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08章 “和田玉王”诞生(四)

第408章 “和田玉王”诞生(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08章“和田玉王”诞生(四)

    贺青和林海涛现在已经全副武装,做好了随时“迎战”的准备。

    这天晚上,贺青睡得有点不踏实,他做了几个恶梦,梦见半路中被一伙穷凶极恶的歹徒围追堵截,他们寡不敌众,不但东西被全部抢走,林海涛和朱文他们也因为救他受了重伤。

    从梦中惊醒的时候,贺青满头冷汗,气喘吁吁,那梦里的情景竟是那么地清晰、逼真,就好像刚刚发生的一样。

    好在这只是一场梦,可能是他多想的缘故,尽管如此,他眼皮还是跳得很厉害,有股不祥之感迎面扑来,潜意识告诉他,明天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日子。

    然而,这一趟他必须去,不能回头,要不然会落下一个莫大遗憾的。

    “没事的,现在手上有了枪,还怕什么?!”贺青安慰着自己,想到自己身怀绝技,又学到了精准的枪法时,他这才慢慢地平静下来,恢复正常。

    接下来的时间,贺青基本上没有睡着,不过第二天天亮之后他还是精神奕奕的,好像昨晚睡得很充足一样。

    起床后,贺青洗漱完毕,然后把林海涛和苏宁他们叫来一起吃早餐。

    这期间他们若无其事,谁也没提前面可能存在的危险,当然,更加没提起昨晚够枪防盗一事,这个事只有他们四个年轻男的知道,到时候万一发生情况。站出来抗击的也是他们。

    饱饱地吃完饭后,贺青他们一行人便继续出发了。今天白天要穿过那条漫长的沙漠公路,出了沙漠就没事了,就这一段路上有劫匪。

    贺青他们的车子驶上公路之后,在左近监视的宝哥等人也开动了车子,继续跟随,那辆神秘的大货车紧随而上,一路跟踪。

    没过多久,贺青他们就过了轮、台、地区。慢慢进入沙漠地带。

    车子驶上沙漠公路之后,贺青不由得紧张起来,按照报纸上所说的,他们已进入危险路段,这一段四周荒无人烟的路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冒出劫匪来的。

    不过现在是大白天,劫匪可能会有所收敛。不敢这么大胆地行劫。

    贺青当然也希望不要发生任何事情,一路平安地到达和田玉石市场。

    但这个事情太难说了,现在谁也保证不了什么。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贺青他们开车逐渐深入沙漠,越往前走树木就越少,只见四下里黄沙漫漫。公路边栽有一排排胡杨树,但很多树木已经干枯,很难见到生机盎然的绿叶。

    他们此刻所在的地理位置正是世界著名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这条沙漠公路也是世界上最长的流动性沙漠公路,想要从北至南地穿过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贺青他们人强车好。全速前行,驶出这条公路应该不用十二个小时。

    路上车辆稀少。人迹罕至,山高皇帝远的,若真有歹徒出现作案,那还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好在前面一段路上什么也没发生,一切非常正常,约莫十二点钟的时候,贺青他们驱车到达了一个中点站,这是一个绿地小镇。

    一口气赶了这么远的路,贺青他们也都有些疲累了,关键是饥饿难耐,需要填饱肚子。

    于是贺青将车停了下来,找地方吃东西。

    “青哥,你们去吃饭吧,我给你看着车子。”

    走下车来商量好之后,林海涛招呼道。

    贺青却道:“我们两个都留在这里,小文你们去吃饭吧,等下给我们带些吃的来就可以了。”

    现在他们不找旅馆停留,所以车上的行李不搬出去了,在这个情况下贺青自然要看好车子,他车上可是放有几件价值连城的大宝贝,不能有丝毫差池。

    而让林海涛一个人留下来看守他不放心,所以他决定自己也留在原地照看,叫朱文他们去就是了。

    “好吧。”朱文好生点头答应着。

    于是他们走去了附近的一家饭馆,可奇怪的是,不到一刻钟的光景,苏宁和杜海就反身走回来了,只见他们手上大包小包地提着很多东西,想必都是好吃的。

    “苏宁,小海,你们吃完饭了?”苏宁他们走过来时,贺青很是吃惊地问道。

    苏宁摇摇头,说道:“我们也还没有啊,朱文和他舅舅在店里吃,我和小海拿东西出来,和你们一起吃。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反正我是挺喜欢吃的。”

    说着她和杜海将袋子递给贺青和林海涛,里面有包子,有羊肉,还有其他一些新、疆的特色小吃,当然,没忘带上啤酒和饮料。

    “嗯,不错,都是我喜欢吃的。”贺青高兴道。

    当下他和苏宁他们就在车子旁边幕天席地地吃起了“大餐”来。

    这一顿都吃得很饱,酒足饭饱后,朱文和赵保文也就回来了。

    见上朱文他们后,贺青便招呼大家,准备出发。

    不多一会儿,他们便继续上路了。

    经过了上午的这段路程,贺青稍微放了一下心,若无意外,后面这半段路程应该也会顺风顺水。

    可驶出没多久,对讲机里面传来了朱文的声音,只听他沉声说道:“青哥,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这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怎么?”贺青吃了一惊,听到那话他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

    朱文说道:“你和苏小姐,还有海涛的车太好了,很引人注目!刚才我们在镇上打尖的时候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很多人注意到了你们那三辆车子,尤其是你的那辆。特别吸引人的目光!”

    “这有什么问题吗?反正我们已经出镇很远了啊。”贺青疑惑道。

    朱文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引起歹人的注意,但我以前没少听说过。像这样的中途小站,里面有很多放哨打探消息的人,如果发现有钱人路过,他们就会注意上,然后通知下一站的同伙,设法拦截,然后抢东西。我希望这是我多想了,不要出现什么不测才好。”

    “我知道了。我们小心点就是。”贺青应道。

    朱文分析得确实不无道理,盗匪要抢劫的对象当然得是看上去比较有钱的人,如果是穷光蛋,他们可不会浪费那番精力。

    但这个情况早在他们的设想之中了,若真被拦住,那就只有拼杀一场了。

    “青哥,你在听吗?”随后对讲机那头又传来了林海涛的问话声。

    “在听。有什么情况?”贺青问道。

    林海涛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后面跟着几辆车子?”

    他的车行驶在最后,后面的情况他比贺青更清楚。

    贺青不答反问:“那车跟多久了?是从小镇以外的地方跟着的还是才跟来没多久?”

    林海涛说道:“没注意,好像一直跟着的。前面路上车多,我也没注意了,但现在这路上荒凉得很。没什么车子,所以很容易发现,那几辆车子好像就是跟着我们来的,要不然怎么不即不离,既没有赶超我们。也没有拉很远?”

    贺青看了一眼后视镜道:“别管他们,我们不把车停下来就是了。”

    “嗯。知道了。”林海涛答应道。

    危险似乎渐渐降临,贺青提高了警惕,如果不是带着林海涛他们一干人,那凭他的车技,再加上这么好的越野车,甩脱任何人都不是问题,还有,谁也阻拦不了他。

    但是现在他要照顾林海涛他们,不能抛下他们不管。

    贺青强自镇定下来,他告诉自己,不管前面有多大的危险,他都得冷静地面对,遇鬼杀鬼,遇神杀神。

    想清楚这点之后,他就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了,整个车队极速前进,赶向慢慢沙漠路的尽头处。

    一旦出了沙漠公路,那就不用担心这个情况了。

    也不知道再过了多久,猛然间只听到行驶在贺青前面的朱文从对讲机里发出了惊呼声:“青哥,不好了,前面有情况,好像出了什么事情!”

    “什么?!”闻言,贺青大吃一惊,他当即透过车前挡风玻璃定睛望去,隐隐约约可见正前方的马路上有黑点和白点,那是车子和人。

    转眼间车子便驶近了,这下贺青看得很清楚,那前面马路上果然站着几个人,再前一点有一辆车子侧翻在路边,像是发生了车祸。

    “停车,都停车!”贺青立即打开所有的对讲频道,大声叫道。

    林海涛他们便跟着他停下了车来。

    不能再前行了,如果那是一群伪装的歹徒,那得距离远一点,这样他们也好“应战”,反正现在对方车辆和人马都横在路中央,想要冲过去于贺青个人而言完全没问题,但是苏宁他们却不能,这样一来准会撞车,出了事可不好。

    贺青他们停下车来后,远远跟在后面的宝哥一干人也停下了车子,他们刻意保持着距离,当然,那辆来路神秘的大卡车同样停止在后面,伺机而动。

    停下车子之后,贺青打量着前面挡住他们去路的那伙人,直挺挺站在那里的是是几个男子,那些男子穿着军用迷彩服,像是从什么训练营出来的人。

    远观上去,贺青也隐隐看得出来,那几名穿着军装的人是伪装的,不是真正的军人。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贺青暗暗地想道,他一时无法确定,那到底是真车祸了,还是有什么异常情况。

    这时,那有两个穿着迷彩服的年轻男子望向这边,并慢慢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海涛,苏宁,不要打开车门,让我来和他们交谈。”贺青吩咐道。

    说完之后他启动了车子,徐徐上前,超过了朱文和赵保文的,然后停在最前面。

    如果有什么事,他准备“首当其冲”,因为他车子最好,车技又最强,倘若真有什么事,他能顶住。

    贺青的车子停住后,那两个男子走到了车头前,并站定。

    那两男子均是身材魁梧,甚为壮硕,高鼻梁,眼眶塌陷,一脸络腮胡,皮肤黝黑,一看就知道是典型的维、吾尔族男子。

    来者面目不善,不像是好人,贺青坐在车里不动声色,却是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心。

    一男子向贺青招了招手,示意他打开门,出去和他们说话。

    贺青却没有理会他们,他心里正在盘算着应付之法。

    见贺青丝毫不理会他们,那两男子神情明显有点不耐烦了,其中一个转到了右边车门前,重重地拍打着车窗,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叫道:“开开门,前面出了大事,是车祸,有人受了重伤,必须尽快送去医院,请你们帮忙送一程,万分紧急。”

    那男子暴躁地敲打门窗时,贺青右手下意识地往一旁的袋子里摸了摸,很快他摸到了一杆长形的东西,那自然是之前林海涛和朱文给他买来的那把老古董步枪,不过现在已经改成了土制猎枪,但尽管如此,威力绝对不减,是一大杀人利器。

    此刻贺青基本上能确定前面是一伙伪装的歹徒了,或许正如朱文所猜测的那样,那些人是闻讯赶来拦截他们的,见他们开着很好的车,于是想抢劫一把,但他们肯定打错了主意,谁也不知道对方有身怀绝技的高手,而且都做好了拼杀的准备。

    可贺青不知道对方身上有没有枪,如果没有枪,那根本不用害怕,他一个人能轻轻松松地搞定。

    “开门,师傅!”那男子大声叫嚷道,敲得更猛了。

    贺青暗暗地长吸了一口气,他做好了一切准备之后便摇下了车窗,他料定那两个人身上没有携带手枪,即使他们立马作恶,他也能轻而易举地制服。

    “有什么事?”摇下车窗来后,贺青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

    那男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师傅,能不能帮个忙?前面出了车祸,有人受了重伤,请你们下来帮个忙,把伤者送往医院。拜托了!”

    “哦,是吗?”贺青淡淡问道,并点头答应下来,“好吧,我去看看。”

    他慢慢地打开车门,而他车门一打开,那两男子便一涌而来,其中一人刷地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别动,不然弄死你!”那人威胁道。

    可他们正要扑过来摁住贺青的时候,贺青迅速地操起了袋子里的那把猎枪。

    “你们才别动!小心我这枪走火,在你们身上轰透明窟窿!”贺青枪口伸了出去,顶在其中一人胸口上。

    那两人登时吓呆了!

    (谢谢天雪流打赏100起点币,以及白鸽123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