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03章 赚大发了!(下)

第403章 赚大发了!(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03章赚大发了!(下)

    “出了!总算是出玉了!”

    切开那一刀后,赵保文最先看到切面上显露出来的玉质,那一刻,他无比激动,不由惊呼出声。(文學馆)

    随即,林海涛和朱文他们也注意到了,赫然只见那刚切开的地方露出了一片洁白细腻的玉石。

    赵保文他们在鉴定和田玉上眼力何等尖锐,一看便知道一块和田玉是好还是差。

    眼前那片玉石的质地雪白、润泽,与周围的石质形成鲜明的对比。

    “真出玉了,还是很好的一块玉!”定睛一瞧之下,朱文激动地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块羊脂玉吧?!”

    “羊脂玉?!”听到他这话时,林海涛等人禁不住瞪大了眼睛,众所周知,羊脂玉可是和田玉中的极品,是最好的一种,属于收藏级的,这种玉现在在玉石市场上可谓凤毛麟角,价格节节攀升,以前是论斤卖,现在是按克出价了,真正的羊脂玉原石,最高价可达每克几万。

    “小文,你说得没错,这是典型的羊脂白玉的料子!”赵保文用力点头道,“非常难得啊!我只见过羊脂玉籽料,但从来没见过山料也开出这种等级的玉来,一般的山料是很难出羊脂玉的,所以可以说这是个奇迹了,我简直不敢相信!”

    贺青笑吟吟地问道:“赵叔叔,你们说这石头里面隐藏的是一块羊脂玉?”

    “是啊。”赵保文小心翼翼地抚摸了一下那玉切面,郑重其辞地回答道,“小贺,你看这里,一般的和田玉哪有这么细润的?主要是这颜色。洁白无瑕,真的像羊脂一样!”

    “肯定是的,毫无疑问!”朱文语气坚决地说道,“青哥,这绝对没有问题,是一块羊脂玉!你赌涨了啊,大大地赌涨了!”

    贺青呵呵一笑,摇头道:“现在还不知道呢,等全部切开才能确定最后的结果。”

    赵保文却道:“这块石头不同凡响。应该不会有问题的!真是没有想到啊,那地方的石头竟然还能开出顶级的羊脂玉料子,这消息如果传出去,那那个矿区的石头的价格就会大涨了!”

    贺青说道:“也许吧,但我们不要说出去。”

    “嗯。不会说出去的。”赵保文答应道,“我们说出去做什么?我们是买石头的,又不是卖石头的。”

    现在他运来的这批石头赌出了一块羊脂玉,他自然会大大地上心了,回头只会继续收购,只要运来的石头里面出了一块羊脂玉,那就只赚不赔了。而且可能赚很大。

    “赵叔叔,就是你这个意思。”贺青点点头道。

    随后他下意识地从怀中掏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来,并打开从中取出一颗小如钻石的玉石,那正是之前朱文送给他的那颗羊脂玉。

    “小文。你送给我的这颗羊脂玉和这切面上的玉质确实差不多。”贺青将那颗羊脂玉与赌到的玉比了比,然后作出判断。

    朱文忙不迭地点头道:“是的!其实不用比就知道了,不过你这块玉的玉质更好,应该是最好的那种羊脂玉吧。最关键的是,你这石头块度不小。有很大的使用价值!青哥,恭喜你了,谁也想不到会有这么好的结果!”

    随后林海涛也向贺青表示恭喜之情,眼见此情况,他们终于放下心来了。

    就在刚刚,他们还在为贺青感到十分紧张,原以为这批石头会让人大大地失望了,可谁知道结果竟是这么地好,不但解出了玉,而且切出来的是一块白璧无瑕的羊脂白玉。

    “小贺,那接下来怎么做?”赵保文问道,征求贺青本人的意见,毕竟这块石头切到这一步发生了巨大的转折,非同一般了,在这个情况之下自然得好好斟酌一下,不宜轻率下刀,要不然可能会破坏石头里面的玉质的。

    还有,这是在赌石,本来就存在风险,现在切出羊脂玉来了,那继续切割的话,风险更大了,虽然看情况很好,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事情有变故,那损失就惨重了,而担心结果不好,把这块石头当做半赌石转让出去,将风险转移到下家手上的话,那就稳赚一笔了。

    贺青毫不犹豫地回答道:“赵叔叔,继续切割,把石头全部解开,直到取出那块玉来为止。你们技术很好,我相信你们。”

    “既然你决定了,那好吧,照着你说的来做就可以了。”见贺青态度那么坚决,赵保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贺青笑道:“其实石头现在比较好解了。你们看,那片玉质很清晰,边界非常分明,我们从侧面将包裹在上面的石头切下来就差不多可以了。”

    “确实。那白玉和石头泾渭分明,比较容易找到切口,按照那脉络来就行了。”赵保文点头赞同道。

    那块羊脂玉就好像是嵌在石头里面的一样,从石头中间取出来就可以了,不过这看起来容易,做起来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这赌石和赌翡翠玉有异曲同工之妙,有些石头本身很好,里面隐含着上好的玉质,但就是在切割的时候,由于判断错误,或者不小心切错了,损坏了里面原本完好的玉石,从而赌垮,而这种人为的赌垮其实是可以避免的。

    不过这事在贺青的眼里却比较简单,不会出错,因为他对石头“未来的情况”了如指掌,很容易掌握切割的“路子”。

    说好之后,贺青他们便动手了,继续切割那块庞大的石头。

    那两师傅按照贺青的指示小心谨慎地操作,没过多久,从侧面切下去了几刀,切下的都是石头,不带一丁点玉。

    “小贺,这块玉还不小啊。估计能取出一块比较大的玉料来。”再切割了几刀之后,赵保文作出判断道。

    贺青点头道:“但愿如此吧。”

    林海涛欢喜道:“青哥,你不是很想赌到一块羊脂玉,用来给自己做玉器吗?现在你得到了,而且是这么大的一块,别说是小小的挂件了,就是大型号的翡翠手镯,我看也能取出好几个料子来吧?”

    贺青微笑道:“是啊,我就想赌到一块羊脂玉。我想做几个手镯,羊脂玉的手镯很漂亮,而市面上真正达到这个品级的玉器并不多,一玉难求。”

    他们就那块潜在的羊脂玉讨论了一会儿,然后贺青招呼赵保文他们。叫他们往下切。

    赵保文他们不知道那块玉的具体情况,贺青自己却是很清楚的,那块玉块头其实并不大,还能切下很多的石头来。

    当下赵保文和那两师傅按照贺青的要求再度切割,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那块石头越来越“瘦”,眼看就要切到底了。

    “赵老板!”

    正在这时。突然只听仓库门口传来一个高亢的招呼声。

    叫喊赵保文的那个声音有点耳熟,贺青很快便听出来了,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已经来过了这里的钟老板。

    当时钟老板对赵保文手上这批刚运来的石头很感兴趣。本来很想收下来,但是贺青也要,赵保文让给了他,而没有卖给钟老板。对此钟老板有点不高兴,但也没办法。石头是人家,人家愿意卖给谁那是人家的事。

    贺青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钟老板去而复返,却不知道他是不是奔着贺青正在切割的这块奇石来的。

    见钟老板他们不请自来,贺青和赵保文他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事太让人感到意外了。

    贺青知道,这事绝不是赵保文他们告诉钟老板的,如果钟老板是闻讯赶来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是厂里的其他人传出去的消息,这解石现场除了他们几个,周围可还有其他一些正在做事的工人,难保中间没有认识钟老板的。

    不过既然对方来了,那就一切顺其自然吧,反正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赌石本来就是这样,有些人输得倾家荡产,而有些人却创造奇迹,一夜暴富。

    贺青虽不用在这方面一夜暴富,但确实也赚大了。

    “钟老板,你……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钟老板和他助手走近身来后,赵保文惊疑道。

    钟老板呵呵一笑,大声说道:“我是来看贺老弟赌石的。贺老弟,石头都赌完了?”

    “嗯,差不多了。”贺青点了点头,语气平静地回答道。

    “喲,好玉啊!”

    钟老板一眼扫见了正摆在切割机上开解的那块石头,一见之下,他脸色大变,眼睛也瞪大了。

    他当即像饿狼见到了美食一般,扑了上去,仔细察看了起来,他一边看一边啧啧称赞,惊奇道:“贺老弟,不得了啊!这可是羊脂玉!我赌了那么多石头,可从来没切出这么漂亮的一块玉来!实在是太佩服你了!”

    他看了一遍又一遍,还忍不住轻轻地抚摸显露出来的玉质,就好像此刻摆在他眼前的是一件难得一见的至宝。

    “嗯,托大家的副,刚赌到的这块玉还不错,但可惜其他的都赌垮了。”贺青说道。

    “就这块就够了,完全够了!”钟老板十分激动地说道,“贺老弟,想冒昧地问一下,这块石头你打算全部解开么?如果你觉得有风险,可以现在让给我,交给我来继续赌,至于你要的价钱,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之前我不是说我愿意出这批石头原价的两倍吗?现在我给你四倍——五倍怎么样?!”

    (谢谢老朋友幻的闪光、老干爹和的打赏支持,以及打赏的1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