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91章 极品供春壶(下)

第391章 极品供春壶(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91章极品供春壶(下)

    “青哥,这是什么?!”林海涛大感诧异道,在这之前他压根儿没有注意过静静摆在墙角落里的那件东西,那东西灰不溜秋,毫不起眼,也很难让人留意到了.

    “是件老东西啊!难得一见的古董!”贺青大声说道。

    “小伙子,你……你说那东西很值钱?!能拿来治我女儿的病?!”梁老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得颤声问道。

    “对,卖掉的钱应该可以支持你女儿的医药费了,至少她目前的治疗费用不用愁了。”贺青郑重地点头回答道。

    “那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泥塑摆件么?怎么那么值钱?”梁老师仍然不敢相信,那东西在他们家里摆了那么久,他却一直没想过这个问题,原以为只是一件普通的东西,白白送给别人别人也嫌脏手,更不用说卖出一大笔钱了。

    突然从贺青口中得知这个情况,他自然又惊又喜,激动不已。

    “梁老师,你说得也没错,那从本质上说来确实是一个泥塑,毕竟他是泥土做成的,其实很多珍贵的艺术品都是泥做的,比如陶瓷。”贺青解说道。

    “青哥,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林海涛问道,他十分好奇,因为左看右看,他实在看不出来,那东西到底有什么可取的,奇形怪状,颜色单调,毫无艺术品的美感,但东西表面积留下了一层比较厚实的包浆,确实像是一件颇有些年头的古董。

    贺青微微一笑道:“这个东西其实非常常见的,刚才我们还见过呢。”

    “刚才我们还见过?在哪里?”林海涛不解地问道。

    贺青看了看也都一脸惊诧地站在一旁的丁师傅和薛先生,说道:“在丁师傅店里,刚刚在薛先生家里也看到过。”

    “啊?!”此话一出,林海涛和丁师傅他们面面相觑,都不明所以。

    不过林海涛很快想到了什么,说道:“难道是紫砂壶?!这是紫砂壶?!”

    “你们如果仔细看,那应该认得出那个泥塑型摆件的质地是什么。”贺青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正色道,“梁老师,我们能不能把这个东西搬到外面去?这里光线有点暗,看不大清楚。”

    “当然可以!”梁老师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着,于是他亲手把那个东西搬了出去,那东西沉甸甸的,像是一个奇形怪状的石凳。

    贺青和林海涛也跟了出去,东西现在搬出来了,林海涛他们也看清楚了。

    “确实像紫砂的质地。”看清楚后,林海涛点了点头道。

    贺青说道:“嗯,是的。这东西由于在那里摆了很久了,没经过保养,表面上布满灰尘,所以看上去有些逊色。”

    “小贺,这真是紫砂做的?!”丁师傅疑惑道。

    贺青用力点点头,回答道:“是的,丁师傅。这不但是紫砂做的,而且它就是一件紫砂壶,年代非常老的紫砂壶!”

    “紫砂壶?!这哪是紫砂壶?!”林海涛大惑不解地说道。

    贺青蹲下身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件巨大的紫砂壶。

    好一会儿他才指着那东西对林海涛说道:“海涛,你仔细看看,你觉得这东西的造型像什么?”

    林海涛也蹲了下来,左右打量一番后说道:“猛一看像是一个奇形怪状的树墩,仔细看又不好说了。”

    贺青点头道:“它的造型确实跟树木有关,但不是一般的树墩,而是树瘿。‘树瘿’你们应该知道是什么吧?”

    林海涛说道:“那当然知道了,瘿木,影子木嘛。很多古家具是瘿木做的。”

    “嗯,差不多。”贺青轻轻地点了一下头道,“‘树瘿’是树木因受到真菌或害虫的刺激,局部细胞增生而形成的瘤状物,因为那是自然生长的形态,千姿百态的,是个奇观,所以很多艺术品以它为原型而做,‘树瘿壶’就是其中一种。我们眼前这个摆件是紫砂树瘿壶,其实很漂亮的,越看越奇特也有味道。”

    “原来如此!”林海涛恍然大悟道,“青哥,你说得没错,这东西造型怪异而有趣,只是上面灰尘太多,看不大清楚。”

    贺青点头道:“是的,布满灰尘,影响美观。梁老师,能不能清洗一下?”

    “可以!你说怎么洗才好?”梁老师连忙答应道。

    贺青说道:“就用清水冲洗一下就行,不要用刷子和清洁球,可能会损坏它的表面。”

    “嗯,我知道了。”梁老师好生点头应道,然后他捧起那只奇怪的茶壶去水龙头下清洗。

    不一会儿,他就转身走了回来,那东西已经冲洗干净,恢复了一些风采。

    “小伙子,这东西我洗好了,你们看吧。”梁老师走过来将那东西小心翼翼地摆放在一张桌子上,让贺青他们鉴赏。

    “海涛,丁师傅,你们现在看,是不是很典型的紫砂泥?”贺青笑吟吟地说道。

    “确实,这是紫砂!”丁师傅重重地点头道。

    林海涛也惊异道:“现在能看得很清楚了,很像紫砂壶的质地,可这是个壶么?里面是空的?”

    “是的!”贺青说道,“有空间的,用来装茶水。你们看,这是把手。”

    说着他伸过手去,轻轻地抓起紫砂泥塑上的一个小凸起部位,然后往一方向旋转了一圈,原来那东西不是固定的,能扭动。

    随即,令人更加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顶部平整的部位竟然自动拉开了一个小口子。

    “你们看到了吧?”贺青解说道,“这个壶还不是一般的树瘿壶,它是由消息机关控制的,茶水从那上面灌进去。”

    “那从哪里倒茶出来?”林海涛微微瞪大眼睛,惊奇道。

    贺青说道:“等把手一端的旋钮回到原位后,再往另一个方向旋转三百六十度应该就可以倒茶了。”

    当下他调整了一下旋钮,试了试,果不其然,另一端又打开了一个小口子。

    “简直不可思议!”林海涛惊诧道,“没想到这东西另有乾坤,‘深藏不露’啊!青哥,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神了你,我们都没发现这个东西,而你却对它了如指掌!”

    贺青摇摇头道:“碰巧见过而已,所以比较熟悉。”

    他当然见过了,不过是神不知鬼不觉之间通过异能窥看到其“前生今世”的,所以东西的基本信息以及其使用方法,他自然了解透彻了。

    “小伙子,那这个东西大概值多少钱?”梁老师突然急急地问道。

    他当然很关心这个问题了,因为贺青那话让他豁然间看到了一股莫大的希望,这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只希望这个美梦不要破灭。

    有了钱他就能给他女儿治病,现在他女儿病情加重,需要投入治疗,可昂贵的手术费和其他的医药费就他们目前家里的经济情况无法承受,所以只有放弃先进的治疗方案,进行最保守的治疗。

    贺青摇头道:“梁老师,说实话,这个我也不是非常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东西价值不菲,最保守的估计,应该能卖个几十万吧。”

    “几十万?!”

    听到他这个回答时,不但梁老师大吃一惊,丁师傅和薛先生他们也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薛先生刚刚让给贺青的那只老紫砂壶也不过十万块钱,谁知道梁老师家里竟藏着一件这么好的东西。

    几十万啦,这对于一般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了,而在捉襟见肘四处筹钱为女儿治病的梁老师眼里可是一笔难以企及的数目了。

    “小伙子,你……你可别吓唬我……这东西真值这么多钱?”梁老师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时激动得声音都打哆嗦了。

    几十万,他做梦都不敢想的,如果真有那么多钱,他就可以好好给女儿治病了,那样一来,女儿就不会干干坐着这里遭受病痛的折磨了,或许能治好。

    “我没吓唬你,我说的是实话。”贺青郑重其辞地回答道。

    “老梁,你该高兴了啊!”薛先生大声说道,“这小贺可不是个普通人,他是古玩行的鉴定专家,鉴定东西那是一看一个准,绝对错不了的!”

    他大大称赞了贺青一番。

    梁老师连连点头道:“我知道,我就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你说我在家里存放了这么多年的一件东西,它竟然是个宝贝!”

    丁师傅也笑盈盈地搭话道:“梁老师,古董就是这样,一件东西,在有些人眼里那是宝贝,可在另外一些人眼里,那可能就什么都不值了,是毫无用处的东西。专家不愧是专家啊,如果换做一般的人,发现都发现不了。我玩了这么多年的紫砂壶,竟然半天没看出头绪来,而小贺一眼就认准了!”

    他们一边安慰梁老师,一边对贺青的眼力赞不绝口。

    “梁老师,几十万是有的,三十万起步吧,这是最低价了。”贺青说道,“如果拿到拍卖行去买,遇上好时候了,那价钱就不好估量了啊,再多也有可能的。我很好奇,你这件东西是怎么来的?”

    他随口问起那个很特别的紫砂壶的来历,其实对此他是有所了解的,但那只是走马观花,很多细节他无法确定。

    “那东西原本不是我的。”梁老师沉思了片刻,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然后一五一十地说道,“很多年以前,那时候是文、化、大、命,正举行破、四、旧运动,有个老师,他也是学者,文学家,当时由于闹得很凶,他被当做是封建顽固分子,被红、卫、兵追查,所以他从南方一直躲到了我这里,在我这里一住就是两年,直到事情平息他才回去。他来的时候带来了很多东西,有书籍,字画,还有其他的一些重要的东西,这个紫砂壶就是他的,还有其他一些琐碎的东西,本来我告诉了他,要他来拿的,可他说不要了,值钱的都送给我。”

    贺青问道:“他没说明这个紫砂壶的情况吗?”

    “没有。”梁老师摇头道,“他回去后没多久就生病了,后来因病去世,想联系也联系不上他了。”

    贺青点头道:“那就对了,听梁老师这么一说,这件紫砂壶就有据可证了,那位老师想必是一位收藏家,收藏了不少好东西,这个紫砂壶就是其中一件。梁老师,恭喜你了,你那朋友留给了你一件好东西,你帮了他两年,他最终没有让你白帮忙,留下了这么一件珍贵的东西,让你能拿来换取给你女儿治病的医药费,算是感恩了吧。好人有好报啊!”

    “我确实没想到!”梁老师仍然十分激动地说道,“不过小伙子,这全靠你的指点,要不是你帮忙看出来,那我们谁也发现不了。”

    贺青摇头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青哥,这个紫砂壶是什么时候的?清代?明代?还是其他什么时候?”稍后,只听林海涛问道。

    贺青回答道:“是明代的,很古老了。这种东西不常见,拍卖会上也很难见到,所以没有具体的交易记录,价钱可高可低,一切看拍卖情况了。我的估价是刚才说的那个。”

    “明代的?这么老了啊?!”林海涛惊讶道,“那它是不是出自名师之手?”

    紫砂壶其实不贵,现在市面上新品一般是一百块左右一个,不过如果是名家的作品,那就难以估价了,顶级大师制造出来的紫砂壶,其拍卖价有上过千万天价的,十分惊人。

    贺青说道:“它是‘供春壶’,是出自明代名师之手。丁师傅,你应该听说过‘供春壶’吧?”

    丁师傅点点头道:“嗯,有听说过,但没研究,只见过近现代仿品,没有见过真品‘供春壶’。”

    贺青原原本本地说道:“确实少见。供春壶就是树瘿壶,是一种特制的紫砂壶。供春壶是明代正德、嘉靖年间,江、苏宜、兴制砂壶名艺人供春所作的壶。传说他姓龚,名春。供春是一位官员的书童。供春陪同主人在宜兴金沙寺读书时,寺中的一位老和尚很会做紫砂壶,供春就偷偷地学。后来他用老和尚洗手沉淀在缸底的陶泥,仿照金沙寺旁大银杏树的树瘿,也就是树瘤的形状做了一把壶,并刻上树瘿上的花纹。烧成之后,这把壶非常古朴可爱,于是这种仿照自然形态的紫砂壶一下子出了名,人们都叫它供春壶。梁老师这个‘供春壶’可以说是一件极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