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82章 倚天一出,谁与争锋?(七)

第382章 倚天一出,谁与争锋?(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82章倚天一出,谁与争锋?(七)

    “师傅,这个拼图机关盒能打开么?”贺青迫不及待地问道。

    “既然是由机关控制的,那就一定能打开!”郑老郑重地点头回答道,“只是有难有易,你这个盒子看样子很不简单,想要打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能打开就好了。”贺青微笑道,“有师傅您指点,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打开了。”

    郑老却摇了摇头,正色道:“话别说得这么早,我现在还没看出半点头绪来。”

    贺青说道:“不急,师傅,你慢慢看,我等着你的解答。”

    郑老用力点点头道:“嗯,我尽力吧。这个盒子真的不一般,我以前虽然见过类似的机关盒,但都是木制的,而且上面拼图方块的排列也没这么复杂。九宫八卦图无比深奥,两个机关拼图阵,哪怕是相差一丁点都不行,一个解开了,另外一个需要重新找图眼,重新破局。”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袖珍型的放大镜,对着那个铁盒细致入微地察看了起来,主要是看盒子表面上的方块布局情况。

    而贺青静静地站在一边,全神贯注地留意着郑老的表情变化。

    盒子外部早就被贺青清理过了,而且清理得一干二净,除了构造和拼图方块的布设,郑老自然看不出来什么,他也不会去留意其他的情况,他要考虑的就只是如何破解眼前这个九宫八卦阵,然后顺利地打开盒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只听到郑老轻轻地呼了一口气,随即只见他收起了放大镜,并抬起头来看着贺青。

    “怎么样?”贺青连忙询问,“师傅,看出什么端倪来了么?”

    郑老点了点头,回答道:“看出点情况来了。这个布局确实非常复杂啊!小贺。之前你尝试过没?”

    “我试过好几次。”贺青如实回答道,“我根据你提供的方法取一个‘图眼’,然后移动,可不管怎么动,不管选用那个方块做图眼,都行不通啊,盒子没有丝毫开启的迹象。”

    郑老摇头道:“不是那么做的。图眼是既定的。不能任由自己选取。而且不是你说的选一个图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机关盒上一共有两个图眼。”

    “两个图眼?!”贺青大吃一惊道,“那你的意思是说,要同时移动那两个既定的图眼,使它们到达一定的位置?”

    “对。就是那样的。”郑老忙点头应道。

    “那真复杂!”贺青不由苦笑道,这还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现在盒子机关系统中含有两个“图眼”,这比一般的就要复杂多了,做起来肯定非常麻烦。

    而贺青又心知肚明,他只能通过拼图游戏来破解机关,而不能用切割机等工具强行打开。因为先前郑老提醒过他了,像这种神秘的机关盒一般都带有自毁装置的,你蛮来它就“自爆”给你看,让你不能完好无损地拿到装在里面的东西,所以这个险贺青是万万不会冒的,毕竟藏放在里面的可是稀世之珍,价值连城。

    “师傅,那你能找到那两个图眼。并把盒子打开吗?”贺青随即又问道。

    郑老说道:“我才看出一点头绪,不过可以试一试。”

    他明显没有多大把握,不过试试总比不试的好。

    “那你快试吧。”贺青忙不迭地说道,理论要付诸实际,只有实践才能出真知,没准多试几遍就可以了。

    “嗯,我看一下。”郑老点头答应道。然后他双手开始在盒子表面的“方块”上细细摸索。

    沉思着搜索了一会儿之后,他仿佛有所领悟了,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那是喜悦之色。

    “小贺。你知道为什么这个拼图机关盒上面有两个图眼吗?”郑老突然开口问道。

    “不清楚,还请师傅你不吝赐教。”贺青很是谦虚地说道,在研究九宫八卦方面他确实没什么经验,拿不出主意来。

    郑老一五一十地回答道:“因为这种东西在古代多半是御用之物,一般的平民百姓可是见不到的。我们来看,刚才说到怎么它图眼是两个?其实很简单,它要暗合面南背北之意。”

    “面南背北?”贺青疑惑道,他似乎隐隐想到什么了,但还是不甚明白。

    “对,是隐含那个意思,这就是九宫八卦的要诀所在了。”郑老郑重其辞地说道,“小贺,那两个图眼就分别在这两个位置。”

    一边说他一边按住了两个方块,一只手拿捏一个,准备移动。

    “为什么是这两个?”贺青诧异道。

    郑老说道:“这是根据九宫八卦图来看的。这是离九宫,这是坎一宫,而离九宫和坎一宫正是寓含面南背北之意,所以动这两个位置上的方块就可以了。”

    “是吗?”贺青打起精神注视着,他好似弄明白一些了,知道位置是既定不变的,变的是位置上的拼图方块,所以不管把上面的方块怎么打乱都没问题,离九宫和坎九宫依然在那里,位置不变,图眼也就不变。

    “是的。”郑老点头道,“这是第一步。”

    他双手一齐移动方块,小心翼翼的,非常稳当。

    “现在走了第一步了,后面还有八十一步,步步都不能错。”郑老解说道,此刻看起来他已然胸有成竹,想必能很轻松走完剩余的八十步了。

    贺青拭目以待,他心里面自是感到十分激动。

    令人兴奋的时刻也许马上就要到了!

    “师傅,请你帮我走完其余八十步。”贺青请求道。

    事已至此,他只有求助于郑老了,如果不借助郑老之手,让他自己来弄的话,那还得对九宫八卦深深研究一番,最后还未必能准确无误地走完八十一步。

    照郑老所说的,错一步就全盘错了,得重新来。而偌大的一个布局,有多少个八十一步啊,每个路线都试的话,可能会试到吐血。

    “我试一试。”郑老答应道。

    随后他双手按着那两个方块不放,慢慢地移动,全神贯注地进行拼图。

    而站在一旁目不转睛注视着那一幕的贺青此刻几乎屏住了呼吸,生怕稍微大声喘一下气就会惊扰到郑老。打乱他的思路。

    约莫过了七八分钟的时间,猛然间,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盒子里弹了出来。

    “小贺,打开了!”郑老惊呼道。

    “打开了?!”贺青也顿时惊了起来,他连忙定睛瞧去。果不其然,盒子的左右两端弹出来了两根细长的铁片,像是钥匙。

    “好了。”成功之后,郑老收起手来,并离开了原位,让贺青自己走近仔细察看。

    贺青当即走了过去,从郑老刚才所站的那个位置察看有关情况。铁盒盒盖确实打开了,只见厚厚的壳子已松,随便一掀便能取下来。

    “师傅,真的可以了!这次多靠你了啊!”见状,贺青又惊又喜地说道。

    “呵呵,机缘巧合,这次的拼图机关盒虽然比较复杂,但还是找到了图眼。找出其中的规律就比较简单了。”郑老笑盈盈地说道。

    见贺青那么欢喜,他自然也感到很高兴。

    “小贺,这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里面有什么?”郑老随即顺口问了两句。

    贺青煞有介事地回答道:“师傅,不瞒你说,这个盒子不是我的,是我一个老朋友的,他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据说是他父亲传给他的,他很小的时候就和他父母亲走散了,现在正在寻找亲生父母的途中。我想这个盒子跟他父母亲的身世有关吧。这可能是别人的**,所以我们还是别看了。现在打开了,把东西交给他就是了。”

    “那是!”郑老郑重地点头赞同道,“小贺,你说得对,不要看人家家里的私密事情。”

    “嗯,现在帮他打开了,他肯定很高兴的,希望这对他找到亲生父母有帮助。”贺青好生应答道。

    他怕打开盒子发现里面的东西后无法自圆其说,所以编了一个小故事,当然,他也只能这么说了,总不至于和盘托出,说东西是从曹操墓里掏出来的。

    除非是万不得已才那么如实交代,能不把实情说出那当然更好了,这个秘密只有他和林海涛知道最好。

    郑老一向对贺青深信不疑,所以他丝毫没有怀疑。

    稍后贺青把那个盒子藏放好了,等到合适的时间再打开观赏里面的宝贝也不迟。

    事情搞定之后,贺青先带郑老去餐厅吃中饭,当然不忘叫上苏宁和杜海。

    苏宁他们对已经发现曹操高陵的事还一无所知,因为贺青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上午也没有带他们去那山里探墓。

    “贺青,海涛呢?怎么不见海涛来吃饭?”餐桌上,苏宁不由问道。

    贺青笑吟吟地说道:“他去有点事,很快就会回来的。苏小姐,很快这里要发生一件大事了。”

    “什么大事?”苏宁惊疑道,全然不知贺青指的是什么。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他吊足了苏宁他们的胃口,不过他那话并不是虚言,现在真正的曹操高陵就要面世了,这么大的事怎会不轰动此地,肯定又要掀起一股文物考古的高氵朝了。

    见贺青不肯告诉他们答应,苏宁也没有多问什么,心里充满好奇。

    吃完饭后没多久,郑老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潘师傅打过来的,像是有什么急事。

    “小贺,刚潘师傅打来了一个电话,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他让我过去一下。”

    挂上电话后,郑老对贺青说道。

    贺青忙道:“我跟你一块儿过去吧。”

    郑老却道:“你不用去了,我们不是去那山里,而是去另外一个地方,见几个刚千里迢迢赶来的老朋友,到时候我们会一起过来找你的。”

    “哦,那好吧。”贺青点点头道。

    尽管郑老没有明说来者是何人,但贺青想得到,突如其来的那批人很有可能是上级文物部门的人员,而郑老在这一行德高望重,他儿子又是故宫博物馆的文物鉴定专家,想必认识不少国家文物局的领导了。

    当下贺青送郑老出门,并叫上一辆的士,送他过去。

    送别郑老后,贺青反身匆匆忙忙地走回到了自己的客房,并门窗紧闭。

    关好门窗之后,贺青将那个铁盒子小心翼翼地捧了出来,摆在桌子上,准备开启。

    此时此刻,贺青心跳加速,激动不已,他终于可以见到那件国之珍宝了。

    掀开盒盖后贺青才知道,原来那还有一层盖子,那里层盖子和外层是巧妙设计的,那是一个系统,就好像现在机器所用的电路板,十分复杂。

    机关已开启,里层的盖子也能轻而易举地打开。

    于是不一会儿便彻底打开了,贺青清晰无疑地看到了隐藏在盒中的东西。

    赫然可见,那里面有一把剑,一块玉佩,应该是腰佩,还有几幅薄薄的纸绢。

    “剑!”

    一见之下,贺青欣喜若狂。

    因为他要找的就是这把剑!

    曹操的佩剑——倚天剑!

    早在他赶来河、南安、阳这边寻宝之前就无限向往这把“绝世宝剑”了,只是当时那还仅仅是他一个构想而已,细想觉得这大不可能,先不说历史上有没有此剑,就算有也已经流失了,或者埋在哪个地方,很难找到。

    可谁知道阴差阳错之下,终究还是让他碰到这把宝剑了,并想法设法地取了过来。

    尽管他还不切这把剑是否是传说中的“倚天剑”,但是他能肯定是曹操的佩剑,此剑不曾离他左右,可想而知他有多么珍重了。

    当下贺青十分激动地拿起了那把剑,剑身入手,并不沉重。

    剑鞘看上去很完整,上面还带有精美的纹饰。

    如果不是他从古墓里拿出来的,那他都不敢相信东西是出土文物,因为一点土沁色都没有,也没有生锈。

    看样子这个盒子还不是拼图机关盒那么简单,它有着特殊的作用,能够防腐之类的。

    “仓朗朗——”

    突然,贺青拔剑出鞘。

    宝剑拔出来的那一瞬间,他眼前豁然一亮。

    端的是一口好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