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90章 极品供春壶(上)

第390章 极品供春壶(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90章极品供春壶(上)

    “老梁,在吗?那几个收古董的老板来了?”

    走进门来的时候,薛先生高声招呼道。文学馆.

    “人来了?!”只听一个低沉而略显嘶哑的声音答应道,随即一个老者从里屋走了出来。

    那老者七十多岁的样子,人很高,但非常瘦,简直是皮包骨头。

    “对,我把他们请来了。”薛先生笑盈盈地说道,“老梁,就是这位小伙子收东西。”

    然后他又向贺青介绍了老梁:“贺先生,他就是梁老师。”

    “梁老师,您好。”贺青连忙彬彬有礼地朝那老者点头问好。

    “你好。”梁老师也点了点头,并走了过来。

    当他走近身来时,贺青看清楚了,只见他馒头白,一点都没染,鼻梁上架着一副酒瓶底厚的老花镜,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很有文化的老人。

    贺青向来很尊重教师,先前他认识的付老师就让他很感动。

    “老梁,你刚才不是在电话里说你手上有几件古董要出售吗?”薛先生很快切入正题道,“你看,我都把贺先生他们给请来了,那就先把东西拿出来给人家看看吧。这小伙子可是鉴定专家,交给他看,你放一百个心好了,只要你东西质量好,那绝对不会看错!”

    “嗯,我这就去拿!”梁老师激动地点点头,随后转过身去,快步跑进了里屋。

    “难道那件东西不是梁老师准备出售的东西?”贺青暗自惊疑道。

    他一走进门就注意到的那件古董就赫然摆在客厅里面,那东西宝光四溢,令他精神大振,不过他不动声色,谁也看不出异常来。

    除了他。包括林海涛在内,此刻谁也没有留意到那件东西,看样子那件古董“深藏不露”,就是不知道梁老师自己清不清楚,估计他也是不知道的,要不然怎么会留着那么好的东西,完全可以拿去卖掉,换一笔钱来给他病重的女儿治病。

    不一会儿,梁老师就反身走回来了。他手上抱来了一个比较大的木箱,那箱子古色古香,显得很雅致。

    “小伙子,我家古董都在这箱子里面了。”梁老师小心翼翼地将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对贺青说道。

    “嗯。我知道。梁老师,打开给我看一下吧。”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其实他已经看到了,箱子上面散发着一团“宝光”,只不过红光比较微弱,不怎么明显。

    “好的,你们看吧。”梁老师随即打开了箱盖。并掀了开来,介绍道,“是几件瓷器,一对瓷瓶。两件其他的瓷器。”

    而后他又把箱中的瓷器一一拿了出来,摆在桌上供贺青他们欣赏和鉴定。

    东西一拿出来,贺青心里就基本有数了,因为那几件瓷器都比较普通。是市场上较为常见的东西。

    “小伙子,就这件古董。你看值不值几个钱?”梁老师有点急切地问道。

    贺青笑吟吟地点头道:“当然值钱了。梁老师,你这都是粉彩瓷,这种瓷器是清朝时期最典型的瓷器品种之一,不过你这对瓶子不是清代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民国时期的,属于嫁妆瓶,有一对,而且保存得比较完好,有一定价值。”

    “小伙子,你说得很对。”梁老师郑重地点点头道,“这对瓷瓶确实是陪嫁品,是我母亲嫁过来时带过来的。”

    他坦诚相见,毫不隐瞒。

    贺青说道:“那就对了,很标准的嫁妆瓶。那时候很兴这个,嫁女一般都会配备,娘家越富有的人,送来的嫁妆瓶往往就越好,有送官窑粉彩瓷的,但只有真正的大户人家才有那个手笔。”

    “那你收不收?大概值多少钱?”梁老师连连问道,他最关心的自然是东西的价钱了,因为他家可谓是徒有四壁一贫如洗了,而筹钱给他女儿治病是当务之急。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回答道:“收,但别着急,价钱等下再谈。”

    本来他对嫁妆瓶丝毫不感兴趣,毕竟太常见了,要多少有多少,现在价钱也很低廉,但梁老师家情况特殊,他想支助一下。

    “嗯,不急。”梁老师忙应道。

    “那这两只碗呢?”

    顿了顿,梁老师遂又问道。

    贺青定睛瞧了一眼,说道:“这两只碗都挺漂亮的。梁老师,我能不能拿起来欣赏一下?”

    “当然可以,你请随便看!”梁老师爽快地答应下来。

    贺青便拿起了其中一只粉彩大碗,翻来覆去地仔细鉴别,站在一旁的林海涛也跟着做鉴定。

    看完后,贺青轻轻地把碗搁在原位,说道:“这也是民窑瓷器,不过年代应该老一点,清代晚期的作品吧。梁老师,你可能看不出来,那碗表面上带官款,也就是说,它底部写有‘大清乾隆年制’的字样,但其实是不带款的,那款是新仿的,是现代做旧的师傅添上去的。另外那只碗的情况应该差不多吧。”

    “原来是这样啊?”梁老师恍然大悟道,“那是不是一点儿都不值钱?”

    “那倒不是。”贺青摇头道,“东西做得不错,是高仿,还是值得收藏的。梁老师,你别担心,你这几件东西我都要了,只是不知道你家里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我既然来拜访了,那可以的话,都让给我吧,我是专业搞收藏的,需要收购一大批古董,只要是古董都可以,价钱也绝不会让你吃亏。”

    说话之间他掉过头去,四处打量了一下,好像在搜寻梁老师家里还存在的古董。

    “小伙子,不好意思,没有了,如果有,我肯定会卖给你的。”梁老师用力摇头道。

    “哦,是吗?”贺青将信将疑地问道。

    梁老师说得很果决,没有半分思考之态,由此看得出来,他并不知自己家里还有一件珍宝。

    “小伙子,既然你喜欢,那就开个价吧,这四件瓷器你一共出多少钱?”梁老师忍不住再次问起那批古董的交易价。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自己说吧,你觉得多少合适?没事的,只要还合适就可以了。做生意也是在交朋友,价钱差不多就成。”

    他到底是个行家,对于那些东西的价钱,他自然也有所了解的,民国时期的粉彩瓷一点都不贵,那四件加起来按照时下的行家来说的话也不过四五千块钱吧,一千块钱一件,这个价钱不低了。

    “小伙子,你是专家,而我不懂,当然得由你来开价了。”梁老师却推辞道。

    贺青沉吟了片刻道:“要不这样吧,那四件瓷器每件五千块钱,一共给你两万,如何?”

    “两万?!”

    此话一出,不但梁老师和薛先生他们大吃一惊,就连跟贺青一起来看东西的林海涛脸上也露出一抹惊诧之色。

    林海涛自然也清楚那四件瓷器的情况,那些东西根本不值两万块钱,恐怕连四分之一都不到,可贺青平均一件就开出五千之多了。

    林海涛心里也明白,贺青绝不是不懂行情,他肯定也知道那种粉彩瓷是泛泛之物,没多大的收藏价值,按一般的情况他是不可能出这么高的价钱的。

    “青哥是故意开这么高价钱的。”林海涛暗想道,他心知肚明,贺青是想间接地帮梁老师一把,因为他家里实在是太困难了,值得同情。

    意识到这点时,林海涛心头也就释然了,只道青哥真是个好心人,心地善良之极。

    不过他也知道,区区两万块钱对于贺青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而在梁老师和他家人眼里那可就是救命钱。

    “两万块?!”梁老师扶了一下眼镜,惊喜道,“值这么多啊?!”

    “嗯,是值得的。”贺青点点头道。

    “那谢谢你了!”梁老师连忙点头表示诚挚的感激。

    稍后他赶忙请贺青他们坐,坐下来谈交易事宜。

    “咦?!”

    坐下来后,贺青突然一声惊呼,大声说道:“梁老师,你这里还有一个东西啊!”

    “什么呢?”梁老师惊讶道。

    林海涛和薛先生他们也都不由吃了一惊,他们当即一齐朝贺青所看的地方定睛瞧去。

    映入眼帘的是随意摆放在旁边一个墙角落里的东西,那东西黑不溜秋的,不知道是石头做的,还是一个木墩。

    “就是这个东西。”贺青直接指着那个形似树墩的东西说道。

    那东西乍一看毫不起眼,林海涛他们看到后都很纳闷,贺青怎么就注意到那上面去了,这房间里光线可是很暗淡的,那东西丢放在最阴暗的地方,可是很难留意到的,由此可想而知,贺青他不愧是眼力惊人的专家,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那是个摆件。”看到后,梁老师说道,“是泥塑的吧,一直都在那里,不过没有什么用处。”

    “梁老师,此言差矣!”贺青却郑重其事地说道,“这东西可不简单啊!恭喜你,这是件好东西,有了这个,你女儿治病的钱或许有着落了!”

    “啊?!”这话他一说出口来,众人一片哗然。

    (谢谢老朋友相忘不过如此打赏688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