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401章 大涨!(下)

第401章 大涨!(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401章大涨!(下)

    “青哥,出玉了!”林海涛惊喜道。

    朱文也大声说道:“是啊!青哥,恭喜你了,这块石头看样子不错,至少见玉了,这一刀可是非常关键的。”

    赵保文笑呵呵地说道:“我也没想到啊,这石头里面竟然含有一块质地看上去很不错的和田玉,这么容易就解出来了。有了这步,那后面的就好说多了。”

    贺青微笑道:“托大家的福,希望后面的情况不要太差。”

    他当然早就知道这么个结果了,所以他心里比较平静,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有一股惊喜之情,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赌和田玉,充满新鲜感。

    “肯定不会很差了!”赵保文语气很肯定地说道,“以我多年的经验判断,你这块石头能切出一块好料子来。小贺,你花多少钱买到的?”

    贺青将那块石头的价格如实跟赵保文说了,听后赵保文说道:“这个价对于石头现在的情况来说一点都不高,换而言之,你已经赌涨了,赚了一笔了。你们从市场上买来的这批石头应该是山流水料,介于山料和籽料之间的那种和田玉原石,只不过大家习惯把这种带有明显皮壳的石头也叫做籽料,但价钱和真正的籽料比起来要低很多,毕竟玉石表面有一层皮子,遮挡住了里面玉石的情况,这和翡翠赌石中的毛料的情况差不多。”

    “嗯,你说得对。”贺青点头赞同道。

    “贺青,刚切开的这个地方,显露出的是白玉吧?白玉是不是贵重一些?”正在这时,一直静静跟随在贺青身边,陪伴着他赌石的苏宁颇为好奇地问道。

    “对。是和田白玉。”贺青回答道,“但价值不好说了,关键还得看底子。”

    他刚切开了一刀的那块玉显然属于和田白玉,光从切面看玉质不错,但具体情况还有待进一步察看。

    其实贺青已经了解眼下这块和田玉的情况了,确实是一块好玉,但与和田白玉中的顶级品种羊脂白玉还相差很大。

    “一般说来,和田玉中的白玉是贵一些的。”赵保文搭话道,“在外行人眼里。其实和田玉就等同于白玉,因为市面上出现的和田玉大多数是白色的,但实际上,和田玉除了白玉,还有其他很多种颜色的玉种。甚至有墨玉,这个质地好的话还是一种很不错的玉,比较难得。”

    贺青和赵保文他们就那块刚切开一刀的石头讨论了一会儿之后,贺青准备继续切割石头,这没有什么好考虑的,一解到底就是了。

    “赵叔叔,好了。我们解吧。”贺青招呼赵保文道。

    “嗯,没问题。”赵保文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着,然后他吩咐那师傅继续给贺青切割那块石头。

    在贺青亲自指示之下,他很快动手了。

    尽管大家都很看好那块石头。对此充满希望,但担忧也是在所难免的,毕竟这是在解石,可能性实在是太多了。如果玉石杂质太多,那也会大受影响。

    所以切割机再次启动。机器轰鸣的时候,林海涛和朱文他们神情开始有点紧张,可贺青本人却镇定自若,胸有成竹一般。

    没过多久,那第二刀又切割下去了,看到了切面上的情况。

    “是好的!”

    看清楚后,林海涛欢喜道。

    朱文和赵保文他们也不由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结果终究没有让他们失望,石头另一个方向也是带玉的,开出来的玉质和先前的一样好。

    “小贺,这下完全可以放心了。”赵保文高高兴兴地说道,“看这情况,这块石头真的非常不错,里面不但带有一块上好的和田白玉,块头也不小,估计能取出一块很好的加工级玉料来!”

    “希望如此吧。”贺青点点头道。

    能进行加工的玉石才能算是玉料,要不然只能做摆件了,当然,最好的玉料是珍藏级的,比如二道桥和田玉博物馆里面那块价值可上十亿的极品羊脂白玉,那块玉自然能制造出很多精美的玉器来,但博物馆不会拿来加工,只是收藏和展示。

    当下贺青请那师傅继续切割,约莫过了半个小时,整块石头就差不多全部解开了,最后剩下的是一块大约两个拳头大的玉石,不过还没有经过任何的打磨,表面非常粗糙,但不管怎样,至少能从上面取出一只和田白玉手镯的料来,只会多不会少。

    “小贺,恭喜啊,你真的赌涨了啊!”赵保文激动地说道,“你这块玉质地细腻,没什么杂质,非常难得的!不瞒你说,我很久没见到这么开眼的和田玉原石了!我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切割一大批和田玉原石,但最后切出来的能进行加工的料子却非常少,而达到你这块石头这个级别的,那就更加少见了!”

    “是吗?”贺青将信将疑似的问道,“我对和田玉没什么研究,不会鉴定。”

    赵保文摇头道:“你谦虚了,我知道你眼光很好的。小贺,你应该也知道,鉴别一块玉是不是和田玉,从两个点入手就可以了,一是温润性,二是油脂性,和田玉的温润感和油性不是其他玉所能比的,这两个特征越明显的质量往往就越好,所以为什么顶级的和田玉料是羊脂玉,那是因为羊脂玉状若凝脂,油性极高,也很温润。”

    “我真的不大清楚,不过现在知道了,学习了!”贺青郑重其辞地回答道,赵保文这话确实让他吸收到了很专业的和田玉鉴别知识,听对方那么一说,他很有那种感觉,因为之前朱文送给了他一颗小小的羊脂玉,那颗玉正如赵保文所说的那样,温润而充满油性,这种特性是天然的,十分自然,人工做出来的容易让人察觉出异常来。

    “青哥。我真服了你了,你怎么赌和田玉也这么厉害?!”林海涛诧异道。

    贺青摇头笑道:“我哪里厉害了?靠的是运气而已。你也知道,在赌和田玉上我纯粹是个外行,这是我赌的第一块石头呢,没有半点经验。”

    “所以我更吃惊了。”林海涛苦笑道。

    要不是他对贺青的情况很了解,那他肯定不会相信对方是个彻头彻尾的新手,而现在他也只能将对方赌到这么好的一块和田白玉一事归结于好运了,但绝对是人品爆棚,一般的好运可赌不出如此之好的一块玉石来。

    “贺青。你这块石头真漂亮,能不能拿给我好好看一下?”苏宁突然请求道。

    “当然可以了,你看吧。”贺青点头道,并将那块石头递到了苏宁手上。

    苏宁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上,一脸好奇地端详着。

    “小贺。另外这几块石头也马上解吧?”赵保文问道。

    “嗯,马上切吧,全部切开。”贺青应道。

    赌来的石头当然要解开了,反正迟早要开解的,还是早点解开的好,不然拿着石头到处走多不方便,而变成玉那就轻松方便多了。

    于是贺青继续赌石。余下的那几块石头其实他并不是很看好的,比起已经解开的这块和田白玉还是差很多的,但总归里面带玉,他不会亏。只会赚,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没过多久,那几块石头就全部切割开来了,无一放空。其中有黄玉、青玉、青花玉,还有白玉。只是这块白玉远远不及先前的那块,上面带有“白棉”。

    和田玉上的白棉和翡翠玉上所带的白棉本质上说来是差不多的,都是杂质,破坏玉质,影响美观的东西。

    “还都不错!”全部解开后,赵保文赞叹道,“虽然都没有你那第一块玉好,但能从石头中解出玉来这本来就不错了。小贺,呵呵,我简直不敢相信啊,这几块石头竟然没有一块走空,都出玉了,真的是百发百中啊!”

    “这绝对是个奇迹!”朱文也惊奇道,“我看那么多人解过石头,但从来没见到那个人像你一样,赌几块就中几块,而且这几块石头品相都很完整,都能加工的,实属不易!”

    林海涛却笑呵呵地说道:“这个结果其实早在我预料之中了,青哥这个人就是深藏不露,太谦虚了!明明是个高手,还偏说自己是个新人!”

    贺青能全部赌涨,这在林海涛眼里确实不怎么稀奇,因为他一直与对方形影不离,这一路上贺青创造的奇迹实在是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比起其他一些大事情来,这真的算不得什么。

    和田玉赌石和翡翠玉赌石虽然有很大的区别,但本质是相通的,都是通过皮壳来判断玉石里面的情况,贺青既然是个赌翡翠玉的高手,那他在赌和田玉上发挥出如此高超的水平其实是可想而知的事了,只不过他低调行事,不张扬而已。

    “运气,真的是运气。”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几块石头虽然都切出玉来了,但不怎么样啊,所以严格说来不算是赌涨吧?只能说这批石头来的地方好,那是个好坑。”

    “你不要谦虚了。”林海涛说道,“等下就一清二楚了,我那几块石头不是还没有解开吗?那些石头和你的那些可是在同一个地方买的,我不求赌出你第一块那么好的玉来,只要能解出玉石我就很满足了。”

    “应该差不多的。”贺青说道。

    而实际上,他并没从林海涛买下的那几块石头上看到荧光,至少不怎么明显,由此可知其结果比较悬了,可当时贺青也不好建议什么。

    说了一会儿之后,他们继续解石,不过是给林海涛解。

    结果并不妙,四五块石头,全部赌下去后,竟然有三块放空,只有一两块带有玉质,而且质地粗劣,很难派上用场的那种。

    “青哥,你看到了吧?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林海涛摇头晃脑地说道。

    贺青安慰道:“也不差,你也赌到了两块,以后会赌到更多更好的。”

    “你就别安慰我了。”林海涛说道,“赌石说来还得靠眼力,靠运气的话,那是十赌九输,很难赢的。青哥,我们现在知道你在赌和田玉上也很厉害了,以后能不能指点指点?我也想赌几块比较好的和田玉回去。”

    “没问题。”贺青想也没想地便点头答应了下来,说道,“能帮到的一定尽力帮你!”

    现在他在赌石上确实拥有不输的秘诀了,指点林海涛他们自然不在话下。

    “那就太好了。”林海涛欢喜道。

    贺青却心想,这几块石头根本算不得什么,重头戏还在后面呢。

    (推荐一本古玩赌石类的新名叫《透视宝瞳》,书号3023750,下面有直通车,喜欢这方面的不妨去收藏一下,我看了,书写得不错,语言流畅,情节很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