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50章 绝版《金刚经》(五)

第450章 绝版《金刚经》(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50章绝版《金刚经》(五)

    “什么?!那些古董是赃物?!”朱文惊诧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贺青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因为我知道那些东西来历不明,试想一下,如果那几件宝贝来路光明,那马老板怎么可能找我们?像那么好的东西,很容易卖出才对,尤其是那件汝窑瓷器,拿到市场去拍卖的话,那绝对是香饽饽,只会有很多人争着买,价钱也绝对不会低。”

    朱文点头道:“我知道,但这只是你的猜测吧?”

    贺青摇摇头道:“不是,这并不是我的猜测,而是有真凭实据的,因为不久前我看过一张报纸,上面就有写到,北方某城市博物馆遭窃,失窃的文物中就有那几件古董,那件汝窑三足樽托盘可是该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现在丢失了,他们自然着急,jing察正在四处追查。”

    “原来如此!”朱文恍然大悟道,“难怪东西再好你也不考虑,像这样的东西是不可能考虑的了。青哥,幸好你知道这个事情,要是像我一样毫不知情,那这次就麻烦了,不但会遭受一笔巨大损失,而且可能招来牢狱之灾!太险了!”

    想到这点时,他暗中忍不住长长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后怕不已。

    贺青点头道:“是啊,所以在收东西的时候要多张几个心眼,可别让人钻了空子。”

    “嗯,知道了。”朱文连忙点头答应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贺青反问道:“什么怎么办呢?”

    朱文说道:“就是关于马老板手中那批文物的事,那是赃物,现在我们发现了,那是不是马上报jing,把这个事告诉jing察,好帮助jing察及时把失盗的文物追回去啊。”

    “这个是应该的。”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道,“不过先上车再说吧。”

    说罢,两人加快了脚步,径直赶往停车的地方。

    没过多久,他们就走出了酒店,并很快来到了车旁。

    “青哥,我们车子怎么了?!”当走近停靠在场地边的车子时,朱文一声惊呼。

    随即,朱文也注意到了,发现他和朱文的车子明显被人做过手脚,车门都是打开的,想必有人撬开了车门,上车偷了东西。

    “有人动了我们的车!”贺青皱紧眉头道,“没想到啊,竟然背后有人在打我们车的主意。”

    随后他们在车上细细检查了一遍,除了门板被撬坏了一点,其他地方并没什么损伤。

    虽然车内被盗,但贺青并没丢失什么,因为他早有防备,车里面什么好东西都没有放,那些东西还都在霍先生家,有林海涛他们照看着。

    “这小偷也太猖狂了吧?!”朱文气呼呼地说道,“酒店的保安也都是饭桶,有人在他们门前偷顾客车上的东西也不知道!我一定要找他们算账!青哥,你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贺青摇头道:“没丢什么,我车上也没什么。小文,这伙贼不简单啊,手法很高明,如果是一般的窃贼,那不可能这么快就把车门撬开了,还不留什么痕迹,而且光天化ri之下,普通的贼哪有这么大的胆子?”

    朱文赞同道:“你说得对。**,他们怎么就只偷我们的车,周围其他的车怎么一辆都没有动呢?”

    贺青沉吟片刻道:“这个我也觉得太奇怪了。我想那伙窃贼是特意冲着我们的——不好了!”

    猛然间他脸sè大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青哥,怎么了?!”朱文惊疑道。

    “我先打个电话。”贺青说道,随后他迅速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并拨打了一个电话。

    他是打给林海涛,不一会儿打通了。

    “海涛,那边没什么事吧?”一打通电话,贺青就急急地问道,他生怕出了什么事似的。

    林海涛在电话那端语气平静地说道:“没事啊。青哥,你怎么了?好像很急的样子。”

    “那就好。”听林海洋那么一说,贺青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说道,“没什么。海涛,记住了,你们现在守在房间里,给我好好看着行李,一步也别走开。”

    林海涛好生答应道:“我知道,我一直守在这里呢,青哥,你放心好了。你真的没什么事吧?”

    贺青说道:“没事,回去再说。那就先这样了。”

    说罢他道别挂上了电话,一脸沉思之状。

    “青哥,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朱文沉声问道。

    贺青回过神来道:“小文,这是有预谋的啊。你难道不觉得这并不是偶然的吗?我们所住的酒店客房刚遭窃,现在又轮到我们车子了,我总觉得我们身边潜伏着一批危险人物,而且不是一般的人物,简直是神偷,现在他们在暗处,步步向我们紧逼。”

    朱文说道:“我也觉得是,那伙人分明是冲着我们来的,他们看你手上有很多宝贝,所以屡次下手,但他们不知道你早有防备,什么好处也没得到。但还是小心点好,他们手段很高,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贺青说道:“我知道。”

    “青哥,那马老板会不会有问题?”朱文突然问道,声音压得低低的,生怕被周围的人听去了似的。

    “不好说。”贺青摇头道,“但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人,走私文物,而且是从博物馆里偷盗出来的,不简单啊。”

    朱文皱眉说道:“马老板是突然找我的,我和他一点都不熟悉,也不知道他具体的情况。青哥,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这样的?他手中那批文物就是偷我们东西的那伙小偷偷来的,也就是说,他和那群小偷是一伙人,他们把我们引来,不但想销赃,而且要从我们身上下手,偷取其他东西。”

    “有可能,很有可能!”贺青重重地点头道。

    “那我们马上报jing吧。”朱文建议道,“要不要先找酒店方面,查一下监控录像,看那几个小偷长什么样。”

    贺青摇头道:“不用了。查不到的,如果这么容易就暴露身份,那他们也不敢这么大胆了。”

    “那我们马上报jing?”朱文问他。

    贺青仍然摇了摇头,说道:“不急,先不要打草惊蛇。我们还是先去一个地方探明情况吧。”

    “去哪里?”朱文疑惑道。

    贺青不答反问:“小文,你对这边的情况比我了解得要多得多,我想问一下,这里哪里有古玩市场?”

    “古玩市场?”朱文回答道,“倒是有一个,不过那里我去过很多次,好像没什么好东西可淘,所以不去也罢。”

    贺青说道:“我们这次去不是为了淘东西,而是查清楚一个人的去向。”

    “谁?”朱文问道。

    贺青说道:“就是马老板啊。我们要是找到他所住的地方了,那就可能能查明有关情况了。”

    朱文却道:“马老板不是还在酒店里么?要想查他家的住处,现在打个电话直接问一下不就清楚了么?”

    “问不得!”贺青用力摇头道,“你想想看,如果他真跟那伙窃贼有关系,那他会告诉我们他所住的地方吗?我们现在就赶过去查他的落脚点,说不定那伙小偷的去向也能查到,到时候再报jing,将他们一网打尽!”

    朱文称赞道:“青哥,还是你想得周到,可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谁都不知道马老板到底住哪里啊?你不是想去古玩街么?可那地方跟马老板有什么关系?”

    贺青微微一笑道:“这个到时候你就清楚了。好了,小文,我们先上车吧,你带我去古玩街。”

    “嗯,好的。”朱文连忙答应道。

    当下朱文开车带着贺青径直赶往古玩街,贺青同样对马老板的情况是一无所知,不知道他家住何处,但刚才他已经通过察看那几件宝物的来龙去脉得知其藏匿地点,那地方明显是一古玩市场的一个古玩店,如果猜得没错的话,那家店就是马老板的,等找到那个店之后就一切水落石出了。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贺青和朱文就驾车来到了一处市场,这是一条古玩街,不过规模比较小,远远不能和北、京的琉璃厂等大型古玩市场相提并论。

    到了之后,贺青他们就走下了车来,然后踏入古玩街,开始寻找起在那一幕幕影像中出现的神秘古玩店来。

    “到底是哪一家呢?”贺青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他在回想那几件东西的来历,看有没有什么熟悉的情景。

    “对了!应该就是那一家!”突然间,贺青暗自一惊,因为他找到了与在影像中见过的那个古玩店相吻合的一家古玩店。

    “小文,我们去那家古玩店看看。”贺青指了指斜对面一家古玩店说道,他所指的那家古玩店打着“宝风堂”的牌号。

    “嗯,走吧。”朱文好生应道,然后紧紧地跟随着他,直接朝那家古玩店走去。

    贺青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宝风堂”门前,然后踏入了大门。

    而就在他前脚踏入门槛的那一瞬间,贺青眼前豁然一亮,因为他发现店内萦绕着一团至为浓烈的“宝光”,比在马老板手上看到的那只汝窑瓷器还要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