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44章 《富春山居图》.天机卷 (中)

第344章 《富春山居图》.天机卷 (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44章《富春山居图》天机卷(中)

    “成了!”挂上电话后,贺青欢呼道。

    “青哥,是什么好事?让你这么高兴。”谷清走过来笑问道。

    贺青喜眉笑眼地说道:“确实是个好事,就我昨天跟你说起的那个事,包老板已经答应我了,他愿意将那幅画让给我。”

    “哦,是吗?那太好了!”谷清欢喜道。

    贺青郑重地点头说道:“是的,那幅画我还是挺感兴趣的,收来再说吧。清清,那我去和包老板谈了,你今天就到家里休息吧,就当是给自己放几天假,不要去店里忙了。”

    谷清却摇了摇头,巧笑嫣然地说道:“没关系,那又不累,都习惯了。好的,青哥,那你快点去吧,别让人家久等了。”

    “嗯,那我走了,谈好交易后我就回来。”贺青说道,然后他向谷清道了别,并离开了租房,匆匆忙忙地赶去与包老板约定的地方。

    地点定在市中心处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里面,没过多久,贺青就乘车赶到了那家酒店。

    到了之后,贺青在第一时间拨响了包老板的电话,不一会儿,包老板便闻讯急急赶了过来,迎接贵宾。

    “小贺,你来了啊?欢迎!”

    见到贺青的时候,包老板热情洋溢地招呼道,他身后还跟着昨天贺青在“鉴宝斋”见过的那个年轻男子,也就是包老板那个助手。

    那男子再次见到贺青时,脸色似乎有些异样,昨天贺青给包老板看完那幅画之后,他对贺青的眼力充满诸多质疑的。认为对方年纪轻轻的不可能拥有那么高深的鉴定能力。

    然而,现在一切明朗了,不容他置疑了,因为包老板已经找非常专业的装裱师傅看过了,结果证明。贺青一点儿都没有看错,验证了他的看法。

    在这个情况之下,那男子怎么还能小瞧贺青,和包老板一样,只有佩服的份了。

    随后包老板热情有加地将贺青请进了酒店,并带到一间雅致的包厢里。

    “小贺。想喝点什么?要不我们先吃饭吧?”

    坐下来后,包老板笑盈盈地问道。

    贺青摇摇头,说道:“包老板,别客气,现在时间还早,我也刚吃了早餐。所以一点儿都不饿。”

    包老板点头道:“那我们喝点东西吧,边喝边聊。”

    于是他叫旁边的助手去招呼服务员,让他们上点酒水来。

    “小贺啊,真是没看出来!”包老板用一种刮目相看的眼神上下打量了贺青一阵,摇头晃脑地赞叹道,“原来你真的有那么厉害!这次多亏你了啊,要不是你指点。那我们现在还蒙在鼓里!”

    贺青一脸谦虚之色地摇头道:“包老板,你过奖了,我是碰巧看出来那个东西有问题而已。你也不用谢我,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怎么没帮上忙?帮了大忙了啊!”包老板郑重其事地说道,“那幅画有那么大的问题,如果我转手卖给别人,别人看出来之后,那我岂不是要大大地丢脸了?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啊!这次虽然打眼了,但也没什么,在这一行混谁没有看走眼的时候呢。就当是捡到一个教训了。”

    贺青点头赞同道:“包老板,你说得太对了,现在市场上的东西参差不齐,真假难辨,买错了很正常。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小心点就是了。”

    包老板叹口气说道:“我要是有你这么好的眼光那也就不用吃这样的亏了。”

    两人随便寒暄了几句之后,服务员便端上了酒水来,是两瓶气味香醇的红酒。

    包老板亲自给贺青把酒杯倒满,然后两人碰杯,慢慢啜饮起来。

    “小贺,我很佩服你,很欣赏你的眼光。”

    喝酒的时候,包老板突然说道:“我身边要是有你眼光这么好的鉴定师那就好了,可这样的人才难寻啊,‘鉴宝斋’有你这样的职员是它莫大的福气!”

    他赞不绝口,贺青却正色道:“我能加入‘鉴宝斋’,那是我的福气才对。”

    他知道包老板话有所指,对方是想说什么,在切入主题之前先对自己大大地褒奖一番,这样后面好说话一些。

    果不其然,只听包老板随即说道:“小贺,有个事情,我想请你帮忙,不知道你肯不肯帮我一下?”

    “哦,是什么事?”贺青毫不犹豫地说道,“包老板,你请说,能做到的,我尽力而为。”

    包老板笑呵呵地说道:“这事对你来说那是轻而易举的。就是我想去瓷都景德镇一趟,去收一批古瓷,可你也知道,我眼力不济,很容易看走眼,所以想请你陪我去一趟,算是帮我掌掌眼,参谋参谋,当然,劳务费和鉴定费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这个……”闻言,贺青眉头微微一皱,沉吟了片刻道,“包老板,不好意思,我现在不能答应你什么,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什么时候有空。如果有空,我倒是可以帮你这个忙,反正现在来去一趟也很方便。”

    听到贺青那么一说,包老板大喜,连忙点头答应道:“可以的!不着急,等你有空的时候再说,反正那批瓷器现在不会动,对方给我留着,你什么时候有空就请给我一个电话,我好马上和你去。”

    “嗯,好吧。”贺青也好生答应着。

    他答应包老板的请求,愿意陪对方去一趟景德镇,自然不是为了得到对方优厚的酬劳,而是送一个人情而已,除此之外,其实他也想去景德镇那边走走,毕竟那是大名鼎鼎的“瓷都”,曾经可是出产了无数的珍品瓷器,没准能从那地方淘到一批上好的古瓷,就算没有令人满意的收获。那也能长长见识了。

    有说有笑地和贺青就去景德镇收购瓷器一事聊了很久之后,包老板突然岔开话题,说道:“小贺,好了,我们现在来谈谈那幅画吧。”

    说着。只见他从一旁的椅子里拿起了一幅卷轴,贺青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那画正是昨天他已经仔细鉴别过的那幅《富春江山居图》,其实刚刚他走进来的时候就有所察觉了,因为那幅画散发出来的灵光让他有几分眼熟感。

    “画我已经带来了。”把画小心翼翼地放到贺青手边的桌子上后,包老板郑重其辞地说道。“现在它是你的了。”

    “是我的了?!”

    听到包老板那话,贺青暗中不由大吃一惊,他不明白对方的意思,现在价钱还没谈,怎么就说是自己的了。

    “包老板,那我们先谈谈价吧。这幅画你现在多少钱愿意出让?”贺青表面上若无其事地说道。“你开个价吧,把你最低价说出来就可以了,只要价钱还比较合适,那我就收下来了。”

    包老板轻轻地摇了摇头,呵呵一笑道:“小贺,你太客气了。还要你什么钱?这幅画我把它送给你,既然你喜欢。那就拿去玩吧,不要你钱。”

    “那可不行!”贺青倏忽端正神色道,“我们这是在做生意,东西怎么能不要钱呢?包老板,给个价吧。”

    包老板却道:“有什么不行的?你之前帮了我那么大一个忙,现在又答应陪我去景德镇看东西,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啊!”

    他甚是客气,贺青却语气坚决地说道:“包老板,我现在还没给你明确的答复。去景德镇的事以后再说吧。交情是交情,生意是生意,你要是不收钱,那这幅画我也不要了。”

    “那……好吧!”见贺青态度那么坚决,包老板便只有点头答应下来。说道,“小贺,你说,这幅画现在还值多少钱,你是明眼人,看得比我准。”

    “你这幅画是五十万收来的是不是?”贺青犹豫了一会儿道,“现在画看出问题来了,价钱自然打了折扣了。要不这样吧?五十万对半开,我给你二十五万。”

    他一口价二十五万,这个价钱在他看来是很公道的,不高不低,当然这只是于他个人而言价钱合理,因为他知道那幅画背后隐藏的真相,而别人是一概不知的,所以如果换做是其他的买家,那价钱肯定没有这么高了。

    区区二十多万对于贺青来说真算不得什么,九牛一毛而已,可价钱再低那也是价钱,这跟免费送完全是两个性质的,一旦成交,不管东西怎么样,双方都不得反悔了,而送出来的东西就大大不同了,如果送的一方后悔了,那事情不好办。

    “二十五万?”包老板吃惊道,“小贺,我怎么能要你这么高的价钱呢?!不要的!”

    贺青这么高的出价自是令他感到意外,毕竟现在这幅画大有问题,和原作《富春江山居图》不能相提并论,价格有着天壤之别。

    “我收你十万!对,只要你十万!”包老板随后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想送给你,你客气不收,现在我给你一个友情价总该可以了吧?”

    “……”贺青待要开口说些什么,包老板忙一摆手道:“小贺,就这样了,请你什么也别说了!东西落到识货的人手里是它的福气,说明你和这幅画很有缘分啊!收藏古董,我一向是这么认为的!”

    事已至此,贺青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当下他立马给包老板开了一张支票,十万元钱整,白纸黑字,一分钱都不少。

    而拿到支票后,包老板便也将那幅画好生交给了贺青。

    如愿以偿地拿到画之后,贺青便向包老板道别了,包老板本来还想留下贺青在酒店里吃中饭的,可听对方说还有要事,便不好意思多加挽留了,只有送对方出了酒店。

    搭上的士后,贺青先给谷清打过去了一个电话,谷清现在已在“忆古轩”做事,于是贺青直接赶去了古玩街。

    “青哥,东西收到了吧?”

    贺青神采飞扬地走进古玩店的时候,谷清疾步迎上。

    贺青高高兴兴地点头道:“嗯,拿到了。”

    稍后他将那幅画放到桌上展开来给谷清看,并说明有关情况,看完后,谷清叹口气道:“可惜了啊!如果不是从画上揭下来的,那一定是一幅很漂亮的画,很有收藏价值。”

    贺青点点头道:“可不是呢?但没办法,这画是做出来的,和原画相差很大。清清,我想把表面上贴着的这层画揭下来。”

    “再揭?!”谷清惊讶道,“青哥,这样弄只怕不好吧?这很容易弄坏的。反正就这样了,弄下来也没用啊,又没有找到其余的画。”

    贺青意味深长地摇头一笑道:“我有用处。”

    “什么用处?”谷清好奇地问道。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等下你就知道了。清清,你会弄吗?”

    谷清摇头道:“这个我还是生手,不敢冒这个险。青哥,你要是非得弄的话,那我把庞师傅叫来吧,他肯定没问题的,就是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时间。”

    贺青忙点头应答道:“嗯,你快联系一下吧,希望能早点儿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他迫不及待似的。

    “嗯,好的,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叫他一声。”谷清好生答应道。

    于是当下她掏出手机来给那位庞师傅打电话,很快打通了,并发出了请求。

    “青哥,可以了。”挂上电话后,谷清欣喜道,“庞师傅答应了,他马上就会过来帮你揭这幅画。”

    “嗯,那就好了。”贺青点了点头,满脸欣慰。

    实际上,等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店门口就急急忙忙地走进来了一个人,那是一位老者,六十多岁的样子,个头矮小,但是红光满面,精神矍铄,给人一种老当益壮的感觉。

    来者正是庞师傅,贺青以前虽然没和对方经常来往,但也是见过的,算是熟人了。

    见到庞师傅后,贺青和谷清先是一番热情招待,然后直奔主题,贺青让庞师傅帮他将那幅画揭下来。

    庞师傅说应该没问题,不过得先准备一些东西,贺青自然“有求必应”,把庞师傅揭裱需要的物事全部找来了,一应俱全,只等开画,揭开那个天大的秘密!

    (谢谢老朋友相忘不过如此,领导来看,书痴168的打赏支持!新的一周,拜求推荐票和月票!希望大家给点支持,让我有动力多多更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