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45章 《富春山居图》.天机卷 (下)

第345章 《富春山居图》.天机卷 (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45章《富春山居图》天机卷(下)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庞师傅就开始工作了,不过在动手揭裱之前,他特意说了:“小贺,你决定这么做吗?”

    “当然了!”贺青断然道,“庞师傅,请你帮这个忙。”

    庞师傅郑重其事地说道:“这既然是一幅贴在宣纸上的揭画,那自然比一般的画还要薄了,而且可能薄很多,所以揭起来的风险非常大,稍不留意就可能破坏这层画,这个破坏性是不可逆转的。所以你还是想清楚为好,我现在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毕竟有些差错是不可抗力的,因为你这幅画的情况很特殊,相当于是第二次揭裱了。”

    贺青点头道:“我知道。不过没关系,出问题不怪你。你就帮我弄好了。你把这层画揭下来,千万不要破坏下面那层宣纸。”

    他郑重地提醒了庞师傅一句,仿佛比起那层揭画来,他更看重下面装裱用的宣纸。

    “嗯,我尽力而为吧。”庞师傅好生答应道,他倒也没怎么注意贺青那话中的深意。

    说好之后,在庞师傅的指示之下,贺青将那幅画摆到桌子上,然后先用热水的蒸汽闷烫一番,再用清水往上面淋洒一阵。

    过了半晌之后,庞师傅便动手揭画了,他人虽然年事已高,但是双手非常灵巧,做起这个事来驾轻就熟,没过多久就见他已经揭开了一角,十分完美,画与下面的纸张都没有丝毫的破损。

    这让贺青看了感到很满意,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其实他在乎的并不是表面上的那层不完整的画,而是隐藏在下面的东西。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庞师傅就做得差不多了,那层画全部揭下来了,一点问题都没有。

    “庞师傅。你太厉害了!”见状,贺青感激道,“这次多亏你帮忙了啊!”

    庞师傅摇头笑道:“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小贺,现在这层画虽然完好无损地揭下来了,但是还没完,还要进行护理。如果要重新装裱、修饰的话,还需要很多道工序。”

    贺青说道:“这幅画就这样吧,暂时不需要装裱了。”

    那幅画经过伪造,只是原画中的一层,没什么收藏价值,所以他并不重视。

    “嗯。那好吧。”庞师傅松口气说道,“小贺,那就这样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那我走了,店里还有点事。要是有事再叫我就是了。”

    贺青却急忙叫住他,说道:“庞师傅。请留步,我还有点事请教。”

    “哦,是什么事?”庞师傅吃惊道。

    贺青指着贴画下的那层白色宣纸道:“我觉得这纸有异常。”

    “异常?什么异常?”庞师傅惊疑道。

    站在一旁的谷清也一脸惊讶地说道:“青哥,那没什么啊。”

    贺青没有马上回答他们的话,只是伸出手去轻轻地在那层宣纸上抚摩了一下,突然,他小心翼翼地撕开了一角,叫道:“就在这里!庞师傅。这下面一层好像不是空白的宣纸,而是一层画!”

    “怎么可能?!”庞师傅惊诧道。

    随即,他和谷清一齐定睛瞧去,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均是大吃一惊,赫然可见贺青刚刚撕开的那个角落下覆盖的真不是素宣纸,而是画面。那画古色古香的,虽只看到小小的一角,但可见一斑,知道下面不是普通的宣纸了。却是隐藏着一幅古画。

    等到看清楚的时候,谷清不由惊呼出声,大喜道:“青哥,真是的啊,那好像是一幅画!”

    庞师傅也难以置信地说道:“小贺,你眼力那么好啊?!刚才我们什么都没发现,却被你看出来了!看样子这幅画绝没一层揭画那么简单啊,画里面还隐藏着一幅画!”

    贺青呵呵一笑,煞有介事地说道:“凑巧而已。庞师傅,现在还得劳烦你帮个忙了,把蒙在上面的这层宣纸去掉,把隐藏在下面的那幅画弄出来,再好好装裱一番。呵呵,不知道这会是怎样的一幅画,应该比表面上的那层揭画要好吧?”

    庞师傅毫不犹豫地说道:“没问题!这个应该比较容易弄,毕竟揭开一层宣纸比揭开一张画要轻松得多,纸弄坏了也没关系。”

    当下庞师傅在贺青的请求下再次揭裱了,由于揭的是一张素的宣纸,所以容易许多,不到一会儿,庞世博便帮着贺青将那层多余的纸张卸下来了。

    白纸掀开的那一瞬间,庞师傅和谷清都禁不住瞪大了眼睛,惊愕无比,此刻映入他眼帘的竟是一幅完整的画,画面古朴,画上描绘的也是山水,俨然是一幅和《富春江山居图》风格相近的古代山水画。

    “小贺,这……这幅画怎么这么眼熟?!好像也是《富春山居图》一类的画,也是仿品吗?”庞师傅疑问道。

    贺青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说道:“是的,很有那个味道!庞师傅,你是字画方面的收藏和鉴定大师,想必你比谁都清楚,问一下,这上面所盖的印章和写下的题跋是元朝画家黄公望的么?我说的是不是完全模仿他的,连印章都是模仿出来的。”

    庞师傅俯下头去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下,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印鉴确实是黄公望的,题字也是他的风格,这个绝对没有错!不过肯定不对!”

    说着他用力地摇了摇头,贺青疑惑道:“有什么不对的?”

    庞师傅郑重其辞地分析道:“这上面的画名标的也是《富春山居图》,由此可知肯定不是黄公望的真迹,黄公望就画了那么一幅画,那幅《富春山居图》本来是一张的,后来才出了问题,一分为二,变成了两张,而这张画是独立的,要比整幅《富春山居图》小得多了,估计不到二分之一吧。”

    贺青却不以为然似的说道:“可这标题上多了‘天机’两个名外题词,说明有可能这幅画跟那幅画没有多大的关系,也是黄公望的真迹,是他后来画的,在《富春山居图》成卷之后。”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肯定无疑,这幅画是黄公望的真迹,虽跟“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的《富春山居图》长卷没有本质的联系,但也是黄公望的作品,堪称国宝了,只是这个秘密一直隐藏着,没被世人所知。

    庞师傅摇头说道:“那我就不清楚了,这个东西有待进一步鉴定啊,不过看这内容和画风,极像黄公望的真迹《富春山居图》。”

    紧接着只听他补充道:“画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纸质是对的,画本身也没有做过手脚,很明显是一幅古画,就算是仿品,那也只会是古代画家做出来的,不管怎样,这幅画来头不小,很有收藏价值啊,至少不会比王时敏的仿作《富春江山居图》差了。

    “哦,是吗?那就好了。”贺青欣慰道。

    谷清也又惊又喜地说道:“这么说,青哥,这是你的意外之喜啊,你又捡到一个大漏了!《富春山居图》那么有名,你得到了一幅古代仿品,价值肯定也很高的!”

    贺青笑吟吟地说道:“但愿如此吧,但现在还不肯定,先收起来再说。”

    当下他叫庞师傅给他把那幅画清理好,并重新装裱了一番,做得非常好,让人特别满意。

    弄好之后,庞师傅便道别了,不过在他离去之前,贺青给了他一笔酬劳,虽然不大,只有一万块钱,但在庞师傅看来非常之高了,他做一个月的生意无非也就赚这么多吧,没想到贺青这么大方,一出手就是一万块钱的酬劳,所以他百般感谢了。

    (谢谢老朋友天易凌城投出两张宝贵的月票,以及111154164848投出的两张月票,谢谢你们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