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14章 无价“标王”(二)

第414章 无价“标王”(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14章无价“标王”(二)

    到了和田之后,贺青和林海涛他们先找一家酒店住下,然后一起去餐厅吃中饭。文學馆

    “小文,赵叔叔大概什么时候到?”坐下来吃饭的时候,贺青突然问道。

    前天发生那个事的时候,赵保文开车往回跑了很远,所以他后面才出发,继续赶往这边。

    上午贺青叫朱文联系过赵保文,对方说也快到和田了,但不知道现在具体到哪个地方了。

    赵保文对这边最熟悉,主要是他熟悉和田这边的玉石交易市场,贺青还需要他帮忙带路,早点找到那伙玉石商了,因为赵保文之前手上的那批和田玉石是从对方手上买来的,而贺青要找的那块石头与之密切相关,从那些石头上才能找到线索。

    只听朱文回答道:“青哥,我刚打电话问过,我舅舅说他已经到市区了,很快就会开车过来。”

    “那就好了。”贺青欣慰道,“这样我们就下午就可以去周围的玉石市场转转了。小文,你以前应该也来过这里几次吧?想必你对周围的情况也挺熟悉了。”

    朱文点点头道:“嗯,来过几次,几乎每次都是为了淘玉,我之前拿出来给你看的那些细小的羊脂玉籽料其实大多数就是在和田附近收到的,其中有一些也是我自己淘的,没有花钱。”

    “没有花钱淘的?怎么淘?”贺青惊疑道。

    朱文说道:“就是自己出去找,主要在玉龙喀、什河里面和岸堤上找,相当于‘沙里淘金’。”

    “那能找到好玉吗?”贺青问道。

    “能啊!”朱文郑重地点头道,“要不然那些羊脂玉籽料是怎么来的?我记得很清楚,去年八月份的时候,有个从外地来的旅客。他从和田出发,沿着玉龙河往昆仑山方向一路走去,边走边在河边淘玉,结果他掏出来了一块非常好的和田白玉,达到羊脂玉级别了吧,最后拍出两百多万的天价,让他一下子发了财,真的是‘一夜暴富’了!所以在这里淘玉挣个百八十万的不是梦!

    “不过现在越来越难了,主要是都知道河里面有值钱的玉石。于是不论是和田本地的人,还是从外地赶来的游客,都喜欢在河里和河岸上淘玉,赚大钱虽然不怎么现实了,但图个乐趣还是可以的。”

    “这样啊?听上去不错。”贺青笑吟吟地说道。“有时间我们也去走走,说不定我们的运气比别人的好,能淘到一块比较好的玉。”

    他这话不是随口说的,而确实是动了心,比起一般人来,他在寻找玉石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他现在能看到具有潜在收藏价值的东西散发出来的“宝光”。根据这个他还能判断石头是好是坏。

    “好啊,我正有此意呢!”朱文笑盈盈地点头答应着,对此他充满兴趣。

    苏宁也兴致勃勃地说道:“贺青,那等你办完这件事后。我们也学别人沿着玉龙河追溯和田玉的源头吧。”

    “嗯,到时候再说。”贺青答应道,他当务之急是联系到那伙玉石商,找到那批石头。或者查明它们的去向。

    吃完饭后,贺青回到自己的客房。耐心地等候赵保文的到来。

    “青哥,我发现了啊!”走进房间来的时候,跟随在后面的林海涛笑道,他摇头晃脑的,一脸神秘。

    “你发现什么了?”贺青疑惑道。

    林海涛说道:“我发现苏宁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她好像喜欢上你了。”

    “有吗?”贺青反问道,他没想过这个问题,尽管前天在案发现场苏宁曾对他表现出不一样的热情,那感情明显超出普通朋友的界限了。

    “有啊,太明显了!”林海涛用力点头道,“青哥,真是羡慕啊,你这么受女孩子欢迎!苏宁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喜欢她的,追求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和她很熟悉,非常清楚这一点,不瞒你说,我以前也暗恋过她,但后来渐渐淡了,因为我知道我和她之间不大可能,我也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男孩子。”

    “那她……现在不会没有男朋友吧?还是分手了?”贺青随口问道。

    林海涛摇头道:“她没有和谁分手啊。她压根儿没谈过男朋友吧?至少据我所知没有。她那个人气场太大了,能抓住她的男的还真不多,估计你是为数不多的男人中间的一个吧。但青哥,你现在已经有了谷清姐了,所以劝你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不是怕你把持不住,和她好,而把谷清姐给忘了,我是担心她一旦真的认定了你,你想把她甩掉估计都不可能了,有时候她非常强势的,她想得到的东西估计没有得不到的吧?我虽然还没看她追过男的,但她要追只怕你想跑都跑不掉!

    “对了,还有一个情况,我忘了跟你说了,苏宁家和跟她家一直走得很近的乔家结了亲家,她很小的时候就和乔家的大公子定了娃娃亲了,现在苏宁长大了,虽然她不承认这份令人啼笑皆非的婚姻,但乔大公子可是对她一往情深的,一直在追她,疯狂地追,乔家有钱有势,如果谁和他抢苏宁,估计会成为他的仇人吧。”

    贺青摇头苦笑道:“我不管苏家、乔家的事情,我和苏宁也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我们一起出来旅游一趟而已,哪有那么复杂的?我和谷清都快结婚了,我当然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

    “我知道你不会,谷清姐可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值得一生去守护。”林海涛郑重其辞地应答道。

    “青哥,你不是说等到了这边之后就把那把宝剑的事情告诉我吗?现在方不方便?”谈完苏宁的事后,林海涛突然岔开话题道,他对贺青手上那把削铁如泥的古剑十分好奇,只想一探究竟。

    贺青沉声道:“现在可以跟你说了。你应该还记得我从曹操墓里拿出来的那个铁盒吧?”

    “当然记得了。”林海涛点头道,“那盒子有什么异常?难道那把剑是从盒子里拿出来的?”

    “对,就是从那盒子里拿出来的。”贺青说道,“我一开始也不知道盒子里面会有一把宝剑,后来发现那盒子很奇特,经研究知道原来那是一个机关盒子,很难打开的那种,要不是请师傅他老人家帮忙,那我现在肯定还没头绪呢。盒子打开后,就发现剑摆在那里面了。那把剑我猜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倚天剑’,也就是曹操的佩剑。”

    “原来是‘倚天剑’!”林海涛瞪大眼睛惊诧道,“难怪,难怪!绝世宝剑,果然名不虚传啊!”

    贺青说道:“海涛,这个事我只告诉给你听,你不要说出去,毕竟这把剑关系重大,如果让国家文物部门的人知道了,那可能会来找我麻烦的,没收宝剑不说,可能还会落到个偷盗国家文物的罪名。”

    “青哥,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打死我我也不会乱说!”林海涛拍着胸膛保证道,他自然心知肚明,贺青是彻底信任他才把实情说出来的,他怎么会不保密。

    “嗯,那我就放心了。”贺青欣慰道。

    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贺青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朱文打过来的,他说他舅舅赵保文已经赶到酒店了,现在正在门口等他们。

    “海涛,赵叔叔来了,我们马上去找他吧。”挂上电话后,贺青高高兴兴地对林海涛道,他们现在就在等赵保文了,对方一来我们就可以出发去赌玉了。

    “嗯,好的,我们走吧。”林海涛好生答应道。

    于是他们当下快步走出了客房,径直赶去酒店门口与赵保文见面。

    不一会儿,贺青他们便见到了刚刚下车风尘仆仆的赵保文,前天发生了那种事,赵保文魂都快吓跑了,好在有惊无险,他们都没事了。

    “小贺,见到你们都平安无事,太好了!”看到贺青他们的时候,赵保文十分激动地走上来与他们握手道。

    贺青笑吟吟地摇头道:“赵叔叔,没事了,你不用担心了,那事情已经过去了,别再提了,我们来这边是收购和田玉石的,其他的事就不要费那么多心了。”

    “嗯,不提了,不提了!”赵保文连连点头答应道。

    贺青说道:“你刚来,先休息一下,吃了饭吧。”

    赵保文道:“不是很饿。”

    贺青却道:“不饿也得吃了,吃饱了我们再去联系卖你石头的玉石商吧。”

    随后他们带着赵保文走进了酒店,并给他订了酒席。

    酒足饭饱后,赵保文说道:“小贺,好了,我们现在出发吧,直接去那玉石市场。”

    “嗯。”贺青应道,“不知道那批石头还没有剩下?”

    赵保文摇头道:“不清楚,不过去了就知道了。”

    贺青说道:“不急,去了再说。”

    他知道基本上不可能直接从那玉石市场收购到那批玉石,找到那块他在寻找的巨大羊脂玉玉石,但是找到那伙玉石商后,至少可以知道石头的去向了,从而找到其下落,最终拿到那块惊人的巨大宝石。

    (陶2和kc61谢谢各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以及老朋友神书狂魔投出两张宝贵的月票,谢谢你们的鼎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