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30章 爱因斯坦的手稿?(下)

第330章 爱因斯坦的手稿?(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32?章?爱因斯坦的手稿?(下)

    “爱因斯坦的手写稿?!”

    当看清楚那件神秘古董的来龙去脉之后,贺青暗中大吃一惊。?他万万也没想到,那东西竟有如此大的来历。

    没错,据他观察得知,那件古董是一份手稿,而且是从国外漂来的。

    如果只是一件普通的国外古董,那贺青可能也就一看置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此刻映入他脑海中的那件古董不同凡响,居然是大科学家爱因斯坦所用之物。

    绝对是爱因斯坦的真迹,是他亲笔写出来的,这个贺青完全能肯定,因为那东西的来历是他亲眼所见的,写稿的那个人是谁他还看不出来么。

    爱因斯坦是谁,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相对论的缔造者,上到老人,下到小孩,恐怕无人不知他的大名。

    爱因斯坦的尊荣贺青自然也认得出,只是刚刚他看到的有所不同,以前只是看画像和照片,可今日此时他看到的是活生生的人。

    “咦?!哎哟~~”

    猛地,贺青暗自一声惊呼,随即,他大脑一阵剧烈地眩晕,差点就地摔倒。

    原来就在他看完后的那一瞬间,有关那份手写稿的“艺术灵感”冲入他的脑中,然而,他吸收能力还没达到这个级别,所以吸收不了。

    不过很快那股头昏脑胀的感觉就渐渐地消失了,心神也逐渐笃定下来。

    等到反应过来之后,贺青只觉得很奇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吸收不了那张手稿上凝聚的艺术气息。

    如果没有这个奇妙的反应,那贺青也不会往这方面想。尽管一开始他就现那团“宝光”非常浓烈,非同一般。

    “爱因斯坦那份手稿上会留下什么‘技艺’?”贺青不由暗想道,“天啦,不会是他的科学思维吧?!”

    贺青知道这不大可能,因为爱因斯坦所具有的的科学知识和那张古董手稿应该没有本质的联系。但不绝对,那张手稿虽然和他全部的知识和思想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他某一个想法,也就是诉诸笔下的那个灵感没准和稿子有着莫大的关系,一旦吸收到相关记忆,那就能拿出来用了。

    贺青之前从古琴上学到的弹琴知识不就是这么来的么?

    贺青心里正有些兴奋地想着。突然只听站在一旁的蔡父笑盈盈地招呼道:“小贺,我们坐下聊聊吧。你喜欢喝什么茶?”

    “哦!”闻言,贺青当即晃过了神来,回过头去笑笑道,“随便。”

    “龙井还是铁观音?”蔡父问道。

    贺青回答道:“都可以。”

    “那就铁观音吧,我还是比较喝这个。”蔡父笑容亲切地说道。

    稍后他便请贺青在书房正中央的茶几前坐下。并亲手泡了一壶茶,很明显他想和贺青促膝长谈,好好聊聊。

    “小贺,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一边给贺青沏茶一边问道。

    贺青如实道:“做古董生意的。”

    “哦,你是搞古玩收藏的?好门路啊!”蔡父大笑一声道,“常言道,‘盛世藏古董。乱世买黄金’,只是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却干起了这行。”

    他是不知道贺青的具体情况,如果得知他现如今在古玩收藏方面的累累硕果的话,那不定有多惊讶。

    贺青微微一笑,甚是谦逊地说道:“就随便玩玩的,因为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一份比较重要的事业。”

    “很可以的!”蔡父点头称赞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

    “嗯。是的。”贺青好生应道。

    “小贺,请喝茶。我们边喝边聊吧。这茶还不错的。”蔡父随后十分热情地请贺青品茶。

    “嗯,好茶!”双手端起茶杯来,轻轻地抿了一口之后,贺青赞叹道。

    确实是好茶。入口清香,回味无穷。

    “小贺,不知道你和我家微澜认识多久了。”蔡父随口岔开了话题,谈起了贺青和蔡微澜的事,当然,这是他最关心的一件事,“哎,我们家微澜从小有一股男孩子的性格,争强好胜,在学习方面特别用功,如果别人做得比她好,她就要赶上,否则,呵呵,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是她一直在上学,也没在学校里找男朋友,出了学校上岗后也忙于事业,根本不想谈这个,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们做家长的只希望她早点找个好归宿。你可能有所不知,先前她妈妈和她小姨一直在给她介绍对象,但请到家里来的人她几乎一面都不见,见了也不给人家好脸色,安排相亲嘛,她更是不会出现了。不过现在可好了,她自己找到了,这最好不过啦!”

    他和蔡母的想法完全一样,说完这番话后也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

    “当家长的都是这么为子女考虑的。”贺青点头赞同道。

    蔡微澜都已经把自己当男朋友介绍给她父母亲了,虽说两人之间还没有任何男女关系,但他不能当着蔡父的面把这件事说穿,要不然不但蔡微澜会大大丢脸,蔡家父母也会感到很失望。

    至于如何处理,只能等以后再说了,他们两人总能找到解决办法的。

    “那你现在是在北、京工作,还是在其他地方?”蔡父又问他。

    贺青说道:“暂时在江州,不过有可能来京城干事业。”

    在这之前贺青可能没这个想法,但现在情况有所不同了,他接收了方德朝的一半家产,公司也包括在其中,这样即使他不想在北、京做事,只怕也不行了。

    “哦,是吗?”蔡父郑重其事地说道,“如果在北、京安定了,那欢迎经常来我们家玩。你也可以住在我们家的,把你家人接来也可以,反正我们家房子也挺大的,很多空着,能住很多人。我和微澜她妈妈现在也都退休了。平时闲着的时候很多,就想热闹热闹。我们忙了大半辈子,现在也该休息啦,人生总要留点时间给自己和家人,是吧?”

    “伯父,你说得太对了!”贺青用力一点头道。他却没说自己和家人也搬来住一事,他们当然不会来了,就算举家搬来北、京,那也是自己建房子啊,怎么能住到别人家里呢,就算两人真正结合了。那也有诸多不便的,还是住在自己家里自然,舒服。

    不过他心知肚明,蔡父是诚心诚意的,他是自肺腑地在跟自己聊天,说的而不只是纯粹的客套话。

    “看得出来,微澜很喜欢你。”末了。蔡父笑吟吟地说道,“我相信,她虽然以前从来没谈过恋爱,但她会像对待学习和事业一样,全心全意地对待你。如果都觉得对方很合适,可以做自己的终身伴侣,那定个时间把婚结了吧,晚婚晚育虽然是好的,但太晚了也不是很好,她妈妈一直盼着抱外孙呢!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只能靠她了。”

    “这个……伯父,不着急的。”贺青连忙回答道,听到蔡父那番情真意切的话时,他心下里不由得一阵苦笑,他没想到蔡家父母对蔡微澜的婚事这么急。如果他答应下来,那岂不是很快就要做爸爸了。

    当然,他有时也有这个想法了,毕竟自身年龄也不小了,但想的不是和蔡微澜,而是和谷清。

    为了岔开话题,免得蔡父把他和蔡微澜之间的事往深里挖,让他难以招架,他突然问起毫不相干的问题,问的是他一直难以理解的天文自然现象,和物理知识。

    蔡父是这方面赫赫有名的科学家,做过无数相关的科学研究,他自然能对答如流了,简直无所不知。

    贺青突然又聊到了爱因斯坦,以及其研究出来的相对论,他这是有意谈及的,因为他心知蔡父手里有一件古董,正是爱因斯坦的手稿真迹,货真价实。

    虽然他对科学研究兴趣不大,但于古董收藏而言,他却对那份手稿拥有极大的兴趣。

    况且,他吸收灵感失败,说明东西还有很大的研究意义,等到他吸收古董灵力的等级提上去之后就可以信手拈来了。

    贺青非常好奇,不知道到那时自己能从爱因斯坦留下来的手稿上吸收到什么“技艺”,是他写英文、德文的手笔,还是他的科学灵感。

    这一切都很难说清楚,什么可能性都有!

    “哦,对了!”蔡父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说道,“你不提起爱因斯坦,我还没想到。不瞒你说,我手上收藏了一件东西,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吧,算是古董了。”

    “是什么呢?”贺青明知故问,他旁敲侧击地,终于套出对方的话来了。

    蔡父一五一十地回答道:“是一份手稿,我也不知道真不真,但赠送给我的那名学生说,那是他从国外一个地下拍卖会上收来的,为了拍下那件东西,花了他不少钱。那是爱因斯坦的手稿,那学生一开始认为是爱因斯坦演算相对论时留下的稿子,但经我们仔细辨别,并非他说的那样,而是其他的稿子。”

    “爱因斯坦的手稿?!这是好东西啊!”贺青故作惊奇道,“算是名人手稿了,而且爱因斯坦在国际上都那么有名,肯定更值钱了!伯父,能不能把那份稿子拿出来给我看下?我从来没亲眼见过爱因斯坦的手稿,想长长眼。”

    他刚才只能通过影像记录察看那份手稿,实物并没有见到过,而实物肯定更直观,值得一看。

    “当然可以了!”蔡父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然后他起身走去将那个上了电子密码锁的高科技盒子拿了过来,并打开,然后从中取出一个册子,那应该是集邮册,册子里面夹着几张纸,纸上“宝光”浓厚,正是他之前有所察看的那份潜在价值或许极大的手稿!

    (谢谢领导来看和维哥的打赏支持!拜求推荐票和月票!请各位支持我一下,让我有更多的动力更新,争取多写点!拜托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n???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