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28章 极品紫罗兰翡翠与养老穴

第328章 极品紫罗兰翡翠与养老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28章极品紫罗兰翡翠与养老穴

    蔡微澜亲密地挽着贺青走进来并打招呼时,不但那中年女人大吃一惊,屋内的其他人也是愕然起身,就连那个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也很惊讶似的注视着贺青。

    那已经走上来的中年妇女先是一脸诧异地看看蔡微澜,又看看贺青,不过很快由惊转喜,笑盈盈地对蔡微澜说道:“澜澜,这是你男朋友?!”

    “是啊!”蔡微澜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声音很大,生怕后面的人听不清似的。

    点头承认时,她转过头来冲着贺青嫣然一笑,那笑容里充满甜蜜,又显得是那么地自信。

    然而,此刻的贺青心中却涌出一股莫名的尴尬之情,他来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蔡微澜竟把自己当成她的男朋友,是带来见她父母亲的,可她之前没有打任何的“招呼”,而是“一厢情愿”地这么做了,难道除了给她父母家人一个惊喜,还要给自己一个惊喜么。

    尽管心里感觉很尴尬,这一幕不是他想要看到的,毕竟他本只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来蔡家做客的,岂料蔡微澜来个“先斩后奏”,打人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贺青表面上装得镇定自若,只是大度地一笑,纵使他多么不情愿这么做,这时也不能交代实情,不然当着父母家人的面,蔡微澜的面子往哪里放。

    “他叫贺青。贺青,这是我妈。”蔡微澜笑吟吟介绍道,她倒是显得一点都不拘束,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表现得落落大方。

    “伯母,您好。”贺青赶忙彬彬有礼地朝蔡微澜的母亲点头问好。蔡微澜应该比他大一些,她父母亲年龄比他父母亲的也应稍大,所以应当称伯母。

    “你好。”蔡母客客气气地说道,“小贺,欢迎来我们家做客。快请里面坐!”

    见到女儿带回家来的男朋友时。她明显感到惊喜,神情有些激动,当下忙不迭地招呼贺青就坐。

    其实刚见到蔡母的时候,贺青就认出来了,知道那是蔡微澜的母亲,因为母女俩眉宇间极为神似。个头也差不多,如果母亲显得再年轻一点,那走在路上,只怕会被人当成姐妹花,蔡母风韵犹存,确实很漂亮。也很有气质,不愧是当演员出身的。

    屋子里的另外一个女人比蔡母稍微小些,长得也颇有几分姿色,但经过了一番浓妆艳抹,穿着也比较华丽,装扮不怎么讨喜,气质自然也远不如蔡微澜母女俩了。

    “爸——”蔡微澜当即拉着贺青走到了那男子身前。那自然是蔡微澜的父亲,一位赫赫有名的科学家。

    蔡微澜的父亲六十岁左右的样子,年纪偏大,只见他身材非常魁梧,头发微秃,戴着一副眼镜,外表斯文,却有一股很大度的气质。

    “这是我男朋友贺青。”蔡微澜再次向父亲介绍时,她侧身靠在贺青的身上,一只手紧紧地挽住他的手臂。那股甜蜜劲,让人一看,就好像他们是一对已经陷入热恋的男女朋友。

    “贺青,他是我爸。”蔡微澜随即又给贺青做了介绍。

    “伯父,您好。”贺青忙点头致意。

    “你好。你不要客气。请随便坐。”蔡微澜父亲主动伸出手来与贺青握手,然后请他入座。

    蔡父一开始就对贺青表现得极为亲切,就好像贺青是他们家的熟人一样,已经来了很多次了。

    贺青原以为蔡微澜这位科学家父亲是个“老学究”,是很严肃的那种人,让人很难接触的,毕竟天才和疯子仅有一步之遥,头脑太过聪明的人性格似乎会有些孤僻,可现在他暗中终于松了一口气了,知道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蔡父其实是一个和蔼可亲,风度翩翩的人。

    稍后,蔡微澜又向贺青介绍了那个女人和小孩。

    原来那是她小姨,小孩子是她小姨的孙女,在他们家做客。

    向贺青打招呼的时候,蔡微澜的小姨的表现明显和蔡父蔡母的有所不同,她不时地用一种怪异的目光上下打量贺青,心里似乎在转着什么念头。

    “伯父,听说您颈椎有点不好,有时候感到不舒服,所以我顺便给你带来了一个治疗仪,是一个比较精致的按摩器。”

    随后,贺青将精心准备的礼物拿出来送给蔡家父母,当然,这些礼物都是在蔡微澜的“指导”下购买的,要不然他都不知道该送些什么,毕竟他对她父母亲的情况了解不多,不清楚他们的脾性和喜好。

    “呵呵,不错!谢谢!”蔡父笑意盈盈地点头说道,“其实不要带这么多礼物的,你人来我们家玩,我们就很高兴了。”

    “初次拜访,带礼物是应该的。”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伯父,这是我们国产最好的颈椎治疗仪,这个东西很有特点……”

    当下贺青小心翼翼地拆开那个治疗仪的包装,并拿出来手把手地教蔡父使用,末了,他还亲自用治疗仪给对方按了一下摩,蔡父很是高兴。

    把东西送到蔡父的手上后,贺青又从礼包里拿出一个外观漂亮的锦盒,并打开盒子,从中取出一个散发着淡淡紫色光芒的手镯,那赫然是一个翡翠玉镯,那手镯质地晶莹剔透,颜色又显得均匀而浓郁,显然是翡翠中上好的品种。

    “伯母,这是一个紫罗兰翡翠手镯,送给您的,只是不知道大小合不合适。”贺青笑吟吟地说道,“如果尺寸不好,不适合你佩戴,那我拿回去,再换一个适合您的。”

    说着他将手镯好生递给蔡母,蔡母接过后同样非常高兴,笑着摇头说道:“小贺,你太客气了,卖这么珍贵的礼物。很浪费的!”

    贺青却郑重地摇头道:“送给伯母怎么会浪费?您请戴下试试看。”

    “嗯,我试试。”蔡母答应道。

    然后她不假思索地将手镯往右手上戴去,见状,贺青突然说道:“伯母,戴玉镯是右手养颜。左手养心,听微澜说,你心脏有点不好,所以我建议您戴在左手上,以后再配一只同样的戴在右手上就可以了,不过他们暂时实在是没有同一型号的同类手镯了。等以后有了我再拿来送给您。”

    “哦?还有这个说法啊?”蔡母吃惊道。

    贺青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嗯,是的。人能养玉,玉也能养人,佩戴翡翠手镯的好处确实是有很多的。因为人的手腕背侧有处‘养老穴’,佩戴玉石类手镯。可起到按摩保健的功效,不但能改善上了年纪的人视力模糊的症状,而且可以蓄元气、养精神,并且佩戴翡翠手镯,长期的良性按摩可刺激经络、疏通脏髓,据说有明显的保健功能。”

    “那不错。”蔡母不住地点头道,“我以前都只戴银手镯。习惯了,也就没有换了,现在听你这么一说,那我还真得换着戴了。”

    说完之后,她轻轻地将套在右手腕上的手镯取了出来,换到左手上。

    “真好,不大不小!”蔡微澜欣喜道,“妈,这个特别适合你!就好像是贺青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说明他眼光很好吧?!”

    贺青一来就取悦了她父母亲。她自然也很高兴,同时她还颇有些自豪似的。

    “是啊,不错!很漂亮的一个手镯!”蔡母欢喜道。

    贺青笑道:“您喜欢就可以了。紫罗兰手镯代表尊贵,也很适合你这个年纪的长辈戴。”

    等蔡母戴好手镯之后,贺青站起身来。神色有点窘迫地看向蔡微澜的小姨,还有那个小朋友。

    “阿姨,不好意思,来的时候微澜也没跟我说,你和妙妙在他们家做客,要不然我也应该给你们准备点礼物的。”贺青说道。

    大人不说,小孩子肯定带点礼物来,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可这之前蔡微澜也没提到过她小姨他们,所以他连个红包也没给小孩准备。

    “没事,没事!”蔡姨一扬手道,“我们也才刚来没多久,你不用客气的,给她爸妈买了就好了。”

    “呵呵。”贺青笑了笑,从对方那话里,他似乎听出了什么怪怪的味道,但一时又说不清。

    或许蔡微澜小姨有点瞧不起他这个外甥“准女婿”,虽然是冒牌的!

    “贺青,你跟我来!”

    蔡微澜却急忙把他拉到了楼上的一间房里。

    房间明窗净几,地面上也一尘不染,瞧装饰明显是一个女孩子的卧室,想必这就是蔡微澜的起卧之所了。

    走进门来时,贺青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和蔡微澜身上散发的那股香气很是相似,那一瞬间,也不知为何,贺青心头不禁一阵荡漾。

    蔡微澜居然这么大方地把他一个大男人带进了自己的闺房,这让人多少会有点不自在了。

    “我小姨他们来得很突然,所以我来不及告诉你了。”蔡微澜说道,“不过我有准备。你拿这个红包给妙妙就可以了。”

    她一边说一边将一个早就弄好的大红包塞到贺青的手里。

    贺青惊诧道:“怎么能让你封红包呢?你把红包给我,钱我来出吧,幸好我身上准备了一点现金。”

    他待要从口袋里取钱,蔡微澜却一把拉住他的手,说道:“不用了,是一样的!你和我还分得这么清楚吗?”

    她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注视着贺青,眼中尽是柔情。

    “我……那好吧。”贺青轻轻地点点头道,被蔡微澜那么握着手,两人亲密无间似的,他有点局促。

    蔡微澜展颜一笑道:“你没看出来吗?我爸妈很喜欢你。”

    “是吗?”贺青眼神若有所思地看着蔡微澜,说道,“我确实也很想认识他们……”

    他欲言又止,只道:“好了,我们下去吧。”

    “嗯!”蔡微澜很乖巧地点头应道。

    说罢,她再一次挽住了贺青的手臂,并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神态极其亲昵。

    看着她一脸幸福和满足的样子。贺青心里面却有些不是滋味。

    自己在江州的时候,和谷清在一起的时候,谷清也没这么“黏人”,当然,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谷清是很爱他的,只是她不是那种善于表露感情的人,在外人面前很少与自己表现得这么亲密。

    “微澜,你……你怎么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你还告诉你爸妈,现在他们知道了,那岂不是误会很深了?就算你让我扮演。那也得事先跟我说一下啊,不然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刚刚差点就露馅了。”

    快走到门边的时候,贺青还是鼓足勇气说了。

    这是他来到蔡家后的最大疑惑,反正迟早要说的,跟蔡微澜说清楚了更好。他可不希望自己真与蔡微澜闹出点绯闻来,如果这让远在江州的谷清知道了,那她肯定会伤心的。

    而他心里确实爱的是那个女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怎么了?”蔡微澜脸色微微一沉,低声道,“这种事还要说明啊?我以为你也喜欢我的,要不然你怎么对我那么好。对我爸妈也那么好?”

    贺青说道:“你是我朋友,他们是你父母亲,我当然得尊重了,尊老爱幼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么?”

    “可我喜欢你,你是知道的吧?”蔡微澜直言不讳地说道,非常地坦诚,她对贺青的感情一点都没有遮掩,都摆在那里了。

    “我也喜欢你,觉得你人很好,条件特优秀。但很抱歉,我想我们只能做普通的朋友。”贺青端正神色道。

    如果说他对蔡微澜这么优秀的女人一点特别的感觉都没有,那完全是假话,但他和谷清相爱在先,使他不能再往其他方面想。一切得适可而止。

    “我都那么说了,你知不知道,我从来没对一个男人说过这种话的。”蔡微澜表情有点哀伤,她当然明白贺青那番话的意思,原来对方对自己并没那个意思,是她自作多情了。

    “我知道,可我不能。你都没问我,我有没有女朋友。难道你愿意跟一个有女朋友的人这样吗?”贺青坦然道。

    蔡微澜说道:“你有没有女朋友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你还没有结婚,你还没有结婚,我就有机会,谁和你结婚了,那才是最后跟你走到一起的人。”

    贺青却道:“可我快要和我女朋友结婚了。微澜,不管怎么样,我们还会是好朋友的。好了,先不说了,既然都这样了,那先照顾一下你家人的感受吧。”

    见蔡微澜脸色发白,眼睛红润,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贺青于心不忍,便只好以后再解释了,现在还在他们家里,她父母亲就在旁边,不宜闹得不愉快。

    尽管贺青都把话说到那份上了,蔡微澜却仍然紧紧地靠着他,挽着他的胳膊走下楼去。

    楼下,蔡微澜父母亲和她小姨她们正有说有笑地聊着,气氛甚是融洽。

    “妙妙,这是给你的红包,好好拿着。”走下来后,贺青很大方地将蔡微澜为他准备的那个红包递向小朋友妙妙。

    见生人把偌大一个红包递给自己,妙妙一时之间没有伸手来接,而是看着奶奶,听她“示下”。

    蔡姨笑道:“小贺,你太客气了,这又不是逢年过节的,给孩子红包做什么?”

    贺青说道:“第一次见面,应该的。妙妙,不要客气。”

    蔡姨便对妙妙道:“妙妙,那谢谢叔叔。”

    这时妙妙才敢伸手来拿,并嫩声嫩气地说道:“谢谢叔叔。”

    小孩子白白净净的,煞是可爱。

    把红包送出去之后,蔡父突然叫了贺青一声,说道:“小贺,我们两个男人聊聊吧。我们去书房坐坐。”

    “嗯。”贺青好生应道。

    于是他跟随着蔡父走上了楼去,来到一个书房,当踏入那个偌大的书房时,他眼前豁然一亮,他没想到蔡微澜家也存有古董,因为他分明发现了书房中散发出来的“宝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