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99章 大涨!(上)

第399章 大涨!(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99章大涨!(上)

    “小贺,你觉得我这批石头怎么样?”

    看了一会儿之后,赵保文笑盈盈地问道,他眉飞色舞的,看得出来,他对自己运来的这批昆仑玉山料很有自信。¤本站网址:¤

    贺青晃了晃神,点头道:“我感觉不错。”

    何止是不错,那石头里面的情况简直让人惊喜,只是贺青表面上保持着镇定之色,并没有流露出异样的神情。

    “赵叔叔,你手头上这批石头是准备自己赌的吧?”贺青随后问了一句。

    “那是当然了!”赵保文郑重地点头道,“这批石头好不容易收来的,我可舍不得让出去。不过有个老顾客问过我,但他还没有来看石头。”

    “哦,是这样啊?”贺青点点头,他从对方那话里听出了一个情况,那就是赵保文还是有那个意思的,如果那个老顾客来看石头,并出一个比较高的价钱,那他很有可能会改变主意的,将眼前那批石头卖出去,当然也包括贺青刚刚特别留意过的那块硕大石头。

    此刻赵保文谈笑自若,胸有成竹,贺青暗地里却为他感到了一丝危机,如果那块石头是他的,那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让出去,只会立马切开。

    因为除了他谁也不知道,那块石头非同凡响,里面隐藏着一块足以让人眼前一亮的上好和田玉。

    尽管贺青对那块石头内部的情况几乎了如指掌,但是现在他不好跟赵保文他们说什么,就算他如实说出去,对方也未必会相信,毕竟他在赌和田玉上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又怎么知道鉴别一块山料的好坏。

    “赵叔叔。你这批石头的具体来历能不能告诉我?”

    顿了顿,贺青端正神色问道,好像他很重视这个事情。

    “当然可以了。”赵保文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怎么?小贺,你也想进一批货?你想要的话可以找我,我有渠道,而且不止这一个。”

    贺青说道:“对,我想看看,不过得先向你打听清楚这个情况。其他的就算了。我暂时就想知道这批石头运来的渠道。”

    “没问题。”赵保文忙应道,“小贺,等下我再告诉你吧,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交给你,你直接去联系上家就可以了。”

    “嗯。不急。”贺青欣喜道。

    “青哥,你想玩大的么?”林海涛突然很吃惊地问道。

    他没想到贺青竟然问起了那批石头的来历,这分明是大量收购的节奏。

    一个从未涉足过和田玉赌石行列的新人,突然想赌一批大的,这自然让人感动意外,站在一旁的朱文同样大感诧异,不过他们都知道。贺青“财大气粗”,他完全出得起那个手笔,也能轻易玩玩。

    “如果赵叔叔这批石头是真的很好,那为什么不玩一把呢?”贺青郑重其。事地回答道,“我现在很喜欢和田玉,真想赌一块好玉回去,这样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林海涛赞同道:“青哥。你说得很对。这和田玉其实和翡翠玉一样,他们的料子都分坑的。翡翠有不同的场口,和田玉也有不同的出产地,某个地方所产的玉很好的话,那从那里挖出来的山料,赌头也就大很多了。”

    他理解了贺青的想法,只是这前提是赵保文手上这批石头能赌出好玉,可现在一块石头都还没有切开,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的。

    “小贺,不好意思,刚有个熟人打来了电话,他来我这儿了,我得出去接一下他。你们随便看吧,等下我再进来给你开料。”赵保文突然招呼道。

    “嗯,你去吧。”贺青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也不知为何,他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听赵保文说有熟人赶来他玉石加工厂了,这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

    随即赵保文向他们道了别,并转身匆匆忙忙地走出了库房。

    而贺青和林海涛则继续留在原地,察看那批石头。

    不一会儿,就只见赵保文领着两个人快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来者是两个男子,一个比较年轻,看上去和贺青他们年龄相仿,而另外一个四十多岁的样子,人又矮又胖,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衣着光鲜,穿金戴银的,显然是一个大老板,还颇有股暴发户之气。

    当赵保文带着那两个男子走近身来时,贺青眉头皱得更紧了,他自然看得出来,那两人是冲着赵保文刚运来的这批石头而来的。

    他隐隐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不过说来,这其实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石头卖不卖给别人,他又得不到什么,当然也不会受任何损失,只是他在替赵保文感到不值,好不容易淘来的一块极好石头,眼看着就要让给别人,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

    “钟老板,就是这批石头!”带着那两个陌生男子大踏步走上来时,赵保文笑呵呵地指着那批石头介绍道,“你们看,料子都还不错吧?”

    “不错!”那腋下挟着一个公文包的中年男子连连点头道,“我就喜欢这种块头大的石头。赵老板,我先仔细看下。”

    “嗯,你看吧。”赵保文点点头道。

    于是那男子俯下身去细致入微地察看起来了。

    “赵叔叔,你刚刚不是说那批石头不会卖出去的么?”贺青在赵保文耳边低声疑惑道。

    “我之前是没这个打算的。”赵保文说道,“可钟老板他都亲自来了,我能不给他看吗?现在还不知道呢,他还未必看得上我这批石头。”

    贺青意味深长地笑道:“赵叔叔,我觉得赌石就要坚持自己最初的想法,往往成败就在那一下,第一感觉太重要了。”

    “你说得是。”赵保文点头道,“但你也知道,赌石这种事情太难说了。‘神仙难断寸玉’,最有经验的赌石商人都难免有失手的时候,更何况是我们这种半吊子货呢?不瞒你说,这批石头我并没有经过精挑细选,是批购的,价钱比较实惠,反正这种山料皮壳粗糙,很难把握了。我切过太多这样的石头,能切出好玉来的微乎其微。所以也不缺这一批了。”

    “那倒也是了。”贺青淡然道,他再怎么劝说恐怕都是王费口舌了,赵保文只是一个玉石商人,如果对方出价很高,有利润可赚。他自然愿意做成这笔生意。

    “赵老板,石头看好了。”

    过了半晌后,那钟老板突然回过头来,对赵保文说道:“石头不错,可以谈谈。”

    “钟老板,你的意思是想收这批石头吗?”赵保文反问道。

    “对。”钟老板回答道,“这批石头我全要了。还是老规矩怎么样?一起给你原价两倍的价钱。”

    赵保文顿时陷入了犹豫之中,此时此刻,谁也没有留意到,贺青神情紧绷。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紧张。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那块石头如果卖出去了,那赵保文无疑会受到一笔巨大的损失,除了他谁也不知道那石头里面的和田玉有多么好。绝对价值不菲。

    “赵叔叔,能不能借一步说话?”赵保文正要开口回答钟老板的话的时候。贺青却突然抢先开口说道。

    “小贺,有什么事?”赵保文惊疑道。

    林海涛他们自然也不知道贺青有什么想说的,但既然他有事,赵保文自然很注重,于是跟着他走到了一边。

    “赵叔叔,非得把那批石头卖给钟老板不可么?”贺青低声问道。

    赵保文说道:“我还没答应他呢,价钱还有商量的余地。”

    “那你总归有这个想法了。”贺青沉声说道,看样子那个钟老板也是很看好那批石头的,如果赵保文和他侃价,他应该会答应,这笔生意也就顺理做成了。

    “嗯,我是想卖给钟老板。”赵保文叹口气说道,“小贺,你是不知道啊,这生意不好做,太需要运气了,如果把那批石头以比较高的价钱处理给钟老板,那怎么着都赚到一笔了,可要是自己全部切开,那可能输得血本无归的。”

    “赌石就是这样的。”贺青淡淡一笑道,“谁都想赌赢吧?谁会在赌石之前总是想着最坏的结果?赵叔叔,你非得卖的话,能不能考虑让给我?至于价钱,我绝不会比钟老板少,不会让你吃亏的。”

    “小贺,你想收购我那批石头?”赵保文大吃一惊道。

    “对,如果你要卖的话那就让给我吧。”贺青用力点头道。

    赵保文不假思索地说道:“这没问题。刚才我是不知道你有这个想法,要不然我也不会和钟老板谈了。不过幸好还没有正式开始和他谈。既然你要,那我这就去告诉他吧,说东西不卖了。”

    “嗯,好的。”贺青颇感欣慰道。

    稍后他们两人便转身走回到了原地,钟老板似乎等得有点不耐烦了,说道:“赵老板,怎么样?你考虑好了吗?”

    赵保文摇头说道:“不好意思,钟老板,这批石头我不打算卖的,以后有石头了你再找我吧,那时候应该可以让一些给你。”

    “是你不肯让给我吧?要卖给别的人是不是?”钟老板脸色倏忽一变,冷冷问道,问话间他以一种十分怪异的目光扫了正站在赵保文身旁的贺青一眼。

    赵保文神色有些尴尬,不料这事被对方看穿了,不过这也很容易猜到了,钟老板那么精明的一个商人,他岂会看不出是贺青劝止了他。

    “钟老板,你说什么话呢?我哪有不肯让给你?”赵保文连忙陪笑道,“没有的事,只是有人比你先谈了。哦,对了,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小贺,他们是从千里以外的江州来的。这批石头他们先比你看了,所以我不能不守规矩,把东西让给你,不过以后我肯定会给留着的,而且会是一批更好的石头!”

    “赵老板,这话你就不对了啊。”钟老板脸色一沉道,“我不是早就在电话里跟你说了吗?”

    赵保文点头道:“我知道,你是说过,可你也没有说清楚啊。人家现在早看好了,你就让给他们吧,他们来一趟新、疆很不容易。我保证以后给你运一批好的来,而且给你最优惠的价钱。如何?”

    钟老板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道:“东西是你的,你不肯让给我,我也没有办法啊。好吧,那批石头我就不要了,让给贺老弟他们算了。”

    “承蒙相让。”贺青彬彬有礼地说道。

    钟老板说道:“不客气。贺老弟,不过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贺青问他。

    钟老板一本正经地说道:“实不相瞒,我比较看好这批石头,想看看结果,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赌,要是在这边赌的话,到时候能不能叫我一声,让我也长长眼?如果要运回去,那以后赌的时候也请别忘了告知我一声,把结果告诉我就是了。”

    既然赵保文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也没有办法了,只有提出此请求。

    “没问题!”贺青想也没想地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现在那批石头阴错阳差地转到了他手上,他定能创造一个奇迹。

    (谢谢幻的闪光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其他朋友手上还有么,新的一月拜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