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50章 怒砸几千万

第350章 怒砸几千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50章怒砸几千万

    对于那辆劳斯莱斯“幻影一代”,贺青是志在必得。

    然而,事情并没想象的那么容易,当吕经理带着贺青他们找到古董车销售经理询问有关情况的时候,对方直截了当地说了:“不好意思,贺先生,那辆老劳斯莱斯已经有人看中了,并下了订单。”

    “有人买了?”听到这个消息时,贺青脸色微微一变,不由惊讶起来,心想怎么会,这么快有人订购了。

    “对,有人订购了,所以很抱歉,那辆车怕是不能卖给你了。”那经理很坦诚地说道。

    “萧经理,那请问一下,是哪位老板定下了?我能不能找他谈谈?”贺青平心静气地问道。

    “当然可以了,这是你们顾客之间的事,你们怎么谈都可以。”萧经理点了点头道,随即他指着古董车展览区,告诉贺青:“喏,你看到了吧?正坐在车里面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买家,车子是他订购的,我们随时准备和他完成这笔交易。”

    贺青顺着萧经理所指的方向定睛望去,即刻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与他们年龄相仿的男子,只见那人穿着十分华丽,打扮也凸显花俏,赫然是有钱人家的子弟。

    当看清楚那神秘买家之后,贺青神色微微一沉,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后,他收敛起了异样的神色,一本正经地说道:“萧经理,不对啊!”

    “不对?什么不对?!”萧经理从那年轻男子身上收回目光来,很惊讶地看着贺青,不知道对方突如其来的那句“不对”是什么意思。

    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萧经理,你们那么做是不对的。我先问你一个问题,我这两位朋友刚从你们这里买下的那辆新车是不是都不止那么一辆?”

    “对,一般都有存货的,即使我们公司缺货,那也可以订购。我们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把车准备好。”萧经理回答道。

    “那那批古董汽车呢?同一款式的也能多弄几辆来吗?”贺青继续问道。

    “那就没有了,至少我们不能保证找来一模一样的一款。”萧经理摇头道。

    贺青微笑道:“那不就是了?依我看,那辆劳斯莱斯‘老爷车’是一件古董,而且独一无二,所以它不能当做普通的汽车来出售,因为看中它的人可能有很多,可你们又只有这么一辆。这让其余看上的人怎么办?现在东西有人订购了,你们不和其他有意愿的买家谈,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啊。”

    此话一出,萧经理和吕经理不由得面面相觑,两人脸色都变了。

    站在一旁的谷清和林海涛反应也比较大,但表现出来的神情不同。他们两人当然是欢喜了,还有一点点激动之情。

    因为他们心知肚明,贺青早已看上那辆古董车了,现在就是来找卖家洽谈的,可不巧的是,有人抢先一步拿到手了,这怎不让人感到遗憾。

    原以为事情就这么定了。无望收藏那么好的一辆古董车,不料贺青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而是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出口惊人。

    “贺先生,你说得没错,确实是这样的。”萧经理点点头道,贺青那话不无道理,他们无从反驳。

    吕经理也点头赞同道:“贺先生。你说得对,确实是我们的倏忽,没有想得这么周到,不过我们也没想到会有很多人看好并想买那些古董汽车。”

    贺青意味深长地一笑道:“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都有可能。”

    “可那邢先生已经说好了,我们也同意了。”萧经理皱起眉头说道,很是为难的样子。

    贺青却道:“那有什么?你们只是口头上谈了一下而已吧?他又没有付款。还有得商量的余地。萧经理,我给你们指一条路子吧,保准你们大赚的路子。”

    “哦,是什么?”萧经理好奇道。

    贺青道:“很简单。你去把情况告诉那顾客,说看上那辆劳斯莱斯的不止他一个,可车子只有一辆,你们不好处理,所以就只有另想办法出售。既然是古董,那就用拍卖的方式吧,谁出的钱最多谁就得到,这样公平公正,谁也没有怨言,而对于你们卖家来说是不是再好不过的法子了?”

    “进行拍卖?这个……”萧经理和吕经理四目相顾,然后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道,“可以是可以,确实是个好办法,但是……邢先生肯定不会同意的!”

    贺青淡然笑道:“他不同意那是他个人的事,你就说这是上面的意思,之前你没有说清楚而已,想必你们老板不会反对这么做吧?”

    商人都是往钱看的,利润至上,怎么做利润大,在合乎法定的前提下当然会选择怎么做了。

    贺青也是没办法了才给对方出这个“馊主意”,要是他抢在那邢先生前头恐怕早就付钱走人了,怎么还会站在这里跟萧经理他们理论。

    事已至此,他只有多出点钱了,不过为了那辆潜移默化之中已经和他建立深厚感情的汽车,这也值得了。

    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有所失,就有所得。

    “贺先生,我得先打电话请示一下上面的领导,看他们怎么说。”萧经理随后说道。

    “嗯,那是当然的,请便。”贺青答应道。

    于是萧经理当即道了一声别,并走到一边去给老板打电话了。

    “青哥,你就那么看好那辆老古董劳斯莱斯吗?”突然只听林海涛在耳边低声说道,“那辆车现在就标价两千万了,那明显有溢价的,现在除了银魅等英国皇室专用的寥寥几辆之外,再贵的一辆劳斯莱斯也不过一两千万吧?我在北、京见过最贵的一辆出价一千八百万,不过那是一辆加长版的,特别拉风!”

    贺青低低叹口气道:“没有办法啊,只怪我出手晚了点。拍卖就拍卖吧,古董是无价的,现在的瓷器做得再漂亮。和以前的比起来,价钱也有天壤之别呢!”

    “那倒也是了!”林海涛认同道。

    不多一会儿,萧经理就挂上电话转身走了回来。

    “贺先生,可以了!”萧经理笑容满面地招呼道,“上面领导说可以这么做,按你的建议来。”

    “那就好了。”贺青暗自松了口气,一脸欣慰地说道。

    他就怕卖方不改变初衷。坚持要把那辆车卖给第一个问的买家,那样他再怎么说都是徒劳了。

    “那我得马上去跟邢先生谈谈,希望他能理解。”萧经理说道。

    贺青道:“我想没问题的,你们又没签订协议,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当下他和谷清他们与萧经理等人一起朝那辆劳斯莱斯走了过去。

    那邢先生正和几个年轻男女在那里有说有笑地试车,但是车子没有开动。不知道是卖方不允许,还是车子现在不能开动,抑或是那人根本不会使用老古董车。

    不过贺青绝对是开那辆劳斯莱斯的好手,因为他从上面吸收到了超强的驾车技艺,不论是古董汽车,还是新车,他都信手拈来。驾车自如。

    说起来他已经从车展上赚到很大便宜了,从那辆“老爷车”上面吸取到的驾车经验那可是一笔莫大的无形财富,如果没有这样的经历,那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学会驾车,想要学到“车王”级别的水平那就难上加难了。

    贺青和林海涛他们走近车时,那几个年轻男子一眼都没有瞧他们,一个个神态高傲之极。

    不过贺青也不屑瞧他们,他看中的是车子。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坐在车上的邢先生东摸摸西摸摸,看得出来,他对这辆古董车很陌生,还没摸到门道。

    可这一切对于贺青来说已然了然于胸,车子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零件他都清清楚楚,不但是开车,修理车子他也已经学会了。

    “邢先生。不好意思,我想和你聊聊。”

    萧经理走到车边道。

    “什么事?”邢先生头也不回地大声反问道。

    “事情比较重要,请下车,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萧经理郑重地说道。

    “有什么事就到这里说吧。”邢先生不耐烦地说道。“能有什么大事?我不是跟你们说了么?这辆车如果我试了没问题那就要了,回头我马上把钱打给你们!”

    “很抱歉。”萧经理连忙说道,“怕是不能这么快和你做交易了。”

    “怎么回事?”听他那么一说,邢先生猛然回过头来,目光冷冷地盯着萧经理道,“我刚才可是跟你说好了的啊,难不成你想变卦?!”

    邢先生陪笑道:“不是变卦,只是有个事没跟你说清楚。这辆车当然也可以卖给你,但是不是直接交易的方法,而是要进行拍卖的,原本我们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愿意出这个价购买,可现在不止你一个人要买了,所以我得先跟你说清楚。”

    “什么?!”邢先生脸色顿时大变,气呼呼地说道,“你什么意思?!真变卦了?!那可不行!谁先说了车就是谁的!”

    萧经理解释道:“这辆劳斯莱斯不是一般的车子,他是古董车,我们国内可能就只有这么一辆,所以我们要兼顾其他买家的想法。真的很抱歉,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我们公司的决定,我一个人可做不要了主。”

    “呵呵,这也太可笑了吧?!怎么一点都不讲规矩?!”邢先生冷笑道,随后以一种怪异的目光扫了静静站在一旁的贺青他们一眼,突然他直直指着贺青反问道:“他们是谁?!他们也想买这辆车?!”

    “对,可能还不止他们,现在有不少人问了。”萧经理如实回答道。

    邢先生上下打量了贺青一眼,不以为意地说道:“没有确定买那就不是了。这辆车两千多万,可不是想买就能卖得,要买得起才行。”

    他那话语带双关,很明显是瞧不起贺青他们,认为他们出不起这么高的价钱。

    “买不起人家也不会问了。”萧经理端正神色道,别人对贺青他们的情况不了解,难道他们卖家还不清楚么,就在刚刚。贺青他们就砸下了将近一千万,拿下了两辆可谓顶级的豪车,一般的人可出不起这么大的手笔。

    “哟,是吗?”邢先生扬声说道,“但我不答应,这事说定了,我第一个出钱就是我的!”

    他口气听上去狂妄之极。谁也没瞧在眼里似的,不过那只是他一厢情愿的说法罢了,萧经理方面可是确定要采用贺青建议的拍卖方式来出售那辆古董车。

    萧经理苦笑道:“这是我们公司的决议,况且你还没出钱,你也只是跟我说了一声而已。”

    “可你明明答应卖给我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信不信我告你们!”邢先生怒气冲冲地说道。竟然威胁起萧经理来了。

    与此同时,他那群伙伴也开始起哄了,都在数落萧经理他们。

    一个个蛮横之极,那辆车子好像已经被他们霸占了似的,没有别人的份了。

    邢先生冲着萧经理大声嚷嚷的时候,吸引过来了不少围观看热闹的群众,大家指着邢先生和萧经理他们议论纷纷。

    一时间。现场有点混乱,萧经理也非常尴尬,可他并没有怯场,而是义正词严地说道:“邢先生,告我们也得有证据,我们不是不卖给你,我之前也没有说错,只是没来及告诉你具体情况。你就走开了。可能晚上就举行拍卖,你真想买的话到时候来参加拍卖就可以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好这么说了。

    不过他深知自己丝毫不用害怕,对方只是吓唬他而已,其实就算对方真的告他们,对方也没有十足的理由。

    “好,那你等着瞧吧!”邢先生突然从车上跳了下来。

    他们并没有马上走开。而是掏出手机在打电话,好像在搬救兵。

    “萧经理,请问一下,那辆车运行正常吗?”贺青突然问道。

    萧经理点点头道:“一切正常。这些古董车和新车是一样的,他们不但是艺术品,能拿来欣赏,而且可以使用,只是都过了报废年限,不能上牌照,开到公路上去。”

    贺青欣喜道:“那不错。我可以试试吗?就在场地上跑一圈。”

    萧经理回答道:“这个可以,但是有条件,你得拿出驾驶证,并要交一定的押金,毕竟这是古董车,如果有损坏那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贺青看看林海涛说道:“没问题。”

    押金多少都没关系,他现在还没有拿到驾驶证,但是林海涛身上是有的,让他一起上车就可以了。

    于是当下他交足了押金,并和林海涛坐上了车。

    站在旁边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邢先生眼睛都红了,可他又无可奈何,毕竟车还不是他的,除了萧经理虚与委蛇的口头承诺,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车子跟他有关系。

    “你们会开车吗?”

    气急之余,邢先生冷笑道。

    他不相信贺青他们会开那么复古的车子,刚才他可是在上面摸索了半天却没发现规律,只道谅他们也没那个本事。

    贺青不慌不忙地说道:“这种车子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收藏,第一次见识了,哪有不会开的道理?”

    “……”被贺青那么一说,邢先生登时哑口无言。

    他对贺青那话将信将疑起来,不知道对方那是古故意托大,还是确有此事。

    不过很快就能证明了,开得动还是开不动,即将一目了然。

    贺青说得很轻松,可坐在驾驶座上的林海涛却有点紧张,因为他从来没开过这种古董车,对上面的构造也没有任何研究。

    他不知贺青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自信,好像这种车他经常接触似的,开起来轻而易举。

    可事实是,贺青连驾驶证都没有,恐怕也从来没学过。

    “海涛,你别紧张。”贺青看出了林海涛的不安情绪,便在他耳边低声安慰道,“其实古董车和现在的车都差不多,构造基本上是一样的,就是一些细节有了点改变而已。”

    林海涛也压低声音说道:“可是,青哥,这种车看上去很陌生啊。开起来会让人慌手慌脚的。”

    别说是古董车了,就是一辆新车,如果之前开的不是同一款车,那在开之前也得熟悉一下情况,可现在他对这辆劳斯莱斯“幻影一代”还没有任何研究,一切都很陌生,这相当于是赶鸭子上架了。但在贺青的鼓舞之下,他又不得不硬起头皮接下这个活。

    贺青说道:“我来教你不就行了?”

    “啊?你来教我?”林海涛大吃一惊,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从未开过车的人竟然来教他一个熟手。

    “对,你认真听啊。”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喏。方向盘中央的气门与油门旋钮,可以用来控制怠速、转速和供油量,右边那个拨杆用来控制从四档到五档的切换……”

    当下他不厌其烦,手把手,一五一十地跟林海涛讲解起这辆老劳斯莱斯的一些不同构造,林海涛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听完并彻底了解之后。恍然大悟之余他大为震惊:“青哥,你……你怎么都知道?!”

    贺青笑了笑,煞有介事地说道:“以前研究过这种车的构造呗。”

    “原来如此!”林海涛郑重地点了点头,贺青既然那么说了,他自然深信不疑了。

    “好了,海涛,开车吧。”贺青说道,“不熟练就慢点开。开久了就习惯自然了。”

    “嗯,好的。”林海涛好生答应道。

    随即他启动了引擎,车子便嘘嘘地开动了。

    “嘟嘟——”

    猛然间,一声喇叭声把周围管看热闹的众人吓了一大跳,车头前方的那个气喇叭声响非常宏大,比一般的车可要大地多了,远远地就能给人以警示作用了。

    眼望着贺青他们平平稳稳地把车开动之后。邢先生以及他一干伙伴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露出一脸不可思议之色。

    而周围其他的观众也都感到很惊讶,同时无不露出艳羡的眼神。

    “不错!这车开起来果然与众不同!”车子顺利地开出展览现场,来到广阔的高尔夫广场之后。林海涛大声笑道。

    贺青点头说道:“那当然了,毕竟这曾是顶级的轿车,开起来要是不舒服那怎么会受到那么多汽车爱好者的青睐?”

    两人驾车在场地上兜了几个圈子之后才开回来,但意犹未尽。

    “车子不错!”

    从车上走下来之后,贺青笑盈盈地对萧经理说道:“萧经理,拍卖会确定是晚上举行吧?到时候别忘了通知我一声,一定要早点。”

    “知道了,贺先生!”萧经理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着,说道,“若无意外,是今天晚上举行拍卖会,希望你到时候来捧场。”

    “那是当然了!”贺青毫不犹豫地笑道。

    稍后他们道别离开了现场,而在他们转身走开的时候,邢先生等人凝望着他们的背影议论不休,他们开始对贺青的身份背景猜测了起来。

    试完古董车之后,贺青就陪着谷清他们办理最后的手续了,约莫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法拉利和保时捷两辆车先后驶出了车展会场。

    由于谷清很久没有开车了,当车子开上车流不息的马路的时候,她有点害怕,说道:“青哥,我手生,路上车这么多,我有点害怕。”

    “那让我来开吧。”贺青语气很平静地说道。

    “你来开?”谷清大吃一惊,说道,“青哥,你不是还没学会么?”

    贺青说道:“其实学了一点的,应该没问题。你把车往路边停一下,让我来试试。”

    他都有点手痒痒了,他眼下可今非昔比了,已经由一名菜鸟摇身一变成为了车王级别的车手,开一辆法拉利跑车而已,那自然是易如反掌。

    谷清便按照他说的将车停在了路边的一处空地上,并和他换了位置。

    过不多久,车子又启动了,不过这下换成了贺青。

    车子在贺青的驾驶下行驶自如,在车流中穿梭,一点压抑感都没有。

    “青哥,原来你不但会开车,而且开得这么好啊!”谷清惊诧道。

    贺青笑道:“一般般。清清,这辆车不错吧?开起来很轻松,坐在里面也很舒服。”

    “是的。很舒服!”谷清说道,“那你为什么不买一辆车开?”

    贺青说道:“我先买下那辆古董车再说,至于开的车以后再说吧,我想买一辆越野车,好像今天车展上面并没有好的越野车,所以另外看了。”

    越野车比一般的跑车自然要耐用一点了,尤其是在山地等环境比较恶劣的地方行驶。而他收藏古玩可能走遍中国,自然要准备一辆耐磨的越野车了。

    不过这个不用着急,有钱好办事,偌大一个大城市,不可能找不到一辆合乎心意的越野车。

    法拉利开回去后放在租房小区的一个车库里,由于太晚了。所以没有时间去办牌照了,以后再说,谷清也得考驾照。

    回去后没等多久,贺青就接到了萧经理打来的电话,说拍卖会安排在晚上八点钟,并说明了举行拍卖会的具体地点。

    于是吃完晚餐贺青他们就出发了,赶去拍卖会场。谷清和林海涛都陪同他一起来了。

    拍卖会在高尔夫广场旁边的一个会所里面进行,贺青他们赶到拍卖厅的时候,邢先生等人都到了,不过来的人并不多,就那么几个而已,除了邢先生,参加拍卖会的贺青一个都不认识,没准中间还有卖方安排的托儿。但有姓刑的在就差不多了。

    很快贺青他们就坐定了,举办方也说明了规则,开拍价是汽车的标价,即两千万,加价幅度是十万,每次加价都不得少于十万。

    在正式开拍之前,贺青坐在邢先生的右后方。邢先生不时地掉过头来张望,投来的明显是一股挑衅的目光。

    仿佛他认定了,贺青不可能争过他,那辆老古董非他莫属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贺青比他更坚定,那辆他怀有强烈感情的古董车志在必得。

    开拍之后,一开始竞争很激烈,一眨眼的功夫而已,价钱就由最先的两千万攀升到了两千五百万,大多数是五十万、一百万地加。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贺青却一句话也没说,他按兵不动,因为他心知现在没必要开口,一切伺机而动。

    价钱超过两千五百万之后,竞价的人就没一开始的那么多了,价钱速度和幅度也放缓了。

    “两千七百万!”坐在前排的邢先生高高地举起手来,纵声说道。

    “两千七百万一次!”

    站在拍卖台上的萧经理叫道。

    没人回答。

    刚才与邢先生展开竞争的人这时看上去都偃旗息鼓了,看样子都放弃了,甘拜下风。

    “两千七百万两次!”萧经理扫了众人一眼道。

    邢先生也掉过头来看向贺青,眼神中尽是挑衅之意。

    那样子十分得意!

    “三千二百万!”

    贺青终于开口说话了,喊出了价钱。

    他不出则已,一出惊人,一下子足足加了五百万!

    当反应过来时,众人禁不住一阵惊哗,一双双眼睛齐刷刷地朝这边投了过来。

    邢先生凝望着贺青也呆住了!

    “三千二百万一次!”萧经理激动地叫道。

    无人回应。

    “三千二百万两次!”萧经理再报了一次,可仍然没有人答应。

    顿了顿,他高声宣布:“三千二百万两次!贺先生,恭喜,车子是您的了!”

    霎时间,全场一片哗然,掌声随即犹如雷动。

    (谢谢nyyjk再次打赏两百起点币,以及老朋友领导看书的打赏,还有亲亲,抱抱打赏1888起点币,使本书又多了一名弟子,值得庆贺!拜求支持和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