不能少,不然我就只好另外找买家了。”

    “三十万?!”

    此话一出,贺青眼睛不由得微微瞪了一下,暗中大吃一惊。

    至少几百万的东西,对方居然只要三十万,这没有听错吧。

    “难道是刘老板他们看走眼了?”贺青暗暗地思索起来,想道,“是不是他们把这个宣德青花瓷看成是仿品了?”

    也只有这个可能姓了,可在他看来,那东西没有作假的痕迹,非常开门的一件明代青花瓷。

    就算他眼力有限,可能看走眼,但看到的“宝光”不会欺骗他,东西宝光四溢,珍贵至极。

    “青哥,你觉得怎么样?如果价格还合适,那就买下来吧。”贺青还没有所反应,苏宁就征求意见道。

    贺青当即定了定神,随后不假思索地点点头,说道:“这个价可以。”

    他都来不及利用眼睛异能去察看瓷器的来龙去脉了,恨不得立马拿下来,因为那显然是个大漏,既然是大漏,那自然要先下手为强了,免得别人捷足先登,或者刘老板突然改变主意。

    “那就买下来吧。”苏宁欢快地笑道。

    “嗯,你可以付他钱了。”贺青点头赞同道。

    他没想到事情就这么简单,不用几分钟这笔生意就定下来了,而且帮苏宁捡到了一个大漏。

    岂料苏宁摇头道:“青哥,是你给他钱啊。这个东西是我给你看到的,我不要,你要是觉得合适,你买下来。我知道你很喜欢收藏瓷器,这么漂亮的一件瓷器当然得留给能够欣赏它的人,而我你也知道,我是个纯粹的新手,对于收藏还没什么概念。”

    “让给我的?!”听苏宁那么一说,贺青又是一惊,没想到苏宁是在为自己着想,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好东西,却要让给自己。

    “对,是给你看的,要不然我非得把你叫来做什么?”苏宁一本正经地回答道,“青哥,你就买下来吧,看得出来,你挺喜欢这件瓷器的。”

    贺青摇头道:“那怎么可以?是你看到的,当然得留给你自己。”

    他哪里好意思以极其低廉的价钱收下这么一件昂贵的瓷器,如果东西是他自己看到的,那捡漏光明正大,可现在是苏宁先看到让给他的,如果就这么拿下来,那就相当于从对方手上捡漏了,很不够意思。

    可现在他也不好明说,因为刘老板在场,让他知道了那只梅瓶的真实情况,那不变卦才怪了。

    “给你的,我不要,我又不会欣赏!”苏宁坚持道。

    “那好吧,我先拿下来。”见苏宁那么执拗,贺青不得已,只好先答应拿下瓷器,回头再把真实情况告诉对方好了。

    说好之后,贺青在第一时间给刘老板写了一张支票,支付资金后,那件宣德青花梅瓶也就顺理地落到了他手上。

    “青哥,不后悔来古玩街一趟吧?”

    拿到瓷器走出古玩店后,苏宁高高兴兴地说道。

    “怎么会后悔?”贺青有点尴尬地摇头说道,“只是昨天晚上我和海涛已经商量好了,准备今天一大早就回江州的。”

    淘到了一件十分精美的青花瓷,大为受益,贺青只有欣喜的份,哪里会后悔,心里还在想着,幸好听了苏宁的话,要不然那件瓷器恐怕就要和他们失之交臂了,那样就太遗憾了。

    “我替你找到了这么漂亮的一件青花瓷,你是不是请我客啊?”苏宁巧笑嫣然地说道。

    “当然了,得好好感谢你!”贺青郑重地点头答应道,他正好想找个时间把手中这件瓷器的真实来历一五一十地说一下,到时再把瓷器退还给苏宁,东西是对方看到的,他只是来帮忙掌眼的,作为朋友,不能私吞此等可价值千万的大宝贝。

    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苏宁神情有点奇怪,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言语间特显温柔,突然之间变得非常女人,与她以往的假小子表现简直大相径庭。

    “青哥,那只梅瓶到底有什么来头?三十万的价格到底是高了还是低了啊?”林海涛突然问道。

    他还没看明白,觉得东西没丝毫毛病,无可挑剔,同时又不敢肯定。

    三十万的价钱,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了,至少得是一件拿得出手的东西吧,要不然谁愿意出这么高的价钱。

    “三十万的价格不高,一点都不高!”贺青以一种肯定的语气道,但他没有多做解释。

    接下来,在苏宁的竭诚请求下,贺青和林海涛又陪着她在古玩店周围转悠了一遍,顺便买了几件东西,但这几件古董都是比较普通的东西,拿下来权当作纪念了。

    逛到最后,时间已是中午时分,正是吃饭的时候,贺青便邀请林海涛和苏宁去附近的一家酒店吃饭。

    餐桌上,贺青点了很多美味佳肴,准备款待苏宁他们一番,说起来他今天心情也很不错,胃口大开。

    吃饭之前,完全是下意识地,贺青驱动眼力,透过那团宝光,他察看了一下那件瓷器的来龙去脉。

    “怎么会是这样的?!”

    当看清楚那件瓷器的来历之后,这一惊他吃得可不小。

    仿佛从中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