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02章 赚大发了!(上)

第402章 赚大发了!(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02章赚大发了!(上)

    贺青和林海涛那批石头全部解开之后,赵保文他们对贺青赞不绝口,自叹不如。*文學馆*

    至此,不光是林海涛,赵保文和朱文他们也对贺青是刮目相看了,在这之前他们真以为对方是个新手,可谁知道,他原来深藏不露,收来的几块石头竟然全部赌涨,而且其中一块带上好的和田白玉,价值不菲。

    “青哥,接下来怎么做?”一切搞定之后,林海涛问贺青道,“你从赵叔叔手上买下的这批石头预备怎么处置?是马上解开,还是以后再说?”

    贺青想了想道:“马上解开吧,反正既然收下了,那迟早要解开的。”

    虽说眼前那批比较大的石头是在赵保文这里买到的,但并不妨碍就在这儿解石,石头已经交易完了,转移到了他的手上,那就是他的了,结果不管是什么样的赵保文都不会说什么,这可是在赌石,输赢在天,愿赌服输。

    “嗯,是的。”林海涛点头赞同道,“青哥,这批石头想必你也看好了吧?”

    他看得出来,贺青已是胸有成竹,如果刚刚没有解开那几块石头,那他不会这么相信对方的眼力,可现在事实证明了,贺青在赌和田玉上也不同凡响,有他独特的眼光。

    其实,不单单他是这么想,石头的原主人赵保文也深深地想到了这一点,只道刚才贺青之所以建议自己不要把那批石头让给钟老板,是因为他早就看出来了,那些石头前景很好,值得一赌。

    “原来小贺眼光这么好。”赵保文暗自思忖道,“看样子是我看走眼了啊。”

    他隐隐有些后悔。但东西已经成交了,他再懊悔也是没用的了,总不至于反悔,别说是贺青了,就是其他人,他也不会出尔反尔,当然,就算他想反悔,别人也是万万不会同意的。这完全是没道理的事情。

    “赵叔叔,我想好了,我那批石头你们也帮我切开吧,早点切开早点安心。”随后,贺青郑重其事地对赵保文说道。

    “嗯。没问题。”赵保文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这个也很容易的。”

    说完之后他便招呼那两个解石师傅,准备给贺青切割那批石头了。

    “要先怎么弄?”赵保文问道。

    贺青指着其中最大的那块石头道:“除了那块,其余的随便,先切哪块都没问题。”

    那块块头最大的山料是他最看好的,当然,石头里面所含的玉也是最好的。而其余的他没怎么研究,可能存在好玉,也有可能是败絮一团,不过不管结果怎么样。有了那块最大的石头就足够了,那是让他赌涨的保证。

    贺青之所以选择先切其他的石头,自然有他的安排,他不想一下子就把那块最好的玉解出来。以免让人产生怀疑,而如果解垮几块石头在先。那一切就顺理成章了,不会让人多想。

    “好呢!”赵保文欢快地答应着。

    尽管他心里有些忐忑,但也很想石头那批石头的切割结果,当然他也是希望贺青赌涨的。

    在贺青指示之下,那两师傅很快就启动了切割机,由于要解的石头比较多,所以得开两辆解石机,速战速决。

    先切的这些石头,贺青没有多加考虑,随便指示了一下,其余的让两老师傅自己看着办。

    没过多久,第一组石头,也就是最先切割的那两块就切开了,结果其中一块出了比较完整的玉,而另外一块里面是一团败絮,取不出丝毫料子来,那块带玉的石头情况也不是很好,是一块青白玉,玉色比较浑浊,含有较重的杂质,属于很普通的一块玉。

    “哎,怎么会是这样的?”当看清楚那两块石头的切割情况后,林海涛和赵保文他们都深感惊讶,原以为既然是贺青最先拿出来赌的,那应该很有前景才对,不料一块全盘放空,一块平平无奇。

    照着结果显然是赌垮了,好在才切开两块石头,后面还有大部分没有切开。

    “怎么不会是这样的?”贺青摇头淡然一笑,说道,“这可是赌石,有输有赢,输了再正常不过了。”

    对于这么个结果,他当然早就“预料”到了,一点也不意外,也不怎么关心,这输了也没什么,他注重的是那块最大的石头,等那最后的一博。

    “小贺,你这心态真让人佩服啊!”赵保文赞叹道,“换做是别人,谁不紧张?”

    贺青说道:“我当然也有点紧张,只是结果出来后紧张也没用了,输了就输了,反正这个结果谁也改变不了。赵叔叔,我们继续吧。把那些石头都切开。”

    “好的。”赵保文连忙点头应道,然后他招呼那两个师傅,继续开切。

    接下来切开的那两块石头情况差不多,稍微好点的是,两块石头都切出玉来了,一块是糖玉,另一块是唐白色的,也就是糖色中夹杂着白色,有点特异。

    “小贺,这块石头还不错。”赵保文说道,“咖啡色带白色,有点意思,可以用来做一个比较漂亮的摆件。”

    贺青说道:“嗯,不错,就是玉质还差了点。算了,继续切吧。”

    接连没赌出好玉来,林海涛和朱文都暗暗地替贺青捏了一把冷汗,如果再次失败,那就不妙了,这批石头可是他花了六十万,若是全败,那这次总体来说是赌垮了。

    林海涛他们当然谁也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

    后面没用多久,除了最大的那块,其余的石头都切割开来了,都没什么起色,品相最好的一块是碧玉,但玉质中等偏下,远远达不到大家理想的结果。

    事情到了这一步,林海涛和朱文他们都替贺青感到十分惋惜,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正如之前贺青所说的那样,输就是输了,这是既定的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小贺这是怎么了?怎么刚才大涨,这下却连一块好石头都没赌出来?”暗暗地,赵保文大惑不解。

    这批石头是这么个结果,按道理他赌赢了,但他却高兴不起来。

    眼见此情形,他们开始重新认识贺青的眼力了,或许他那并不是谦虚,而事实如此,先前之所以赌涨,那真的靠了一时的好运。

    “青哥,没事,不是还有一块最大的石头吗?”林海涛安慰道。

    “嗯,我知道,没事。”贺青点了点头道,他浑然不在乎似的。

    实际上,贺青一开始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了,刚解开的那些石头,输赢并不重要,好戏还没开始。

    “小贺,那你这块石头打算怎么弄?”赵保文突然问道。

    贺青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当然马上解开了。赵叔叔,开始切割吧。”

    他终于等到这一刻的到来了,眼下尚未开解的那块石头他可是非常看好的,出高价收购赵保文那批石头为的也就是这一块,要不然他怎么会那么看重。

    “你说怎么做那就怎么做。”赵保文毫无异议,一切听贺青的安排。

    贺青说道:“这块石头这么大,用那两台切割机恐怕不好弄吧?”

    “嗯,那两辆解石机小了点,不过这是小事,我们那边不是有更大的切割机么?”赵保文指了指那边说道,“我马上叫人把机子抬过来。”

    说完他就叫上几个工作人员,一齐将那台较大的切割机搬了过来,并组装好。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贺青便开始切割那块巨石了。

    那块石头块度很大,约莫一个磨盘大,没有一吨,也有半吨重。

    那块巨大的石头由于是山料,从外表很难看出什么情况来,所以价钱比较低廉,若是一块籽料,或是山流水料之类的带漂亮皮色的石头,那价钱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当下在赵保文他们的帮助下,贺青将那块石头搬上了切割机的板台上,并固定好。

    “小贺,要怎么下刀?”赵保文问道。

    贺青说道:“就从这里切下去吧。”

    他在石头上面比划了一下,帮他切割石头的那个师傅记好了,于是启动切割机,照着贺青所指的位置切割了下去。

    很快切到了底,结果一目了然,切出来的只是一片灰白色的石质,没有看到玉。

    眼睁睁地看到这个情况时,林海涛和朱文他们面面相觑,脸上均有遗憾之色。

    林海涛更是发愁了,瞧这形势并不秒,这批石头恐怕就这么赌垮了,六十万块钱对于贺青来说虽然算不得什么,但是这结果太让人扫兴了,怕是贺青心里不好受。

    贺青本人却表现得镇定自若的,并没有表现出气馁之态。

    其实事情全在他掌握之中,只是除了他,谁也不知道那块石头“深藏不露”而已。

    一刀未果,贺青招呼那个师傅继续切割,不要停。

    接下来一连切了好几刀,石头越切越“瘦小”,可依然没有发现玉石的迹象。

    对此林海涛和朱文他们可算是彻底失望了,他们心里有的只是惋惜。

    赵保文心里也不好受,心想如果早知这样,那不如坚持把这批石头卖给钟老板,现在卖给贺青,让他对方赌垮,他心头颇有点过意不去。

    不知道切第几刀的时候,切面上突然有了改变,赫然可见那上面有一抹白,那白色质地晶莹剔透,不是玉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