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23章 国之瑰宝——“魔壶”!

第323章 国之瑰宝——“魔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23章国之瑰宝“魔壶”!

    “倒流壶?什么是倒流壶?”林海涛惊异道,“外公,这不就是一只普通的茶壶或者酒壶吗?”

    “你说它只是一个普通的水壶,那你打开它的盖子看看。”郑老意味深长地笑道。

    “这打开就是了,又没什么难的。”林海涛满不在意地说道,说罢他伸出手去轻轻地抓住提手,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接下来不管他怎么弄,那壶盖就是打不开,俨然和壶身浑然一体似的。

    林海涛“咦”的一声,惊奇道:“壶盖怎么打不开?莫非这上面设有机关?一个水壶而已,没必要做得这么复杂吧?”

    嘴上怀疑壶盖上设置有巧妙的机关,可仔细察看一番之后,他不由苦笑了起来,摇头说道:“奇了怪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外公,这水壶的盖明明是封死的啊!”

    “对,是封死的,所以它不是一般的水壶。”郑老郑重地点头道,“它覆盖上没有设任何机关,它本来就是封住的,根本不可能正常打开。可它还真就是个水壶!”

    “那怎么把水装进去,难不成从这小小的壶嘴里?”林海涛不解地问道。

    郑老说道:“这个问题问得好,它到底是怎么装水的呢?小贺,你看出来了么?”

    说着他转头看向静静站在一旁的贺青,那个打不开盖的奇怪水壶是贺青收回来的,但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准。瞧出什么名堂来。

    贺青微微一摇头,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知道,水肯定不是从这小壶嘴里灌进去的,而是从其他地方灌进去的。”

    “可这上面除了壶嘴一点孔隙都没有啊,怎么弄呢?”林海涛质疑道。

    贺青笑了笑说道:“上面没有不代表下面也没有,也许还可以从下面装水进去的。”

    他这话一本正经地说来,好像他已有所研究了一样。

    “这怎么可能呢!”林海涛呵呵笑道,“青哥你在说笑话吧?注水的口子如果在下面,那水能装满么?”

    他只觉得贺青那话脱离实际。一点都不靠谱。

    然而。听了贺青那话后,郑老却是赞许地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海涛,小贺说得没错。下面还有口子。那是注入水的开口。”

    说完之后他轻轻地拿起那个水壶。并底朝天地倒了过来。

    当壶底倒过来之后,林海涛眼睛一亮,叫道:“哦?!这还真有一个小口子!”

    那道口子呈梅花状。很细小,之前水壶一直是端端正正摆在那里的,林海涛也没有经过全方位地察看,所以他哪里注意得到,这下水壶倒过来了,小口赫然呈现了出来,他才恍然大悟。

    “青哥,你说对了!”林海涛有些尴尬地说道,“可你是怎么想得的?难道你刚才已经发现了?”

    贺青摇头道:“我还没有发现,现在才确定,刚刚只是随便猜测的。我是这么想的,既然是水壶,那一定有入水的口子,要不然就不能叫做壶了,只是一个摆设,而壶是有功能的。”

    “这个我也知道。”林海涛疑惑道,“关键是注口在正底部,那水是怎么装进去,又是怎么倒出来的?”

    贺青随口道:“不就从入口装进去,然后从壶嘴倒出来吗?”

    “这上下相通了,不一边灌水一边漏水吗?”林海涛瞪大眼睛道,他都被郑老和贺青搞糊涂了。

    贺青笑吟吟地说道:“海涛,你别急。这个水壶确实很怪!纸上谈兵,一时也说不清楚,那我们亲自来试验一下吧。”

    当下他从洗手间里装来一盆水,并用水瓢往里灌水,当然是从底部的小口子注入。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装了半瓢水后,被倒过来的壶嘴一点水都不见漏出来,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见状,林海涛惊奇不已,惊诧道:“怎么是这样的?!水怎么不漏出来?是不是壶嘴被堵住了?”

    贺青很肯定地摇头道:“没有被堵住,等下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水装得差不多之后,贺青又将之倒转过来,现在成正着的了,壶嘴向上。

    稍后,贺青提起凤形执手,作倒水状。

    壶身微微倾斜之后,随即只听到“哗啦啦”声起,一串清澈的水流从狮子口形状的壶嘴中流出来,非常流畅,一点阻滞的痕迹都没有,说明水壶里面的通道是畅通的,并没有任何阻塞。

    “不会吧?!这……这真是个奇迹啊!”亲眼目睹这一幕情景的时候,林海涛登时傻眼了,事实摆在那里,容不得他置疑。

    眼见此一幕情形,郑老和邓老四目相顾,都忍不住会心一笑,脸上显露出欣喜的神色。

    “海涛,现在你看清楚了吧?不怀疑这个‘倒流壶’存在的真实性了吧?”贺青随后将壶放下来,郑重其辞地说道,“我一开始就看出点端倪来了,认为这个水壶不是一般的水壶,而是带有很强的玩味性,体现出了我们先人高超的智慧啊,你看现在都很少有这种水壶出现,如果换做现代人,可能还真没有人能做得这么精巧,这门手艺怕是早就失传了吧?要不然现在市面上很难见到这种倒流壶,有的恐怕也只是粗制滥造的仿品了,达不到这个效果。”

    “小贺,你说得一点儿都没错。”郑老点头赞同道,“除了陕、西博物馆那件倒流壶,我还没见过这么精美的,内部构造也同样不失巧妙性。小贺,我还以为你没看出来,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一点了啊?”

    贺青谦虚道:“我多半是猜的。”

    他当然不是靠猜的,而是“亲眼见到”的,因为他早就通过眼睛异能观看到它形成和使用过程了,所以很清楚那个水壶的情况,只是他不知道这东西叫做“倒流壶”,还那么值钱。

    “外公,青哥,我还是弄不明白,为什么这水壶会有这个反应?颠倒过来用壶,这是怎么做到的?”林海涛好奇道。

    贺青回答道:“是里面巧妙的构造实现的吧。我估计里面有一个‘空芯’,空柱体一直通到顶端,而壶嘴下面也有一道屏障,挡住了灌水的液面吧,不然的话,水倒进去肯定就直接从壶嘴漏出来了。”

    壶体的构造他也是很清楚的,知道是那么一回事。

    听到他那个解释后,林海涛一脸恍然,说道:“我明白了,应该是那样的,可惜没有透视眼,要不然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了。”

    贺青说道:“这个可以上网去查的,应该有构造图。”

    郑老一五一十地补充道:“其实倒流壶是根据物理学中的‘连通器液面等高’的原理制作而成的,水从壶底灌进去之后,它始终保持着一个平面。也就是说,这种液体在任何环境下,它都有一个平面,比如说,流到坑的地方,它坑的最上端仍然是一个平面,所以说,它这个液面等高,水流进去到了这个位置的时候,它这个平面在这个位置,不会到其他的地方去,然后反过来之后,它的平面又到上面来了,所以说这叫做‘液面等高’的原理。

    “关于这种壶的叫法,现在有好几种,比如‘倒流壶’、‘倒灌壶’、‘倒装壶’等等。实际上它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给我们现代人一个启示。这就是倒流壶在利用了一个科学原理制成后,同时还说明了一个生活哲理。这就是:倒既正,正是倒,倒的终点为正,正的终点为倒。这样一个看起来匪夷所思的道理,其实就是告诉众人:做任何事情都是不要超越限度。‘倒流壶’还有‘魔壶’之称,玄奇之极,凝聚了我们先人的智慧。”

    “师傅,原来这个水壶这么科学啊,那它不但具有玩赏性,还有科学研究意义,弥足珍贵!”贺青赞叹道,这个是他一时没有想到,着实大开眼界,长了见识了。

    “那当然了,我不是一开始就说了吗?你这个倒流壶是国之瑰宝,价值连城的!”郑老用力点头道,“只是不知道你具体是怎么收来的,运气太好了!”

    贺青说道:“就是从朋友介绍的一个朋友手上收来的。”

    当下他将那件瓷器的来历原原本本地说给了郑老听,郑老说道:“小贺,吃水不忘打井人,虽然东西是你收来的,这个买卖是你情我愿的,简陋也很正常,但是你才花了五万块钱收来,这个漏实在是太大了,有点夸张。关键是托人卖东西给你的那户人家那么困难,他们急需钱给人治病救命,所以我建议你资助他们一下,至少帮他们交了医药费。”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我知道了,师傅,这个我当然会做的,其实一开始我就在帮他们了,本来这个水壶他们只有三四万块钱的,我多给了他们一万,算是支助了吧,如果当时我知道这件东西这么珍贵,我们也不会才出这么点钱了。”

    “嗯,那就好了。”郑老欣慰道。

    贺青说道:“我这就打电话给蔡小姐,让她带去找她那个同事,我得亲自去看看那个得重病的黄老伯。”

    (谢谢老朋友松上雪和samwtwss投出宝贵的月票。)