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43章 《富春山居图》?天机卷 (上)

第343章 《富春山居图》?天机卷 (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43章《富春山居图》?天机卷(上)

    “小贺,你要买这幅画?!”包老板吃惊道。

    贺青郑重地点点头,回答道:“对,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想法,要是你不舍得,没关系的,我就问问。”

    包老板看看龙叔,眼神若有所思,似乎犹豫了片刻,之后摇头说道:“小贺,不好意思,这个我还没有想过。”

    贺青微微一笑,说道:“没关系,可以的话请考虑一下吧。我把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你,随时可以打我电话的。”

    于是他将自己的手机号码清清楚楚地告诉了包老板。

    “嗯,我会考虑的。”拿出手机记住电话后,包老板很爽快地点头答应着。

    稍后,他将那幅贺青和龙叔认定为作伪揭画的《富春江山居图》收了起来,并道别离开了“鉴宝斋”。

    “老板,那人的话不可信啊!”

    走出“鉴宝斋”后没多久,一直恭恭敬敬跟随在包老板身后的那名年轻男子低声说道。

    “为什么?”包老板沉声问道。

    那男子说道:“那个贺先生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有经验的鉴定师傅啊!他那么年轻,怎么可能随便看一眼就能认定东西的真假优劣呢?”

    包老板却用力地摇头道:“这个应该没有疑问,我们不相信小贺,那也得相信龙师傅啊,龙师傅说他那么厉害,难道是故意骗我们不成?他完全没这个必要!我只是感到有点奇怪,为什么小贺确定东西是伪品后还要收购?”

    那年轻男子冷然笑道:“估计他是故意那么说的,本来是一幅很好的画,被他说成有问题。他先是贬低你的东西,然后出钱收购,想从你身上捡漏啊!”

    “应该不是的!”包老板低低地倒抽口凉气,说道,“小贺的人品不至于这么差。”

    尽管他嘴上这么说。不相信贺青刚才只是在骗他,但是他心里面却又是倾向于这么认为的。

    “先不胡乱评论人家了,弄清楚情况后再说。”包老板随即正色道,“龙师傅他们说东西是从原件上揭下来的,关于这个,去问问专业的字画装裱师傅就一清二楚了!”

    说罢。他加快脚步,径直朝前走去。

    与此同时,“鉴宝斋”内,贺青和龙叔他们正在漫不经心地聊着。

    “小贺,你刚刚要包老板那幅揭画做什么?那东西明显是伪品,没多大收藏价值的。”龙叔郑重其事地说道。

    贺青淡然笑道:“我知道。但东西总归还是有点原画的迹象,《富春江山居图》可是独一无二的,既然收不到真迹原件了,那收藏其中的一层玩玩也可以。”

    龙叔点头赞同道:“那倒也是了,各人有各人的喜好,收藏就是这样,自己喜欢就行。有些东西在一些人眼里可能一文不值,可在另外一些人眼里却可能是无价之宝!”

    贺青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但可惜啊,看样子包老板没有这个想法,他不愿意把那幅画让给我。”

    他这不是装模作样地在感叹,而是实话实说,因为此刻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那幅画暗藏乾坤,画中有画,被外层揭画掩盖的那幅画却是完整无缺的。而且那东西同样大有来历。

    龙叔问道:“你真那么喜欢那幅画?”

    “嗯,挺有感觉的。”贺青回答道。

    龙叔说道:“那要不回头我帮你给包老板打个电话,问下他可不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贺青连忙感谢道:“龙叔,那太谢谢你了!”

    他十分高兴,仿佛一下子看到了一股莫大的希望。因为他心知肚明,包老板肯定很信任龙叔,两人关系匪浅,现在有了龙叔这个说客,那事情好办得多了。

    贺青真的很希望得到那幅残画,然后“变废为宝”,从中大大地赚一笔。

    “客气什么?还不知道能不能说动他。”龙叔摇头笑道。

    再聊了一会儿后,贺青便向龙叔和林海涛道了别,他急着赶回“忆古轩”去,因为谷清正在店里等他,他答应过今天要好好陪在她身边的,现在既然这件事做完了,那就要回去了。

    “清清,我回来了!”

    大踏步走进“忆古轩”的大门时,贺青高声招呼道。

    “这么快就做完事情了啊?”谷清笑吟吟地迎面走上来道。

    “嗯,办完了。”贺青应答道。

    他走上去拉住谷清的手,两人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下。

    “清清,你会裱糊字画么?”贺青突然问了一句。

    谷清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会,但只学了一点,只能裱简单一些的,不过这古玩街上有个大师傅,他什么字画都能装裱得很好。青哥,你干嘛突然问我这个?有什么事吗?是不是你手上有字画要裱糊啊?拿出来看看,我要是不会,那把那个老师傅叫来,他以前就是跟他学的,他算得上是我的半个师傅了,请他来帮忙应该没问题的。”

    贺青摇摇头说道:“不是,我就是先问一下。不知道有谁会揭裱。”

    “揭裱?”谷清反问道,“青哥,你是说字画有破损,需要重新装裱一下?这个确实比较难,需要很好的手艺,不然在弄的时候很可能破坏原画的。”

    贺青点头道:“对,和那个差不多吧。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去‘鉴宝斋’看了一幅画,那幅画有问题,原来是揭画。”

    当下他将包老板那幅《富春江山居图》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跟谷清说了。

    听后,谷清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的!揭画我也听说过,但没见过,将一幅原本很珍贵的古画拆成好几幅,需要勇气,也需要功力,稍微不小心可能就会破坏整幅画的,那样一来就吃大亏了。”

    “对。”贺青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原本一幅画现在能变成几幅画,如果能骗过人的眼睛,那就赚好几倍了,在暴利面前冒险的卖家大有人在的。”

    随便聊了一会儿之后,贺青便岔开了话题,没再谈这个事了,在包老板决定将那幅残画让给他之前,一切都是白搭,对此其实他并没抱多大的希望,恐怕包老板没这个意向。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忆古轩”打烊,他们回到租房的时候,贺青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正是包老板打来的。

    “小贺,你真是神了啊!”一接通电话,就只听包老板的声音在电话那端激动地说道,“我问过专业的装裱字画的师傅了,经过仔细鉴别,我那幅画确实不是原件,而只是其中的一层,是你说的揭画。之前我有眼不识泰山啊,还对你存有怀疑之心,现在我非常佩服你了,你说得一点儿都没有错!”

    他很坦诚地说出那番话,其实贺青早就看出来了,知道包老板对自己的判断将信将疑,尤其当自己提出欲收购他那幅画的时候,他心里更加怀疑吧,生怕自己是在骗他东西,于是很果断地拒绝了求购之意。

    贺青毫不在意地说道:“没关系,换做任何人可能都会那么想,毕竟那东西价值不菲,面对那样的情况,一时之间谁都难以接受。”

    “谢谢你的理解。”包老板郑重其辞地说道,“小贺,你之前不是说想收购我这幅画吗?”

    贺青应道:“对,我确实有那个想法,不过这得看你的意思,你要是喜欢,那我就不夺人所好了,你还是自己收藏起来玩赏吧。”

    事情转变非常之快,先前是贺青请求包老板,现在变成包老板主动问及此事,虽然口头上满不在乎的样子,仿佛那东西可买可不卖,干系不大,但是他心中此刻感到十分欣喜,他当然对那幅画很感兴趣了,因为画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他能很轻易地破解。

    “小贺,既然你也喜欢,那我当然要让给你了!”包老板连忙笑盈盈地说道,“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出来聊聊,顺便把这幅画让给你。”

    贺青似乎犹豫了片刻,说道:“明天吧。”

    “那明天上午怎么样?”包老板忙加以询问。

    他语气表现得甚是热情,尽管他没有说明,但贺青已经听出来了,对方有求于自己,所以才那么热心。

    贺青答应道:“好吧,那明天见,到时给我电话。”

    两人再在电话里寒暄了几句后,贺青便道别挂上了电话,他现在就等着明天去和包老板做交易了,拿到那幅画后心愿也就达成了。

    收起手机来之后,贺青便和谷清一起准备晚餐了,这天晚上,谷清的妹妹谷洁也回来了,所以吃完饭休息时,谷清不方便去贺青的房间,两人还没结婚,贺青也不好在小姨子眼皮子底下和谷清同房了。

    第二天贺青起得很早,他特地为谷家姐妹准备好了一顿丰盛的早餐,三人一起吃完饭。

    约莫九点钟的时候,贺青就接到了包老板打来的电话,包老板在电话里和贺青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贺青等的就是这一刻,他终于可以把那幅神奇的画拿过来好好研究一番了。

    (谢谢打赏100起点币!求月票,求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