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06章 “和田玉王”诞生(二)

第406章 “和田玉王”诞生(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06章“和田玉王”诞生(二)

    吃完饭后,贺青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赵保文打过来的。文學吧wxba

    只听赵保文在电话里笑盈盈地问道:“小贺,你是不是准备去一趟和田?”

    “对,明天就走,我们几个人都过去,小文也去。”贺青如实回答道,刚才他已经和林海涛他们商量好了,明天早上就出发。

    赵保文说道:“看样子你挺急的。那明天具体什么时候出发?能不能也带上我?我也想去。”

    贺青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可以啊。既然你也要去,那就一起吧。明天尽早出发,你早点赶来酒店和我们会合就是了。”

    赵保文说要和他们一块儿赶去和田赌石,这自然是一件好事,毕竟多个人多个照应,赵保文可是一个富有经验的玉石商人,他不但认识和田那边的玉石商,而且对那边的情况很熟悉,如果有他带路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好的,我一大早就去找你们。”赵保文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吧,明天到时候见上面之后再说。”贺青说道,然后道别挂上了电话。

    之后他回到客房,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早早起来了,洗漱后就开始收拾东西,整装待发。

    行李收拾好之后,贺青叫上林海涛和苏宁他们,一起走去吃了早点。

    约莫七点钟的时候,赵保文和朱文都开车赶来了,赵保文开的是一辆大货车,除了他还有一个司机,想必是他厂里的职工,朱文开来的则是一辆普通的越野车。车子看上去有些陈旧了,想必是一辆二手车。

    “小贺,能和你一起去和田那边淘玉,真的很荣幸啊!”见到贺青之后,赵保文忍不住有点激动,对于他来说这是求之不得的大好机会,因为他也已经知道了,贺青不是普通的年轻人,他眼力深厚。似乎能看出隐藏在石头里面的美玉,和他一同前去和田赌石,让人多了几分把握,至少到时候可以请交一二了。

    “赵叔叔,你过奖了。”贺青摇头说道。“说起来我还得靠你帮忙,你对这边这么熟,又认识很多玉石商,到时候还需要你指引啊。”

    赵保文说道:“这不算什么忙,小事一件而已。”

    “好了,我们出发吧,希望早点赶到那里。”贺青随后招呼道。

    赵保文点头道:“嗯。我们马上出发。小贺,从这里到和田晚上不走的话估计要两天的时间,走不走夜路?如果连夜赶路,那最多只要二十四小时。也就是一天的时间。”

    贺青说道:“晚上我们不赶路的,那样太疲劳了。两天就两天吧,也不急于这一时。”

    反正情况就这样,如果他要寻找的那块巨大的宝玉还在那里。那一两天之内应该不会动,若是早被人拉走了。那就是立马飞过去也来不及了。

    “嗯,那也可以,按你说的来做吧。”赵保文爽快地答应着,没有丝毫异议。

    谈好之后,他们就上了车,然后在赵保文和朱文的带领下,开车径直赶往“和田玉之乡”,所有的精品和田玉基本上都是从那地方运过来的,就算找不到贺青想要的那块,也有机会赌其他的。

    现在贺青又多了一个神奇的异能,那个能力在赌和田玉上非常有用,基本上每一块散发着“荧光”的玉石,他都能精准地判断出它里面所含的和田玉的好坏来。

    没过多久,贺青他们一行车队就驶出了乌、鲁木齐市区,来到了郊外。

    此时此刻,贺青他们并没有留意到,他们始终保持队形的车队后面,不即不离地跟随着几辆车子,其中有两三辆小车,开在最前的那辆轿车里面坐着的是两个年轻男子。

    “宝哥,他们这是要去哪儿啊?”坐在驾驶座上的长发男问道。

    一旁那男子沉声说道:“往南走,应该是去和田,他们很喜欢赌石,肯定是去那个地方了。”

    那长发男叹口气,摇头晃脑地说道:“宝哥,他们又是买古董,又是赌石,难道就这样一直跟着他们在整个大西、北跑吗?身体不累心也累了,直接亮明身份不好吗?你心里不爽,也可以想办法好好揍一顿那小子的!不过看得出来,苏宁和他走得越来越近了,关系非常暧昧!”

    “你别乱说!”宝哥气呼呼地说道,“苏宁怎么可能看上那小子?!你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我叫你跟着你给我跟着就是了,我这么做自有我的道理!”

    “知道了,宝哥,你别生气,我只是给你分析一下情况,没有别的意思。”见“老大”生气了,那长发连连点头道歉。

    和他们车子一起的两辆车后面还一直跟着一辆东风牌大卡车,这不但贺青他们没注意到,宝哥他们谁也没察觉出这个异常。

    大约过了五六个小时,贺青他们开车来到了一个新、疆比较大的城市,这地方叫做库、尔勒,一个风光优美的城市。

    进入城区后,贺青他们选了一家酒店,停下车来吃中饭。

    宝哥他们几辆小车以及那辆大卡车也停在附近,车上的人一个个窥伺着贺青他们的行踪。

    贺青他们却浑然无事,当然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异常情况。

    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贺青不忘随手带上那几件大宝贝,尽管他没有发现背后有隐患,但是步步小心谨慎,紧盯着身边那几件至宝不放,生怕东西不翼而飞似的。

    “小贺,过了库尔、勒,就快进入沙漠公路了,如果不在这里或是附近的城镇过夜的话,那恐怕到达下一个停靠站要等到晚上了。”

    坐下来吃饭的时候,赵保文介绍起后面的路程,贺青第一次从荒凉的沙漠穿行,心里多少有点突突的。

    不过他艺高人胆大,也不惧怕什么。点头道:“晚上到就晚上到吧。”

    “青哥,告诉你一个事。”朱文突然说道,表情凝重,好像有什么不好的消息要告诉贺青。

    “什么事?”贺青问道。

    “你看看这个。”朱文说着递给贺青一张报纸,并道,“我也是刚看到的,最近这边不太平啊。”

    “什么?”贺青接过报纸,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但看清楚报上刊载的头条新闻时。他眉毛皱得更紧了。

    原来这边刚出了几件大案子,都是在前面荒芜的沙漠公路上发生的,路客屡遭抢劫,车上和身上的财物被洗劫一空,甚至有些女的被猥。亵。而男的在反抗中受重伤,其中有人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

    记者建议晚上尽量不要走那条公路,非得走的话必须万分小心。

    “青哥,怎么办?”林海涛也知道了,皱眉问道。

    贺青淡然一笑道:“没事,我们按我们的原计划继续前行。”

    林海涛却道:“你带着那么多的宝贝,其中可是还有一块价值几千万的极品羊脂玉。必须小心在意啊,不能有丝毫闪失!”

    贺青沉吟了片刻道:“我想应该没事的。”

    他现在可不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了,很早以前他就通过一个古董木人桩学到了大名鼎鼎的陈家拳,身怀绝技。他体力虽有限,但对付几个普通的歹徒还是绰绰有余的。

    再者,他们开的是快车,现在知道这个消息了。路上肯定不会上当受骗,半路上不停就是了。

    不过贺青还是补充了一句。说道:“以防万一,我们今天就在下一个站休息,免得过沙漠的时候走夜路。”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都不希望半途中遇上拦路抢劫的歹徒。

    “嗯,这样好一点。”林海涛点头赞同道。

    可随后又担心道:“白天他们也有可能出动的。青哥,我们最好做好准备,以应付那可能到来的危险。”

    “怎么做准备?”贺青反问道。

    提防不就成了么,难道还要全副武装?

    “准备点武器,好随时拿来自卫。”林海涛低声说道。

    “武器?拿什么武器?”贺青疑惑道,他之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身上除了那把“倚天剑”,没有任何防身的武器,不过那是一把绝世古剑,削铁如泥,他以前又学到过赵子龙的剑术,使用起来倒真是驾轻就熟。

    林海涛说道:“如果早知道这个事,那我们在乌、鲁木齐的时候就能准备武器了,可现在在这半路上,不好弄来啊。我问问小文吧,看他还有没有什么办法。”

    “嗯。”贺青点了点头,他似乎听明白了林海涛那话,知道对方想弄什么样的武器来防身。

    于是林海涛掉过头去与朱文窃窃私语地商量起来了,不多一会儿,他就回过了头来,声音低低地说道:“青哥,有了,我们在下一站,也就是轮、台收货。”

    “知道了。”贺青点点头。

    他们吃完饭便上路,到下一站也没用多久,不到三个小时便到了。

    现在时间还很早,按照先前的计划,他们会继续赶路的,晚上到了沙漠公路上的某个站时才停下来休息,可现在出了意想不到的情况,贺青便改变了出行的时间,全程沙漠公路都在白天行驶,以免有什么不测。

    所以这天晚上他们在轮台休息,明天再出发。

    “青哥,你看,我们找来了这个!”

    晚上的时候,出去“办事”的林海涛和朱文突然匆匆忙忙地走进了客房,并打开一个袋子,将里面的东西展示给贺青看。

    一看之下,贺青大吃一惊,他想到了林海涛他们要带来什么,但没想到另外一个事情,这个情况令他非常震惊。

    (谢谢老朋友幻的闪光、神书狂魔、蓝月天蓝投出宝贵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