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69章 发现最大古墓(中)

第369章 发现最大古墓(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69章发现最大古墓(中)

    “是啊,那确实是个山洞,但是没什么特别的啊。”林海涛惊异道,“在这种小山村,见到山洞并不稀奇,有些地方的山洞还特意用来做旅游景点呢。”

    贺青却语气激动地说道:“这个山洞可不一般,应该是个天然洞穴。海涛,你们敢不敢跟我进去看看?”

    说话间,他们走近了洞口,洞口位于山麓下,石门经过了一定的休整,入口的道路也铺上了平整的石板,但石板路两旁长草没膝,路上也长满青苔,看周围的痕迹,好像这个洞很久没有人进去过了。

    “有什么不敢的?”林海涛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只是感觉这里面应该没什么好玩的,像这样的小山洞,我以前进去过很多次,里面漆黑一团,没什么景致。”

    贺青微微一笑,不以为然地说道:“可这个洞你以前肯定没进过吧?那你又怎么知道里边没好看的东西,也许景色怡人呢?海涛,没什么的,进去看看怕什么?”

    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关键的地方了,他当然不会半途而废,放弃继续寻找那批文物的源头了。

    找到这个山洞时,他心里已经确定,那座古墓就在这附近,而其中的一个入口便与山洞的某处相连,可以从那里进去,虽然此刻他还无法断定那古墓入口位于山洞何处,但进去之后,再根据那颗翡翠珠子上记录下来的影像。应该能轻松地找到那个地方,然后直接进入古墓。探寻他要找到的那件大宝贝。

    “不是怕,进这个小山洞不算什么探险吧?”林海涛忙摇头道,“只是感觉没多大意思。青哥,既然你有兴趣,那我陪你进去。”

    贺青欣喜道:“那我们等下进去看看。”

    说起来他多少有点紧张,毕竟以前他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这进入的可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洞,还有一座近两千年的古墓。山洞没什么,最多碰到的是恶劣的自然环境,而古墓就大大不同了,也许真像盗墓小说中写到的那样,里面机关重重,步步惊险,让人提心吊胆。

    但既然来了。那就要闯一闯,既然那些盗墓贼能轻松进入,那他们也应该不会有什么风险,小说毕竟是虚构的,古墓里面的情况哪有那么玄乎,这从他们对已经发现的曹操高陵的了解就知道了。

    “苏小姐。洞里多少有点不安全,你就别进去了。”稍后,贺青掉过头来特别招呼了苏宁一声,对方是个女孩子,身子骨娇弱。万一在洞内遇到什么危险,那就麻烦了。

    苏宁却小嘴一撇道:“为什么?你们能进去。为什么我不能进去?我也想进去看看。别忘了,我也很喜欢探险了,再说了,海涛说得对,这里面能有什么危险,就一个小小的山洞而已,估计走不了几步。”

    “说不定啊。”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道,心里在想,你们可别太大意了,这个山洞与古墓相连,恐怕没那么简单。

    见苏宁说得那么坚决,贺青也不好拒绝她的加入,其实看到对方的第一眼他就看得出来了,知道对方是一个要强的女孩子,要不是富有冒险精神,那这次她也不会跟他们一起出来自驾旅游了。

    当下贺青没有立马做决定,而是先在周围细细观察一番,脸色也变得凝重,像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青哥,你在想什么呢?”见贺青良久沉吟不语,林海涛和苏宁他们面面相觑,过后林海涛轻轻问道。

    贺青回过神来,说道:“先不贸然进山洞。海涛,能不能找个人来?”

    “找人?找什么人?”林海涛大惑不解地问道。

    贺青回答道:“是对这个地方熟悉的人,在进山洞之前得询问一下这个洞的详细情况。”

    他隐隐有股不祥的预感,心也就跟着不安起来。

    不是他不敢找到那座古墓并进入,而是这有点蹊跷,看情况这个山洞很久没人涉足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而看山洞经过休整的门和路,这地方以前应该有不少人来玩的。

    “这个没必要吧?”林海涛诧异道,“我们直接进去看看不就得了?估计没多深,进去一下就出来了。”

    苏宁也毫不在意地说道:“是啊,我们探险的工具不是都装备好了吗?手电筒带了的,如果需要其他的工具,那去车上取来就是了。”

    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不是这个事情。以防不测,还是稳妥点好。”

    毕竟他对这个山洞现在的情况还一无所知,所以很有必要先打听一下。

    林海涛说道:“那找谁呢?青哥,你不是和那老大爷还有他那个侄子有联系吗?把他们叫来一问就是了啊。”

    “不行。”贺青却想也没想地就摇头否定了,正色道,“别找他们了,而是找其他人问问吧。”

    那老汉两人没准对这个事情有所了解,所以不宜找他们,要找对这件事全然不知的人,这样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听贺青拒绝地那么果断,林海涛有些不解,但也没多问什么,只是说道:“那就不好找了啊,我们在这边又没有熟人,找谁来好呢?”

    贺青说道:“在我们住的那个旅馆找个人吧,把他叫过来,给他丰厚的酬劳。”

    在贺青的建议之下,林海涛很快就联系上了旅馆里的一名年轻服务员,说明有关情况后,那人二话不说,匆匆忙忙地赶过来见他们了。

    按照林海涛提供的具体地点,那服务员很快找到了他们。

    来者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氏。据他的信息,正是贺青要找的那个人。

    “进不得啊。这个洞进不得啊!”

    一见到贺青他们,那男子就脸色大变,指着那个洞摇头晃脑地说道:“你们要是想进山洞探险,我给你们介绍其他好玩的地方吧,这个洞万万进不得!”

    他再三强调眼前这个山洞不能进入,听他说得那么严肃,贺青和林海涛四人均是一脸疑惑之色。

    对洞内情况有所了解的贺青也是大感惊诧,他不明白那男子为什么那么说。好像他对这个洞极其忌惮似的,说话都离洞口远远的,生怕沾到了晦气或是害怕什么一般。

    “为什么?!”贺青和林海涛异口同声地问道。

    “反正就是进不得!”那男子十分严肃地说道,“你们听我的没错,要不然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你们应该看得出来,这个洞很久没有人进去了,有好几年了吧。”

    贺青暗自倒抽了一口凉气。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听那男子言中之意,这山洞曾经一定发生过巨大的变故,而且很惨烈,要不然不会让人这么忌讳进入,只是不知道这件事跟那座古墓以及其盗墓活动有没有关系。

    可表面上贺青已然恢复了镇静。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说说看。”

    那男子犹豫了片刻,说道:“这洞里‘闹鬼’!”

    “‘闹鬼’?!”此话一出,贺青和林海涛他们相顾之下均不禁哑然失笑,闹事一事在他们听来纯属无稽之谈,他们才不相信鬼神这一套。那只是用来骗小孩子的,现在他们可都是成年人了。还会被这种毫无根据的鬼话吓倒么。

    贺青他们笑了,那男子的脸色却越来越凝重,他目光闪烁,不时地瞧向那不知通往何处的洞口。

    突然,一阵阴风从洞内吹来,那男子感觉到了,连连向后倒退,那副神情惊惶之极,就好像鬼怪马上就要从洞里扑出来了一样。

    “你没事吧?”见那男子脸色发白,贺青安慰道,“有那么可怕么?我们现在有这么多人在这里陪着你,还有什么好怕的?你先告诉我们这里以前的情况吧,你为什么说这里‘闹鬼’,有何证据?”

    半晌,那男子才镇定了道:“你们是外地人,以前没来看,不知道这个洞的情况。这洞以前叫‘仙人洞’,一直有人进去游玩,据说几十年前,这里面的石笋能当饭吃,只是吃了之后,只能在里面拉出来,一旦出了这个洞就拉不出来了,或者拉出来的是石头。因为洞里的石头能吃,所以养活了很多乞丐和穷得连饭都没得吃的人。还有老一辈的人说,他们见到了从洞里走出来的仙人,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神仙,她总是帮助周围的人,也帮进洞游玩的人指路,所以尽管里面道路崎岖,很难走,但从来没发生过意外,可是……”

    他声音戛然而止,像是喉咙哽住了。

    “可是什么?”贺青追问道。

    那男子把那洞说得很神奇,对此贺青他们虽然不相信,那只是传说罢了,但是很好奇,很想知道后来洞内的情况为什么变了。

    那男子成功地吊起了他们的胃口。

    那男子忍不住又瞧了那洞口一眼,良久他才开口继续说话:“……后来发生了一件大事,有两个歹徒,杀了人,躲进洞里,他们还抓了一个人质,那是一个年龄很小的孩子,再后来警察找到了这里,歹徒负隅顽抗,警察就当场击毙了他们,当找到那小孩的时候,他早已经被害死了,就死在这洞里,那场面很惨啊!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踏入这个洞一步了!”

    “原来是这样!”贺青恍然大悟道,“那确实挺惨的,那小孩是无辜的,而那两个凶恶的歹徒却是罪有应得。人死了,入土为安,这么多年过去了,事情也该了解了啊,现在进去没什么了吧?”

    林海涛和苏宁他们听完那男子叙说的故事后,虽然也都有所动容,但是转念想想这也没什么,不影响他们进洞探险。

    然而,那男子却沉声道:“事情还没有完呢!”

    敢情他话还没说完。刚刚所说的那个事还只是个引子,后面更恐惧的事情。

    “哦?那还有什么?”贺青惊疑道。

    刚才那男子说了。洞里“闹鬼”,估计跟那无辜死去的小孩子有关,不过这种事只是说来吓人的吧,鬼哪有那么容易闹的。

    尽管贺青曾见识过冤魂不散的怨气,那确实会影响人,但“闹鬼”一说,确实过了点,让人难以相信。

    只听那男子原原本本地说道:“那两个歹徒和那个小孩子死后。洞里就‘闹鬼’了,来周围地里干活的人经常听到小孩的哭叫声,还有那两个歹徒的威吓声和吵闹声,尤其是太阳下山以后,特别明显。凡是进洞的人都会受到诅咒,不是在山洞里走失,消失得无影无踪。就是出来发生种种不测,不是出事故就是发大病,邪乎得很!”

    “不会吧?那么邪乎?”贺青不敢置信。

    听到这儿时,林海涛和苏宁他们的脸色也不由变了,想必有些害怕了,要不是听那男子这么说。那他们不会把这个当一回事,但现在听对方越说越玄,他们信心有些动摇了,均想难不成这洞里真有鬼怪作祟。

    “是的,这是真的!”那男子重重地点头道。“所以我劝你们不要进这个洞,何必去冒险呢?”

    “不对!”贺青用力一摇头。他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

    按照那男子所说的,“闹鬼”一事发生在高陵找到之前,也就是说,那老汉儿子一伙盗墓贼从洞里出来过,可他们什么事也没有,至少那老汉的儿子现在好好的,还在外面做生意,什么进去的人走失,人出事故和生病,一切都只是巧合罢了。

    贺青也不相信有这么邪乎的事情,如果真有鬼不停地闹,那怎么现在洞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定了定神,贺青坚定地说道:“海涛,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进去看看。”

    “我都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们了,你们还敢进去啊?!”那男子骇然道。

    “有什么不敢的?站得直,行得正,没什么好担心的。”贺青一本正经地回话道,“老兄,你能不能帮个忙,带我们进去看一下?你以前肯定进去过,而且不止一次,所以很清楚里面的情况。”

    贺青打算先探一下洞里的虚实,最好能在里面找到古墓的入口,回头再进入墓地,寻找宝物。

    “啊?!不不不,我不去!”那男子连连摇手,脸色白如金纸。

    贺青微笑道:“我不会让你白进去的,我会给你更多的酬劳,之前说的是一万,现在这个洞情况比较特殊了,那多给你一些钱吧。如果你带我们进去熟悉情况,那我一次性付你十万块钱怎么样?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毕竟十万块钱对于你来说或许不是一笔小数目了,至少以你现在的工资,要几年才能赚这么多。”

    “给我十万?!”那男子惊诧道,不过他没有多做犹豫,很快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不了,太危险了!”

    比起命来,十万块钱算不得什么了。

    贺青说道:“你是不是嫌钱少了?要不这样吧,在多加十万块钱,一起悬赏二十万,谁陪我们进去,这笔钱就是谁的,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只好找别人了。我看你是太迷信这个了,妖魔鬼怪没有这么猖狂的,那只是巧合罢了,还有很多进去过的人什么事也没有,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就算洞里真有问题,我也有办法处理!”

    “是啊,你不知道,我这兄弟可不是一般人,他是最厉害的风水师,是最年轻道行却最高深的法师,他说没问题就肯定没问题了,别自己吓自己!”林海涛突然搭话道。

    他这是实话实说,因为他对贺青的情况最了解,知道对方是个无所不知似的大风水师,这洞有没有邪气他还看不出来吗,即使有,他也有办法镇住,风水师这么点事都做不到那就没有那个本事了。

    “他是风水师?!”那男子愕然道,他不敢相信,贺青年纪轻轻的,竟是大风水师。

    “那是当然了!”林海涛郑重地回答道,“你到底进不进去,你要是不去,那我打电话叫别人了,二十万的悬赏金不低了吧?”

    二十万在这种小地方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钱,现在只要一点点时间就能拿到,这无疑是一笔飞来的横财了。

    “我……”那男子陷入了犹豫不决中,过了很久他才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们要先付钱给我?”

    他终究是答应了,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死夫”,有钱了,命豁出去也要一试了。

    贺青说道:“先给你一半的定金,给十万给你,事成后那十万再给你。我身上没有那么多的现金,所以给你开支票吧,不信可以打电话给银行询问。”

    “好吧。”那男子接受了。

    随后贺青便开了一张十万的支票给他。

    谈好之后,他们便准备进去了。

    在进入之前,贺青再三征询了苏宁的意见,本不希望她也进来的,但是她态度很坚决,不管怎么劝说,她都不依不饶。

    至此,贺青只有答应下来了。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贺青他们便打亮手电筒,全副武装地朝洞内走去。

    踏入洞门的那一瞬间,一阵阴冷的风迎面扑来,只吹得人身上发麻。

    走在最前面带路的那男子更是惊秫到了,身子瑟瑟发抖。

    可他已经收了贺青的钱,就算是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前面是危险,还是平坦,此时此刻,就连贺青也不知晓。

    (谢谢nine9打赏100起点币,以及delixi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拜求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