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09章 “和田玉王”诞生(五)

第409章 “和田玉王”诞生(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09章“和田玉王”诞生(五)

    事已至此,已经确定了,前面那车祸现场是歹徒伪装出来的,而前来“求助”的那两个男子正是其中的匪徒。文學馆

    好在贺青他们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全副武装,贺青更是急中生智,顷刻间制服了走上前来的一名歹徒。

    此刻他举枪指着那名歹徒的胸口,几乎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夺过了那歹徒手中的匕首,同样顶在另外一名歹徒的身上。

    “你们两个都别动,谁动就弄死谁!”

    贺青出手极快,那两男子反应过来时已经束手无策,毫无反击的余地。

    “你们也别出声!”贺青又沉声喝令了一句。

    在想好对策,有十足的把握掌控局面之前,他自然不想打草惊蛇,引起前面那群盗匪的注意。

    被抢和刀顶着,生死系于一线,那两男子当然很害怕,谁也不敢动弹丝毫,毕竟刀枪不长眼,稍有异动,恐怕就会遭到对方的“毒手”。

    “现在我开始问你们的问题,你们必须如实回答,如果你们不说,或者我察觉有半点假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贺青凶狠狠地说道,“你们要是听明白了我的话,就点点头。”

    那两男子目光瑟瑟地互相看了一眼,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随后两人一齐回过头来,朝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意思是他们听明白了。

    眼下他们无疑成为了贺青手下的待宰羔羊,只得唯命是从。

    “我问你们,你们那边还有多少人?一共有几个?!老实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事情,为了与你们碰头,我们可做足了准备。如果你们两个不老实,我从你们身上开刀,宰了你们!”贺青神色十分严厉地问道。

    这是他现在最想知道的问题之一,只有弄清楚“敌方”的人马,那才好做打算。

    听到贺青那问话,那两男子用眼角的余光交流,他们明显陷入了迟疑不决之中。

    “快说!”贺青右手稍稍用力一推,枪口便顶上了一匪徒的胸口,只要他扣动猎枪的扳机。那男子的胸部便会炸开一个血、洞,然后子弹穿过肺部,令他眨眼间命丧黄泉。

    别说是那男子近在跟前了,就是隔着一大段距离,他也能精确地击毙对方。所以那人这下不可能从他手上逃脱,当然还包括另外那个男子,他练过功夫,身怀绝技,手上拿着的匕首也绝不是省油的灯,因此那男子同样不可能逃走,想反抗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八……个。”过了好一会儿。被枪直挺挺顶着的男子嗫嗫嚅嚅地回答道。

    “八个?!还有八个?!”闻言,贺青不由得猛皱了一下眉头,这伙歹徒人数还不少,如果其余八个人每个人都佩戴着枪械。那形势就对他们大大不利了。

    于是他忍不住追问道:“几个人手里有枪?!”

    “两个……只有两个人手里有。”那人颤声回答道。

    “真只有两个人有?你最好说实话,等下我能弄清楚的,如果你们话里有假,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贺青冷冷地道。他对那男子的回答表示怀疑,但是他没有千里远。无法验证这一点,尽管如此,他心里还是一阵惊喜,对方才两把枪,而他们手上有四把,在武器上已经占了优势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使用的是什么枪,如果是ak—47抑或是冲锋枪,那也不好对付。

    “是什么型号的枪?”贺青便补充了一句。

    “自行制造的猎枪。”那男子回答道。

    听到这回答时,贺青不由得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群报纸上说得穷凶极恶、势力强大的公路劫匪也不过如此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除了枪支情况,贺青没有问及其他的凶器,他也没必要问这个,因为他完全能徒手对付刀棍等普通的凶器。

    贺青在问那两歹徒话的时候,对讲机的频道是打开的,林海涛和朱文他们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此时此刻,坐在后面几辆车里面的林海涛等人一个个屏住了呼吸,神情凝重,他们既畏惧有备而来的那伙歹徒,又担心贺青的安危。

    林海涛和朱文他们手上已经操起了子弹有限的猎枪,但谁也没有半点动静,因为刚才贺青千叮万嘱,以为听他的安排,万万不能打开车门,更不能从里面走出来。

    因此他们只有等着贺青发话,见机行事。

    “宝哥,前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苏宁他们怎么不走了?”

    后方几十米开外的地方,宝马车中的长发男低声问宝哥道。

    “前面有情况,好像是堵车了,但具体情况不知道。”宝哥观望着前方的情形,沉声说道,“看样子情况不妙啊,不会是真出什么事了吧?”

    该地吵得沸沸扬扬的劫车事件他们自然也是有所听闻的,但他们之前并不放在心上,他们的注意力只定在贺青和苏宁的车上,贺青才是他们此行的敌人。

    “不会吧?”那长发男骇然道,“你说有人要抢劫我们?!”

    “嗯,很有可能,这气氛不对啊。”宝哥郑重地点头道。

    “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下车看一下?我下去就可以了。”那长发男建议道。

    “不要!他们不动我们也不动,看情况再说吧。”宝哥连忙摇头道。

    他们伺机而动,而就停在他们后方不远处的那辆大卡车同样没有异常动静。

    此刻周围气氛像冰一样凝结了起来,几乎紧张得令人喘不过气来,尤其是林海涛和朱文他们已经知道大敌临前的人。

    这边厢,贺青已经问得差不多了,正可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掌握了这些情况,对付起来就容易多了。

    “不好!”可就在这时。前面又有了异动,赫然只见又有两名男子慢慢地朝这边走了过来,估计其余的匪徒见派出来“打前站”的人迟迟没有反应,他们起了疑心,便派人前来打探情况。

    “你们都别做声!”贺青威吓道。

    随后他对着对讲机道:“苏宁,赵叔叔,你们听到我说话吗?”

    “听到。”只听对讲机里传来苏宁的回话声,很奇怪的是,她语气镇定。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如果是其他女孩子,当得知遇上了一伙凶恶的歹徒时,估计早就吓得方寸大乱了,不过贺青知道。苏宁出身不简单,不愧是司令的孙女,胆识惊人,很不一般。

    “知……知道了,小贺。”赵保文也应道,他声音却在发抖,明显惧怕正面临的危险。

    “你们两个倒车。往回开,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不要回头,直到事情过去。我联系你们。”贺青吩咐道。

    “贺青……”

    “先什么都别说了,没时间了!你们赶快开车!”苏宁待要说什么,贺青却打断了他的话,苏宁便只有依言答应下来。

    贺青当然要让苏宁和赵保文先离开此地了。他和林海涛他们断后,如果不收拾眼前那伙有备而来的歹徒。那这件事情恐怕难以善罢甘休。

    “快走!快走!”

    然而,苏宁和赵保文还没启动车子,被贺青制服的男子趁贺青说话分心之际猛叫一声,随即他们分别从两边飞步跑开了。

    事起仓促,贺青来不及抓住,他也没有跑下车追赶。

    听到同伙叫喊,那两个已经走到半路的歹徒惊起了,当即转身撒腿往回跑。

    贺青端起猎枪,瞄准其中一人,手指也按在了扳机上。

    可他终究还是没有开那一枪,一是子弹宝贵,他不想在小喽啰身上浪费,二是他还没有认清事态,如果那群歹徒“知难而退”了,那就更好了。

    他自然不希望双方开火交恶,子弹不长眼,打中他们队伍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好。

    “青哥,怎么办?!”对讲机里,响起林海涛急急的问话声。

    贺青说道:“苏宁和赵叔叔开车走,我们接机行事,如果那群歹徒就这么走了那就再好不过了。”

    “嗯,知道了。”林海涛好生答应道,他和朱文他们三人自然唯他马首是瞻。

    苏宁和赵保文这才启动了车引擎,可道路比较狭窄,不好倒车,所以一时之间车子开不走。

    此刻,贺青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那几辆猎豹车,原以为那群歹徒会知难而退,从前面撤走,不再自找麻烦,可结果完全出乎他意料,只见其中一辆车子启动了,并掉头径直朝这边开了过来。

    “青哥,他们开车了,来了,朝这边来了!”对讲机里朱文的声音十分激动,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知道,你们做好准备。”贺青应道。

    随即他端好枪,枪口瞄准那辆正在行驶的车,并轻轻地掩好了车门。

    情况很不妙了,对方应该是一群亡命之徒,根本不害怕他们要打劫的对象并非等闲之辈,手上同样有枪。

    车子向这边驶过来时,一车窗突然打开了,窗口伸出了一把枪来。

    “砰!”

    火光射处,一颗子弹打了出来,射向的是贺青的车子。

    但他的枪法明显不济,子弹虽射中了车,但只是擦着边缘飞开了。

    贺青岿然不动,他瞄准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

    “砰!”果断摁下扳机的那一瞬间,枪打响了,这把枪确实如林海涛他们所说的那样,性能正常。

    子弹飞出,瞬间击碎了那辆猎豹车的挡风玻璃,并顺利地击中了那司机。

    一枪爆头!

    司机被打死后,方向盘便失去了控制,倾斜着冲出马路,由于速度太快,撞在一处较马路高的土堆上时轰然倒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