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37章 太素九针(上)

第437章 太素九针(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37章太素九针(上)

    带林海涛他们观赏了那件出自名师之手的大型玉雕之后,贺青便招呼霍先生,和他们一起走出了收藏室。*文學馆*

    现在那块玉林海涛他们也都看好了,无不极为认可,所以贺青可以和霍先生做交易了。

    “贺老弟,没问题了吧?”走到客厅之后,霍先生笑盈盈地问道。

    贺青点头道:“嗯,没问题了。”

    霍先生欣慰道:“那我们就马上做交易吧。”

    贺青说道:“可以。”

    至此他没有任何犹豫之情了,十五亿的天价他哪会不接受。

    这么好的机会可能也就只这么一次了,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霍先生说道:“你把石头留在这里吧,叫你朋友看着就是了,至于那个‘天人下凡’玉雕,我也给你准备好,等你拿到钱之后,随时可以拿走。你看如何?”

    贺青不假思索地点头答应道:“这样行。”

    随后他招呼了林海涛一声,让他和朱文他们留在霍家,他去做完交易就回来。

    林海涛自然都好生答应着,没有任何异议,那块石头虽然跟他们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东西是贺青的,现在贺青和霍先生马上就要做成这笔大买卖了,他们自然替他感到高兴。

    说好之后,贺青便出发了,不过霍先生并没有亲自赶去银行和他做交易,而是派他的助手胡敏带贺青去。

    没过多久,贺青便坐上了停放在车库里的那辆路虎揽胜,并在胡彬带领下,驱车前往市区的银行。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贺青和胡敏开车来到了和田、市中心的一家工商银行。由于所有的事情贺青都和霍先生谈好了,所以这个事情比较容易解决,胡敏按照霍先生的吩咐,将那十亿资金全部转入贺青指定的银行账户就行了。

    当那笔巨额资金顺利汇入账户之后,贺青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狂喜之情。

    十个亿,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足以拿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不过对于贺青来说,这么些钱可能还不够,因为他心中已经酝酿了一个巨大的计划。而要实施这个计划,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撑,那是万万行不通的。

    那块羊脂玉圆满成交之后,贺青很高兴,与胡敏握了握手。笑吟吟地说道:“胡先生,有劳你了啊。”

    “没有。”胡敏连忙摇头道,“这是应该的。其实我还得感谢你呢。要不是你答应把那块石头让给霍先生,那霍先生肯定会很遗憾的。”

    贺青客客气气地说道:“那是霍老先生看得起我那块石头,能让给我,我感到很荣幸。”

    两人客套一番之后,胡敏说道:“贺先生。那我们现在回去吧,霍先生还在等我们呢。”

    贺青应道:“嗯,好的,走吧。”

    随即两人走出了银行。并开车返回霍家。

    回到别墅后,贺青很快见到了霍先生,霍先生非常激动,欢声笑道:“贺老弟。多谢了啊!”

    贺青一摇手道:“霍先生,你太客气了。买卖是我们双方的事,遇到你这么识货的买家,我很幸运啊。”

    霍先生说道:“你要的那块玉我已经给你包装好了,回头你带走吧,现在那件玉器是你的了。贺老弟,来,酒菜已经准备好了,今天难得这么高兴,我要和你好好喝几杯啊。”

    说着他轻轻地拉了一下贺青的手臂,请他坐到餐桌旁的座位上去,准备吃中饭。

    这一顿算是喜宴,要庆祝这笔大买卖顺利做成。

    不一会儿,各种美味佳肴就陆续端到桌面上来了,还上了几瓶酒,有白酒,也有红酒。

    “贺老弟,我们先来干一杯吧。”霍先生笑容满面地说道,然后他叫他妻子给他们倒酒。

    霍夫人给贺青他们的杯子倒满了,但给霍先生却只倒那么一点点。

    “小芸,给我也满上。”霍先生摆摆手道。

    霍夫人却摇头道:“先生,你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那么多,这可是度数很高的白酒,对你这病可能影响很大的。”

    霍先生却毫不在意似的摇摇头道:“没关系,就喝这一次嘛,我一定要和贺老弟好好干一杯。其实我现在身体恢复得挺好了,肯定不会有事的!小芸,快满上,可别扫了大家的兴致啊。”

    贺青插话道:“霍先生,你身体不大好就别喝那么多酒,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他第一次见霍先生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对方脸色苍白,明显是带病在身,而且那病情似乎不轻。

    “那可不行!”霍先生却坚持要他妻子给他把酒倒满,无奈之下,霍夫人小芸就只得慢慢倒满了。

    于是霍先生和贺青碰杯,都很高兴。

    “霍先生,你慢点喝。”贺青关切地说道。

    “没事。”霍先生摇头道,“我现在身体挺好的,没那么严重呢。”

    说罢他畅快地饮起了酒来,贺青自然也举杯畅饮,他正年轻,身体健壮,喝几杯酒自然没什么了。

    贺青一饮而尽,痛快淋漓,霍先生也慢慢喝完了。

    但等到喝完的时候,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他额头直冒汗珠,脸色越发苍白,身体也在微微发抖,显然不舒服了,像是病情发作。

    “咳咳咳、咳咳咳……”

    猛然间,霍先生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小芸急忙搀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大声叫道:“先生,你……你怎么了?!”

    他一边叫喊一边伸手轻抚霍先生的胸口,霍先生喘息声渐渐加剧,好像突然变得呼吸不畅了一样。

    见此情状,贺青和林海涛他们面面相觑,脸上均有焦急之色。

    贺青心里还隐隐有点过意不去,霍先生这突发症状无疑跟刚喝的那杯酒有关,不过霍先生正在兴头上,他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胡先生,帮我一下,把先生扶到楼上去休息。”小芸急急地招呼愣愣站在一旁的胡敏,胡敏惊慌失措,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知道了,夫人!”胡彬连连点头答应道。

    他当即跨步上前,帮着小芸扶起了突发疾病的霍先生,然后扶着霍先生走上了楼去。

    “青哥,霍先生不会有事吧?”林海涛皱眉问道。

    贺青摇头道:“不知道,不过应该没事吧。”

    他对霍先生那情况很担心,但他不是医生,什么也看不出来,所以无能为力。

    林海涛低声道:“没想到霍先生身体那么不好,喝那么一点酒就出问题了。”

    贺青点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如果知道他身体这么差,那我肯定不会和他干杯了,还以为真没什么。哎,要是霍先生因为那杯酒出个什么事,那叫我如何过意得去啊?”

    林海涛却道:“青哥,这不关你的事,是霍先生执意要喝的,看得出来,他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所以那杯酒谁也劝不住的。”

    坐在旁边的赵保文搭话道:“海涛说得对,这责任不在你,是霍先生自己身体太差的缘故,我相信他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什么事的,大家不要瞎担心了。”

    “嗯,希望如此吧。”贺青沉吟道,尽管这责任不在于他,但他心里面还是有点不舒服,毕竟这顿酒席跟他有直接的关系,是他将那块羊脂玉让给霍先生,才让他这么兴奋的。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的时间,突然只见胡敏匆匆忙忙地楼梯上走了下来。

    “胡先生,霍先生没事吧?”贺青起身问道。

    胡敏摇头道:“没事,贺老弟,你们不用担心,霍先生那是老毛病了。很抱歉,现在霍先生不能陪你们喝酒了,你们请自便吧。”

    “真的没事吧?”听胡敏那么一说,贺青他们这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不过贺青还是有些担心,便忍不住相询,“要不要叫救护车?”

    胡先生用力摇头道:“不用叫救护车,我把章医生请来就是了。章医生可是一直给霍先生看病的医生,他医术很高明,有他就可以了。”

    “嗯,那就好。”贺青欣慰道。

    稍后胡彬走去给那个医术高超的张医生打电话了,而贺青和林海涛他们则留在原地,酒席上,那些酒菜都几乎没有动,但霍先生出了那个事,贺青他们哪里还有胃口,都忧心忡忡似的坐在那里,似乎在等什么消息。

    打完电话后,胡彬就转身走了回来,他代替霍先生陪着贺青他们继续喝酒吃饭。

    期间,贺青问明了一些情况,当然是关于霍先生病情的事,原来霍先生得的那病已经比较严重了,不但有严重的肝病,肺部也大有问题,像那种病很难治断根的,只能靠养了,肝病本来不能饮酒,刚刚霍先生喝了那么大一杯,不出问题才怪了,只是之前贺青他们对此并不知情而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管家突然带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快步走进了客厅。

    当发现那名老者时,贺青眼前豁然一亮,他竟然发现那老者身上散发着一团浓烈的红光,那不是古董散发的“宝光”又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