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75章 超豪华地宫(下)

第375章 超豪华地宫(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75章超豪华地宫(下)

    “青哥,那我们怎么办?”林海涛问道,语气很慌张。

    这件事来得太突然了,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防备。

    现在墓室的门自动关上了,一下子便将他们与门外世界隔开了,滞留在一片漆黑的空间里。

    好在贺青早有准备,他背着一个大包,包裹里放着手电筒等野外生存必需的一些物品。

    于是贺青当即摸出一把手电筒,并打亮了,当见到光线的那一瞬间,林海涛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略感欣喜道:“青哥,原来你身上带着手电筒啊,那还好一点,要不然真麻烦了,一点办法都没有。”

    贺青说道:“这个是必需的。海涛,你也拿一把手电筒吧,以备不时之需。”

    说罢他将另外一只手电筒递给林海涛,林海涛好生接过,欢喜道:“你还有一把啊?”

    贺青点点头道:“袋子里还有几把,我早有准备,这个东西比火把和蜡烛要好一些,洞里和古墓中有些地方不适合点火,有一定的危险性。”

    “嗯,你说得对。”林海涛赞同道,“可现在我们怎么办?这扇石门一定是机关消息控制的,只怕进来容易出去难啊!”

    贺青点头道:“确实有那个可能,刚才找开启机关的时候那么容易就找到了,只是没想到会这样。”

    对此他们大大地失策了,刚才如果有一个人守在外面,那这个事很容易解决,在外面的人再次打开墓门就可以了。

    但事已至此,懊悔也是没用的了。只有想办法找到打开石门的机关。

    “海涛,也不要太着急了。”贺青随即安慰道,“既然能从外面打开石头,那一定也能从里面找到开启的机关。我们先找找看吧。”

    “嗯,好的。”林海涛连忙点头答应着。

    于是当下他们两人在石门以及其周围细细地摸索了起来。找到打开墓门的机括是他们的当务之急,毕竟这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安危,如果石头打不开,那他们可能无法走出这个黑暗的世界,若是这样,那墓中的宝贝最多又有什么用。

    然而。找了很久却一无所获,内部的石门以及其周围地面和墙壁没有丝毫异常,都是严丝合缝的。

    “哎!没有啊!”林海涛叹了一口气,神情焦急道,“青哥,怎么办?也许这扇门只能从外面打开。从里面是打不开的。”

    “不可能!”贺青重重一摇头道,“一定有,只是我们还没找到。海涛,别害怕,就算这扇门打不开,我们还有其他的出口,或者想其他的办法出去。天无绝人之路!”

    他再次安慰了林海涛一番。听到他这坚定不移的话,林海涛慌乱的心神便也宁定了一些,反正身边有最好的朋友在,两人同生共死。

    实际上,贺青那话不是随口说出来的,不仅仅是在聊以自、慰,而是有一定信心他才那么肯定的,因为通过之前对这座古墓的情况的大致了解,他隐隐约约知道,石门能从里面打开。举行墓葬的时候好像有人开启过,只是不清楚机关位于何处,是如何设置的。

    “稍安勿躁,我们先休息一下。”贺青招呼道。

    “休息一下?”林海涛吃惊道,“青哥。现在还休息?”

    贺青苦笑道:“那要不然怎么办?这扇门如果有机关,那应该就设在这周围,不会设置在距离很远的地方。现在我们没找到,想必这事有点蹊跷。海涛,别急,我先好好想一下。你放心吧,我一定找到打开石门的机关!”

    “嗯,我知道。那全靠你了。”林海涛欣慰道。

    因为他突然想了起来,只道贺青可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风水师,既然是风水师,那对墓地的风水情况很清楚了,由此便也能找出各种机关,如果他不通晓这一点,又怎么可能两次找到这座超大型的古墓。

    当下贺青将手电筒光掐灭了,霎时间周围又沉浸在了黑暗中。

    贺青表面上是去思考问题了,实际上他只是从口袋里掏出那颗老玻璃种翡翠圆珠,准备再次察看那件文物的来龙去脉,因为这样或许能看出一些重要的信息来,从而找到开启墓门的机关。

    可结果让他很失望,他翻来覆去地一连看了好几次,却没有捕捉到任何相关信息。

    “难道那批文物送进来的时候没经过这扇门,而是从其他侧门拿进来的?”贺青暗自思忖道。

    那一幕幕影像晃得太快了,又大幅度地跳“情节”,很多细节根本没法确定,只能粗略地知晓它的来龙去脉。

    确定无法从那颗翡翠珠上获取相关信息之后,贺青一阵失望,他只得将珠子放回到口袋里。

    “明明有这个印象的啊!”贺青暗想道,他记得自己从哪件文物上得知了从里面打开墓门的一些情况,虽然不清晰,但确实是有的。

    “哦,对了!”贺青脑中豁然一亮,他想起来了,原来那是从那件尚未得到的紫光宝物上获知的。

    “看样子只有先找到那件珍宝了,然后再查明这个情况。”贺青终于打定了主意,除此之外,别无他路。

    “海涛,我知道了。”

    想清楚后,贺青打量了手电筒,招呼林海涛一声。

    “知道什么了?”闻言,林海涛又惊又喜地问道,“是知道机关在哪里了吗?”

    “不是,现在还没想到,不过有希望了,不用害怕了。”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海涛,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先墓地看看吧,或许有别的出路,难道你没感觉到吗?这里面的空气好像还很新鲜,没有窒闷感。”

    林海涛说道:“确实,好像哪里有通风口一样。不知道前面通向哪里。”

    “走吧,去看了就知道了。”贺青答话道。

    “嗯。”林海涛应道,于是他当即跟着贺青慢慢地向前走去。

    前面是一段比较长的甬道,并没异常之处,就好像是地下室一样。

    可走到甬道的尽头处时他们才发现情况大不一样。前方的景象让他们大吃一惊。

    “天啦,怎么这么多路?!”林海涛惊诧道。

    贺青也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可谓壮丽的景象,只见前面分开了四条路,两天向上,两条向下,四条路中应该只有一条通往真正的墓室的。而其他的不知道通向何方,前面有什么危险。

    “青哥,怎么走?”林海涛惊慌不定地问道,“这个古墓真复杂,如果开发出来,岂不是能作为一个很好的旅游胜地了?这简直是地宫啊。只怕容易迷路,很难找到墓室。”

    贺青打量了一下四周,点了点头道:“是啊,这座古墓是以这座山为屏障,在山里面建立起来了一座地宫,能配得上如此大工程古墓的,一定是大人物了。恐怕也只有曹操那种王侯将相之类的人物才有这等待遇吧?!”

    “肯定是曹操墓了!”林海涛肯定道,“千百年以来的不解之谜终于被你解开了啊!只是现在我们困在这里面,能不能把这个消息带出去都是个问题了!”

    贺青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我们两个真在这里面遇上不测,那肯定会有人发现这个地方的,因为我们进来的时候根本没考虑到这点,外面的入口挖开了,一看就知道了。”

    这正是他非常担心的一个问题,万一有人经过,那他们的行踪很可能就要暴露了。

    好在这个地方十分偏僻。又在山上,方圆几里之内杳无人烟,应该不会有人来这里瞎逛的。

    “青哥,看情况不妙啊,这里面只怕机关重重。每走一步都很危险,现在就有一个老大的难题摆在我们面前了——这四条路到底走哪一条?!”林海涛愁眉苦脸地问道。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应该叫‘悬魂梯’,又叫‘勾魂迷道’,使人产生错觉,无法找到正确的方向。眼前这四条道路中只有一条是正确的,其余三条无论走上哪一条都可能遇上莫大的危险。”

    “是啊。”林海涛急道,“到底走哪一条路?如果你不能肯定,那我们只有四分之一的机会了。”

    贺青却微微一笑,若无其事地说道:“这个难不住我,肯定是走下面那两条,不是左边那条,是右边那条——对,一定是右边那条!”

    这个情况他确实很肯定,因为之前他观看那件散发紫光宝物的来龙去脉的时候有所察觉了,可能是他们运气好,这个细节他当时看得很清楚,知道东西是从那条路运进来的。

    “青哥,那么肯定?!”林海涛将信将疑地说道。

    “当然了!”贺青十分肯定地说道,“这可关系到我们的人身安危,我会乱猜么?海涛,不用担心,跟着我走就是了。放心地来吧。”

    说完之后他就迈开步子向前走去了,而林海涛很快跟了上来,与他并肩而行,两人走的自然是贺青确定的那条道路。

    道路很曲折,弯弯绕绕地向下延伸,不知道通往何方。

    路上,两人蹑手蹑脚,步步惊心,生怕一不小心碰到了什么险要的机关。

    “青哥,你说这古墓里会不会有什么害人的机关?比如流沙阵,落石阵,还有毒箭、毒气什么的。”

    路上,林海涛担心道。

    贺青笑吟吟地说道:“海涛,你是看盗墓小说看多了吧?哪有那么危险的?据我对已挖掘的古墓的了解,很少有那种情况发生,只在小说和电视里看到过。”

    林海涛说道:“艺术来源于生活,很多事情现实中是有的,所以不是没有可能,还是小心点好。”

    “那是当然,等下进入墓室的时候我们得小心。”贺青郑重地点头答应道。

    说话之间,他们两个人顺着那条比较狭窄的梯道慢慢地向下走去,好在一路上并没什么意外,除了他们两人的脚步声,周围一片寂静,气氛透着诡异气息,非常阴沉。

    不过奇怪得很,真正地到了古墓之后,贺青和林海涛反倒不害怕有鬼怪了,可能他们都麻木了,因为之前他们在山洞旁边的那个墓室里被吓了好几次。

    “到了!”

    贺青突然低声叫道。

    此刻他们已经走下了梯道,来到了一处平地,前面已经无路可走了,是一面偌大的石壁。

    “青哥,前面没路可走了!”林海涛惊讶道。

    贺青却道:“前面那扇墙后就是墓室了,所以说不是没有路了,而是到了目的地了,现在横在我们面前的应该是‘千斤闸’,找到机关,开启大闸门#涛,我们找机关吧。”

    说罢他便专注地去找寻闸门机关了,进入的机关很容易找到,不到一会儿,便找到了机括,并顺利地打开了,闸门缓缓拉了上去,墓室大门顿时敞开。

    墓室大门打开之后,贺青和林海涛并没有动,他们一是怕前面有什么危险,二是怕又发生之前同样的情况。

    尽管没有走进去,但是还是能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情形,里面的情景就像是一座庞大的宫殿,十分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