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53章 史上最大一个漏(中)

第453章 史上最大一个漏(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53章史上最大一个漏(中)

    “青哥,我已经报警了。”

    一会儿后,朱文打完电话走了回来。

    “嗯。”贺青点头道,“怎么样?警察那边怎么说?你把情况说清楚了吧?”

    朱文说道:“都说好了的,警察马上就会行动吧。”

    “那就好了。”贺青松口气道,“希望警察能将钟老板那伙强盗一网打尽,绳之于法。”

    朱文郑重地点头道:“应该没问题的,我已经把那批文物的去向一五一十地向警察汇报了,当然,马老板和钟老板他们的落脚点我说得很清楚的。”

    “我知道,现在就等着好消息吧。”贺青欣喜道。

    朱文说道:“要是抓到了钟老板他们,并追回了那批失盗的文物,警察肯定会来电话的,到时候我们就知道了。”

    “嗯,是的。耐心地等吧,我相信他们逃不掉的。”贺青胸有成竹地道。

    钟老板和马老板狼狈为奸,走私偷盗的文物,现在人赃俱获,他们想逃恐怕也逃不掉了。

    这个事情敲定之后,林海涛突然问道:“青哥,刚才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那么急的样子,生怕这里的东西丢了似的。”

    贺青如实道:“我们上了钟老板他们的恶当,他们不但想拿一批偷盗的文物陷害我们,而且派人偷了我们的车,幸好车上没放什么值钱的东西,没受损失。”

    “原来如此!”林海涛恍然大悟道。“青哥,依你看是不是有人盯上我们了,想偷你手上这批宝贝?”

    贺青点头道:“是的,其实我早就有所预料了,幸好有了点防备,把东西搬来霍先生家,要不然后果真的难料啊。钟老板手下那批盗贼神出鬼没,偷东西的手段很高啊,所以我们要提高警惕,别让他们钻了空子。不过现在应该没事了。我想不用多久警察就会把他们全部抓走吧。他们一旦被抓住,我们就清静了,要不然让人提心吊胆的,心里很不安。”

    林海涛说道:“我们看好就是了。”

    “青哥。那我们大概什么时候回去?”朱文也问了一声道。

    贺青回答道:“不急。先看看吧。等警察抓住钟老板他们再走也不迟。钟老板那伙人很狡猾的,他们偷不到东西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一走出霍家大门我们就有危险。没准他们偷不着还会来硬的。虽然我并不怕他们,但还是不要引起那个事的好。等钟老板他们全部落网后我们就高枕无忧了,随时都可以动身回乌、鲁木齐。”

    “青哥,你分析得很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朱文点头赞同道,“你手上有这么多宝贝,尤其是霍先生退还给你的那块极品羊脂玉,那可是一件价值十多亿的巨宝,谁见了不眼红?他们要是偷不走,那会不择手段对付我们的。”

    贺青说道:“对,所以见机行事,等警察的电话。”

    他们再就此事商量了一阵,之后贺青笑吟吟地说道:“海涛,给你看一样东西。”

    “哦,是什么呢?”林海涛精神一振道,“青哥,你不是没做成生意吗?东西是怎么来的?”

    贺青说道:“是我们在这边的一个古玩市场淘到的。”

    “是这样啊?”林海涛吃惊道,“没想到你们竟然还有那份闲心逛街。青哥,是什么好东西呢?你眼光那么好,淘到的肯定又是一件大宝贝了。”

    他自然充满好奇,很想知道贺青拿回来了什么好东西。

    贺青说道:“是这个。”

    说着只见他从包里取出来了一个普通的木盒子,并摆在桌上,向林海涛他们展示。

    “是这个盒子?”林海涛疑问道。

    贺青连忙摇头道:“你当然不是了,不是这个,是放在盒子里面的东西。喏,就这一件东西。”

    说话间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盒子,放在盒中的自然是刚不久前他和朱文从马老板家的古玩店里花两万块钱淘来的经书。

    “小册子么?”一见之下,林海涛甚感意外,他没想到放在盒子里面的只是一本薄薄的书册,还以为是什么好宝贝,面临这个结果,他心里多少有点失望,没有他预想的那么好。

    贺青点点头道:“嗯,差不多吧,不过不是书册的装订样式,而是手卷形式的。海涛,你好好看一下,看这幅手卷会有什么来头。”

    他一边说一边轻轻地将那份手卷舒展了开来,当看到手卷里面的内容以及相关情况时,林海涛眼睛微微瞪了一下,明显大感意外。

    “这纸质不错啊!”看清楚后,林海涛大声赞叹道。

    贺青点头道:“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海涛,你再看看这上面的内容,不知道你能不能认出这写的是什么。”

    “哦,是什么?”林海涛疑惑道,他当即注视着手卷上排列得整齐有序的文字,细致入微地察看了一遍之后,他抬起头来一脸正色地问道:“青哥,这是经书吧?好像还是大名鼎鼎的《金刚经》。”

    “对,是《金刚经》,这个确定无疑的。”贺青用力点头道,“这上面的文字内容不是最重要的,最为重要的在于文字字体本身,你应该看得出来,这不是手稿,不是人直接写上去的,而是印刷出来的。不知道你见过这种印刷风格的古书么?”

    林海涛回过头来看着那本经书琢磨了一番,然后重重地摇了摇头,说道:“看不出来。青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份《金刚经》?”

    贺青原原本本地解说道:“这是利用唐朝时期的雕版印刷术印制出来的。”

    “唐朝的雕版《金刚经》?!”此话一出,林海涛大吃一惊,回过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贺青道,“青哥,这怎么可能呢?!如果这是唐朝的雕版《金刚经》,那就是绝版的了啊!保存得这么完整的雕版《金刚经》,简直是一件国宝啊!”

    “有什么不可能的?”贺青倏忽端正神色道,“不瞒你们说,我很看好这本经书,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就是唐朝的雕版印刷品,是绝版《金刚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