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97章 史上最大羊脂玉籽料(六)

第397章 史上最大羊脂玉籽料(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97章史上最大羊脂玉籽料(六)

    “怎么看到的不是石头的过去,而是它以后发生的事情?!”贺青大吃一惊。◎◎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事实如此,不容他置疑。

    他刚刚通过眼睛异能看到的那一幕幕影像,记录的不是那块石头的来龙去脉,里面的“剧情”竟是往后推的情况,不过不像东西的来历那样看得那么透彻,好像有限制的,能看到的只是将来一段时间之内的事情。

    透过那一段段“情节”,贺青发现,那块石头被一个老板买走了,然后那老板把石头切开了,从中切出一块比较好的和田玉石,让人惊喜,但再往后的事情贺青就一无所知了,因为播放的影像戛然而止,没有了下文。

    但他至少知道眼前那块石头前景不错,如果买下来的话能“赌涨”。

    “我居然有预知能力了?!”当意识到自己能观看到那块石头的未来时,贺青又惊又喜,这无疑是个大大的好事,因为他不但能看到东西的来龙去脉,现在还能看到有些东西的未来情况了。

    其实贺青早就想到了,市场上出售的和田玉石极少是老石头,根本不可能洞察其来历,对此他并没抱什么希望,谁知道刚才无意中发现的那块古老血玉让他突然间有了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紧接着更为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能看到普通玉石以后会发生的事情。

    这自然是一个巨大的发现,他眼睛异能明显增强了。

    “是不是看什么东西都能看到它的以后?”贺青随即暗想道。

    怀着这个疯狂的想法,贺青当即做了试验,但结果显示,其他普通东西看过去的时候没有丝毫反应。

    他拿来做试验的是随意丢放在地面上的一块砖头,砖头既不是古董。也不是玉石,看不到异常倒也在情理之中。

    “我知道了。”贺青寻思道,“可能只有散发‘宝光’的古董和具有收藏价值的玉石等年代新的宝贝才能看到它的过去。”

    他总结出了这个规律,但事实究竟如何,还有待观察,但应该不会有很大的偏差了。

    随后他又尝试着察看了其他几块表面略带荧光的玉石,果不其然,他能看到它们的过去,其余几块石头虽然没有最先看的那块前景好。但也不是很差,能取出比较完好的和田玉来。

    从这几块石头的过去,贺青隐隐看出了一点名堂,那些石头的共同点在于,它们都能切出能加工的玉料来。

    换而言之。那些石头的潜在价值是它们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现在虽然还只是一块石头,但以后会被人佩戴或是收藏。

    也就因为这个,贺青能看到它们以后会发生的种种事情,当然,现在能预知到的时间还有限制,是比较短的未来时间之内。

    “青哥。你在看什么呢?看得那么仔细。”突然,只听林海涛在耳边笑盈盈地问道,“难道你对和田玉石也很有研究吗?”

    “哪有什么研究?”贺青当即反应了过来,并回头看向林海涛和朱文他们。说道,“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和田玉的原石,以前从来没看到过,只是听说过而已。我刚看了一下。但什么也看不出来,觉得这些石头看上去好像没什么本质的区别。都一个样。”

    他神色镇静自若,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谁也看不出异常。

    林海涛点头道:“青哥,你说得很对,和田玉石头真的很难鉴别,比起翡翠毛料来可要难多了,所以为什么赌翡翠的人那么多,而和田玉一般不以赌的方式交易,而是直接做买卖。不过这个事情不是绝对的,在和田玉赌石上也有经验丰富的老手,据说和赌翡翠玉的高手一样,逢赌必赢,而且往往是大涨。这个事情小文肯定比我们更清楚,可以向他打听一下有关情况。”

    站在一旁的朱文笑吟吟地答话道:“逢赌必赢这不大现实,我认识的行家中,有输有赢,赢的那些人虽然没有百发百中那么神,但确实是有点眼光,而不是瞎蒙。青哥,其实我觉得选和田玉玉石料子和选翡翠毛料差不多,表现好的里面出好玉的概率高一些。你们应该也知道,和田玉原石分为籽料、山流水料以及山料,籽料的成色最好,是从玉龙河等河里淘出来的,由于石头早被河水冲刷干净了,所以表面上原有的皮壳基本上褪尽了,这样的料子大多不用赌的,看一眼就一清二楚了,需要赌的是后面那两种料子,山流水料和山料,毕竟他们表面上还覆盖着一层或厚或薄的皮子,想要加工成和田玉,那还得去皮,但皮下的玉石有好有坏,这就有了一定的赌性了……”

    他一五一十地解说了一遍,听后贺青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小文,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明白很多了,跟你学习了。你在这一行混了这么久,肯定也学到很多技巧了,你认为带什么样皮壳的玉石是比较好的,比较有赌头的?”

    朱文郑重其事地回答道:“这和翡翠的赌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吧?皮壳表面细腻光滑,带有比较鲜亮的颜色的石头往往卖相更好,不过这种石头很容易作假,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石头,其中有不少皮子是很漂亮的吧?那是因为加工过了的,做成那个假象,为的就是卖一个好价钱。”

    “这个能理解,翡翠毛料不也有很多皮子是作假的么?”贺青点点头道。

    “青哥,你想不想玩一块?”

    谈了一会儿之后,林海涛突然兴致勃勃地问了贺青一句。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道:“有这个想法,既然来了,那就玩几块试试吧,反正应该也花不了多少钱。”

    如果不是刚才发现了那个巨大的秘密,那他哪会有这么大的兴趣。

    他虽然对赌和田玉毫无把握,但现在眼睛拥有了未卜先知的能力,这个特殊的能力可比任何赌石高手都要厉害,因为他是根据玉石的最终结果来赌的,绝不会失手。

    “嗯,玩几块。”林海涛笑呵呵地说道,“小文,你来给我们掌掌眼吧。”

    朱文苦笑道:“其实我也没几分把握的,再说了,这市场上的石头皮子作假技术太高明了,我有些看不准。”

    贺青摇头道:“小文,你就别谦虚了,至少你比我们这几个生手要在行。”

    说完之后他们就一起察看起旁边地摊上的那些玉石来了,实际上,贺青早就相好了,知道那几块石头值得买,那些不值一看,尤其是他最先看到过其未来的那块石头,那是必须拿下来的,那石头在他看来俨然是一个现成的漏,就等着他俯身去捡了。

    “青哥,依你看哪几块石头好一些?”朱文问道。

    贺青随手点了点他刚刚看过的那几块石头,说道:“那几块好像不错,想玩一玩。小文,有没有什么建议?”

    朱文称赞道:“青哥,你眼光很不错啊,那几块石头的皮子真不错,尤其是这一块,鹿皮子的,皮壳质地又很细腻,如果出玉,那很有可能是上好的和田白玉!”

    “哦,是吗?”贺青惊讶道,朱文所指的正是他最看好的那块石头,那石头的皮色确实有很多黄褐色的斑点,就像是鹿皮一样,斑驳陆离,很是漂亮。

    他没想到朱文一说就中了,从这看来,和田玉赌石也是有技巧可言的。

    当然,朱文是在估测,而他之前看到的是事实,两者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比如一块皮色满翠的极品翡翠毛料,切开之后也不一定能赌出上好的翡翠来,这还是有一个概率问题。

    “那就买这几块了。”贺青作出决定道。

    稍后,林海涛也看中了几块石头,他们一起谈价,然后交易。

    由于是没开窗的山料,石头不是很贵,最贵的那块也不过一两万块钱,贺青他们想也没想地便买下来了,反正就算全输也输不了多少钱,这比起翡翠赌石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翡翠玉石贵很多,一块上了一定档次的色料,那很有可能标价几十万,乃至更高的价钱,那样一来,如果输了那就损失惨重了。

    买到石头后,贺青他们并没有动,打算拿回去进行切割,朱文是干这一行的,他家里各种解石工具一应俱全,什么样的石头都能轻轻松松地把料子打开。

    买到那些石头之后,贺青和林海涛又在周围逛了一下,但没有什么收获。

    “青哥,我们现在带你去和田玉历代博物馆看看吧。”逛得差不多了后,林海涛提议道。

    “好的,我们走吧。”贺青答应道。

    先前听林海涛他们说那博物馆里收藏有一块价值上十亿的羊脂玉籽料,那可是目前发现的最大的一块极品羊脂玉籽料,自然要去好好欣赏一下了,开开眼。

    于是当下他们一行人径直朝二道区市场的综合大楼走去,没过多久他们便走了进去,并上了二楼。

    当随着林海涛他们踏入博物馆的那一瞬间,贺青眼前豁然一亮,他被眼前笼罩的一团团浓烈“宝光”震慑住了。

    (谢谢幻的闪光打赏588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