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89章 天下第一茶壶(下)

第389章 天下第一茶壶(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89章天下第一茶壶(下)

    很快,贺青便与郑老的朋友丁师傅见上面了,丁师傅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中等个头,整个人很有精神,说话也非常利索,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头脑精明的生意人。

    “真是一表人才,年轻有为啊!”

    认识贺青之后,丁师傅大声赞叹道。

    “丁师傅,您过奖了。”贺青客客气气地说道。

    丁师傅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真是名师出高徒!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所以不要谦虚。”

    贺青微微笑了笑,说道:“我有今天,都是靠我师傅他老人家的栽培。丁师傅,听我师傅说,你知道他要的那件紫砂壶在哪里。”

    他随即岔开了话题,直接提起郑老托他办的那件事,那就是帮着收一个紫砂壶。

    丁师傅笑盈盈地点头说道:“我知道,当然知道了!小贺,你们先请去我那里坐坐吧,坐下来聊。”

    “嗯,好的。”贺青好生答应道。

    然后他们跟着丁师傅走进了附近一家店铺,这是一家紫砂壶专卖店,店里摆卖各种各样的紫砂壶,那些紫砂壶颜色、造型以及大小都不尽相同,各有特色。

    贺青虽然对紫砂壶没有什么研究,也很少赏玩,但是他也知道,喜欢玩紫砂壶的藏家很多,郑老便是其中一个。

    紫砂壶向来是收藏品,尤其是出自名家之手的紫砂壶,备受人珍藏。

    近几年紫砂壶收藏市场炒得很热,名家珍藏级的紫砂壶在拍卖市场屡创新高,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乃至上千万,创下了茶壶的天价交易记录。

    把贺青他们请进紫砂壶店之后,丁师傅热情洋溢地上茶招待他们,他亲手泡了一壶上好的龙井茶。

    “小贺。老郑应该将这个事情跟你说清楚了。”

    陪着客人品茶的时候,丁师傅郑重其事地说道:“他要的是一个老紫砂壶,大约是清朝中期的,我看了,觉得东西没问题,现在就等你去确定了。呵呵,你是行家里手。眼力过人,有你帮忙掌眼,那肯定没问题了!”

    贺青却忙摇头道:“丁师傅,您谦虚了,我师父当然是信得过你的,只是要我们顺路把东西给他带回去。”

    丁师傅笑道:“那我是实话。我卖紫砂壶在行,但鉴定古董确实是个门外汉了,和你们这些大行家没得比的!那件紫砂壶现在我还没有拿来,在我一亲戚手上。你们什么时候方便?方便的话我带你们去看看吧,如果你们也觉得没问题,那就拿走吧,反正价钱我肯定会给你们说到一个最优惠的价。”

    “现在就可以去看。”贺青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们今天下午有空,不过明天可能就要走了。”

    丁师傅忙道:“那我们等下就过去看东西吧。”

    两人很快谈定了这件事情,不过没有马上离开,贺青而是跟丁师傅聊起了他紫砂店的事,以及其行情。

    稍后他们还在丁师傅的带领下参观了他的紫砂壶专卖店,丁师傅给他们介绍了一些造型别致的紫砂壶,贺青觉得很有趣,这些东西是他以前很少接触的。今天算是开了眼了。

    末了,贺青和白文超四人每人买了一个紫砂壶,买的还是最贵的那种,丁师傅自然很高兴。

    买好紫砂壶之后,丁师傅就说了:“小贺,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我刚给我那亲戚打了一个电话,他们正好在家。这会儿可以过去。”

    “嗯,走吧。”贺青点头应道。

    于是他们四人在丁师傅的带领下开车赶去卖老紫砂壶的那户人家。

    那地方位于比较偏僻的郊区,距离有点远,贺青他们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赶到目的地。

    到达地点是一个普通的住宅区。下车后,丁师傅领着他们直接走去他那个亲戚家里。

    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丁师傅所说的薛先生家中。

    薛先生家房子很小,但人多,还有好几个小孩,十分混乱、喧闹。

    薛先生和他家人很热情,见丁师傅带来了收古董的老板,他们连忙把郑师傅点名要的那只老紫砂壶拿了出来,给贺青他们做鉴定。

    其实东西还没从盒子里拿出来,贺青就基本上肯定了,东西确实是一件老古董,因为上面散发出一团“宝光”,而且比较浓烈。

    “小伙子,你看,东西还在这里,一点都没有动。”薛先生笑呵呵地说道,“我们家这件紫砂壶的情况我家大舅也是知道的,是祖传的宝物,以前一直用来泡茶,但后来听人说是古董,我们就不敢再用了,生怕损坏了。”

    贺青微微一笑,神情满意地点头道:“确实要保护好,小孩子可不认这是宝贝还是其他什么普通的东西,很容易摔坏的。不过紫砂壶得用,得经常用,把它束之高阁是不对的。丁师傅,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小贺,你说得太对了!”丁师傅用力点点头,赞同道,“紫砂壶是养出来的,就好比佩戴的玉,越养越有灵性,如果把它收起来那就会像铁生锈一样,褪去一层光华。不过他们家情况很特殊,你也看到了,小孩子多,杯盘碗碟不知道摔坏多少了。”

    贺青点头道:“这个我能理解。”

    “那小贺,你觉得这个紫砂壶怎么样?”丁师傅随即问道。

    像贺青这种天才级别的鉴定专家,东西是好是坏,基本上过一眼就能断定了吧。

    贺青说道:“东西应该不错,是件老紫砂壶了。”

    “小贺,你真是好眼力啊!”丁师傅啧啧称赞道。

    这就是真正的鉴定专家,有一眼!

    对于贺青表现出来的那份自信,他非常欣赏和佩服。

    “我能不能先好好欣赏一下?”贺青说道。

    “当然可以了!你请随便看!”薛先生忙不迭地答应着,见贺青很看好自己家的东西,他自是感到高兴。

    当下贺青便小心翼翼地拿起那件紫砂壶由表及里细致入微地察看了起来,林海涛也在一边全神贯注地察看着。

    两人就这件紫砂壶的特征交流了一番,按照两人的说法,东西也做得很不错。

    常规性地欣赏了一番之后。贺青又启动眼睛异能察看了一番。

    通过观看东西的来龙去脉,他便更加确定了,东西正如丁师傅所说的那样,是传自清朝中期的一件老古董紫砂壶。

    “丁师傅,薛先生,我看完了。”小心翼翼地把茶壶放下来后,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茶壶没问题,我也比较喜欢。薛先生,你开个价吧。”

    既然是郑老很信任的朋友介绍来的,对方又是他的亲戚,贺青便很直接了,对方也应该不会狮子大开口。开出一个离谱的价钱来。

    丁师傅替薛先生回答道:“小贺,价钱其实早就定好了的,这个壶有个拍卖公司愿意接拍,但从拍卖到拿到钱要很长时间,所以没有送拍了。当时拍卖公司的估价是这样的,起拍价定在十万左右,最终成交价估计也十来万吧。关于这件紫砂壶的价钱。我也已经和老郑谈了一下了,我们暂定的价钱是拍卖公司所估的起拍价,十万块钱。不知道你感觉这个价钱如何,你要是有意见可以直接说出来的,不要顾虑什么。呵呵,买卖都是商量出来的嘛。”

    “十万?”贺青不假思索地说道,“这个价靠谱,没问题。我接受。”

    “贺先生,那谢谢你了!”听对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那个价钱,薛先生又惊又喜,激动地一把握住贺青的手,感激不已。

    贺青摇头道:“薛先生,你谢我做什么?我们应该谢谢你,你给我们带来了这么漂亮的一个老紫砂壶。这个价是值得的。”

    他坦诚相见。实话实说。

    丁师傅也高高兴兴地说道:“小贺,既然你没意见,那就这么定了吧。这只紫砂壶十万,现在东西可以打包了。你给老郑带回去,至于钱,后面跟他说就是了。”

    贺青却道:“钱我现在给薛先生,可不能耽误人家的事。”

    他看得出来,薛先生家很困难,人多嘴杂,十万块钱对于有钱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九牛一毛而已,而在薛家人眼里那可是一笔不菲的数目了,能大大派上用场。

    “小贺,你钱也带来了?”丁师傅吃惊道。

    贺青摇头道:“没有,身上没带那么多钱。不过我可以开支票,不知道薛先生收不收,是现金支票,到时候拿着钱直接去指定的银行取就是了,如果不行,那也可以一起去银行做转账交易。”

    “有什么不收的?”丁师傅笑道,“我们还信不过你么?”

    薛先生也忙点下头来道:“支票当然没问题了!”

    贺青欣慰道:“那就好了。”

    随后他拿出支票来,并写好了,上面白纸黑字地写着十万的数目,一分也没有少。

    将支票递到薛先生手上时,他又感激一番。

    拿到钱后,薛先生便忙将那只老紫砂壶包好了,贺青可以随时带走。

    顺利地给郑老拿到一件精美的老紫砂壶后,贺青他们正准备道别离开,他们还要回酒店做下准备,明天就要赶去新、疆。

    可正在这时,薛先生突然招呼道:“贺先生,你们还收不收古董?”

    贺青惊疑道:“你家里还有别的古董吗?”

    除了那件紫砂壶散发出来的灵气,他并没有感应到其他的气息,便没什么兴趣了。

    只听薛先生回答道:“不是,不是我家的,是别人家的,刚一个邻居打电话给我,他叫我代他问你们的。”

    贺青疑惑道:“你邻居?他在哪里?他怎么知道我们来你家收古董了?”

    薛先生笑盈盈地说道:“你们来之前我就和那人说了,因为他确实想买。”

    “哦,是这样啊?”贺青神色恍然道,“他家在哪里?可以去看看。”

    既然人家问起了,那就去看看吧,东西不好也没什么,就当是在这里随便逛逛了。

    薛先生回答道:“他家就在楼下,在一楼。叫我问你的是老梁,梁老师,他以前是一名中学老师,但是现在退休了,一直在家照顾他家女儿呢。她女儿得了尿毒症,现在又离婚了,没有地方去,只能带着孩子回娘家住。这可害惨了老梁,就他那点退休金,哪里够女儿治病,支付昂贵医药费的?”

    “那确实挺困难的。”贺青点点头道。

    这话是薛先生说的,他所介绍的自然不会是虚假情况,如果是和一般的卖家交流,那对方所说的话多半是编故事,听了只会让人一笑置之。

    老梁家那情况确实值得同情,现在人家热情地问上来了,那不给他看东西真不好意思了。

    “贺先生,那你们去不去老梁家看看那几件古董?”薛先生问道。

    “可以,看看吧。”贺青答应道。

    薛先生欢喜道:“那我打电话叫他马上把东西拿出来给你们看。”

    贺青却摇了摇手道:“不了,我们还是亲自走一趟吧,免得人家跑路,老人家上楼可不容易,反正我们要下去的。”

    “那也好。走吧,我带你们下去。”薛先生忙不迭地点头答应道。

    于是当下他带着贺青他们走下了楼,并来到了楼后面的底层,也就是老梁家。

    老梁家门前有个小小的院子,是自己搭起来的帐篷。

    帐篷下面正有两个人坐在那里,一个是小女孩,一个是比较年轻的女人,那女人正坐在轮椅上,脸色苍白,神情萎顿,明显是有病之身。

    薛先生先介绍了一下,那女人正是梁老师那个生病的女儿,现在病情已经很严重了,但是他们家实在是太穷迫了,没有足够的钱把她送去医院接受专业的治疗。

    随后,薛先生带着贺青他们走进了梁家。

    梁家光线阴暗,可走进去的那一瞬间,贺青不但没感觉到黑暗,而且只觉眼前豁然一亮。

    因为他发现,那房间中具有有东西散发出一团浓烈的红色灵光,熠熠闪光。

    这是他万万也没想到的事情,看样子老梁手上有件珍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