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86章 最神奇的恐龙蛋(三)

第386章 最神奇的恐龙蛋(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86章最神奇的恐龙蛋(三)

    贺青和林海涛他们走下山来时,前面被一大群人堵住了,围住他们的是一群神情激动的记者,因为他们都很想冲上山去近距离地做现场直播,但苦于文物部门眼下禁止任何外人进入,所以他们暂时无法获取任何关于曹操高陵的信息。

    “先生,您好。”一年轻漂亮的女记者突然向贺青伸过话筒来,急急地问道,“您是山上那座古墓最先发现的人,是不是?”

    听到那记者的问话,贺青微微有些吃惊,没想到那些观众也有人认识他,不过他很快想过来了,只道这并不稀奇,要不然蔡微澜又怎么知道他是曹操墓的发现者,看样子这个消息不胫而走,越来越多人知道了。

    “嗯,是的。”贺青点点头道,“不过不是我一个人发现的,是我和我这位朋友一起发现的。”

    说着他指了指站在身边的林海涛,既然都知道这个事情,那也就没必要隐瞒了,说出来也没什么,反正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那您能不能把你们发现的经过和古墓里面的情况告诉我们?”听贺青毫不隐瞒,那记者一阵欢喜,忙不迭地又问道。

    贺青顿了顿,然后说道:“我和我朋友在这山上游玩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古墓入口,后来叫来考古队的人才知道这原来真是一座古墓。”

    他却没有回答跟古墓情况有关的问题,但这明显不是记者们想要的答案,于是有数名记者一起追问有关情况,问及古墓里的具体情况。

    “不好意思,这个问题恕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们。”贺青无奈地笑了笑道,“因为在墓地开放之前,有些信息不能公开,这得保密,如果我们随便说出来了。那可能就是泄露国家机密了,会受到上面处罚的。”

    他煞有介事地这么一解释,实际上王局长他们什么也没交代,把墓里面的情况说出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但是贺青现在不能公开他所看到的情形,因为他刚把那手资料发给蔡微澜,他们报纸明天才能发出去,所以现在他不能向第二家媒体提供一样的消息。要不然别人可能会捷足先登,发表这个新闻,而蔡微澜就白欢喜一场了。

    “这哪是什么国家机密?”有记者质疑道,“没这么严重吧?先生,你就先给我们说说你们看到的情况吧。”

    “很抱歉。”贺青毫不犹豫地摇了摇手,作“无可奉告”之状。

    说完之后。他就用力排开人群,在林海涛他们的簇拥下向前走去,周围非常拥挤,他们好不容易才走出了聚集的人群,来到比较空旷的地方。

    而这些还有不少记者紧紧地跟随在他们后面,不时地叫喊他们,想继续采访。

    走到车旁时。贺青一头扎入了自己的揽胜中。

    走上车后,贺青随即启动了引擎,然后忙着倒车,由于路面拥堵,他好不容易才开出一条道来,掉头向旅馆方向驶去,而林海涛他们的车子顺着他杀出来的“血路”紧随其后。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之后,贺青突然留意到了。后面除了林海涛他们的车子,还跟随着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看标志赫然是中央电视台的采访车辆。

    “他们是跟着我来的吗?”见状,贺青不由暗暗吃惊道。

    不过他没怎么在意,反正在蔡微澜他们报纸发出去之前,他是不会向任何媒体机构透露古墓里的具体情况的。

    没过多久,贺青就开车回到了旅馆。车子停下来后,那辆面包车也停靠了下来,而贺青一走下车来,那队记者便匆匆忙忙地围了过来。对着贺青他们一阵拍摄。

    “您好,先生,我们是中央新闻频道的记者,特想采访您一下。”端着话筒的记者挡在贺青身前,大声说道。

    贺青摇了摇头道:“刚才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我没有其他什么可说的了。你们也不要着急,估计明后天就可以进去做现场直播了,至少你们中央台能尽早获得允许了。”

    他不会因为采访他的是中央电视台而另眼相看,他只会一视同仁,不能说就对谁都不能说,哪怕是国家最权威的新闻机构他都不会吐露半个字,如果国家真那么看重他们,那会马上批准吧,他们也就不用向自己打听了,直接进古墓录制节目就是。

    “先生,您就告诉我们。”那女记者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们会按照报料人提供线索的奖赏标准给予一定报酬的,希望你如实告诉我们。”

    “不好意思,我还是不能说。”贺青依然不假思索地摇摇头,表示无可奉告。

    他根本不在乎那点报料费,就是付给他再多的报酬,他都没兴趣。

    随后他不由分说地道了一声别,并快步朝旅馆内走去了。

    直到走进客房后他才松了一口气,这下总算是清静了。

    “贺青,你真的太厉害了啊!”

    坐下来后,苏宁赞叹道。

    刚才她一直处于震惊之中,万万也想不到,他们这次前来安、阳高陵参观,竟然能发现一座偌大的古墓,如果刚才不是贺青带她进去参观,那她恐怕这辈子都见不到那样的情形了。

    “没有。”贺青摇头谦虚道,“看来我们这次来安、阳这边还是有很大收获的啊。”

    “那肯定了,收获巨大!”苏宁眉飞色舞地说道,“你这次算是破解了曹操墓之谜了!先前发现的那座古墓根本不是真正的曹操墓,那规模比起你发现的这座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没法比!”

    贺青点头道:“是啊,那座应该才是正墓,其余的估计是疑冢吧。”

    别人或许对此还存有疑问,但这事在他贺青看来却是确定无疑的了,因为他从墓中淘到了曹操的绝世佩剑——“倚天剑”。

    那剑端真削铁如泥,是难得一见的神兵利器!

    “贺青,你们这次发现了那座古墓,国家肯定会大加表彰的。那你们是不是要等到开会表彰大会之后才离开这里?”苏宁忽又问道。

    贺青却摇头道:“不了!我们准备明天走吧。”

    “不参加表彰大会了?”苏宁吃惊道。

    “嗯,不参加了。”贺青坚定地回答道。

    等到召开表彰大会,那得多久啊,起码要一个星期,而他现在在这边的事情已经办妥了,非常顺利,所以可以离开了。

    “嗯。那也好。”苏宁点点头道,对此她当然没什么意见,其实她早想离开这个地方了,赶去新、疆等其他地方游玩,毕竟说起来,安。阳这边除了曹操高陵遗址。并没有什么好玩的去处了。

    林海涛突然问道:“青哥,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贺青回答道:“按苏小姐说的,去新、疆那边吧。”

    既然苏宁陪来了,她最大的目的地又是新。疆,那不去就说不过去了。

    其实贺青也想过去看看,新、疆那边不是有闻名国内外的软玉和田玉吗,他也想掏几块上好的玉石回来。做几件精美的和田玉器。

    虽说他对和田玉没多深的研究,对于和田籽料和原矿石更是很难分析透彻,但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在选择料子方面还是有一定优势的,至少对于古董玉石他更有把握,万一又有什么奇遇呢,像学到赌翡翠玉的技巧一样又学到赌和田玉的诀窍。

    “嗯,那我们一起过去玩。”林海涛好生应道。贺青既然已经做下了决定,那他还有什么好说的,跟着一起去就对了。

    他们当下商量好了,决定明天一早就出发,此行目的地之一是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

    贺青和林海涛他们聊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潘师傅打来的。

    “潘师傅,有什么事吗?”接听电话后。贺青问道。

    只听潘师傅在电话那端回答道:“小贺,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想找你好好聊聊。”

    贺青直截了当地说道:“潘师傅,我和海涛他们打算明天走了。”

    “就要走了?”潘师傅惊讶道,“去哪里?回去吗?”

    贺青如实道:“不是回去。想去新、疆一趟,自驾游。”

    潘师傅说道:“王局长他们找你还有事呢。这座古墓是你们发现的,国家还要表彰你们,所以能不能晚几天离开?等文物转移、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后再走?”

    贺青想也没想地就拒绝了,说道:“潘师傅,不了,我们明天上午就走。你要是有什么事,那今天晚上就说吧。”

    “那看你自己的意思了。”听贺青语气那么坚决,潘师傅也没有强求什么,只是说道,“小贺,那我们就马上去找你吧。”

    “嗯,好的。”贺青笑吟吟地答应道。

    道别挂上电话后没多久,贺青就接到匆匆忙忙赶来的潘师傅和郑老了,他们后面还跟着考古队的车娟。

    见到贺青后,潘师傅他们先是表示一番感激之情,现在事情已经定下来了,他们是得好好感谢贺青了,因为这个莫大的机会是贺青提供给他们的,让他们进入全国最大的一座古墓进行考古研究。

    面对潘师傅他们的再三感激,贺青只是摇头说没什么,有这样的好事,他自然会先告诉潘师傅他们了。

    “潘师傅,你们不要这么客气了。”末了,贺青笑盈盈地说道,“我有一个请求。”

    “哦,是什么?”潘师傅连忙问道,“只要能做到,一定答应你!”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对于你们来说可能也不是什么大事了,就是下次你们如果发现什么古墓,能不能告知我一声?我虽然不像你们,不是专业的考古工作者,但是我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因为可以从中最直接地接触到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

    潘师傅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当然可以了!”

    他自然能理解贺青的想法,对方年轻有为,博学多才,对文物研究自然也很感兴趣。

    “那就先谢谢了。”贺青欣喜道。

    “谢什么?像你这样的鉴定专家,风水大师,我们可是想请都请不来的!”潘师傅郑重其辞地说道。

    相互再聊了一阵之后,潘师傅他们便道别离开了。而郑老也跟着他们离开了旅馆,现在刚发现的曹操高陵里面的文物正准备转移,以及做相关的研究工作,作为文物部门特请的鉴定专家,郑老自然要留下来和潘师傅他们一起做研究了。

    潘师傅他们离开后,贺青和林海涛他们几个年轻人走去吃了夜宵,过后他一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

    回房后。贺青忍不住将“倚天剑”取出来,重新欣赏了一番,之后把东西好好藏放起来,不能让林海涛他们发现,至少现在不合适。

    这天晚上贺青睡得还算踏实,第二天他同样起得很早。而且也是精神奕奕的。

    吃完早点后,贺青和林海涛他们便出发了,车队赶往郑、州,从那条线路去新、疆。

    此时此刻,他们却没有发现,车队后不远处跟随着几辆车,那几辆车不即不离。好像和他们是同一车队的一样。

    “宝哥,那小子可真牛啊!”

    一车上,一平头男感叹道:“他一来,这地方就掀起一片热潮了!现在这里又发现了那么大一座古墓,看样子会更加热闹起来了啊!”

    “他们在这方面确实很厉害,我们想都想不到的事。”那叫宝哥的男子沉声道,“不过这些都不管我们的事,我们来的目的就是跟踪苏宁。看着他,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关系。”

    那平头男道:“看不出来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好像就一般的朋友吧。宝哥,难道我们要一直这样追下去?我看干脆现身,和苏宁把事情说清楚。”

    “说清楚了那就没戏了。”宝哥否决道,“现在还不能现身。你啰嗦什么?跟着他们不就是了吗?反正就当是我们也出来旅游了一趟。”

    “哦,好吧。”那平头男见宝哥生气了。赶紧点头答应着,没再说什么了。

    这边厢,贺青专心致志地开着车,没过多久他们便赶到了河、南的省会城市郑、州。不过就在市里停下来吃了一顿中饭,过后继续上路,他们下一个目的地是西、安市。

    约莫过了四个小时,贺青他们的车队驶入了陕、西省的省会西、安,准备在这里过夜,明天再出发。

    由于到达古都西、安时时间还早,所以贺青他们定下客房来后便驾车四处去转悠了,毕竟这是以前贺青比较向往的城市之一,也是一大旅游城市。

    林海涛和苏宁对这里都很熟悉,所以他们带着贺青逛游。

    而他们最要去的自然是古玩市场了,西、安此地倒有好几个古玩市场,贺青和林海涛他们最先去的是最大的一个古玩市场。

    车子驶到古玩市场后停了下来,然后曾来过几次的林海涛带着贺青他们直接奔向古玩交易中心。

    没过多久他们便踏入人流量比较大的古玩城了,这里销售的古玩五花八门,种类齐全,贺青发现,这里出售和田玉等玉石的店铺和摊位很多。

    走进古玩市场后,贺青举目四望,他视线在四处搜寻,他要找的自然是“宝光”,看哪处“宝光”浓烈,便走去哪处寻宝。

    “咦?!”

    猛地里,贺青大吃一惊,因为他一眼瞥见了,一处摆卖奇石的摊子上散发出了一团混沌状的“宝光”,而且显得很浓烈。

    眼见此情景,贺青当即大踏步朝那个摊子走了过去,走近时他才发现,散发出浓厚红光的是一组石头,那奇石看上去是由五块鹅卵石一样的椭圆形石头拼组而成的,显得与众不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