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47章 天价古董车(中)

第347章 天价古董车(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47章天价古董车(中)

    “师傅,邓老,现在是不是基本上能确定这幅画是黄公望的真迹了?”

    贺青问道。

    郑老和邓老一齐点点头,但郑老建议道:“虽然这幅画我们看上去挑不出任何毛病来,和那幅有残损的国宝字画《富春山居图》比起来有些地方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这并不是绝对的,也许我们眼拙,看走眼了,毕竟你手上的这幅画非同小可,不可随随便便就给它下结论,所以,我建议再斟酌斟酌。”

    “怎么斟酌?”贺青问道,“其实有了你们的认可我就放心了。”

    邓老说道:“我们到底不是专业研究字画的行家,我也觉得应该再看看。小贺,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介绍个人,他可是字画方面真正的专家,以他的眼光和经验,我相信这幅画他一定吃得准的!”

    “好啊!”贺青欣喜道,本来对于他来说这样就可以了,他没必要非得弄个明白,反正他自己“心知肚明”就可以了,可听邓老这么一说,他登时又来了一股兴趣,多个人肯定当然更好了。

    邓老说道:“那我马上给老李打电话试试,看他现在有时间过来一趟么,要是他暂时没空,那回头再请他给你做鉴定吧。”

    贺青点头答应道:“嗯,好的,现在这幅画经过了你们的法眼,我已经放下心来了,所以不着急。”

    当下邓老便掏出手机来给他所说的那位字画鉴定专家打过去了电话。

    过不多久,邓老就挂上了电话,笑盈盈地说道:“小贺,你运气真好,老李现在正好有时间,他答应了,说很快就会赶过来给你看东西。”

    “哦,是吗?”贺青欢喜道。“那太好了,这件事能马上解决了。”

    字画等着专家来做最后的鉴定,只要那位李师傅也确定东西是真品,那就毫无疑问了,而对此贺青一点儿都不紧张,他也不用紧张,因为他阴差阳错得到的那幅画确实是黄公望的真迹。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那位李师傅不认可,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方眼力不怎么样,他才看走眼了。

    约莫等了半个小时,邓老约的那位李师傅就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了。

    李师傅走近点来时。贺青一眼便注意到了,那是一张十分陌生的面孔,他以前没有见过对方,只见来者五十多岁的样子,有点肥胖,但慈眉善目,面带笑容。神情非常亲切。

    “老李,你来了啊?”邓老脸上走上去迎接,笑吟吟地招呼道,“麻烦你亲自跑一趟了。”

    李师傅摇头笑道:“老邓,你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你们要鉴定的是什么样的一幅好画呢?”

    他一来就问起待鉴定的东西,好像他心情比字画的主人贺青都要急切似的。

    邓老回答道:“在里面,请进。”

    李师傅跟着走过来时。先跟郑老打招呼,然后和两位老朋友寒暄一阵。

    “老李,这是小贺,那幅字画是他的。”稍后,邓老指着贺青热情地向李师傅介绍道,“小贺是老郑的学生,别看他年纪轻轻。在这一行可是个人才啊,前途不可限量!”

    他在李师傅面前大大地夸赞了贺青一番,贺青连连摇头谦虚道:“邓老过奖了。李师傅,您好。”

    他随即彬彬有礼地朝李师傅点头问好。李师傅以一种异样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容可掬地说道:“你好。原来老郑收了这么一位高徒啊,可喜可贺!”

    他明显对贺青的情况不大了解,要不然没道理认不出来,就贺青那震动古玩收藏界的事迹,谁听了不动容,不感到至为敬佩。

    见面认识并闲聊了一会儿之后,讨论的话题便切入主题了,只听李师傅语气郑重地问道:“小贺,你那是怎样的一幅画?”

    贺青回答道:“这幅画我们已经鉴定过了,都觉得来头不小,但不确定,所以请您来帮忙掌掌眼,看能不能敲定。”

    说着,他将那幅画重新舒展开来,展示给李师傅看。

    定睛一瞧之下,李师傅脸色立时大变,惊叫道:“这竟是黄公望的作品!”

    郑老点头道:“对,这是黄公望的作品,而且和他最出名的那幅山水画极为相似。”

    “说的是《富春山居图》吧?”李师傅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对,和那幅画简直如出一辙,只是这幅画是短卷,而那一幅却是长卷,但笔法,和表达的内容一模一样,毫无二致啊!”

    “李师傅,怎么说这幅画真有可能是黄公望的真迹了?”贺青欣慰道。

    李师傅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我还不确定,我先好好看一下。”

    “嗯,你请看,不急。”贺青忙点头应道,“希望你帮我好好看一下,你是字画方面最权威的人士,我相信你能帮我看好的。”

    李师傅郑重其辞地说道:“我尽力而为。”

    说完后他拿起放大镜,对着那幅画细致入微地察看了起来。

    贺青他们则静静地站在一旁,耐心地等候着他的鉴定结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师傅放下了放大镜,长长地呼口气道:“小贺,你这幅画是怎么得来的?!不简单啊,绝对不简单!这是黄公望的真迹啊!一点儿都不会有错!无论是绘画的风格,还是所用纸张的材料,乃至落款,都是出自黄公望之手,肯定不会是别人的仿品,更不可能是现代人作伪的东西,有些东西是没办法仿造出来的!”

    听到他一五一十地那么一解说,贺青和郑老几人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脸上均露出惊喜的神色。

    “可是老李,令我们很不解的是,为什么这幅《富春山居图》天机卷史料上没有任何记载,古玩行也没听人说起过,黄公望不就一幅一烧为二的《富春山居图》么?”郑老疑惑道。

    李师傅点头道:“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可它明明是对的,不是件‘妖怪’。而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其实我们的疑问上面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从题字上来看,这幅画应该是那幅山居图完成后再绘的,是黄公望给自己画的,用来作纪念。小贺,你这幅画到底是怎么弄来的?是祖传的,还是淘到的?”

    他再次问起画的来历。贺青微微一笑,说道:“是淘来的。”

    他简而言之,没有详细说明那幅画的来历,这个东西他也不方便告诉李师傅,毕竟李师傅和他还不是很熟,有些东西还是保密的好。虽说东西已经成交了,已经是他贺青的了,但这件事若是传到包老板耳中,他心里肯定不舒服了。

    “淘来的?!”李师傅一脸不可思议之状地说道,“那你花了多少钱啊?”

    贺青淡然道:“这个,没有花多少钱。”

    他含糊其辞,没有说明情况。不过他确实没花多少钱,才用了区区十万块钱而已,现在东西摇身一变成为了价值连城的稀世之珍,价钱自然不知道翻了多少番了。

    “那你真是捡到一个大漏了啊!”李师傅赞叹道,眼中满是羡慕之意。

    随后他饶有兴致地说道:“小贺,不知道你有意相让么?当然,不是我要买,我想买也买不起啊。这么好的一幅字画,价值不可估量的,不过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大买家,他们绝对出得起高价的,因为我认识不少特别喜欢收藏古字画的朋友,对于黄公望的作品,他们肯定更感兴趣吧。”

    贺青想也没想地就摇了摇头。说道:“李师傅,不好意思,我暂时没有这个想法。”

    他做鉴定不是为了给东西估价,然后待价而沽的。他只是想给那幅画正名而已,就算要卖,那也不急于一时,众所周知,黄公望的作品凤毛麟角,极为罕见,现在好不容易收到一幅了,那自然要收藏起来,好好玩赏一番了。

    “那也没关系。”李师傅摇头道。

    见贺青态度那么坚决,他便没多问什么了。

    给贺青那幅画做完鉴定后,李师傅便道别了,贺青本想请他吃个饭的,但是他婉言拒绝了,说手边还有事,得赶回去处理,贺青便只有记着这份情了,以后再答谢对方。

    现在东西得到确认了,贺青自然非常高兴,晚上他请郑老他们吃饭,当然叫上了谷清。

    大家饱饱地吃完饭后,贺青先送别郑老和邓老他们,然后走回来招呼谷清和林海涛。

    “青哥,明天陪我去买车好不好?”开车送贺青和谷清回租房的路上,林海涛突然说道。

    “海涛,你准备买新车了吗?”贺青问道。

    “是的。”林海涛回答道,“你看我这辆大众,都这么旧了,还总是抛锚,开起来多不爽啊!所以想换一辆新的了。”

    “那打算买什么牌子的?”贺青随口问道。

    林海涛说道:“现在还没确定下来,明天去看了就知道了。青哥,你有没有时间?”

    贺青看了谷清一眼,说道:“当然有时间了!明天我和清清一起陪你去。”

    “哦,是吗?那太好了!”林海涛又惊又喜地说道,“那我明天上午开车来接你们,然后一起去那里看看。”

    “嗯,没问题。”贺青好生答应道。

    一夜无事,第二天贺青和谷清他们刚吃完早餐就接到林海涛的电话了,紧接着,林海涛开着那辆再普通不过的大众汽车来接他们了。

    一个小时后,林海涛开车带着贺青他们来到了东南郊区的一个地方,那竟然是高尔夫球广场,而当他们来到汽车销售地点的时候,早已来了很多人,四周非常热闹,原来这是一个车展,展出的而且大多是名车。

    而更让贺青感到吃惊的是,他一眼瞥处,赫然可见那有一团熟悉的红光冲天而起。

    “怎么可能?!车里面怎么会有古董?!”暗中,贺青大吃一惊道。

    (谢谢副版主相忘不过如此的再次打赏,以及老朋友会飞猪猪爱上书的打赏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