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24章 救命恩人

第324章 救命恩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24章救命恩人

    和郑老他们说好后,贺青就拨打了蔡微澜的电话,很快电话打通了,只听电话那端传来蔡微澜温和而亲切的招呼声:“贺青,你怎么有空打我电话了?有什么事吗?”

    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蔡小姐,有个事情,就是关于你那位同行朋友阿文卖给我这个水壶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带我去找阿文,然后再去看望他那位得了重病的邻居,就是瓷器的主人。r?/>

    “怎么了?”蔡微澜惊讶道,“那件瓷器有问题吗?”

    贺青忙道:“哦,不是,当然不是这个事了。东西都做完交易了,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都不能反悔了,如果东西有问题,而我再去找他,那岂不是自取其辱,让别人看笑话吗?这不符合规矩!”

    蔡微澜笑吟吟地说道:“那也是了!再说了,你眼力那么好,怎么可能看走眼呢?贺青,我知道了,我有时间,我这就去找你。”

    “嗯,有劳了。”贺青欣喜道。

    随后他道别挂上了电话,耐心等候着蔡微澜的到来,然后跟对方去探望阿文那家正在紧急筹集手续费用的邻居。

    贺青准备支援对方一把,帮他们家渡过难关,实际上他是不用这么做的,那件瓷器对方愿意出让,完全自愿,他没有半点强迫的意思,现在东西收到了,经鉴定是价值连城的国宝,这只能表明他捡到了一个大漏,是他的运气好,假如那件瓷器以更低的价钱卖给了其他人,别人未必会再多给黄老伯家一点钱。

    但是做人得有人情味。东西毕竟是从人家手上出来的,别人不卖给你,你就捡不到这个漏,机会终归是对方给的,就当是对别人提供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表示感恩。

    挂上电话后,贺青再请郑老和邓老给他看了另外一件东西,那自然是他从晓静手上收来的那个水晶杯。

    对此郑老和邓老的意见一致,都认为东西是货真价实的古董水晶制品,这种东西也不常见。各大历史博物馆也没见几件保存得这么完好的,无疑属于珍稀品,但由于市面上流通甚少,对其行情一无所知,可不管怎么样。东西的收藏价值是摆在那里的,毋庸置疑。

    郑老他们给贺青看完那两件收藏品后没过多久,蔡微澜就打来电话了,说她已经开车到了他们酒店门口。

    贺青便把东西好生收了起来,并向郑老他们道别,然后带着林海涛匆匆忙忙地赶去与蔡微澜会合。

    不多一会儿,贺青两人就在门边见到了蔡微澜。

    “你们先上车吧。”蔡微澜热情洋溢地招呼道。

    等到贺青他们坐上车来后。她问道:“贺青,直接去找阿文吗?还是把他叫出来,让他带我们去找他那位邻居?”

    贺青回答道:“去找他吧,是一样的。”

    “嗯。那好。”蔡微澜应道,当下她驱车径直赶往阿文上班的地方,那是北、京电视台办公处。

    “贺青,你到底有什么事?为什么突然想去见那个水壶的主人呢?”蔡微澜好奇地询问有关情况。

    贺青说道:“东西不错。拿回去后,我请我师傅他们看了。都挺认可的,所以我很高兴,想去会会那件瓷器最初的收藏者,同时想帮他一下,他们家现在不是很困难吗?我相信正是需要帮助的时候。”

    “哦,原来如此!”蔡微澜恍然大悟道,“那是好事啊!你们各取所需!不瞒你说,后面阿文还打来电话给我,说黄老伯家对这个价钱很满意,他们一开始的定价是两万,你给了五万,高出很多了,一下子让他们家减轻了很大的负担。要是卖给别人,那肯定拿不到这么多钱的,所以他们庆幸碰上了你!现在你又说要去帮他们,那对于他们家来说不是喜上添喜了?!”

    贺青微微一笑,说道:“尽点绵薄之力吧。”

    其实他也感到很幸运,那个倒流壶正好经过了他的手,被他收到了,要是让别人抢先一步收走了,那他还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精巧的古董,就不用说是捡漏了。

    当然他也得感谢蔡微澜,是对方把阿文介绍给他认识的,要不然他也没这个机会了。

    约莫过了四十分钟后,蔡微澜就驾车赶到了市电视台总楼。

    不消一会儿,他们又联系上了阿文,阿文只是电视台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记者,工作挺辛苦的,压力比较大。

    “贺先生,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吗?”

    当被蔡微澜叫出来见到贺青的时候,阿文有些紧张地问道,他生怕贺青他们反悔似的,将东西退还给他们,然后索要交易的资金,那五万块钱他可是早已经交到黄家人手上了,只怕这会儿都拿去交了医药费了,想退也拿不回来了。

    贺青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盈盈地说道:“你别紧张,我找你没其他的事,就想请你带我们去见一下那位黄老伯,我得感谢他把那么漂亮的一个水壶让给我。”

    “哦!”听明白后,阿文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连忙摇头说道,“你不要这么客气的,你是不知道,那个水壶卖出这么多钱,黄家人有多么高兴了,他们都想来找你了,好谢谢你帮了他们一把!”

    贺青说道:“那不是应该的吗?我喜欢那件瓷器,然后拿钱买过来,天经地义!”

    “可你给了他们很大优惠了!”阿文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他怎么没看出,贺青其实已经资助黄老伯一万块钱医药费了,因为听了黄老伯家的情况后,他愿意多出一万块钱,如果换做一般的买家,恨不得能再便宜点。

    无商不奸,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利益至上。他们往往是很刻薄的。

    像贺青这么厚道的买家真的不多,至少阿文很少见到。

    “那是小意思。”贺青不以为意地摇头说道,“好了,你带我们去吧,现在都快五点了,你应该也快下班了吧?要是暂时走不开,那我们等你下班再去,正好我们先要准备点礼品,初次去别人家摆放。怎么能不带点礼品呢?”

    阿文说道:“还等半个小时就可以了。贺先生,不好意思,上头在催了,我手头上还有点事,得马上过去处理掉。”

    “嗯。没关系,你去吧,等下再说。”贺青答应道。

    然后阿文匆匆道别,转身跑开了。

    而贺青和蔡微澜他们走去附近的超市购买礼品,他们在友谊商城里买了一些糖果,还有补品,一共花了几千块钱。这么点钱对于现如今的贺青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买好东西回到原地后,不一会就只见阿文换好衣服出来了。

    尔后,阿文开着一辆二手桑塔纳带领着他们赶往黄家。

    他们所住的地方位于三环以外某个普通小区。车子驶到小区门边后,阿文带着贺青他们直赶黄家。

    路上,只听阿文说道:“为了治黄老伯的病,他们家准备卖掉房子了。北、京房价虽然很高,但老房的价钱却不是很高。就算一次性能拿到两百万,可那是黄家的全部家当了,以后住房怎么办?这是老大难的问题!但又没办法,毕竟给黄老伯治病要紧。”

    “那确实不好,房子是必需品,没有房子,那是无根的浮萍,总让人心里不踏实。”贺青感叹道。

    他心想一定要帮黄老伯解决医疗费,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不必急着卖房。

    “贺先生,你说得太对了!”阿文连连点头赞同道,“房子是首要的,有房子,有稳定的居所,那才有家的氛围。”

    几分钟后,阿文领着贺青三人踏入了黄老伯家所在的楼层,并随即走到了黄家门前,此时他们家是敞开着的,屋内传来一片吵闹声,不知道他们家人为了什么而争吵。

    “小文,这几位是?”

    正在这时,有个人注意到了他们,并走出来打招呼。

    那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非常瘦小。

    阿文回答道:“张大妈,这几位是来看望黄老伯的朋友。黄老伯是送去医院了吧?”

    那女人皱紧眉头,摇头道:“没有啊,他不肯去!在医院住一天就要那么多钱,现在手术费用又没筹到,真让人伤脑筋了。小文,他们怎么来看我家老头子了?”

    素未谋面,她自然不认识贺青他们,所以一脸惊讶,表情还有点局促。

    “张大妈,你不记得了吗?”阿文笑吟吟地说道,“你们家那个水壶就是卖给这位朋友的,他出的五万块钱,给别人看,都是鸡蛋里挑骨头,出价很低。”

    “哦,原来是那位老板!”张大妈惊诧道,“小伙子,你们来我家,真是太荣幸了!”

    她神色突然变得激动起来,这是她万万也想不到的事情,想不到那个慷慨的买家会主动登门拜访,还说要看望她家老头子。

    “张大妈,你好,我们来看一下黄老伯。”贺青笑盈盈地问了一声好,并说道,“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谢谢!你们……太客气了!快请进!”张大妈慌忙接过大包小包的礼品,感激不已。

    贺青摇摇头说道:“不客气,小小意思。”

    当下他们在张大妈的带领下走了进去,此时此刻,只见大厅里坐着四五个人,两个中年男子,两个比较年轻的男子,还有一个是年轻女人,里面赫然没有黄老伯的身影。

    虽然从未见过黄老伯,但贺青也想得到,对方年纪应该很大了,起码六十多岁了,那四名男子中肯定没有他。

    见贺青一行人走了进来,那五人一齐看向他们,脸上均露出诧异之色,有两个还不由自主地站起了身来。

    “张大妈,黄老伯呢?”贺青问道。

    张大妈回答道:“他在房间里休息,估计这会儿睡着了,他整天都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可又不去医院治疗,说是怕拖累家人。”

    “那怎么可以呢?这种病是不能拖的啊,越拖越严重,一旦到了中晚期那想治疗恐怕也很难了。”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张大妈,黄老伯这次大概需要多少医药费?”

    张大妈随口回答道:“三四十万吧,后面肯定还需要更多,这笔钱对于我们来说可是个天文数字,如果不把房子卖掉,那是没办法给老头子进行手术的。那两个老板就是来买房子的,正在和我儿子他们谈价。这房子虽然差点,但看北、京这边房地产的行情,两百万还是卖得了的吧?可那两个老板将价钱压得很低,多于一百八十万他们就不要!二十万对于有钱人来说可能算不得什么,但是在我们眼里那就可能是治病救命的钱了!”

    贺青神情严肃地说道:“买房子也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我相信张老伯也不愿意自己家唯一的房子卖出去,让家人在外面漂泊。张大妈,我今天除了来看黄老伯,想和你聊聊,还有一件事情。”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来,轻轻递给张大妈,毫不犹豫地说道:“这是一百万的支票,我资助你们家的,主要用来给黄老伯治病,至于他后续的医药费,也一并包在我身上,可以采用最好的治疗,只要能把黄老伯的病治好就行了。”

    此话一出,刚才正在激烈争论的那五个人登时震住了,一个个瞪大眼睛注视着贺青,眼中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而拿着那张百万巨额支票的张大妈更为震惊。

    猛地,她双腿一软,“扑通”跪了下去,直对着贺青磕头,口中还不住大叫:“我家老头子有救了,你真是我们的家救命恩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