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17章 无价“标王”(五)

第417章 无价“标王”(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17章无价“标王”(五)

    很快,贺青和赵保文他们坐上了车,赶往市区酒店,回到酒店之后,贺青就只等“和田王”霍先生联系了。文学馆

    “青哥,你是不是想把那块羊脂玉卖给霍老先生?”房间里,林海涛突然问了一句。

    贺青一直不说为什么霍先生会尽快联系他,洽谈有关事宜,林海涛充满好奇,很想知道究竟。

    “嗯,海涛,你猜对了。”贺青点点头道,“我刚才就是把那块羊脂玉的事告诉了那管家。”

    “原来真是这样!”林海涛恍然大悟道,“可是……青哥,你就舍得把那么好的一块玉让给霍老先生?那可是顶级的羊脂玉,块度也很可观,像那样的和田玉可是难得一见的,在玉石市场上绝对有价无市,有时候想买都买不到的!”

    贺青笑了笑道:“有什么舍不得的?赌来的玉本来就准备卖掉的,只要价钱高,那就行了。”

    林海涛反问道:“你之前不是说自己很想拥有一块羊脂玉么?现在好不容易赌到一块好的了,你却要卖给霍老先生,是不是认真考虑一下?羊脂玉稀少珍贵,放到哪里价钱都很高,没必要非得卖给霍老先生。当然,霍老先生是‘和田王’,他嗜玉如命,有这么好的一块和田玉,他不动心才怪了,而他是个大财主,钱有的是,确实会开一个很高的价钱。”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笑道:“海涛,看来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我之所以这么做可不是为了做这笔交易。至于羊脂玉,我相信以后我还会赌到的,而且会赌到更大更好的”

    “那是为什么?”林海涛疑惑道。

    贺青说道:“你们都知道。霍老先生是‘和田王’,他特别喜欢收藏和田玉,如果不告诉他们我手上有一颗极品羊脂玉,那你说请得动他吗?肯定请不动了,也很难见上他一面。”

    林海涛点头道:“我知道了,原来你是借这块石头接近霍老先生,然后想办法进入他家的玉石收藏馆,再买下他从夏老板他们那里收购到的那批石头。”

    贺青应道:“嗯,差不多吧。”

    林海涛猜到了几分。但没有完全猜透贺青心里真实的想法,贺青确实是在想办法收购那批很有前景的石头,不过他目的远不止这一点。

    霍老先生既然是“和田王”,收藏了无数和田玉,其中还不乏极品玉石。贺青想一饱眼福,同时好好看看,看哪些尚未开解的石头里面隐藏着真正的好玉,如果真发现顶级的和田玉,那他就可以想办法从霍先生手上拿下来,占为己有。

    “可如果他买下你那块石头又不愿意把那批毛料卖给你呢?那岂不是空欢喜一场了?”林海涛为贺青担忧道。

    贺青说道:“不会的,我还有办法。海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嗯,那我就放心了。”见贺青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林海涛也就放下心来了,当下没再多问什么。

    过了一会儿后。贺青兜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有人给他打来了电话。

    “会不会是霍老先生打来的?!”林海涛又惊又喜地问道。

    贺青说道:“不知道,不过有可能是他们的人联系我了。”

    他当即掏出手机来接听电话,只见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如此便极有可能是霍先生的人,甚至是他本人打来的电话。

    兴奋之余。贺青镇定了一下心神,然后按下了接听键,随即只听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招呼声:“你好,请问你是贺先生吗?”

    “对,我是。您是?”贺青回答道。

    那男子连忙说道:“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胡彬,是霍先生派来找你的,有个事他想叫我来确定一下,不知道你方不方便,什么时候见面聊聊。”

    贺青说道:“方便,什么时候都方便,你直接过来吧。”

    他当即将自己所在的酒店名字告诉了霍先生的人,那人明显对这边很熟悉,贺青一提到酒店的名字,他就说知道了,并告诉贺青,他会马上赶过来找他。

    贺青一一答应着,然后道别挂上了电话。

    “不是霍老先生亲自打来的电话吧?”林海涛问道。

    贺青点头道:“嗯,不是他,是他一个下人。霍老先生果真是很难请动啊,估计他有点怀疑,怕我那块石头没有说的那么好,于是先派人来确定一下。”

    林海涛说道:“‘和田王’可不是一般人,别说是素昧平生的人了,就算是本地的市长,想邀请他出席什么活动,估计他都会推三阻四。据说霍老先生是个怪人,脾气有点怪异。”

    贺青说道:“这个不用担心,我相信他一定会亲自露面的,和我坐下来谈这笔生意。”

    “那是!”林海涛郑重地点头道,“谁叫你手上这块和田玉这么好?霍老先生虽然是和田玉收藏王,可能收藏了无数上好的和田玉,但我想他没收到几块你这个成色的羊脂玉吧?”

    贺青摇摇头道:“这个就说不定了,但我能肯定,他会对我这块羊脂玉感兴趣,依他‘和田王’的秉性,一旦看中了的东西,那是非拿下不可的!”

    接下来,约莫等了一个小时,贺青突然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正是霍先生的“使者”,那位自称“胡彬”的中年男子打过来的。

    对方在电话里说他人已经到了,现在正在酒店门口等候,贺青说马上下去。

    不一会儿,贺青便快步来到了楼下的大门口。

    果不其然,只见门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那男子中等身材,穿着笔挺的西服,脚上皮鞋擦得锃亮,手上提着个公文包,一看就是个秘书。

    “您好,您就是胡先生吧?”贺青走上去彬彬有礼地打招呼道。

    “对,我是胡彬。”那男子连连点头,说道,“你应该就是贺先生了。贺先生,霍先生让我过来看一下那块石头,能不能先让我看一眼?”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当然可以了。胡先生,请进去再说。”

    “谢谢。”胡彬很客气地点头道。

    当下贺青把胡彬请进了客房,而一走进来,他就那块石头拿了出来,向对方展示,反正胡彬只是来验证玉石的,直接给他看就是了,不用多说什么。

    “哟!”一见到那块羊脂玉,胡彬两眼就直放亮光,一脸惊奇,他立马从包里取出放大镜,站起来对着石头细致入微地察看。

    翻来覆去地察看了一遍之后,胡彬抬起了头来,看着贺青。

    “胡先生,怎么样?这块石头还入得你法眼吧?”贺青笑吟吟地问道。

    “入得!怎么不入得?!”胡彬重重地点下头来道,“贺先生,这是真正的羊脂玉啊,非常漂亮,难得,太难得了!”

    “是吗?”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胡先生,有劳你掌眼了啊。”

    “没有,你能淘到这么好的一块石头,那说明你是一个大行家,你眼光可要好多了!”胡彬连忙摇头道。

    贺青谦虚道:“你过奖了。”

    胡彬顿了顿说道:“贺先生,这块石头你愿不愿意让给我们?如果你确有此意,不妨给个价,只要价钱合适,那我们就要了。”

    贺青不答反问道:“这是霍老先生的意思吗?”

    “对,是他的意思,他说只要是好石头,都要!”胡彬笑盈盈地点头道。

    贺青却道:“现在我先不和你谈这个,我是想和霍先生当面聊聊,后面的事情我们再商量。”

    胡彬说道:“直接卖给我不是一样吗?至于价钱,一切好说,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直到你满意为止。你看怎么样?”

    贺青摇头道:“胡先生,我看你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想和霍老先生谈谈这块羊脂玉,除了这个,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告诉他。”

    “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能否告诉我?”胡彬忙问道。

    贺青说道:“当然不能了,这是秘密,所以不好意思,请你谅解。”

    “秘密?”胡彬吃惊道。

    “对,是秘密。”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胡先生,你把这个事情告诉霍老先生,如果他有兴趣,那就请他过来一趟,当然,我也可以去拜访他,和他当面谈这个事。如果他没有兴趣,那就算了,没关系的,以后还可以合作。”

    “那块羊脂玉是肯定要的,你不要让给别人!”胡彬忙不迭地点头道,“贺先生,好吧,我马上打电话给霍先生,看他怎么说。”

    “嗯,你去吧,不着急。”贺青点头答应道。

    而后胡彬走到一边去给霍先生打电话了,没过多久他就转身走了回来,欢喜道:“贺先生,霍先生说了,他邀请你去家里做客,晚上设宴欢迎你的到来。”

    “可以,我会按时赴宴的。”贺青应道。

    稍后他送胡彬离开了酒店,回来时他把这个消息告诉林海涛和赵保文等人,傍晚时分,他带上林海涛,开车赶往霍先生家的别墅。

    赶到别墅的时候,那管家出来迎接,表现得客气有加。

    在那管家的带领之下,贺青和林海涛走了进去。

    别墅内,院子很大,景色优美。

    不多一会儿,贺青他们踏入了客厅,当走进大厅的那一瞬间,贺青眼前豁然一亮,只见里面“宝光”充盈,灵气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