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31章 震古烁今的科学理论

第331章 震古烁今的科学理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31章震古烁今的科学理论

    蔡父将那份手稿拿了出来,贺青终于见到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的真迹了。

    只见那也只是几张普通的稿纸,纸张有些泛黄,明显有一定的年头了。

    贺青随即留意到了,纸上的文字是外文,除了英文,贺青对其他外文一窍不通,而那显然不是英文字,所以他一个字也认不出。

    看上去字迹像是有些潦草,但字里行间给人一种力透纸背的感觉,很有气势似的。

    “小贺,这就是我那位留美的学生赠送给我的那份手稿。”蔡父笑吟吟地说道,“他说是爱因斯坦的真迹,但有些人仔细鉴别之后说不是,并非爱因斯坦的真迹,可能是仿品,甚至压根儿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也许吧,但什么可能性都有。”

    他虽然还没去国外寻宝、淘宝,但想得到,国外的艺术品市场和国内的差不多吧,有真品,也就有赝品,造假者肯定也不乏其人的,如果说市场面出现的名人手稿是赝品,这自然很有可能。

    但是,眼前这份手稿却确定无疑,真是出自爱因斯坦之手!

    尽管如此,但贺青没有辩解什么,他眼下也没必要非得给蔡父弄个明白。

    “伯父,这份手稿不完整啊。”随后,贺青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

    蔡父也用一种遗憾的语气说道:“可不是呢?稿纸有残损,一些字迹也模糊不清了,我们想过各种办法,都无法还原它的本来面目。”

    “那真可惜!”贺青叹道。

    原来那份手稿后面几页残缺不堪,是被撕掉了的。而保留下来的稿纸也严重受损,看得出来曾被人破坏过。

    其实贺青之前就有所察觉了,他很清楚这份手稿曾遭受过怎样的“蹂躏”。

    东西在完稿后,书写者,也就是爱因斯坦。他看上去很烦躁,也很焦急,于是将稿子揉碎了,丢进垃圾桶中,正准备处理掉,但后来被他身边的一个人拾起。并拼好,带走了,最后辗转地流入艺术品市场,并阴差阳错地落到蔡父那个学生手中。

    贺青也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令得爱因斯坦如此焦躁不安,想要毁掉自己日日夜夜废寝忘食写好的稿子。

    “伯父。你们应该对这稿子上的内容做过细致地研究了吧?”贺青问道。

    “那当然了,早就看过的。”蔡父点头回答道。

    贺青欢喜道:“那你们岂不是得到一份很重要的资料了?没准这是爱因斯坦最后的一份定稿,上面有他最新的想法,只是还没有公之于众。”

    从他的观察来看,很有可能是这个情况,因为完成这份稿子的时候,他已经白发苍苍。年已古稀了,应该是他逝世前短短的一段日子内写完的,当然,也有可能稿子还没完结,他的想法还没得到实现,人就去世了。

    “上面是用德文写的稿子,虽然是物理公式的演算过程,但没有实际的意义,研究不出什么。”只听蔡父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们只能从上面看出来。那些算式可能跟‘统一场论’有关。你应该也知道,爱因斯坦提出质能方程之后,科学家根据这个原理发现了铀核裂变以及其链式反应,从而制造出了原子弹,后来原子弹被美国首先用于实战。得知这个情况后,爱因斯坦很愤怒,因为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生怕科学家的研究最终导致地球的毁灭!他晚年主要倾力于研究‘统一场论’,想在这方面有所建树,做出更利于人类的事来……”

    蔡父一口气说了很多,贺青虽对物理知识了解不多,但大概情况还是清楚的,他心知肚明,蔡父这份手稿所写的绝非爱因斯坦早期研究的理论,而是他晚年的成果,照蔡父那么一解说,手稿上的想法或许比大名鼎鼎的质能方程式更有用,或者说更为恐怖,因为爱因斯坦是反对核战或破坏力更强的战争的,所以他不想自己研究出的新的理论问世,于是将之毁于摇篮之中。

    当然,这还只是贺青的猜想而已,他只能通过那一幕幕影像看到爱因斯坦当时写完稿后的反应,却不知他的心理活动。

    “伯父,如果,我说如果,如果这份手稿是完整无缺的,上面的公式都有,那是不是你们就有可能从中提出一套新的物理理论来?”贺青颇有些好奇地问道。

    “应该是的!”蔡父重重地点点头道,“但没有这个可能了。现在这手稿只能当做收藏品收藏起来玩玩啦。”

    “嗯,上面大部分内容不见了,确实无法获悉具体信息。”贺青应答道。

    然而,在他眼中看来,这并不是没有可能复原的,虽说他没有“查缺补漏”的异能,但既然上面散发出紫色“宝光”,有希望吸收到上面凝聚的“艺术灵感”,那就有可能。

    只是贺青现在眼睛异能的等级还不够,他无法加以吸收。

    要不然他就能获取爱因斯坦的记忆了,看他倾注在稿子上的“愿力”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伯父,我能不能拿起来仔细看下?”贺青问道。

    “当然可以了!你随便看吧。”蔡父毫不犹豫地答应着。

    于是贺青小心翼翼地拿起那份稿子来,并翻开来再细致入微地察看了一遍。

    “谢谢伯父。”看完之后,贺青将稿纸放回到原位。

    “小事情,不用客气的。”蔡父笑容满面地说道,“小贺,看得出来,你比较喜欢这份手稿,既然这样,那我就把它送给你吧。”

    “啊?!”此话一出,贺青不由大吃一惊,忙摇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伯父,这是你学生赠送给你的,具有极大的纪念意义,我怎么能收呢?”

    他没想到蔡父这么慷慨,随口就说要把那份珍贵的手稿送给自己。

    实际上,贺青下意识里确实很想拿在手上,倒不是因为那份手稿有多么大的收藏价值,而是他很好奇,爱因斯坦临死前做的研究到底是什么,他为什么急着要毁掉潜心研究的成果,说不定那几张薄薄的纸上,记载的却是非常重大的信息,真有可能比质能方程还要重要,那样一来,贺青岂不是能轻易得知一个震古烁今的科学理论。

    “怎么不能收啊?”蔡父摇头道,“小贺,你就收下来拿去收藏吧。这份手稿现在在我手上也没多大用处了,它上面的字迹我都能倒背如流了,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而你是个收藏家,这份手稿毕竟是一百多年前的,还是名人的手迹,应该有点收藏价值。”

    “收藏价值很高的!”贺青忙不迭地点头道。

    其实他现在知道了,这份手稿按道理没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属于近现代的东西,但可能经过了很多人的手,上面倾注了很多人的收藏“愿力”,所以“宝光”浓厚。

    而之前贺青一直以为,年代晚于民国时期的东西就不会散发出任何“宝光”,看来这并不是绝对的,有些备受人珍藏的东西,收藏性到了一定程度,它也是有可能散发“宝光”的,而且红光可达到紫色的级别,可以吸收上面留下的艺术灵感。

    “小贺,你就收下吧,你第一次来我家玩,来得这么突然,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了,所以就把这个东西送给你,希望你喜欢。”蔡父语气坚决地说道。

    “那谢谢伯父了!不瞒你说,我很喜欢这个手稿,因为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件外国的古董,我想收藏意义很大的!”贺青激动地说道。

    收好那份手稿之后,贺青和蔡父再在书房里坐了一会儿,之后两人一起走下了楼,来到客厅里。

    这时蔡微澜和她母亲他们差不多已经做好饭菜了,一见贺青走了下来,蔡微澜就快步迎了上来,拉住贺青的手嫣然一笑道:“贺青,吃饭了。”

    她丝毫没有忸怩之态,就好像贺青和她已是热恋已久的情人,在家人面前,两人亲昵的举止,不需要任何的遮掩。

    为了临时演好这场戏,贺青也只有遂了蔡微澜的心愿了。

    当下蔡家人好酒好菜地款待贺青,见到女儿带如意郎君回家里来见父母了,蔡父今天自是特别地高兴,本来为了养身体已经戒酒的他特意陪贺青喝了几杯。

    吃完饭之后,贺青陪着蔡家父母闲聊了一阵。

    蔡父他们本还想留下来一起吃晚餐的,但贺青说有事,于四点多钟的时候道别离开了蔡家。

    蔡微澜当然开车送他回去,而他们一走,蔡母就走上来一把拉住蔡父的手,笑意盈盈地说道:“老头子啊,澜澜找的这个男朋友真不错!人不可貌相啊,原来他条件那么好,比以前和澜澜相亲的那些男的中最好的还要好很多!”

    当下她滔滔不绝地将贺青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跟蔡父说了,听完之后,蔡父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感叹道:“难怪啊!难怪微澜这么喜欢他,如果他只是一般的人,那凭微澜那个性,她怎么可能看得上对方?!希望他们两个人的事能够成了,这样我们一家也就圆满啦!”

    (谢谢呆头企鹅、沧浪之水35等朋友投出的月票,以及会飞猪猪爱上书给予的打赏,还有,特别谢谢相忘不如此章节赠送支持。兄弟们可以去领取免费章节,帮帮忙,让书的订阅高一些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