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56章 中华鸡血石(下)

第356章 中华鸡血石(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56章中华鸡血石(下)

    当捕捉到一团浓厚的“宝光”时,贺青倏忽站住了脚步。

    “青哥,怎么了?”见贺青毫无征兆地突然停下来了,神色还有些异样,林海涛不由惊疑道。

    “没什么,就看看。”贺青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地摊道,赫然可见摊子上摆卖的都是一些乍看古色古香的东西,明显也是一个古玩摊。

    “嗯。”林海涛点头应道,然后和贺青一齐转身,开始观察起那摊上的古董来。

    刚刚贺青一眼捕捉到的浓烈“宝光”正是从他们身前的那个普通地摊上散发出来的,说明摊子上可能存在来历不凡的古董,值得一观。

    当下贺青慢慢地蹲下了身去,全神贯注地打量着地摊上的东西,很是感兴趣的样子。

    “年轻人,想玩点什么?”静静坐在摊位后的老板笑盈盈地招呼贺青道,那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汉,皮肤黝黑,脸上皱纹满布,但是两眼闪光,炯炯有神。

    “哦,先随便看看。”贺青抬了一下头,淡淡地回话道。

    那老大爷点点头道:“那请随便看,我这里有很多好东西,都是祖上传下来的,第一次拿出来卖,价钱也很优惠的。”

    贺青没再说什么,而是专心致志地注视着摊子上的一件东西,深红色的灵光就是它传出来的。

    此刻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件精致的小器物,造型有点像瓶子,但带有漂亮的塞口。

    “这是一件蝈蝈葫芦吧?”

    很快,林海涛也注意到了那件与众不同的东西,于是忍不住在贺青耳边嘀咕了一声。

    “呵呵。好像是的。”贺青微微一笑道,却没有多说什么。

    为了一探究竟,当下他驱动眼睛异能,开始观看那东西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这么来的!”

    看完之后,贺青暗自感叹道。

    他终于知道那状似蝈蝈葫芦的小器具为何物了,东西是好是坏估计他心里也有数了。

    “老板,这个东西怎么卖?”看好之后,贺青忽然抬起了头来,直截了当地询问那摊主。

    那老大爷笑容可掬地看着他。回答道:“小伙子。你可真有眼光啊,这个小葫芦瓶可是一件上好的雅玩,据说是乾隆爷玩过的一个葫芦。”

    听得出来,他和林海涛一样,把东西看成了蝈蝈葫芦。

    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或许是吧。老板,这东西我感觉还不错,您给个价。”

    他催促了一句,在这一行做生意,和卖家谈的时候。最好直奔主题,不要听对方多做解释,因为作为卖家,都想把自己的东西卖出一个好价钱来,所以他们得编故事,能把东西神化,迷惑卖家,那再好不过了。

    贺青却在这一行混了这么久了,深谙其道。自然不会吃这一套了,还是迅速解决的好。

    “这个蝈蝈葫芦非常精美,如果你喜欢。诚心要的话,给五千块钱吧,这是最低价了。”那老大爷端正神色道。

    “五千?!太贵了!”听到那个报价,站在贺青身边的林海涛当先反应了过来,做出了回应。

    “不贵啊。”那老大爷用力摇摇头,皱眉说道,“年轻人,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很漂亮的蝈蝈葫芦,难得一见的。”

    “……”林海涛待要开口继续辩解什么,贺青却摆了摆手,口气很大度地说道:“五千就五千吧,海涛,不说了。”

    说罢,就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夹子来,并数出了五千块钱,然后递给那老大爷。

    “小伙子,你真是个爽快人啊!谢谢,谢谢!”接过钱之后,那老大爷忙不迭地表示感谢,他万万也没想到,贺青竟然没和自己砍价,一点都不计较价钱高低似的。

    其实贺青不是不计较,而是觉得对方所出的这个价钱比较合适,不用谈价了,反正谈来谈去也少不了多少钱。

    “不用客气。”贺青摇头说道,“东西不错,我喜欢。”

    随后那老大爷赶紧将那件东西包好了,并客客气气地递给贺青。

    拿到东西后,贺青便带着林海涛转身走开了。

    “青哥,你怎么不和那老板讲价呢?”走远之后,林海涛惊讶道,“一般别人出五千块钱的话,至少能砍到三千,都是溢价卖的。”

    贺青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人家摆摊也不容易,就让他赚点吧。”

    “那倒也是。”林海涛点头赞同道,“年纪那么大了还出来摆摊卖东西,确实挺不容易的。青哥,我知道,你一定又淘到好东西了,这个蝈蝈葫芦是不是很值钱?”

    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很值钱不敢说,但依我看应该不止值五千块钱。”

    如果东西不是物有所值,那他也不会那么爽快地掏出五千块钱来买了,刚才通过察看东西的来龙去脉,他得知东西不凡的收藏价值。

    既然认定东西收藏价值或许极高,那多给卖家一点利润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对方是个年老的摊主,情况有点特殊。

    “照你这么说,这又是个漏?!”林海涛有些不解地说道,“市场上蝈蝈葫芦挺常见的啊,又不是什么珍稀类的古玩。”

    贺青却不以为然地说道:“蝈蝈葫芦是很多,但是真正的精品老葫芦却是少之又少,一件工艺水平极佳的葫芦,那同样能拍出一个天价的!况且,这不一定是个蝈蝈葫芦,或者说不是常见的那种。”

    “什么?!这不是蝈蝈葫芦?!”林海涛惊诧道,“那这是什么东西?!”

    之前他并没有仔细察看,看一眼就下意识地认为东西一定是市场上随处可见的那种蝈蝈葫芦,可结果却听贺青说东西或许另有来头。

    “确切地说,这是葫芦器。也有人把它叫做‘匏器’,蝈蝈葫芦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匏器都是用来装玩蝈蝈等鸣虫的,有些跟乐器有关,有些就只是工艺品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用途。”贺青道。

    贺青所谓的“匏器”,又名“葫芦器”,是一种将天然美与人工匠意合为一体的传统工艺品。

    清代制匏工艺颇受皇家重视,康熙皇帝玄烨曾在瀛台的丰泽园内种植葫芦。并设专人管理。

    在宫廷的督造下。生产出诸多清朗典雅的模制匏器,其制作工艺精巧,产品种类纷繁,领导标新,风神别具。

    “匏器?”林海涛惊奇道,“原来这就是匏器。我以前听说过,也见过,但都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些匏器都很大,有些大得像葫芦瓶一样。”

    贺青说道:“也有小巧玲珑的。就像这个。海涛,你好好看一下,这个葫芦器表面上的雕饰是不是很美观?从它的包浆来看,又能肯定它是一件年代很老的葫芦器,所以我想它应该价值不菲。”

    “给我看看。”林海涛很好奇地说道,听贺青那一番解释之后,他突然对那东西大感兴趣了。

    “嗯,你看吧。”贺青将那个匏器递给林海涛,让他看个仔细。

    东西拿到手上后。林海涛才豁然感觉到那股厚重感,从它上面油润的包浆看来,一定是备受人珍藏和把握。不然不会留下这么强烈的岁月痕迹。

    随后林海涛对着那东西细致入微地察看了起来,发现塞口和外表上的雕刻精美绝伦,配合着葫芦的天然痕迹,看上去真的是巧夺天工。

    “青哥,这个东西越看越漂亮啊!”林海涛赞叹道。

    贺青点头道:“是的。能雕得这么好,手艺不同凡响,很有可能是出自名家之手。像这样一个匏器,如果遇到识货的买家。那卖出一个高价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他这话说得并不是没有根据的,而是照实陈述,因为刚才他已经通过葫芦上面的一幕幕影像察看到了有关信息,知道手上的这件葫芦器是件珍品,几百年来,不知道被多少大玩家把玩过了,能落到他手上真的是一种莫大的缘分。

    “我现在终于知道你刚才为什么出手那么大方了。”林海涛笑盈盈地说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眼力好的看一眼就能认定一件东西的好坏,而像我们这种半吊子货,看都看不仔细。”

    他终于领悟到什么叫做“看走眼”了,摆在眼前的一件好东西却偏偏看不出来,而贺青却仿佛有一股敏锐的嗅觉,好东西的气味他都闻得出来。

    看完之后,他把东西递回给了贺青。

    贺青说道:“鉴定是一件非常需要用心的事,半点也马虎不得。不着急,慢慢来,以后总会找到感觉的。”

    当下两人一边说一边朝“秦淮古玩城”走过去,随后他们踏入了古玩城。

    偌大的古玩城里面虽然有着浩瀚的古董,但是逛一圈下来之后,贺青却连一件古董都没有看中,他便只有放弃了。

    从古玩城走出来之后,林海涛说道:“青哥,我刚接到一个电话,有个老朋友想找我聊聊,我们过去见他吧。我约他在距离他家最近的一个古玩和玉石市场见面,不知道你走累了没有,想不想去。要是不想去那就算了,我打电话跟他招呼一声。”

    贺青毫不犹豫地摇头说道:“不累,既然人家找你了,那就过去吧,就当是去玩玩了,反正现在时间还早。”

    他意犹未尽,既然还有一个古玩市场,那去走走正合他心意。

    于是他们两人驾车前往另一个古玩市场,没过多久便赶到了。

    车子停下来,贺青从车上走下来后,林海涛对他说道:“青哥,你在这里等等吧,我去接一下他们,很快就过来了。”

    贺青点点头道:“嗯,好的。”

    随后林海涛便道别走开了,而贺青留在原地耐心地等候。

    蓦地里,他不经意地四处张望间,一眼扫见了一堆人,只见那些人围在那里,似乎在看什么热闹。

    贺青有些好奇,便不由自主地走了上去。

    此处古玩街虽然比较狭小,但是街边还是有不少古玩店和玉器店,路边还可发现规模不一的地摊。

    那许多人围聚在那里看热闹的正是一个地摊,想必摆出的是什么东西,特别吸引人的目光。

    贺青悄然走了上去,并插入人群张望。

    他随即留意到了,人群中有一个地摊,摆摊的是一个装扮土里土气的年轻人,神情瑟瑟的,像极了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乡下穷小子。

    引起贺青注意的当然不是那个外表很土的摊主,而是地摊上摆卖的东西。

    那却不是古董,而是一块玉石,那石头带血色,颜色和形状都甚是奇特。

    “鸡血石?!”

    见状,贺青暗中大惊。

    原来摆在那里的是一块奇石,晶莹剔透,鲜红艳丽,还是奇形怪状的,乍一看,确实是一块奇丽的石头。

    鸡血石是奇石中的一种,上好的鸡血石殷红鲜丽,稀少珍贵。

    对于如此珍奇的石头,贺青自然很了解,知道鸡血石很有名气,价值不菲。

    上等品种的鸡血石原石是越来越少了,市场上极难见到,贺青很少发现,今日此时看到那么漂亮的一块鸡血石,那一刻,他不由得打起了几分精神。

    “这么漂亮的鸡血石怎么可能摆在路边出售?!”可很快贺青发觉事情不对劲,如果是品质上乘的鸡血石,那怎么可能拿来摆地摊,而不是摆到精品店里。

    由于那块石头不是古董,贺青看不到异常,无法看到它的来龙去脉,只能靠真正的眼力了。

    虽然有几分怀疑之情,但是贺青还是颇有一股兴趣,当下他走近几步,仔细察看起来。

    只见地摊上铺着的一张白布上写着,“中华鸡血石”。

    那块石头美其名曰“中华鸡血石”,之所以有这个称呼,是因为那块石头形状像一幅中国地图。

    如果那块石头是真的鸡血石,现在又天生这么一个形状,鬼斧神工,那更加珍贵了。

    “不可能!这肯定是刻意做出来的形状!”看罢,贺青暗自肯定道。

    可这还只是他的猜测,要证明它是弄虚作假的,那得拿出证据来。

    抱着这么个想法,贺青对着那块石头聚精会神地察看了起来。

    “原来如此!”

    一会儿后,贺青恍然大悟。

    他豁然找出了问题所在。

    (谢谢相忘不过如此、风霞爱无间、ql1212等朋友赠送的月饼。祝大家中秋节快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