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28章 此玉十亿也不卖!(五)

第428章 此玉十亿也不卖!(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28章此玉十亿也不卖!(五)

    当听霍先生说起那话的时候,贺青大感诧异,他万万没想到对方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打来电话,还问起赌石的事。文學馆

    这个消息到底是谁说出去的,霍先生又是怎么知道的?

    贺青充满疑惑,这个事来得太突然了,他没做好任何准备,一时招架不住,不知道该怎么应答对方才好。

    “没有啊。”贺青酝酿了一会儿道,“霍老先生,你听谁说的?”

    霍先生笑盈盈地说道:“贺老弟,你就不要隐瞒了,你赌中了一块好石头,这是好事啊,值得庆祝。”

    贺青却郑重地说道:“没有的事。那两块石头我打算运回乌、鲁木齐去赌,现在不准备切割了。之前那批石头的赌石结果你也看到了,真的很不怎么样,一块比较好的玉都没有赌到,而剩下的这两块石头又没有什么好的表现,怎么可能像你说的那样,解出了一块很好的玉呢?”

    他当然不会承认了,因为他不希望霍先生看到这个结果,要是他不顾忌这个,那上午在霍先生家的地下仓库里切割那批石头的时候就不需要遮遮掩掩,执意留下那块带极品羊脂玉的山料了。

    “真没有?”霍先生将信将疑地说道,“那好吧,回头再联系。”

    当下他不由分说地道别挂上了电话,只字不提这个消息到底是从哪里听到的。

    “不对啊。”收起手机来后,贺青微微皱起了眉头,暗自思忖道,“把那两块石头运走的时候,霍先生根本不抱丝毫希望了,怎么突然毫无端由地问起这个事?”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只道这个事情没那么简单,一定是有人给霍先生通风报信了,但这个报信的人会是谁。

    知道那块石头已经开窗一事的人就他们几个,此刻他们都在贺青身边,谁也没有离开半步,他也相信林海涛和赵保文他们,他们不会随意地把自己那块石头的事说出去,更不会告诉霍先生。

    “青哥,怎么了?”见贺青脸色有异。若有所思,林海涛忍不住问了一句。

    听到林海涛的问话声,贺青当即回过神来,愣愣地摇了摇头道:“哦,没什么。我们吃饭吧。”

    接着他和林海涛他们继续吃饭。吃完饭后,他们离开了餐厅,回到客房。

    “青哥,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刚才是谁给你打的电话?”

    走进自己的房间后,林海涛复又问道,贺青心里有事他自然看得出来。

    贺青点点头道:“嗯,确实有个事。我感到很奇怪。”

    “发生什么奇怪的事了?”林海涛急急地问道。

    贺青回答道:“刚刚我接到一个电话,那电话你猜是谁打来的?是霍老先生,你竟然问我那两块石头是不是解开了,想看看。我就纳闷了。这事就我们几个人知道啊,霍先生又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有这回事?”林海涛惊疑道,“那确实挺奇怪的,霍老先生本来不是已经对那仅余的两块石头感到没兴趣了吗?”

    贺青点头道:“是啊。当时他都恨不得我们立马把那两块石头运走,哪还有什么兴趣?就算他有兴趣。他也不会那么打电话跟我说。”

    “那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把你擦石的这个事跟霍老先生说了?”林海涛沉声反问道。

    贺青点头道:“要不然他是怎么知道的?”

    林海涛说道:“可之前你不是叮嘱过我们了吗?说这个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其他任何人,我们都答应了的,我相信赵叔叔他们不会乱说。”

    “呵呵,当然不会是你们了。”贺青笑吟吟地点头道,“你们我还不相信吗?况且这事对于你们来说也没必要告诉霍先生。”

    “对,我们谁都不会说,除非你同意。”林海涛语气很肯定地说道,“可不是我们几个,那还会是谁?除了我们这些人谁也不知道啊。”

    贺青沉吟道:“我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许是霍先生自己猜想的,打个电话探下虚实而已,又或许……”

    说到这里时他声音戛然而止,神色恍然,好似豁然间想到了什么。

    “怎么了?青哥,你想起什么来了?”林海涛忙问道。

    贺青有些激动地说道:“我们忽略一个人了。”

    “谁?”林海涛好奇地看着他,不知道除了他们,还有谁可能知道这个事。

    贺青说道:“钟老板,是钟老板。之前那批石头的事就是钟老板说出去的,霍先生知道后差点改变主意,幸好后来我们没有切到那块石头,而是阴差阳错地留到最后了。当时看到那个结果的时候,钟老板脸色很怪,失望而又不甘心似的。”

    她一五一十地分析过来,林海涛却疑问道:“我知道,之前是钟老板搞的鬼,他差点坏了你的大事。但这次的事,他又没来,不可能知道啊。”

    “他是没跟我们在一起,但是在我们进酒店之前,他未必就不清楚我们的情况。”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话怎么说?难不成我们从霍先生家回来的时候,钟老板跟踪我们?”林海涛皱起眉头问道。

    贺青说道:“他跟没跟踪我们不清楚,但绝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也许他没跟来,但他派人一路跟踪我们,在一旁监视我们,见我们把一块石头搬了上来,还拿上来了切割石头的工具,后来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又有那样的表现,都表现得很高兴,明显要庆祝什么,如果钟老板的人都看到了,那他不难判断我们到底在客房里做了什么,赌石的结果又是怎样的。”

    “青哥,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确实很有这个可能!这个钟老板到底想干什么?!”听完贺青那番长篇大论的话之后,林海涛郑重地点了点头。并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道,“青哥,看样子那钟老板居心不良啊,他是不是想打什么主意?”

    贺青说道:“之前我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钟老板心里不服气,因为我没有把那块羊脂玉让给他,他眼红嫉妒吧。”

    林海涛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要提防着那个小人。小心在意了。”

    “嗯,我知道。”贺青说道,“他或许不是嫉妒我那么简单,如果他真派了人一直在后面跟踪我们,监视我们的行踪。那事情可能比较严重了,说不定他真想打什么主意。”

    “能打什么主意?难道他们敢盗抢你身上的玉和其他宝贝?”林海涛不屑地冷笑道。

    “不清楚,但有可能,所以我们要提高警惕。”贺青说道,“好在那块羊脂玉已经成交了,钱已经转到了银行,谁也盗不走。”

    “可你现在又赌到一块这么好的石头了啊。说不定比之前的那块还要好,钟老板他们要是看到了,那贼心岂不更大了?”林海涛有点担心地说道。

    “嗯,所以万万不能把这块石头的事说出去。更不能让钟老板知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贺青正色道。

    “那是当然的!”林海涛好生答应着。

    稍后他们两人再商量了一会儿,并做下了决定,明天一早就出发。回到乌、鲁木齐后就好一点了。

    可贺青话还没说完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当掏出手机来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他脸色乍然大变。

    又是霍先生打来的!

    那一刻,贺青心里极为不安,他右眼也在剧烈地跳动,有一股不祥之感迎面扑来。

    但他还是及时接听了电话,并强自镇定下来,用一种平静的语气招呼道:“霍老先生,您还有什么事吗?”

    他觉得很奇怪,不知道霍先生为什么再次打来了电话,难不成还是为了那个事,他执意要过来看。

    “贺老弟,我们现在已经到你所住的酒店的门口了,方不方便下来一趟,接下我们?”只听霍先生在电话那端笑声盈盈地说道。

    “什么?!霍老先生,你已经到我们酒店了?!”听到霍先生那话时,贺青这一惊更是吃得不小了,他哪里想到霍先生先斩后奏,来这么一招,这叫人措手不及。

    “对。”霍先生客客气气地说道,“贺老弟,你不要那么吃惊,其实没什么大事,我就是好奇,想看看你刚解开的那两块石头。那批石头早已经卖给你的,已经是你的了,我现在就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啊,再说了,这种事我是绝不会反悔的,这个你问问和我打过交道的人就知道了。”

    贺青忙应道:“霍先生,这个我知道,只是……”

    “和田王”的名声享誉整个和田玉交易和收藏界,贺青自然相信他的声誉了,霍先生也说得对,即使他想反悔,也为时已晚,因为一切已经尘埃落定,石头已经不是他的了,而是转移到了别人的手上,跟他没有了任何关系。

    “只是什么?”霍先生热切地说道,“贺老弟,我说过,你不要有任何顾虑,我不会为难的,我就是很喜欢和田玉,想看看你手上赌到的精美和田玉,仅此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想法。我都赶过来了,你就拿出来给我看看吧,要是石头没有解开,拿给我再看一眼那两块石头就行。”

    他言语诚恳之极,贺青犹豫了好一阵才点下头来答应道:“好吧。霍先生,我给你看看。”

    (谢谢天下大不同、石湖小鱼、妈is厚、andydkkdkdk等朋友投出宝贵的月票,新的一月到了,拜求支持,有月票的请投下,希望新的一月能多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