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22章 拿到四千五百万(上)

第422章 拿到四千五百万(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22章拿到四千五百万(上)

    重达几十吨的和田玉“标王”!

    当在霍先生的指引下看到那块传说中“标王”级别的和田玉原石时,那一刻,贺青和林海涛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露出满脸的惊诧之色。◎文學館r />

    实际上,在这之前,贺青就从赵保文那里听说过此事了,知道“和田王”霍先生手上收藏有一块震惊玉石界的巨大和田玉。

    一开始,贺青还有点怀疑,只道怎么可能收藏到那么大的一块和田玉,六十六吨的和田玉石那是怎样一个概念啊。

    可此时此刻那块石头就摆在他眼前,真实无疑。

    “那块石头真大啊!”林海涛忍不住在贺青耳边感叹道。

    贺青郑重地点点头,沉声道:“是啊,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一块玉石!”

    林海涛说道:“赵叔叔和小文他们说得没错了,霍老先生手上收藏的这块和田青玉真的是‘玉中之王’,绝无仅有!”

    “嗯,是的。”贺青赞同道,“太震撼了!”

    “贺老弟,我们过去看看吧。”霍先生突然招呼道。

    “嗯。”贺青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应了一声。

    当下霍先生便带着他们朝那几块堆放在院子中的石头走去。

    除了那块“标王”,旁边其余几块石头也都非常大,最小的一块起码也有好几吨中,那些石头堆积在一起,就好像是一座石山,那些宅院中的假石山也不过如此吧。

    走近时,贺青才注意到,包括那块“玉王”在内的那几块巨石。表面上都散发着一团“荧光”,“宝光”有强有弱,意韵无穷。

    “贺老弟,你应该看得出来,这块最大的石头是一块和田青玉。”停下来后,霍先生介绍道。

    贺青点头道:“嗯,我知道,这是一块典型的和田青玉,如此巨大。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霍老先生,真是太佩服你了,收藏有一块这般惊人的玉石,您不愧是‘玉石收藏第一人’!”

    “‘玉石收藏第一人’。这个名头我不敢当啊!”霍先生却连忙摇手道,“在和田玉收藏上还可以,但玉石可不止和田玉,还有其他很多玉种。现在翡翠炒得越来越热了,收藏翡翠的人更多,我听说云、南那边有一位收藏翡翠玉的大收藏家,称得上是‘翡翠王’。他收藏的那些翡翠可能比我这些和田玉还要好,价值还要高!”

    贺青忙摇头道:“霍先生,你太谦虚了!和田玉是‘软玉之王’,可是我们国家的‘国玉’。相比翡翠而言,它蕴含的文化价值更高啊!所以这两种玉是不好相比的。不管怎么说,你家里收藏的这些和田玉让我大大地长见识了!”

    霍先生仍然谦虚了一番,然后问道:“贺老弟。以你眼光判断,我这块和田青玉放到现在价值几何?”

    “无价之宝!”贺青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你刚才自己都说了,这就是一件无价之宝!说它是无价之宝一点都不为过,因为可能再也找不到这么大一块石头了!”

    霍先生说道:“话虽如此,但是这毕竟还只是一块石头,只擦破了一点皮子,玉石的整体质量还不好估量啊。”

    贺青说道:“玉质看上去也很不错了,细腻润泽,前景很大。”

    说着他仔细端详了一会,他自然看得出来,这是一块典型的和田玉山料,应该是从昆仑山上挖掘出来的,不过不是全蒙头的,表面上有些部位已经打开了,行话叫做开了“天窗”,这个情况和翡翠赌石差不多。

    现在通过肉眼虽然还不能看透皮子,直接观察内部玉石状况,但是根据上面笼罩的那团浓厚“荧光”,基本上能确定了,这是一块很好的和田玉,里面不会有什么差错,前景一片大好。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霍先生欣喜道,他对贺青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毕竟对方赌到一块极品羊脂玉在先,那等眼力可不是一般人拥有的。

    稍后,贺青在霍先生的请求下又察看了其他几块庞然大物一般的石头,每一块他都给予了认可,霍先生欣慰不已。

    “霍先生,那批石头呢?应该也收藏在这别墅里面吧?”一一看完之后,贺青突然问道。

    “哪一批石头?”霍先生疑惑道。

    贺青说道:“就是之前我跟你说的那批。你刚不久前派胡先生在本市的玉石交易市场收购的那批和田玉山料。”

    “哦,是那些啊?”霍先生恍然道,“当然在这里面了,不过还没有分出来,暂时存放在仓库里面。贺老弟,别着急,等下我带你去看,既然你看好那批石头,那到时候就拿走吧,就当是我送给你的。”

    “送给我?”贺青忙摇头道,“那怎么可以?那些石头可是你花钱收来的,我得出钱从你手上收购。”

    “怎么不可以?”霍先生毫不在意地说道,“一批非常普通的石头,值不得多少钱的,小意思而已。”

    说完之后他们再在后院逗留了一阵,而后一起走了出去。

    走出来,霍先生把经手赌石的胡彬叫了过来,让他一起去地下仓库,将不久前收来的那批石头分出来,给贺青他们看。

    不多一会儿,贺青和林海涛就跟着霍先生他们走进了别墅的地下仓库。

    仓库内很宽敞,里面整齐有序地摆放着一些石头,不过那些石头无论是籽料,还是山料,都比较粗糙,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好石头,应该是霍先生挑选或加工后剩下的一些边角料,当然,其中还有一些刚刚运来未来得及处理的玉石,从夏老板他们手上收来的那批石头便是其中一批。

    走进仓库后,贺青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四周石头的情况,看哪些石头散发出比较明显的“荧光”。没有散发奇光的石头基本上不用看了,是没有前景的。

    那批和田玉山料的情况一样,看有无散发荧光,以及散发出来的“荧光”的强弱程度,从这做出判断,如果没有这个现象,那就不用跟霍先生谈了,果断放弃,买下来只会是累赘。

    而如果散发出浓烈的“荧光”。那就非赌不可了。

    “贺先生,你要的那批石头在那边。”胡彬恭恭敬敬地招呼道。

    贺青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霍先生的贵宾,他自然表现得恭谨有加了。

    “嗯,先去看看那批石头吧。”贺青点头应道。

    然后他们在胡彬的带领之下径直朝仓库的另一端走过去,当快走近那堆石头的时候。贺青眼前豁然一亮。

    赫然只见那前面的一堆石头中有一块石头散发出了“荧光”,特别显眼,比之前他在霍先生家见过的所有“荧光”现象都要明显,那白色的荧光中似乎还透着一股紫红色的光芒,白里透红,奇丽夺目。

    “天啦,终于找到了!”眼见此番奇景。贺青暗中又惊又喜,同时感到万分激动,因为他之前所有的猜测和寻觅于顷刻间变为现实了,找到了他从乌、鲁、木齐原道赶来寻找的那块石头。为了这块石头,他们可是在路上经历了九死一生的险境。

    霎时间看到了那块苦苦寻找的巨大的羊脂玉,这怎不让人激动?

    尽管他还只是看到石头散发的“荧光”,但看那团光芒的反应情况。以及其浓烈程度,结果几乎毋庸置疑了。里面包藏着一块极好的和田玉无疑。

    “贺先生,你要的石头都在这里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些。”走过来后,胡彬指着那堆石头说道。

    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应该就是这批石头了。”

    此刻他神色镇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包括林海涛在内的所有人都看不出半点异常来。

    “那就好了。”胡彬欣慰道。

    “青哥,这批石头确实挺像赵叔叔收购的那批石头,不过这些石头的料子也太差了一点吧,是很粗糙的一种山料。”只听林海涛在耳边低声说道。

    贺青摇了摇头,说道:“山料基本上都是这样的,你还指望它们像翡翠毛料一样,上面带松花、蟒带什么的么?和田玉的赌性本来就很低,籽料都没什么规律,就更不用说是这种料子粗糙的山料了。”

    林海涛郑重地点了一下头道:“那倒也是了。你之前那块羊脂玉不就是从一块比较粗糙的山料里面开出来的么?这批石头既然和赵叔叔收购的那批是一起的,那赌到好玉的机会也比较大。”

    “嗯,我就是这么想的。”贺青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道。

    “那贺先生,这批石头你们要不要?”胡彬问道,“刚才霍先生吩咐好了,说如果你们需要的话,那明天我就给你们准备好,可以随时拿走的。”

    贺青不假思索地点头答应道:“当然要了,明天给我装好吧,中午运走。”

    前途那么好的一块石头,他怎么能不要,为了那块石头,他们可差点把命都给弄丢了,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自然不会放弃。

    “嗯,没问题。”胡彬好生答应道。

    “胡先生,那霍先生说这批石头怎么卖?”贺青随口问道。

    胡彬忙摇头道:“贺先生,你太客气了,这批石头霍先生说了让给你,不要你的钱。”

    “那可不行,我必须出钱买,要不然我怎么好意思要?”贺青正色道。

    他当然不能白白拿下这批石头了,里面可是存在一块极品好玉,如果不花钱拿走,算霍先生白送的,那石头切开后,万一胡先生反悔了怎么办,而花钱买下的就完全不同了。

    俗话说得好,“愿赌服输”,赌石就是一种赌博,最讲究的就是信誉问题了,石头一旦成交,那决不能反悔,就算你反悔,别人也不会接受了。

    “胡先生,要不这样吧,石头是多少钱收购的我就给你们多少钱。”贺青随后又道。

    他知道霍先生不在乎这个几个钱,所以你给一点对方还不会乐意,可能会认为你看不起他,所以按原价收购了,这样公平公正一些。

    “贺先生,不好意思,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我得请示霍先生。”胡彬很抱歉地说道。

    贺青说道:“那你回头跟霍先生说一下,把我的意思告诉他就是了。”

    “嗯,我知道了。”胡彬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着。

    谈好那批石头的事情之后,贺青他们就转身走了回去,霍先生夫妇正在门边等候他们。

    见到贺青后,霍先生热情地把他们请回到客厅上。

    等他们回到大厅上的时候,家里的佣人已经准备好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了。

    霍先生说过今天晚上要设宴款待贺青他们的,自然不会食言。

    酒足饭饱之后,贺青再在霍家呆了一会儿,和霍先生聊了一会天,之后他和林海涛道别离开了别墅。

    “青哥,你是真答应把那块羊脂玉让给霍先生吗?”从别墅门口走出来后,林海涛郑重地问道。

    “那还有假吗?”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当然要卖给霍先生了,我都答应人家了,怎么能失信?再说了,霍先生所出的那个价钱已经很不低了,如果卖给别的玉石商人,可很难卖出这么高的价钱来。”

    林海涛赞同道:“那确实,四千五百万这个价钱很不低了。不过我担心的是,像那么好的一块石头,一旦让出去了,那你以后想要买的话,那就很难碰到了。”

    贺青却不以为然地说道:“没关系,以后再赌就是了,我相信还有机会的。”

    其实他已经看到一块同样好的石头了,刚才他们在那仓库里看到的那批石头,其中就有一块石头里面隐藏着一块极品好玉,绝对不会比他手上已经拿到的那块羊脂玉差。

    只是这个事情除了他,现在谁也不知道而已。

    贺青已经做下了决定,欲将那块羊脂玉以四千五百万的高价让给霍先生,明天上午霍先生便会派人来和他做交易,到时候他就能顺利地拿到那笔钱了。

    (谢谢老朋友会飞猪猪爱上书打赏100起点币,以及ty出打赏1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