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05章 “和田玉王”诞生(一)

第405章 “和田玉王”诞生(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05章“和田玉王”诞生(一)

    那块巨大的石头终于全部切开了,取出一块价值可达三四千万的极品羊脂玉,至此,贺青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尽管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个结果,但亲眼看到那块精美绝伦的羊脂白玉时,他还是感到一股莫大的惊喜之情。(文學馆)

    “小贺,现在石头都切割完了,那些玉料我给你包装好吧,可以随时带走。”过后,赵保文热情洋溢地说道。

    贺青摇了摇头,说道:“就这两块白玉,其余的玉石我都不要了,送给你吧。”

    “你不要,送给我?”听到贺青那话时,赵保文甚是吃惊,连忙摇头道,“那可使不得啊!我怎么能白要你的东西呢?就算要,那也得付钱给你。”

    虽说除了那两块上好的羊脂玉,其余解出来的石头并不怎么样,但是对于赵保文来说也是好东西了,他们玉石加工厂再差的和田玉也有利用价值的,而贺青赌出来的其余那些和田玉,其实其中还有几块比较好的,让人看好,只是相比羊脂玉而言差了一些而已。

    “不要钱,送给你的。”贺青毫不犹豫地说道,“赵叔叔,你就别客气了,小意思而已。”

    现在赌到了一块极品羊脂玉,说起来赵保文大大赌输了,但这个机会终究是他提供的,贺青虽然赢得光明正大,但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想小小的补偿一下。

    “那怎么好意思呢?”赵保文笑了笑,露出一脸欣喜之色。

    过了一会儿,他道:“那给你把那两块白玉包装好吧。”

    “嗯。”贺青点头道,“有没有密码箱?用布包好,然后放到箱子里。要是没有。那我们马上去买。”

    赵保文很抱歉地摇头道:“小贺,这个我们这里没有,要不我马上叫人去买吧?”

    贺青说道:“那有劳了。要买大小合适一点的,最好防震。”

    “明白了。”赵保文连连点头答应着,随即招呼旁边的一名学徒,让他去买符合贺青要求的箱子。

    两人谈好这事后,一直神色怪异站在一旁的钟老板突然向贺青道了别,谁都看得出来,他非常喜欢贺青刚解出来的那块羊脂玉。但是他已有自知之明,深知贺青不愿意出手,即使现在他愿意卖了,三四千万的天价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老板,那小子运气怎么那么好?!”

    匆匆忙忙地从解石现场走出来后。跟随在钟老板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低声问道:“那块石头真值得那么多钱吗?!三四千万哪,他才花区区几十万买到了,真是不可思议!”

    “赵老板说得一点儿都没错,像那种品级和品相的羊脂玉,现在在市场上可谓是凤毛麟角啊,整块玉又那么大,三四千万肯定是有的!”钟老板重重地点头道。“姓贺的那小子深藏不露哪,我之前太小看他了!不但有魄力,眼光也非常好!”

    “老板,你是说那小子早就看出会开出那么好的玉来了?这……这怎么可能呢?!他又不是神仙。怎么知道?!”那男子连声发问,不敢相信世界上有眼力那么高深,看得那么远的人。

    钟老板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但绝对不一般。和田玉赌石虽然不如翡翠赌石。没什么规律可言,但这个事情很难说的。谁能肯定一定就没有人掌握了其中的规律呢?从他的表现以及对那块石头的态度来看,我相信他是看准了才决定一赌到底的!可惜了,赵老板这次输大了,但他还傻傻地在给那小子数钱呢,不过也是了,赌石嘛,愿赌服输,输了就是输了,谁也不能有半点怨言!”

    那男子也叹口气道:“老板,那小子出现得不是时候,那批石头本来是你赶在他前面和赵老板谈的,可结果却被他抢先一步,把石头给买走了,如果他不横插这一杠,那那批石头就是你的,那块价值上千万的羊脂玉自然也是你的,但现在跟你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你没看出来吗?那小子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之前你请求他把那块半赌石让给你,他丝毫没有考虑!”

    钟老板摇头苦笑道:“东西是人家的,人家不愿意卖,难道你强迫他卖给我吗?那小子和赵老板他们关系匪浅,既然是他认定要的,赵老板也不会考虑我们了,再说了,一开始除了那小子,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个结果,要不然再怎么着也不会让他抢走了!”

    “老板,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块价值几千万的石头落到那小子的手中?”那男子突然压低声音在钟老板耳边说道,脸上显露出一抹诡异的神色。

    “你……你这什么意思?石头已经是人家的了,你能怎么着?难不成抢过来?你疯了吧?!”闻言,钟老板脸色一变,连忙斥责,对方是好事歹他自然听得出来,他可是个正经生意人,不做违、法犯、罪的事。

    “老板,你先别激动,我不是那个意思,当然不能明抢了。”那男子赶忙辩解道。

    “那你想说什么?”钟老板白了他一眼。

    “这样啊……”那男子来,但声音低微,几不可闻。

    “这……这真可以?!”听后,钟老板眼神中绽放出了一股炽热的光芒。

    “当然可以了!”那男子用力点头道。

    “别说了。”钟老板紧张不安地说道,“先回去,这事得好好想想。”

    说罢,两人加快脚步,走出了赵保文的玉石加工厂。

    与此同时,贺青和赵保文他们依然站在仓库里,有说有笑地讨论着那块新鲜出炉的羊脂玉。

    “赵叔叔,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突然,贺青问道。

    “什么呢?”赵保文反问道。

    贺青说道:“我想知道这批石头是从哪里运来的,能不能最详细的地址告诉我?”

    这个事情对于他来说特别重要,因为有一个未解之谜正摆在他面前。他急需解开这个谜团,而这个谜团一旦解开,那收获那就可能远远不止眼前那块羊脂玉那么简单了,只会异常丰富。

    “这个当然可以了。”赵保文不假思索地点头答应着,说道,“这又不是什么秘密?等下我把玉石销售商的联系方式,以及矿区所在的地方全部告诉你。”

    “嗯,那有劳了。”贺青欣慰道。

    “客气!”赵保文笑盈盈地摇头道。

    “青哥,你还想赌石么?”林海涛好奇地问道。

    贺青也不隐瞒。点头回答道:“对,还想看看。”

    “我也想再去那边看看呢。”赵保文搭话道。

    他只道贺青大大地尝到了甜头,想再收购一批与先前那批出自同一个玉矿的石头,对此他有同样的想法,既然那个矿区能挖出带极品羊脂玉的山料。那说不准还能从中淘到一样好的和田玉,有希望就有机会。

    然而,他却不知,贺青的想法并没那么简单,他是有目的地想去再赌的。

    “青哥,那是要亲自去一趟和田还是叫他们把石头运过来?”林海涛忽又问道。

    贺青说道:“要去那边。叫他们运的话,不好弄啊。毕竟这样石头只经过他们的手,我们没得挑选的余地。”

    要想解开他心中的那个谜团,那必须亲自敢去和田那边的矿区或者玉石市场一趟,这是没得考虑的。

    “你说得对。那就过去吧。”林海涛点头赞同道。

    贺青说要继续去赌石,他自然没有意见了,这次来新、疆,赌和田玉不是最主要的目的么。再者他本人也很想赌到一两块好石头,本来他对赌和田玉兴趣不大的。毕竟这个东西太难掌握了,盲目赌的话,绝对十赌九输。

    可现在情况大大不同了,贺青在赌和田玉上面同样拥有独特的眼光,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赌石,让他们连连惊喜之余,对贺青佩服不已。

    有了“火眼金睛”的贺青在一旁助阵,林海涛就不用担心会赌垮了,至少不会输得那么惨。

    没过多久,赵保文吩咐出去办事的那个人就买回来了一个密码箱,那个密码箱很符合贺青的要求,将那两块已经包好的石头放进去再合适不过了。

    在此贺青很高兴,他连忙掏出钱来,问道:“兄弟,这个箱子多少钱?”

    “小贺,不要了,钱我来出,这不算什么!”赵保文却忙将贺青的手推回去道。

    “赵叔叔,这是应该的。”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这是五千块钱,应该够了,除了箱子的钱,剩余的钱给那位兄弟吧,给他买点烟酒吃。”

    当下不由分说地将那把钱塞到了赵保文手中,赵保文便和那男子忙不迭地表示感谢,贺青的慷慨令他们感动。

    将宝玉装好,临走之前,贺青再问了那批玉石来历一事,因为这个事非常急,刻不容缓。

    赵保文没有多说什么,当即将玉石商的联系方式,以及市场和矿区地名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贺青,拿到详细信息后,贺青便拿着玉石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从赵保文的玉石厂走出来后,贺青他们开车返回他们所下榻的酒店,朱文当然也跟上他们。

    这次赌石大涨,贺青要好好感谢朱文,要不是对方带他们来赵保文的玉石厂解石,那贺青就与那块奇石无缘了。

    很快他们便回到了酒店,回来后,贺青先回客房将东西藏放好,期间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梁老师?!”

    当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贺青不由微微吃了一惊,但他知道,梁老师找他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在西、安的时候,贺青曾答应过梁老师,要出资帮助他救治他生重病的女儿,对于此事贺青当然没有忘记了,只等对方来电话,报医药费了。

    这点钱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而在梁老师那里却是救命的钱。

    “梁老师,”接听电话后,贺青笑盈盈地打招呼道,“你女儿住院治疗的事已经安排好了吧?”

    “嗯,已经安排好了。”只听梁老师在电话那端语气激动地说道,“小贺,不好意思,我来麻烦了。”

    “梁老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呢?这是应该的嘛。我们可有过协约的。”贺青郑重地说道,“那医药费要多少?你直接告诉我就可以了,多少都没关系的,我出得起。”

    梁老师回答道:“医药费总共是二十万,包括手术费定金,还有其他一些费用。”

    “二十万?”贺青想也没想地就答应道,“梁老师,这样吧,我给你汇三十万过去,剩下的那十万块钱以备不时之需,要是以后少了,可以随时打电话联系我的。”

    “三十万?!不要那么多的!”梁老师赶忙说道。

    “有钱在手上,有备无患嘛。”贺青却坚持道,“你等着,我马上给你汇钱过去,你把账户信息发给我就可以了。”

    “嗯,知道了,谢谢!小贺,真是太谢谢你了,你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啊!”梁老师在电话里激动万分地感谢着。

    贺青说道:“梁老师,你不要客气,这其实是应该的。”

    他拿了人家家里一件价值不菲的宝贝,现在支助一点医药费,说来他也一点不亏。

    稍后,他道别挂上了电话,并通过电话汇款,将三十万顺利地转到了梁老师所指定的银行账户里。

    寄过去钱后,贺青打电话告诉梁老师,梁老师感激不已。

    搞定这个事之后,贺青走去和林海涛他们一起吃晚餐,今天他要举行庆贺宴,请朱文他们吃饭,本来他邀请了赵保文他们的,但他们有事来不了。

    “青哥,我们什么时候去和田那边?”

    吃饭的时候,林海涛突然问了一句。

    贺青说道:“就明天走。你们都没其他事吧?小文,你要是有时间,也跟我们过去一趟吧,你对这边很熟悉,还需要你指引了。”

    “可以,没问题!”朱文爽快地点头答应道。

    苏宁也道:“没什么事。贺青,我们都跟你过去赌石!”

    “嗯,那就好了。”贺青欣慰道。

    他相信接下来自己能拿到那块可能超过和田玉收藏馆那块价值十个亿羊脂玉籽料的和田玉,打破记录。

    (谢谢老朋友打赏幻的闪光打赏300起点币,老干爹和商会首席各打赏100起点币,太感谢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