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93章 史上最大羊脂玉籽料(二)

第393章 史上最大羊脂玉籽料(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93章史上最大羊脂玉籽料(二)

    “梁老师,你不要客气。”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这十万块钱是我个人支助你们家的,希望能改善一下你和你家人的生活。至于你女儿的医药费,我后面会及时给你。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联系治疗你女儿那病最好的医院,然后住院治疗,医药要收多少钱你告诉我就是了,我尽数给你汇过去。”

    “我知道了!谢谢!”梁老师紧紧抓住贺青的手,还是不住地感激。

    贺青说道:“我给你写张纸条吧,就当是欠条。”

    “不要写的!我相信你!”梁老师连忙摇头道。

    贺青却态度坚定地说道:“这个是必须的,不是欠条,是我对你的保证。”

    梁老师说道:“真的不需要,如果你想便宜得到那个紫砂壶,又何必告诉我真相?你是个诚实可靠的年轻人,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坚信贺青的人品,同时又有薛先生和丁师傅做见证人,如此他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然而,贺青还是亲笔写下了一张纸条,保证担负梁老师女儿所有的医药费。

    写好保证书之后,贺青交给梁老师,梁老师激动不已,除了感谢,此时此刻他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稍后,贺青向梁老师道了别,并带着林海涛他们离开了梁家,当然,梁老师已经把那件供春壶交给了贺青,现在那件稀世珍宝是贺青的了。

    从梁家走出来后,贺青他们又向薛先生和丁师傅告别,而后驾车返回酒店。

    路上,贺青不忘给郑老打过去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他告诉对方,丁师傅介绍的那只老紫砂壶已经收到手了,东西很不错。是一件上好的古董紫砂壶。

    听了贺青的话后,郑老在电话那端表现得很高兴,有了贺青的认可,他就不用担心紫砂壶的质量问题了,等着收藏就是。

    没过多久,贺青和林海涛就开车赶回到了他们所下榻的酒店,由于时间不早了。是吃完饭的时候了,贺青便先和林海涛他们去餐厅吃饭。

    “贺青,你心地可真善良啊!”

    走进包厢坐下来后,苏宁笑吟吟地说道:“像你这样的好人我以前还真没见过,放着那么大的一个漏不捡,反而拿出钱来支助对方。”

    林海涛也道:“是啊。这样的好事如果是其他人碰到,那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吃下这颗大仙丹,最多给梁老师开一个比较高的价钱。”

    贺青正色道:“我知道那东西是发我现在的,我原本可以很轻松地捡到那个漏,但是我要是就那么把东西拿走了,心里怎么会过意得去呢?你们也看到了,梁老师家里那么困难。他女儿又得了重病,急需治疗,那件供春壶是他们家唯一值钱的东西了,没有了那个,他们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贺青,你说得对,应该那么做。”苏宁用力点头赞同道,“比起宝贝来。还有很多东西更珍贵。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你,眼光那么好,为人又这么正直!”

    贺青笑道:“正直不是人最基本的素质么?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读过维克多雨果的《悲惨世界》。我记得里面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如果人要成为一个圣人的话,那是一个特殊情况,但人首先要成为一个正直的人,不管是遭遇逆境。或者失足犯错误,但首先得成为一个正直的人。我觉得,即使不是一个正直的人,没有那份勇气。那也得有这个心吧?”

    “这话太贴切了。”苏宁欢笑道,“原来你还喜欢研究文学啊?你读过很多书吧?”

    贺青忙摇头道:“哦,没有,就以前上学的时候读过一些,现在一般很少看。”

    他们四人闲聊了一阵之后,所点的酒菜就陆续端上桌面来了,然后一起大快朵颐。

    “贺青,我们明天继续出发吧?”酒足饭饱后,苏宁问道。

    贺青点头回答道:“嗯,明天一早就出发,赶去新、疆乌、鲁、木、齐。”

    “嗯,好的。”苏宁欢喜道,那是她此行最大的目的地,贺青他们同来其实是陪她了,对此她心存感激。

    吃完饭后,贺青回到了客房。

    睡觉前他忍不住偷偷地从包里拿出倚天剑来欣赏,越看越喜欢,简直爱不释手。

    观赏完那把宝剑之后,贺青又取出那颗神奇的恐龙蛋化石。

    “咦?!”当手掌触碰到那颗恐龙蛋“活化石”的时候,那一瞬间,贺青大吃一惊,因为他发现那蛋壳上的异样感越发强烈了,温度升高,波动感加剧,好像隐藏在里面的小恐龙真的要破壳而出一般。

    “不会吧?!”贺青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先前发觉这个情况时,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毕竟那蛋化石的异常反应十分微弱,若有若无,可这下去感觉时,感到到的却是一股比较明显的反应了。

    “如果恐龙真的出生了,那该怎么办?是送去动物园,让专家研究,还是自己留着?”随即,贺青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果把恐龙蛋或即将问世的幼龙送去研究院,那东西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而如果留下来他自己豢养的话,那没准有什么意外的收获,至少养一只恐龙当宠物比养其他动物更稀奇,更有趣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他是没打算把这颗神奇的恐龙蛋送去国家研究所,再观察一段时间再说,直到真正地孵化出一条雏龙来。

    考虑好这点之后,贺青小心翼翼地将那组恐龙蛋化石放到了原位,先好生保管起来。

    过后贺青上床睡觉了,晚上他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再次梦见一只恐龙从那蛋化石里破壳而出,那是一只凶狠的翼龙,会吃、人,但奇怪的是,那条龙对他异常友善,后来还有了很多恐龙……

    梦越来越怪,怪诞不经,贺青从至为奇怪的梦中惊醒,醒来时天色已亮。

    “我晕,这两天怎么老是做这个梦呢?”贺青大惑不解道,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是他对那颗恐龙蛋化石想多了的缘故,但是,他总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提示,难不成梦里的一切会成为现实。

    他不敢往下设想了,恐龙真的出世的话,那对于他来说或许有利,又或许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起床后,贺青先洗漱,然后收拾好行李,准备去吃早点。

    和林海涛他们一起吃完早餐后,贺青就随他们驾车前往新、疆方向,继续一路、向西。

    中午时他们到达甘、肃省的第二大城市天、水,在那里停下来吃饭,吃完饭后他们并没有逗留,继续驱车赶路。

    又过了四五个小时才到甘、肃省的省会兰、州市,到达兰、州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已近傍晚,所以贺青他们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

    安全起见,他们晚上是不赶路的,疲倦之下走夜路总归有点不安全,而他们出来是旅游的,为的就是要放松,反正又不着急去新、疆那边。

    “青哥,很快我们就进入新。疆境内了,到了乌、鲁木齐之后,你买不买点和田玉玩?”

    吃晚餐的时候,林海涛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贺青说道:“到了之后再说吧。”

    他见过和田玉,对玉器也有所研究,知道什么样的和田玉是好的,什么样的是差的,但是还从来没见到过和田玉原石,这次前来和田玉之都——乌、鲁木齐,他自然要好好见识一下了。

    “青哥,你赌翡翠那么厉害,想不想到时候也赌赌和田玉?”林海涛饶有兴致地问道。

    贺青说道:“不是说和田玉不好赌么?”

    林海涛道:“不好赌不代表不能赌,和田玉比起翡翠玉石来,赌性自然小很多,但是也有赌的,自古以来新、疆那边就有人赌了,等到了乌、鲁木齐和田玉交易中心你就知道了,有些看上去明显是石头,还看不出玉石的质地,只有通过切开那层或薄或厚的皮子才能知晓,这个和赌翡翠的情况差不多,只不过和田玉确实非常难赌,没有什么规律,只能靠猜了,运气不好那就输了,可运气好的话,那说不定就能赌到一块好玉了,甚至人品爆棚,赌到了和田玉中的极品羊脂白玉!”

    “是吗?”听林海涛那么一解说,贺青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许多,对和田玉的原石加深了解了。

    当林海涛提到羊脂玉时,也不知为何,贺青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狂热之情,好像感到很兴奋似的。

    他也知道,时下顶级的羊脂白玉和顶级的翡翠玉价值相当,都是以克论价,绝不比宝石之王的钻石差,哪怕是最高顶级的钻石。

    这一次如果他能得到一块羊脂白玉,那就不虚此行了,可他有自知之明,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他从老翡翠赌石上面学到的赌石技巧完全不能用到和田玉的赌石上去,实际上,那种石头压根儿没有赌的规律,至少现在还没有人能总结出来,只能靠经验和运气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