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57章 英雄救美

第357章 英雄救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57章英雄救美

    认定那块“中华鸡血石”是作假的后,失望之余,贺青准备起身离开,像这么一块毫无收藏价值的石头,没必要再看下去了。

    “这位老兄,这是正宗的昌化鸡血石,你看这块石头的血,鲜,厚,凝,是鸡血石中难得的血色。”正在这时,那摊主向贺青打招呼道,言辞听上去诚恳之至,让人动心。

    然而,贺青不是一般的人,他可是行家,眼力不同凡响,虽说他不是专业的玉石鉴定师,但是也看得出来,什么样的鸡血石才是上好的鸡血石,至于一块弄虚作假的石头,他哪会看不出来,不过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块造假的鸡血石做得像模像样,乍一看很难捉摸透。

    上品鸡血石一般分为两种,昌化鸡血石与巴林鸡血石。

    有句话说:“昌化看血,巴林看地。”

    也就是说昌化鸡血石的血更胜一筹,而巴林鸡血石的地比较好。

    现在一些鸡血石爱好者更愿意收藏昌化鸡血石,因为昌化鸡血石的血鲜,厚,凝;巴林鸡血石则会出现“逃血”的现象。

    贺青个人也偏爱昌化鸡血石,觉得它的升值空间更大,更值得收藏,但可惜的是,他至今还没有这个机会,收到一块上等品质的昌化鸡血石。

    “呵呵。”听那老板煞有介事地那么一说,贺青淡淡一笑,却不置可否。

    其实他仔细一看一切就清清楚楚地摆在那里了。那石头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经过刻意修造的。而石头上面的血当然也是人工造出来的,与天然的“鸡血”完全不搭边。

    “老兄,你要不要这块鸡血石?”那男子见贺青没什么反应,他便直截了当地询问。

    贺青果断地摇头道:“哦,这个不需要了。”

    那男子忙道:“这可是顶级的昌化鸡血石,你看这块石头的造型还是比较标准的中国地图,更是难得一见了,所以很有收藏价值的!至于价钱。其实也好说,只要你诚心要,我会给你最优惠的价钱……”

    他口若悬河,噼里啪啦地说着,说了一大顿,贺青却丝毫没听进耳去,末了。只是坚定了摇了摇头,说道:“不要。”

    说罢他站起了身来,意欲离开,这个时候估计林海涛也快到了,还是去原地等候他们吧。

    “呵,真是没眼光!这么好的石头竟然不要!”那男子突然冷冷地哼了一声。

    听到那刺耳的话。贺青心里自然不好受,便忍不住瞪了那男子一眼,此刻只见那装扮朴素,原来一脸可怜之相的年轻男子神色已然大变,哪还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乡下小子。俨然是一幅奸商的嘴脸了。

    “装,使劲装!买你那东西的人才是傻子!”贺青心里不屑地说道。

    他自然知道。那男子是个大骗子,拿一块造假的鸡血石来行骗,装得有模有样,一旦骗不到别人就说风凉话。

    真是当了婊子还立牌坊,既然明知是骗人的,还要什么面子。

    尽管心里有点气愤,但贺青也没当众揭露什么,因为犯不着跟这种鸡鸣狗盗之辈一般见识。

    那男子见贺青没好脸色地瞪了自己,他便也瞪了对方一眼,目光中明显透着点凶光,恨不得动手打人似的。

    贺青浑不在意,他冷笑一声便转身向往走去了。

    可就在这时,有个人插入了人群,兴致勃勃地打量起来了那块石头。

    “咦,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

    当不经意间一眼扫到那个人的身影时,贺青暗中不由得吃了一惊,因为那人有股熟悉感,像是以前在哪里见过,可一时之间具体的又想不起来。

    突然插入人群观看那块石头的是一个年轻女子,那女子身材笔直,很是高挑,相貌也不差,娇柔中带点锐气。

    见那女子似曾相识,贺青便没有立马走开,而是悄然站在一边打量着对方,他越看越觉得熟悉,料定以前在哪个地方见过。

    “这女的到底是哪个呢?”贺青在记忆里搜索对方的影子,可此刻实在是想不起来。

    看了一会儿后,站外外围观看的一些观众陆续离开了,就只剩下贺青和几个男子站在那里继续看着,而那个气质不凡,看上去性格很开朗的漂亮女子则蹲在那里,对着那块石头进行一番细致入微的察看。

    看得出来,她很喜欢那块石头,两眼放光,恨不得马上拿下来似的。

    “老板,你这真是昌化鸡血石吗?”那女子语气有些激动地问道。

    “那当然了,所有的一切都在上面写得清清楚楚,还会有假吗?”那男子连连点头道,“小姐,不瞒你说,这块石头是我和我爷爷亲自从浙、江的昌化挖回来的,收藏了好些日子,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它,以前有位老板闻讯特地赶来我们村里,想出高价收购,但是被我爷爷拒绝了,因为他认为这块带中国地图形状的鸡血奇石世所罕见,只怕以后再也找不到这么漂亮的一块石头了。哎,要不是因为家里急需用钱,那也不会拿出来摆摊卖了。特别急啊,我爷爷得了重病,必须马上开刀,所以我不顾一切地把这个东西拿出来,急着甩出去,只要价钱还合适那就卖了算了,给老人筹钱治病救命才是最重要的,对不对?”

    他又是一番长篇大论,说得是句句带泪,足以让闻者伤心。

    可站在人群最后的贺青心里却忍不住发笑,在他听来,这是最拙劣的把戏了,因为在古玩行像这样的“苦情戏”每天都在上演,一听就知道是假的。更何况刚刚他已经验证过那块鸡血石以及那男子的虚实了。

    “演技可谓一流啊!”贺青心下不得不感叹道。

    可奇怪的是,站在他前面和左右的几个男子却不时地发出称赞声:

    “那块鸡血石是我见过血色最漂亮的一块!今天一见。真是大大地长眼了啊!”

    “可不是呢?!昌化鸡血石现在在市场上很难见到了!”

    “那块石头恐怕值得很多钱吧?!”

    ……

    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都是在赞美那块鸡血石,声音还比较大,生怕蹲在最前面的那个女子听不到似的。

    贺青有些吃惊,不知道那些人是真的无知,还是在故意拍马屁,确切地说是在起哄。

    贺青怎会不知道。昌化鸡血石全民闻名,确实是鸡血石中的上品,但物以稀为贵,昌化本地的鸡血石原石估计开采得差不多了吧,现在很难找出上等的料子了,而像那男子说的那样,和他爷爷在昌化鸡血石产地随便一挖就挖出了中国石。那不是纯属扯淡是什么,要是这么容易挖到,那不就是鸡血石了,而是“狗血石”。

    “说不定这几个人和那骗子是一伙的。”贺青随即想到了这一点,一般的围观群众怎么会不明真相地进行无下限地褒奖,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那群随声附和的人和那个骗子是同伙,他们唱的是同一台戏,目的是骗取不懂行的菜鸟。

    而那个穿着华丽的年轻女子明显是他们狩猎的目标。

    “小姐,你要不要?”那男子语气急切地问道,“现在我不要那么高的价钱了。只要你出的价钱还合适,那就卖给你了。谁叫我这么急需用钱呢?我爷爷还在医院的病房里躺着,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如果我不支付手术定金,那医院是不会给他开刀的。”

    他一个劲儿说自己的困难之处,那女子听了,脸色有些异样,但没表什么态。

    过后她才开口说道:“那你多少钱卖?”

    “还是你出个价吧。”那男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会要你很多钱的,只要够给我爷爷交手术保证金就行了。”

    “那是多少钱?”那女子问他。

    “不多,二十万。”那男子郑重其辞地说道,“二十万相对于一块上好的昌化鸡血石来说已经是非常非常便宜了,我相信这么好的一块鸡血石,如果拿去专业的奇石拍卖会上去卖,那至少能卖出几百万吧,其实以前那个来自广、东的老板就出价一百多万,但当时我们毫不犹豫地拒绝他了,哎,如果想到会有今天,那我现在也不用病急乱投医地来这大街上摆摊了。小姐,二十万行不行?就当是你做个好事,借钱给我爷爷治病,我们全家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的。”

    他言语说得非常可怜,就像是在向那女子乞讨。

    可那女子没有答应他,而是摇头说道:“二十万太贵了,况且我还不知道这块石头怎么样,到底是不是真的昌化鸡血石。”

    她说话非常坦直,一点都不遮掩。

    “肯定是真的啊!”旁边一个中年男子大声说道,“小姑娘,要不是我拿不出那么多钱,我早就拿下来了。”

    那男子也忙道:“二十万已经是最低最低价了,我就为我爷爷图个医药费,如果少于二十万,那还是不能及时给我爷爷做手术。小姐,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二十万对于你来说可能不算几个钱吧?对于我们家来说那就是救命的钱了!”

    那女子犹豫了片刻,说道:“要不这样吧。我看不大准,我马上打电话叫一个朋友过来,他也是搞奇石收藏的,他应该看得准,如果他也认为没问题,那我就要了,二十万一分不少你的,你看怎么样?”

    “哎,不行啊!”那男子皱紧眉头,忙不迭地摇头道,“我等不及了,你要是喜欢,那就马上定下来,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那女子爽朗地笑了笑,摇手说道:“不用等多久的,他离这儿不远,我刚还见过他呢,我现在就打电话,把他叫来做鉴定。”

    然后她不由分说地站了起来,掏出手机来给人打电话了。

    那男子一脸愁容。可怎么叫也叫不住。

    看到这个时候,暗暗站在一旁的贺青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他一开始还以为那女子是个不折不扣的菜鸟,没什么社会经验,很容易上当受骗,谁知道她并没想象的那么简单,不管那女子怎么央求她,她就是不动心似的,而非得叫人来做鉴定,以免除那份担心。

    贺青暗想这下可能有好戏看了。如果那女子叫来的朋友是个大行家,那自然很容易就认出那块作假的鸡血石来,到时候不知道他们都会有些什么反应。

    可那女子还刚拿起电话,突然只听人群中一个人高声说道:“小伙子,你那块鸡血石还是让给我算了吧?我给十八万其实不少了,不就差两万么?”

    “好吧好吧!”那年轻男子以一种十分无奈的语气答应道,“剩下的两万我再去借就是了!哎。难道我这块石头就这么不值得相信么?!”

    “那你拿着石头跟我来,我们去银行做交易。”人群中的那个壮汉叫道。

    “好!”那男子应道。

    说完之后他就站起了身来,准备离去。

    事情峰回路转,来了一个巨大的转折,这有点出乎贺青的意料,不过他稍微想想就明白过来了。只道那是那男子和自己的同伙在唱双簧,以引起那女子的注意。

    那女子似乎是个急性子,果不其然,那男子两人的计谋奏效了,只听她阻止道:“你怎么能这样呢?!没看我们正在谈么?!你懂不懂规矩啊?!”

    她冲着那个壮汉一顿好说。语气十分严厉,一点儿都不害怕对方似的。

    “谁不懂规矩了?”那壮汉反唇相讥道。“你不是不要那块石头了么?”

    “谁说我不要的?我是在打电话叫人来确定。你着什么急?”那女子毫不相让。

    “可我着急啊,小姐。”那摊主搭话道,“我得在四点钟之前把定金交去,现在时间快到了,如果等你的话,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对于我爷爷来说,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的!”

    “不就是二十万吗?你等着,我现在就叫人送来。”那女子大大咧咧地回话道。

    听到对方郑重其事地那么一说,那摊主没说什么,只是和那个壮汉互相看了一眼,均若有所思。

    稍后,那女子拨打了一个电话,但她说话的声音很低,谁也没有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

    “哎~~”

    眼见此番情形,贺青不禁叹了口气。

    他叹气的时候,站在他身前的一个年轻男子,看样子也是那摊主一伙的一个人,回头瞪了他一眼,目露凶光,明显不善。

    “瞪我做什么?!”被那人一瞪之下,贺青气不打一处来,刚才那摊主的那一瞪他忍住了,不屑与对方一般见识,看事情到了眼下的这个节骨眼上,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冷冷地问出了声来。

    他心知肚明,那男子之所以瞪他,是因为怕他坏了他们的好事。

    “你说什么?!”那男子沉声喝问道,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就贺青那么一个文弱书生模样的人竟敢凶他,外形比起来,贺青确实没有他显得那么强壮有力,更何况他是孤身一人,而他们是一个诈骗团伙,个个是身强力壮的男子,何惧之有。

    “说你有病!”贺青怒气冲冲地骂道,“你眼睛长在屁股上么?!乱瞪个什么劲!”

    “你小子骂人?!”那男子气呼呼地叫道,他随即捋起衣袖来,似要动贺青的手。

    “小斌,做什么?!”然而,他身边一个中年男子突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并连忙向贺青赔笑,道歉道:“不好意思,他一个粗人,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小不忍则乱大谋,他生怕同伙惹急了贺青,然后闹出事来,让这笔眼看就要到手的大生意泡汤。

    贺青自然不听他的,猛地冲到了那女子身边,拉了她一把,并低声道:“别叫人看了,那块鸡血石是假的,根本一分钱都不值,鸡血色是用化学染剂染出来的,拿去把玩只会害人!他们都是骗子。是一伙的!”

    “啊?!”听到贺青的劝说,那女子脸色大变。

    “你小子干什么?!真找抽呢?!”

    刚才与贺青动怒的那个壮汉怒火中烧地吼道。

    他们虽然没听到贺青在跟那女子说什么。但是都从女子的反应上猜得到,他那是在告密。

    这么一来,那伙骗子怎么还耐得住。

    可惜已经晚了,那女子喝问了起来:“你们是骗人的?!”

    他这一声喝出,震惊了摊主等人。

    他们脸色霎时都变了,有涨红的,有变白的,也有变得铁青的。

    一个个恶狠狠地瞪着贺青。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你小子找死!”那脾气暴躁的壮汉终于爆发了,猛然朝贺青扑了过来,待要抓住对方狠狠地修理一顿。

    可只听到“砰”的一声,他还没抓到对方,先挨了一拳。

    那一拳极有力气,打得又不偏不倚,正中他的鼻梁。

    不知道鼻梁骨有没有被打断。不过鼻血立时飙了出来,他人更是痛得杀猪般惨叫。

    那模样狼狈至极。

    那一拳自然是贺青打的,那女子完全小瞧了贺青的实力,其实对于一般人来说,他已经深藏不露,因为他不久前从一个木人桩上学到了一手拳法。虽说他只学到拳法,而没有学到基础拳法,而没有得到拳师力量的传承,但是技法在,而他的力气也不比别人小很多。所以施展起拳法来自然也有一股威力了。

    这是他第一次动用早已学到的赵家拳,不过也是了。之前他没有施展的机会,现在终于有机会拿来实战了,看这个拳法到底行不行,看样子挺不错,一招制胜,打得那个暴躁狂鼻血横流。

    眼睁睁地看着贺青将自己的同伴打得七荤八素,那摊主等人都煞是吃惊,暗道原来对方深藏不露,身手不凡,可能是个练家子,只是光从他外表看不出来而已。

    “哎哟!打他!”

    那壮汉一边惨叫一边招呼其他同伙。

    那些人见事情败露,自己人还受了伤,一个个无比激动和愤怒。

    “打!”猛然有人发一声喊,人群中便有四五个人冲了出来,劈头盖脸地打向始作俑者的贺青。

    与此同时,那摊主也紧张地收起了那块造假的石头,明显准备开溜。

    而周围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远远地走开了,见有人打架了,他们自然不敢靠近,生怕祸及自身。

    “住手!”那女子见那些人围攻贺青,急急地呵斥道,“都不想活了么?!”

    可那些人根本不理会她,只是朝贺青身上扑来。

    “滚!”那女子怒极,猛地抬起头来一脚踹向身前的一个男子,不料她腿法极准,踹中了那人的小腹,她穿着的可是根部尖锐的高跟鞋,那一脚踢出,杀伤力可不小,直把那人踹倒在了地上,顿时也痛苦地呻吟了起来。

    很快变成了贺青和那女子并肩作战,两人都身手不弱,很快打退了那一伙歹徒。

    那摊主见情况不妙,夺路就逃,可贺青见状斜刺里冲了出去,从后面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并用力一拉,那人便一屁股坐倒在地。

    “哗啦!”手上的鸡血石跌落在了地上,登时摔坏了,碎了一地。

    “原来你们真是骗子!”那男子娇喘吁吁地呵斥道,“竟然骗到我头上来了!”

    贺青和那女子抓住了那个摊主,而其余人马已作鸟兽散,均唯恐逃之不及。

    因为他们深知不是贺青两人的对手,留在这里只会吃大亏,毕竟他们是贼,做贼心虚,警察一到他们就更麻烦了。

    没过多久,警车响起,左近的执勤民警赶了过来,了解情况后,警察便把那摊主铐了起来,准备送往警局审讯。

    “谢谢,太感谢你了!”

    事情搞定之后,那女子握住贺青的手,感激不已地说道:“要不是你,那我可能要上他们的恶当了,没想到他们那么狡猾!”

    贺青摇头微笑道:“不客气,没事就好了。”

    那女子随即自我介绍道:“我叫苏宁,很高兴认识你。”

    “贺青。很高兴认识你。”贺青也道。

    (谢谢毒你万遍送出的两个皓月,以及1天天、呆头企鹅、何颖良投出的宝贵月票,感谢你们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