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39章 太素九针(下)

第439章 太素九针(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39章太素九针(下)

    再和贺青他们聊了一会儿之后,章医生便道别离开了霍家。 />

    “青哥,现在霍老先生没事了,我们是不是得准备回酒店了?房间还没退呢。”章医生走后,林海涛问道。

    贺青摇头道:“不急,我还有点事。”

    “什么事?”林海涛疑惑道。

    贺青回答道:“找霍老先生有事。海涛,我们今天晚上就在霍老先生这里住吧,明天再回去。退房的事,你们谁去搞定吧。反正东西都拿来了,没必要去那酒店了。”

    朱文自告奋勇地说道:“我去好了,青哥,你们留在这里等我就是。”

    贺青点头道:“嗯,好的,你去办理退房手续。”

    稍后,朱文告别离开了,而贺青和林海涛他们则继续坐在客厅里聊天。

    “青哥,你找霍老先生到底还有什么事?”林海涛忍不住追问道。

    贺青意味深长地摇头一笑,说道:“其实没什么大事,就想去看看他,不知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林海涛说道:“原来是这事啊?青哥,你应该可以放心了,因为章医生都说没事了,他医术那么高明,有他在,霍先生那病肯定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贺青沉吟道:“嗯,这个我知道,不过回乌、鲁木齐之前还是去看望一下他的好。”

    “那倒也是了。”林海涛点点头道,他没有多想什么了,在他看来,这只是人之常情罢了。

    然而,此刻他们谁也想不到,贺青的想法绝没那么简单。他怀有一个极大的计划。

    “胡先生,现在方不方便上去看一下霍老先生?”贺青突然问胡敏道。

    胡敏连忙回答道:“贺先生,刚章医生给霍先生做了针灸,他正在睡觉。”

    贺青点头道:“知道了,那等会儿再说。”

    胡敏说道:“等霍先生醒来后,我马上告诉你。”

    “嗯,不急。”贺青应道。

    当下他和林海涛他们耐心地等候着,约莫过了一个小时,林海涛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当听完那个电话后,他脸色顿时大变。

    “青哥,不好了!”挂上电话时,林海涛急急地说道。

    “怎么了?”贺青惊疑道。

    只听林海涛说道:“刚是小文打给我的电话,他说了出了事。”

    “出了什么事?”贺青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听林海涛那么一说,他便感到了一股不祥之感。

    林海涛说道:“我们客房被盗了。小文说有贼潜入了我们的客房,在里面翻箱倒柜,弄得乱七八糟。”

    “哦,有这回事?”闻言,贺青眉头皱得更紧了,随即他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暗自想道:“真险!要不是我早有防备,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那现在岂不是被那伙窃贼偷走了?!”

    “嗯,千真万确!”林海涛重重地点头道。“青哥,真是万幸啊,多亏你有先见之明,把东西都带出来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贺青叹口气道:“是啊。不过这伙贼也太猖狂了,酒店保卫森严,他们都敢闯进去偷东西,看得出来,这伙小偷也都很厉害,不是一般的窃贼。会是谁呢?”

    他渐渐陷入了沉思之中。

    林海涛说道:“是的,来头不一般啊!我感觉他们是盯准了我们才下手的。”

    贺青说道:“我也有这个感觉,想必那伙窃贼认识我们,至少我们的情况。好在什么也没有丢,不过他们这次失手了,我想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得提高警惕,别让那伙无孔不入的小偷钻了空子才好。”

    林海涛却道:“在霍老先生家里应该没事吧?再说了,我们现在知道这个事情了,怎么会疏忽大意?”

    贺青说道:“还是小心点好。”

    “贺先生,霍先生醒来了,他想见你。”正在这时,胡敏从楼上走了下来,并招呼了贺青一声。

    “好的。”贺青应答道。

    随即他招呼着林海涛他们,让他们留在客厅里等候,而他在胡敏带领下朝霍先生休息的房间走去。

    不一会儿,贺青便来到了霍先生的卧室,卧房很宽敞,装饰也很豪华。

    此时此刻,只见小芸正在服侍霍先生,霍先生靠着坐在床上。

    “贺老弟——”见贺青跟随胡敏走了进来,霍先生轻轻地抬起手来,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走过去。

    “霍老先生,你还好吧?”贺青快步走上前去,微笑着问道,神色间甚是关切。

    霍先生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大碍,老毛病了,刚才章医生给我做了针灸,现在舒服多了。贺老弟,你坐下来说话吧。”

    贺青却没有依言坐下去,只是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霍先生,似乎在他身上观察什么。

    “原来如此!”察看了一阵之后,贺青心中感叹了一声,恍然大悟般。

    “霍老先生,你这病什么时候开始用针灸治的?”贺青突然随口问道。

    霍先生回答道:“很早就开始用这个方法治疗了,认识章老医生之后吧,还真别说,针灸对我这病是个好东西,我这病非常顽固的,不知道吃了多少药,采用了多少治疗方案,可没有一种疗法有针灸好。”

    “确实。”贺青用力点点头,一脸若有所思之状,霍先生和胡敏他们却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霍先生长长地叹口气道:“这病都快折磨我十年了啊,是老病了!章医生虽然暂时还能控制住我这一身病,但是他虽然没有直说,我也知道,我是没办法彻底治好了,只能这样拖下去,却不知道能拖多久。”

    他情绪明显有点悲观,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似的。

    “霍先生,你这又不是什么绝症,我相信还能治好的。”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霍先生,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我。”

    “相信你什么?你说吧,我一直都很相信你的。”霍先生毫不犹豫地点头道。

    贺青说道:“我有办法治好你这病,至少我可以试试。”

    此话一出,不单单霍先生,胡敏和静静站在一旁的小芸也都露出诧异之色,惊讶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