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60章 倚天剑现世(三)

第360章 倚天剑现世(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60章倚天剑现世(三)

    城隍庙距离贺青他们所订的酒店并不远,所以他们开车很快就到了。

    到了目的地之后,贺青他们将车停放在一个有专人看管的停车场上,然后一行人不慌不忙地朝城隍庙中心走去。

    “贺青,你眼力那么好,等下能不能帮我看东西啊?我需要你帮我鉴定。”路上,苏宁喜眉笑眼地说道,她同样对逛古玩市场很有兴趣。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可以啊。苏小姐,你也想收点古董么?”

    苏宁回答道:“嗯,是的,我想买一些送给我爷爷,希望能挑几件好的。现在有你帮忙看我就放心了,应该能买到让爷爷满意的古董。”

    贺青说道:“好东西肯定有不少,只是价钱高低的问题,不过想要捡漏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价钱高点也没关系,只要东西好。”苏宁格格娇笑道,“捡漏那是你们行家的事,我一个外行可不指望那个。”

    漫不经心地说话之间,贺青和苏宁他们走入了城隍庙的一条街巷内,里面很宽敞,两旁店铺林立,四周也有不少地摊。

    今天是星期六,属于休息日,来古玩城游玩的人很多,各种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以及讨论声充斥着市场,煞是热闹。

    “青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啊!”林海涛感叹道,“今天是礼拜六。市场开放,多了很多临时摊位。还有不少从四面八方赶来淘货和参加交流的藏友。”

    贺青点头道:“确实挺热闹的。我们先去看看吧,随便逛逛,大家要是走散了,电话联系。”

    林海涛和苏宁他们一齐答应着,然后在贺青的带头下融入了人群中。

    贺青先是逛古玩地摊,一开始,林海涛三人都跟在他身后,但慢慢地。四人分开了,分成了两组,贺青和苏宁一组,而林海涛和杜海去另外地方逛了。

    贺青发现,此处古玩市场所出售的古董还挺齐全的,古旧瓷器、文房四宝、名人字画,等等。一应俱全。

    然而,经过一番仔细察看之后,贺青便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地摊上展出的多半只是一些比较常见的古董,让人提不起兴趣来。

    “贺青!”

    正在这时,突然只听苏宁在身后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贺青回过头来问道。

    “你过来看看!”苏宁冲上来一把拉住他的手。然后不由分说地拖着他朝一边走去。

    贺青被她弄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她遇上什么好事了,这么激动和兴奋。

    不一会儿他们走到了一个地摊前,那是一个出售古瓷的摊位,摊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瓷器。五颜六色,形状和大小也均不相同。

    “苏小姐。你带我来看什么呢?”贺青惊疑道。

    身前这个摊位他确实还没来逛过,不知道苏宁有什么发现,如此触动她。

    “我看到了一件瓷器,你帮我看看。”苏宁眉飞色舞地说道。

    这时她才悄悄松开贺青的手。

    贺青点头道:“好啊。是哪件瓷器?”

    说话间,他视线往摊子上扫了一眼,地摊上摆出的那些瓷器虽然有些散发出来的“宝光”比较明显,但是没发现特别浓厚的红色灵光,所以他也没多大的反应。

    “就是那个瓶子。”苏宁指着其中一件瓷器对贺青说道。

    顺着苏宁所指的方向望去,贺青随即注意到了,那是一个表面上布满灰尘的瓶子,那瓷瓶包浆浓厚,长颈鼓腹,造型和一般的古瓷瓶似乎不大一样。

    乍一看,那个瓶子灰不溜秋的,又是素釉,表面不带任何纹饰,所以很不起眼。

    不过很巧的是,那件瓷器反倒是摊子上的所有瓷器中灵光最显眼的一件。

    贺青当下蹲下身去,近距离地察看着那个瓶子。

    通过肉眼看了一会儿后,他暗暗地驱动了眼睛异能,并很快观看到了东西的来龙去脉。

    看仔细后他站起了身来,苏宁忙在他耳边低声问道:“贺青,怎么样?那个瓶子是不是真的?”

    贺青摇头微笑道:“古董严格说来没有真假之分,只有好坏的分别,对于一个真正的收藏家来说,那就只有喜欢和不喜欢的区分了。东西不错,可以和那老板谈,你买下来吧。”

    贺青鼓励她拿下来,因为他心里很肯定,知道那件瓷器来历不浅,是个好东西。

    “嗯。”苏宁点头应道,“那出多少钱合适?刚才我和那老板谈了一下,他说那件瓷器是上好的黄釉瓷,最少需要两万。”

    贺青说道:“你问他一万卖不卖。如果一万他实在不卖,那就一万五吧。”

    “嗯,知道了,那我就去和他谈了。”苏宁赶忙答应下来。

    说完之后,她就开始和那摊主谈价了。

    别看她年纪小,还是个外行,但是谈起价钱来很拿手,那摊主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最后一万成交,实现了贺青建议的最低价钱。

    “苏小姐,我能问一下,你刚才为什么偏偏看中这件瓷器吗?”

    苏宁买好瓷器走回来之后,贺青忍不住问道。

    他感到很奇怪,如果说苏宁是个纯粹的新人,那她眼光怎么那么独特,偏偏选中了一个摊子上“宝光”最浓厚的一件瓷器,这明显不赖啊。

    只听苏宁道:“我是碰巧看到的。我以前见过这种瓷器,在我爷爷的收藏室里,但那次他收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碰到那个瓶子了,当时他很后悔。感到很惋惜,可是瓷器摔得很厉害。碎得没办法修补起来,为了那个瓶子,他难过了很久,现在估计他还没从那件事情上缓过神来。刚刚我无意中发现了和我那件瓷器一模一样的瓷器,所以我很想买下来,如果正是我爷爷失去的那种瓷器,那我就买对了。不过有你帮忙看,我放心很多了。”

    “原来如此!”听完苏宁那番陈述后。贺青恍然大悟道,不过这事情也太巧了,苏宁恰好碰见了那么一件瓷器,碰到的又恰好是真品。

    没错,贺青完全能肯定那是一件货真价实的瓷器,而且大有来头,绝不是区区一万块钱能衡量出它真正的价值的。

    “苏先生。恭喜你,你捡漏了!”

    贺青突然笑盈盈地说道。

    “什么?!”苏宁很诧异地看着他,不解地问道,“这是怎样的一件瓷器?很珍贵么?要不然我爷爷摔碎它后怎么会那么伤心?”

    “嗯,很珍贵的。”贺青郑重地点点头回答道,“你不玩瓷器可能不知道。这种瓷虽然没有纹饰,釉色也很单一的样子,但是它却是难得一见的瓷器,在明清时候只有皇室才有资格用的。这种瓷器的釉面幽深、沉静,有一股内敛的气质。越看越让人觉得它有一股神秘感,和唐朝时期大名鼎鼎的秘色瓷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它不是秘色瓷,而是茶叶末釉,你看她的颜色是不是像陈年的茶叶细末,黄中带绿,明显与其他的釉色区分开来。”

    “是吗?!”听贺青一顿详细的解说之后,苏宁又惊又喜,如获至宝,满面笑容地说道,“这么说,这件瓷器不止一万块钱了?!”

    “那当然了!”贺青点头道,“怎么可能才值一万?这可是官窑精品!估计那个卖家不识货,把它看成是民窑出来的普通黄釉瓷,这次走了宝的。”

    “贺青,你太厉害了!”苏宁欢喜不已,同时对贺青充满感激之情,如果不是贺青给她看好,那她可能不会收下那件瓷器,当然了,假如贺青没有带她来,她压根儿没有机会碰上这么好的事。

    贺青虽然手里没收藏茶叶末釉的瓷器,但是他有所研究的,知道一件真品茶叶末釉瓷,如果送上拍卖桌的画,那起步价是五十万到七十万,最终的拍卖价那就说不定了,卖个几百万的天价都是很有可能的。

    要不是苏宁阴差阳错地抢先一步看到那件瓷器,那那个漏就是他的了,现在却是苏宁先看到的,作为朋友,他当然不会占人家的便宜了。

    古董以后可以收,但失去一个真诚的好朋友,那就没那么容易再找到了。

    “我爷爷看到这件瓷器后肯定会很高兴的!”苏宁高高兴兴地说道。

    “那当然了!”贺青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爷爷不小心损坏的东西就是这种瓷器,这个瓶子正是他要找的。”

    稍后,两人继续在四处游逛,但贺青再没发现“宝光”比苏宁淘的那件茶叶末釉瓷器的更浓厚的古董。

    他暗中正有所失望的时候,突然间,有个中年妇女抱着一件瓷器匆匆忙忙地朝这边走了过来,好像有什么急事。

    那人与贺青擦肩而过,可一留意到对方身上抱的那件瓷器,贺青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因为他发现那件瓷器很“亮”,上面带着一天红到发紫的灵光。

    “宝光”充盈,令人遐想万千。

    贺青本可以看清楚那东西的来龙去脉,但是那妇人跑得太快了,他哪有时间看个仔细。

    “苏小姐,我们去那边看看!”贺青顿时招呼苏宁道。

    说罢他就快步朝前面走去,尾随着那团在半空中飞行的“宝光”,那团光芒在空气中拖曳出一道绚丽夺目的彩霞。

    可这个奇丽的景象,除了贺青,谁也发现不了。

    (谢谢老朋友会飞猪猪爱上书和相忘不过如此投出更新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