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77章 倚天一出,谁与争锋?(二)

第377章 倚天一出,谁与争锋?(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77章倚天一出,谁与争锋?(二)

    “青哥,这‘配殿’里面的文物更多啊!”

    走进最后的那间墓室之后,林海涛不由惊奇地叹道。

    贺青点头道:“这是‘配殿’,主要用来存放殉葬品的。”

    两人不慌不忙地交谈之间,视线在墓室里四处搜索,只见偌大的墓室内也装饰得犹如宫殿,东西井然有序地摆放着,就好像是一个小型的文物陈列馆一样,里面摆放着的东西虽都灰蒙蒙的,但无不透着一股穿越过千年的古旧气息,一眼望上去,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

    “配殿”内的殉葬品和外面两个墓室里面陈放着的东西差不多,有陶瓷,有金银铜器,也有家具等物,只不过更集中,数量庞大。

    随即,贺青注意到了,这个墓室内有一个特色,是前面那两个墓室里面所不具备的,那就是四周墙壁上的情况,原来这周围的墙壁和天花板上绘有彩色的壁画,仔细看上去显得很精美,画面清晰,里面的景象和人物栩栩如生。

    “青哥,你看,那有大幅的壁画!”此刻林海涛也留意到了,并忍不住惊呼出声。

    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倒抽口凉气道:“是啊,真壮观!”

    “这简直是个奇景啊!”林海涛赞叹道,“是非常珍贵的文物资源,如果文物部门开发出来,那绝对会起轰动效益的!我以前见过壁画,但不是在古墓中,而且那些壁画都没有这里的保存完好。”

    贺青沉声说道:“确实不同凡响!”

    那些壁画很快吸引住了贺青和林海涛的目光,当下他们两人举着手电筒走近了墙壁。开始欣赏起那一幅幅壁画来,明显看得出,那些壁画内容丰富,是在讲述着故事,当然这跟古墓主人的生前事迹有关。这些东西在考古家眼中无疑是极其珍贵的史料,不仅可以考证陵墓主人的真实身份,还能还原一些史实。

    “海涛,你看这些画,每一幅都应该在讲述一个故事,现在我们基本上已经能确定这是曹操的坟墓了。所以我们可以把它们看做是在讲曹操的故事。”贺青道,“这前面两幅画说的应该是曹操的发迹史,他是怎么初出茅庐、崭露头角的,后面是逐鹿中原,再后面应该都跟三国时期的一些重要战争有关吧,比如赤壁之战和最后的襄樊会战。”

    “青哥。你分析得一点儿都没有错。”林海涛郑重地点头道,“每一幅都很形象,记录下了曹操一生中经历过的主要事迹。”

    两人沿着墙壁走了一圈之后便转过了身来,面向那些殉葬品,数量真的是很惊人,不过除了散发紫色“宝光”的那件东西,贺青都不怎么感兴趣。毕竟那里面没有什么特别值钱的古董,没有精美的瓷器,也没有纯粹的金银珠宝,有的只是制造比较粗糙的陶瓷和漆器等物,不过这些东西可是珍贵的文物,对于史学家来说十分重要。

    “青哥,这些东西都是常见的文物,没有精品。”打量了一下后,林海涛说道。

    贺青不动声色地道:“先看看吧。”

    当下两人慢慢地向前走去,逐一检查着陈列的那些文物。

    “咦。青哥,这里有一个墓坑!”

    快走到中央处的时候,林海涛突然惊异一声。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定睛瞧去,果不其然,即刻映入贺青眼帘的是一个比较大的墓坑。坑里面没有棺椁等装置,可里面却堆满骸骨,那些骨骸白皑皑的,森森可怖。

    “这里面怎么有这么多遗骨?!”惊骇之余,林海涛诧异道。

    贺青摇摇头道:“不清楚,不过这既然是‘配殿’,那应该是殉葬的人了,那些骨头比较齐整,看数量一共有五具骸骨。”

    “这些人都是给曹操陪葬的?”林海涛疑惑道,“曹操那个时候不是已经不兴活人殉葬了么?曹操的遗令不是也明确规定不要用妃嫔等人来陪葬么?”

    贺青苦笑道:“这个不是绝对的,拿活人陪葬在奴隶和封建社会兴了几千年,到三国时期虽然有所改善,但是还是根深蒂固的,没有彻底根除,所以曹操死后拿活人陪葬并不奇怪,陪葬的人可能是他的妃嫔,也可能是侍女或者其他人,但应该是女性。

    “之前发现的那座高陵,里面除了一个男人的遗骨,不是还发现两具骨骸么?经检验那是两件女人的骸骨,还一老一少,小的好像只有二十岁左右,从这就看得出来了,曹操下葬时也有少陪葬,而且人数可能不好,毕竟他有七十二疑冢,就算每个墓地只有一两句尸骸,那也死了很多人了。

    “我以前从一些野史上看到过,说曹操墓里有一群美女陪葬,有人在漳河底下发现一座古墓,里面横七竖八地摆着女人的尸骨,那虽然没有经考证,但也许能说明一些情况了。”

    他长篇大论地解说起来,林海涛竖起耳听认真听着,不住地点头表示赞同。

    稍后,贺青目光凝聚在那些骸骨上散发出来的一团团灵光上。

    没错,那上面散发出了“宝光”。

    当然,那不是人骨散发出来的,而是上面的一些东西发出来的,那些东西应该是死者生前佩戴的一些首饰。

    当下完全是下意识地,贺青通过一团红光观看到了那些东西的来龙去脉。

    “不会吧?!”当看清楚其来历之后,贺青暗中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终于知道那些殉葬的人是怎么来的了,包括他们的死亡。

    那几个陪葬的人都是女子,而且都很年轻,他们在曹操下葬之前喝了毒酒,然后毒发身亡,不过他们是穿戴华丽下葬的。也算是“风光大葬”了,为后人所追寻。

    “青哥,那些尸体上面留下一些珍珠,好像是戴在身上的珠宝首饰。”突然只听林海涛招呼道。

    贺青点头道:“是啊,不过我们别动。就任它们那样吧。”

    一些普通的珠宝而已,他并不感兴趣,他也不忍心去取那些东西,总感觉这样会亵渎那几个悲惨死去的魂灵。

    说完之后,贺青迈动脚步,转身绕开了墓坑。径直向前走去。

    很快他走到了摆放在一处高架上的盒子前,那是一个金属制的盒子,方形的,比较长,五六十厘米左右。

    只见那盒子十分精美,表面上有漂亮的纹饰。想必里面装着什么宝物。

    而实际上,贺青就是从盒子上看到的那团紫色“宝光”,当然,“宝光”并非盒子本身发出来的,而是盛放在里面的东西散发出来的。

    当下贺青并没有触动那个盒子,而是驱动眼睛异能,再次对那紫光的来历观察了一番。他这倒不是为了确定放在里面的东西,而是为了获知有关信息,毕竟他们现在还困在墓室内,必须找到出路,要不然很危险,在墓里面坚持不了多久。

    “哎~~”再度仔仔细细地观看了一番之后,贺青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他虽然能确定墓室的正门内设有机关,能够打开石门,但是无法接收到详细信息,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打开的。

    这么一来。事情便有点糟糕了,不过他还有其他的办法。

    “青哥,你在想什么?”见贺青怔怔地注视着那个盒子,良久不吭一声,似是陷入了沉思之中。林海涛便惊疑道。

    贺青晃了晃神,摇头回答道:“没想什么。海涛,我们赶快找出口吧,如果天黑之前没回去,苏小姐他们会着急的,然后一路找过来,而我们的车子就停在山下面,他们发现车子后就很容易找上来,一旦古墓的入口曝光那就很麻烦了。”

    林海涛用力一点头道:“嗯,是的!不过我们最需要担心的是能不能找到出口,如果打不开那扇门,我们又找不到新的出路,那才可怕了!”

    贺青却胸有成竹似的说道:“这个应该没问题,肯定有出口的。别急,我们先去那扇墙壁上找找看,其中有一扇墙是紧靠山洞旁边的那个墓室的,既然那扇墙后有异常,那应该能在里面找到机关,然后打开一扇门,打开这个通道后我们就可以顺着山洞走出去了。”

    “好的,去找吧。”林海涛忙不迭地点头答应道。

    于是他们两个人开始在四面墙壁上摸索了,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了异常,情况和山洞旁那个墓室里的一模一样,那墙壁上敲击的声音响亮一些,异于其他墙面。

    “就在正对门口的这扇墙壁上了!”末了,贺青确定道。

    “我知道,可怎么打开呢?”林海涛疑问道,“这上面看上去和其他墙壁没有任何区别啊,一点都看不出来。”

    贺青摇头说道:“肯定有异常的地方的,只是肉眼看不到而已。海涛,我们来试试,你像我这样,在墙壁上每一个地方敲击,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我打这一边,你打那一边。”

    吩咐后他就行动起来了,两人在墙壁上的每一个地方拍打、摸索,可一阵忙碌下来,仍然一无所获,没丝毫反应,看样子这个方法行不通,便只得另想他法了。

    “青哥,怎么办?这一点反应都没有!要想推开墙上隐形的这扇门,恐怕得请一个内功精湛的武林高手来帮忙了。”林海涛一本正经地说道。

    事已至此,他更加着急和害怕了,这里面与外界完全断绝了开来,暗无天日,现在他们又没准备多少食物,如果一直找不到机关或是出路,那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还在不出其他意外的情况下。

    “不对,机关肯定就在这周围!”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现在确定不是在墙上了,那就是在其他地方。海涛,我们找找!”

    说罢,他就当先在周围地下以及其他地方寻找突破口了。

    林海涛也紧张地跟着找了起来。

    “海涛,这个用来靠东西的石柱是活动的!”

    突然间,只听贺青一声惊叫道。

    “哪里?!”闻言,林海涛一阵惊喜,忙扭头看去。

    “就是这个柱子。”贺青说道,“你过来,我一个人扳不动,我们两个人来扳,向一个方向扭动。这根柱子正对着那扇墙,没准机关藏在地下,而这根石柱是启动的钥匙。”

    在贺青的招呼之下,林海涛与他齐心协力地扳那根柱子。

    柱子果然是活动的,两人用力一扳之下真的动了。

    随即,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那扇墙壁一阵剧烈地晃动,随后居中分开,自动向两边拉开了一个出口。

    那墙里面真的有空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