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55章 中华鸡血石(上)

第355章 中华鸡血石(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55章中华鸡血石(上)

    贺青和林海涛已经做好了决定,准备驾车西游,他们的第一站是京南,也就是林海涛家所在的地方。

    “青哥,那什么时候动身?”林海涛问道。

    贺青回答道:“反正在这边也没什么事情,那就早点出发吧,明天就可以,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抽出空来。”

    林海涛说道:“当然有空了,我也挺闲的,‘鉴宝斋’暂时由龙叔他们打理就可以了。”

    “那就这样吧。”贺青点头道,“明天早上出发,先前往京南,去拜访一下你家人。”

    “嗯,好的。”林海涛高高兴兴地答应道,对于此行他也是兴致勃勃的。

    和林海涛说好后,贺青走去租房和谷清一起吃晚饭。

    “清清,我明天要出去一趟,你留在这边照顾店铺吧,还有,有时间的时候去看看我爸妈,他们挺喜欢和你说话的。”贺青突然说道。

    “我知道,我每天都会去看望他们的。”谷清好生答应下来,并不由疑问道,“青哥,这次你是去哪里?也是去京城吗?”

    贺青摇头说道:“不是直接去京城,去一趟西部,林海涛不是想回去了么,先去他家串串吧。”

    “去西部啊?”谷清微感惊讶道,“有什么事吗?”

    贺青说道:“也没什么大事了,随便走走,收点东西回来,当是旅游一趟。呵呵,你看我新车都买了,总觉得手痒痒的,只想开车出去兜一圈。清清,本来我想带你一起去的,但是考虑到你要照顾马上就要参加高考的小洁,还要看店。所以就不叫你了,我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谷清很理解他的意思,点点头说道:“是的,我还要去陪阿姨他们呢。青哥,你放心去吧,这边有我照顾。”

    “嗯,我很放心。”贺青笑吟吟地说道。谷清心灵手巧,她什么事情都能办得很妥帖,不用他操任何的心。

    谷清绝对是贤妻良母型的女孩子,是最佳的结婚对象。

    陪谷清吃完饭后,贺青开车回到了家里,他明天就要出发了。自然要向父母亲告别。

    这天晚上他留在家里睡觉,第二天他起得很早,他起来的时候,谷清早已赶过来了,她是来送他的。

    和家人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之后贺青载着谷清去与林海涛会合,他们在“鉴宝斋”门口见上了面。

    稍后便整装待发了。谷清一直送贺青出了城才下车,然后依依不舍地目送他的车子远去。

    “青哥,你真是幸福啊!”

    车子驶远后,林海涛对着车载对讲机笑呵呵地说道:“有一个那么爱你的女人!你什么时候和清清姐结婚啊?我看你们的好事可以成了。”

    贺青回话道:“嗯,快了,等稳定下来就可以了。”

    “稳定下来?”林海涛惊疑道,“青哥,你还有什么不稳定的?你现在事业有成。什么都有了,还不稳定吗?”

    贺青郑重地说道:“哪有啊?这还才刚起步呢。不说其他的,就说房子的事,现在都还没确定下来。我打算自己修建一套别墅,但还没想好,究竟是修在江州,还是修在京城。两边我都想安家。”

    “都不错。”林海涛说道,“确实,你得买一套大别墅,那样住起来才舒服。如果是一般的房子,那对于收藏也不方便,要像方先生家那种大别墅才好。哦,对了,青哥,方先生不是说了么,你们一家人都可以搬去那里长住的啊,反正那套别墅现在不是在你的掌管之中么?”

    贺青说道:“虽然我有一半的房产权,但是毕竟还有一本是方先生的,只能暂住,不适合长住,再说了,住在别人家里总觉得有些别扭,还是建新房子的好。”

    “你说得对。”林海涛赞同道,“有钱好办事,修房子对于你来说是小事。”

    一路上,两人通过对讲机谈笑风生。

    由于全程走的是高速,交通又丝毫没有阻塞现象,不到三个小时,两辆新车就一齐驶入了京南城。

    “终于到了!”

    进入市区之后,林海涛松口气道:“青哥,先去我家吧,我已经告诉我妈妈了,她正在家等我们。”

    贺青答应道:“可以。”

    虽然他对林家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但是他也略有知晓,知道林海涛的父母亲都是政府要员,平时都非常忙碌的,要不然上次郑老过大寿的时候,他父母亲提前来送祝福了,生日那天却因为重要公事缺席。

    也就因为林家地位非常特殊,林海涛手头才有那么硬的关系,如此办一些事可比普通人容易得多。

    “海涛,我还没问,你有几个兄弟姐妹?”贺青忽然随口问了一句。

    林海涛回答道:“还有一个哥哥,他现在是一名军人,从军校出来的。”

    “原来你哥是军人啊?”贺青不由肃然起敬道,“那蛮不错的,看样子你哥是一块当军官的材料。”

    “那是必须的!”只听林海涛一本正经地说道,“从我曾祖父起,我们家世代都有军官,我祖父是将官,我父亲是校官,而我哥也做到尉官级别了。”

    说出这番话来时,他语气透着几分激动之情,很是自豪似的。

    “哦,是吗?”贺青惊诧道,“那你们家是军官世家啊!太厉害了!可为什么你没有参军呢?你上的不是军校吧?”

    “嗯,不是。”林海涛说道,“我们这一代有我哥就行了,我小时候太调皮了吧,学习又不好,家里人就没这个打算了,没把我往那个方向培养。”

    贺青说道:“人各有志,做哪一行都可以,这个没有贵贱之分,不过我挺崇拜军人的。”

    他这才清楚林海涛的家世,比他想象的还要好,算是名门世族了。

    进城后,贺青先买好了礼物。然后驾车径直赶往林海涛家。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车子停靠在了一座静谧别墅的大门前。

    别墅虽然不是很大,但周围很安静,房子周围也有栅栏围着,给人一种舒适而温馨的感觉,很有家的氛围。

    林海涛下车按响门铃后,不一会儿。就只见一个系着围裙的中年女子急急忙忙地走来开门,看相貌和气质,那不像是林海涛的家人,应该是保姆之类的佣人。

    “小涛,你回来了?”见到林海涛的时候,那女子笑容满面地打招呼道。

    “是的。云姨。”林海涛很有礼貌地点头应答道。

    那女子忙点头道:“你们快进来吧,雪姐在里面等你们。”

    林海涛和贺青当下便将车开了进去,停靠在一处空地上。

    别墅内的院子里树木葱郁,异常幽静,环境特别好,很适合上了年纪的人休养。

    “青哥,我们进去吧。”林海涛热情地招呼道。“我爸和我哥不在,他们在军队里有任务,一时回不来。”

    “嗯。”贺青点头应道,于是他跟随着林海涛不慌不忙地走入了客厅。

    大厅内十分整洁,可谓一尘不染,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小涛——”贺青和林海涛一踏入门槛,厅内就传来了一个激切的招呼声。

    贺青当即循声望去,即刻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中年妇人。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但是皮肤很白,保养得很好。

    那应该就是林海涛的母亲了,端庄,秀丽,人虽已年过四十,但是风韵犹存。看得出来,年轻时一定是一位风华绝代的佳人。

    “妈——”林海涛高高兴兴地叫道,并快步迎了上去。

    贺青悄然跟上。

    “妈,我先来给你介绍一下。他就是我在江州最好的朋友,贺青。”林海涛随后指着贺青笑盈盈地介绍道,“他这次和我自驾游去西北,正好路过京南,所以来我们家坐坐。”

    “小贺,欢迎来我们家玩。”林母热情洋溢地说道,“听小涛说,你跟他外公学习文物鉴定,现在已经出师了,闯出了很多的名头。”

    “阿姨好。”贺青彬彬有礼地点头问好道,“我有这点成绩,全靠郑老师栽培,还有海涛的帮助。”

    他言语间表现得甚是谦虚。

    当下林母忙招呼他们坐下,给他们倒好茶,并叫云姨准备饭菜。

    通过聊天,贺青得知,林海涛的母亲是一位知名的医生,现在正在军区总医院看病。

    “妈,爷爷呢?”林海涛突然问道。

    “他临时有时出去了,好像是去和老战友聚会了。”林母回答道。

    林海涛说道:“那估计又要很晚才能回来了。”

    没过多久,云姨就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贺青便和林海涛母子俩一起吃了中餐,这一顿美味佳肴,菜食甚是丰盛,大家都吃得很饱。

    “青哥,今天就呆在我们这边了吧,明天再出发行不行?”

    饭后,林海涛问道。

    贺青毫不犹豫地说道:“嗯,好的,不着急。”

    林海涛眉飞色舞地说道:“那下午我带你四处去逛逛,京南的古玩市场也是比较出名的,我以前在一个古玩市场还做过生意,只是生意不好,后来关门大吉了。”

    “好啊!”贺青笑吟吟地点头道,“出来就是玩的,我以前从来没来过这边,今天有机会过来,那自然要好好逛逛了。”

    来京南之前,贺青暗地里有所研究,知道这边有不少好玩的地方,卖古玩的地方也有好一些,所以自然不能错过了。

    于是吃完饭后没多久,林海涛就和贺青商量了一下,而后开车带着贺青赶往目的地。

    他们下午的第一站是秦淮河畔鼎鼎有名的“夫子庙”,作为明清时期的一大文教中心,“夫子庙”周围文化气息浓厚,值得一观,况且附近还有古玩市场,游玩过后还可以淘淘宝,捡捡漏,何其快哉。

    没有过多久,贺青就和林海涛驾车赶到了“夫子庙”,林海涛先陪贺青游览了名胜古迹林立、规模宏大的庙地,期间他们坐船游览了历史上很有名气的秦淮河,观赏两岸的秀丽风景。

    之后林海涛带贺青去吃他以前经常吃的美味小吃,吃玩得差不多之后,林海涛说道:“青哥,现在我们去古玩市场那边逛逛吧。”

    “嗯,走吧。”贺青点头答应道。

    于是当下他们两人不紧不慢地朝夫子庙西门不远处的古玩市场走去了。

    那里有一座“秦淮古玩城”,通往古玩城的路上还有一条小街,街边有不少摆地摊的,其中就有古玩出售。

    从古玩地摊边路过的时候,贺青眼睛不时地往地摊上瞟去,他能看到一团团的混沌红光,但是都显得比较微弱,说明东西的收藏性并不是很大,因此贺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了。

    可在路过一处地段的时候,他还是被一幕较为浓厚的“宝光”给吸引住了。

    (谢谢老朋友相忘不过如此打赏200起点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